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深夜‧十一點‧殯儀館
2008/07/09 21:32:34瀏覽3603|回應7|推薦52

為了籌辦伯母的告別式,在伯母出殯的前一天,一群親友在下午5點就來到殯儀館準備各項喪葬儀式,並延請道士為伯母舉行超度和供養的法事,以亡者的名義施行功德,祈求贖去亡者生前罪業,這就是所謂的「作功德」,也是子女克盡孝道所表現出的形式之一

三寶佛紙畫懸掛在法事會場,壇前擺滿豐盛的牲禮、香花、素果從誦經、禮懺、燒庫錢……孝眷人等陪伴道士誦經禮佛,在裊裊的香煙中,表達對眾神佛的崇敬之意及對亡者最深的哀思。一場莊嚴隆重的法事從下午6點進行到深夜11點。

深夜、11點,一群人在殯儀館裡穿梭、做法事,鼓聲、鑼聲、木魚聲、鈸聲、誦經聲,聲聲入耳,把我引入時光的隧道裡,將我帶回到我人生中第一次經歷死亡的時刻,那是我阿嬤的喪禮,那年,我6歲。

6歲之前,我是家裡的小霸王,仗著阿嬤的溺愛,我像野蠻小女娃一樣,集萬千寵愛於一身,任何人若敢欺負我,只要我跟阿嬤告狀,對方必定遭殃,因此在6歲之前,就算我如何頑孽,也沒有人敢輕易動我一根寒毛。

阿嬤過世之後,在辦理喪事期間,我因為跟姐姐搶一條橡皮筋,而首次遭受媽媽的責罰。我被打了…,我居然被媽媽打了…。

阿嬤!我要告狀…,媽媽打我…。」但阿嬤已長眠於棺木之中,我失去了被保護的羽翼,我被媽媽打了、我被姐姐欺負了,卻沒有人能夠像阿嬤那樣保護我。我傷心欲絕,哭倒在阿嬤的靈桌前,哭喊著、憤恨地跟阿嬤說:「阿嬤!為什麼您不帶我一起走??留下我一個人被人欺負

我哭鬧不休,但法事依舊持續進行著,我在道士的喃喃誦經聲中緩緩睡去。

我夢到了阿嬤,阿嬤帶著我走在深深的隧道裡,沒有燈光、沒有人煙,阿嬤牽著我的手,緩緩地向迂迴隧道的深處走去。我雖害怕,但被阿嬤牽著,心裡覺得很安全。

走了好久,阿嬤突然向我道別,她說她要到一個地方去,但那個地方,我現在還不能去,阿嬤要我趕快回家,不要再跟著她。阿嬤放開我的手,突然消失在隧道的深處,黑暗、寂寥、恐怖的冰冷隧道,嚇得我不知所措,哭著從夢中醒來。

夢醒了,法事依舊持續進行著,我知道阿嬤永遠都不會再回來了,我好難過,淚如雨下。跟阿嬤分離的經驗讓我充滿不安全感,我有種被遺棄的感覺,我害怕孤單、我懼怕分離。

多年以後,雖然我已慢慢長大,但我還是會夢見阿嬤。夢見阿嬤帶著我去溪邊游泳,但阿嬤一沉入水中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我又再一次感受到被遺棄的感覺,我哭著從夢中醒來。

因為與親人分離的過程很沒有安全感,因此我總是特別珍惜尚存人世的親人,尤其是我的阿公,因為他已經慢慢變老了,我很擔心會有失去他的一天。而越擔心,恐懼的感覺反而如影隨形。

我曾夢見阿公帶著我上街遊玩,突然看到街頭矗立十八銅人陣,阿公跟我說:「Ruru妳趕快回家去,阿公要變成十八銅人,不能再陪妳了」。然後,阿公在瞬間變成又硬又結實的十八銅人,全身金光閃閃,矗立在街頭,任憑我如何哭喊,也無法變成原先的樣子。

我被這樣的夢境驚醒,立刻跑到阿公的房間看看阿公,見到阿公仍然甜甜安睡中,我才放下心中的一塊大石頭。

多年來,我總是被這樣的夢境所驚醒,心裡常常害怕親人離我而去,我總是處在一種被遺棄、被迫分離的情緒之中,我很畏懼這種失落的感覺,也因此,我更珍惜我所擁有的一切。

這些年來,隨著年紀漸長,體會到越來越多親人辭世的失落感受,常常讓我已經平復的情緒又被勾起,尤其是辦理喪事期間的儀式,總是會讓我跟6歲那年的經驗連結,讓塵封的幼年回憶恢復。我心裡那個「被迫瞬間長大的6歲小女孩」,常常在我情緒處於最低谷的時候出現,讓我覺得不安、恐懼與孤單。

每個人免不了都得經歷親人的生老病死,以及生命過程中的種種悲歡離合,潛意識裡必定有股力量在抗拒、拉扯,為了避免潛意識的慾望被察覺,所以用象徵性的方式呈現,以避免焦慮的產生。於是,我的每一個匪夷所思的夢境都是有價值、有意義的精神現象,等待我一一去拼湊、釐清

你問我,深夜十一點待在殯儀館的感覺如何?

我說:很冷、很憂傷,我陷入對過去生命片段的沉思之中,試圖將細瑣、沉重、尖銳、柔軟、光滑的片段拼湊成我的人生。我只有想念、只有哀思、只有遺憾、只有感慨,我沒有恐懼......。




        Ruru970709~生命像一條洪流,只會勇往前進,不會回頭
 









( 心情隨筆家庭親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uru1211&aid=2010687

 回應文章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人生無常
2011/11/13 13:27
好羨慕許多人都有阿嬤!

我的爸爸已離世十六年了
我很愛爸爸
也是結婚後跟他開始無話不談
他也是我們的家第一個離世的親人

原來妳小時候有阿嬤疼
那妳的自信是從小就有的啦!
妳爸爸那段只是要督促平衡一下妳而已
哈哈! 終於看懂了!(^_−)−☆
海豚灣(ruru1211) 於 2011-11-13 20:56 回覆:

哈哈!我小時候是女霸王,很恰的,因為我阿嬤重女輕男,所以我在家簡直被寵上天。阿嬤會打弟弟,但從來捨不得打我,讓我感受到被人〝溺愛〞是怎樣的感覺。

可惜跟阿嬤的緣分很淺,她在我6歲就過世了,所以我一下子從天堂跌落地獄,被迫要瞬間長大,哀!沒有阿嬤可以依靠,差很多耶!阿嬤還沒下葬,我就被我娘打了一頓。這6歲被打的記憶,到現在都好深刻,彷彿昨日。而這也是我第一次經歷至親死亡的經驗,因此到現在,這段回憶都深刻難忘。


紫薔薇Miu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失去
2010/09/18 17:52

的確˙失去的痛苦是很難理解的˙我失去阿公後˙還沒這麼強烈˙

因為我才剛升國中˙但是可以感到傷心˙只是我這輩的都是堂兄弟比較多˙

堂姐妹就少˙所以就不被受重視˙但母親的感觸卻是很長很深的˙

這卻是無法形容˙更是異想天開的想要探索那個世界的心˙就為了母親˙

你這篇突然讓我有另外的想法˙等我打好了在來分享囉˙


海豚灣(ruru1211) 於 2010-09-18 19:17 回覆:

當年紀越增長,就會對身邊親人的離世有更多的感觸,因為互動的時間越多,所累積的感情越深,失落的痛苦也越久。

等妳的文章發表囉!那是一種書寫自我生命故事的歷程,會讓妳產生自我療癒的力量。


路人
言之有物
2008/07/16 12:58

你的這篇文章,說重了很多人的心聲

更是說重當時正在服喪的我的心聲,晚間十一點的那裡

沒有恐懼,只有無限的哀傷,和離愁,似乎也沒了恐懼!

文筆雋永,會令人回味的!加油=ˇ=

海豚灣(ruru1211) 於 2008-07-17 20:08 回覆:

呵呵!謝謝你呦!因緣際會路過我的部落格,閱讀我的文章,並且給予回應。

總以為自己落落長的文章應該沒有人有興趣逐字閱讀,不過,我只是忠實地記錄我的心情,想透過文字,訴說我的生命故事。

謝謝你的肯定,讓我的寫作之路不覺得孤單,呵呵!


筆記阿本~ 民國58年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深情的經歷
2008/07/11 12:34

剛過逝的阿嬤來入夢道別,這是深情的經歷.有許多人盼著親人入夢相見而不可得哩.

海豚灣(ruru1211) 於 2008-07-11 22:00 回覆:

我的阿嬤真的很疼我,入夢來道別的過程,令我迄今仍深刻難忘。


♡ 綾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思念....
2008/07/10 13:41
十年,一晃眼過去,所以覺得短暫。它無情的帶走了我的親人,讓我飽受相思之苦,但卻也因此體悟到「人生無常」。
歡迎您加入『無聲息的歌唱』CITY。請點圖片連結進入,^(OO)^~文字
海豚灣(ruru1211) 於 2008-07-10 23:42 回覆:

       對於已經離我們而去的親人,不管時間過得多久,那永恆的懷念都不會改變!

  親人的離世,我常常覺得很傷感,但想到終有一天,我們會在天堂相遇,此時的分離,也就不那麼令人難過了。


kay
想念
2008/07/10 08:46

ruru  我們的成長過程也滿像的耶  我也是家中的長女  阿公在我未出生前就過世了 而阿嬤也很疼我  所以我小時候的個性  就是那種要什麼一定非要到不可的霸氣小孩  只是阿嬤在我國小三年級的暑假因為中風而去世了...嗯...我也是有分離焦慮的人  那段期間真的很難接受阿嬤再也不在的事實  而原本恃寵而驕的我  也漸漸變得文靜乖巧  到現在的內向少話  很多和阿嬤的記憶我仍記得很清晰  我知道不管時空如何更迭變換    阿嬤永遠都在我的心中支持陪伴著我的  而我也會帶著她的愛  勇敢地向前邁進  珍惜身邊所有我愛和愛我的人 

海豚灣(ruru1211) 於 2008-07-10 23:51 回覆:

  呵呵!沒想到看似文靜內向的我們,在小時候也曾經有過一段「野蠻女霸王」的歲月,哈哈!

  我的阿嬤超溺愛我的,而她過世之後,我在家的「地位」就從天堂瞬間掉入地獄,6歲是我人生一個很重要的轉戾點,6歲之前,我是被捧在手心中細細呵護的寶貝,6歲之後,我瞬間長大,變成一個任勞任怨的「小大人」,我的生命故事,容後再與妳分享。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我也是被阿嬤保護的小霸王
2008/07/09 21:45
我也是仗著阿嬤的保護,在家裡恃寵而驕,每次媽媽罵我我就跟阿嬤告狀,真不敢想像有一天阿嬤離我而去的話,我會有多孤獨。每次地震的時候我總是趕緊跳起來到隔壁房間把阿嬤搖醒,必要時得拉著阿嬤一起逃命,阿嬤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看到這篇文章以為是要寫恐怖經歷,沒想到是一篇有點溫馨、又有點淒涼、又很感人的小故事,對我來說家人是非常重要的,家是避風港,那麼家人就是在岸上將船隻拉近岸邊大力水手!
海豚灣(ruru1211) 於 2008-07-09 21:56 回覆:

  我在寫我6歲之前的個性時,突然想起一個人,我好像在寫「她」,「她」簡直是我的翻版,這個人就是我的外甥女~貝拉,原來兇悍是可以遺傳的,我妹也很恰,哈!

  哈哈!不過我不擔心貝拉長大後會變成「恰查某」,因為看貝拉姨就知道,6歲之後就已經是個溫和脾氣、逆來順受的小女孩了,長大後,更是溫柔婉約呢!小時候兇悍不是悍,個性和脾氣還是有可能大逆轉的,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