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試譯法雅歌劇:短促的人生(Falla:La vida breve)
2019/12/26 20:53:39瀏覽1517|回應6|推薦84

短促的人生(La vida breve)是西班牙大作曲家法雅的二幕歌劇,全劇上演的機會雖然不多,但有時會以選粹方式演奏,西班牙舞曲(Danse Espagnole)尤其有名,還被改編成各種編制,我還聽過吉他演奏的,這劇的另一特色是使用的大量的佛朗明哥式音樂,相當有西班牙地方色彩。法雅對祖國的音樂一向很有興趣,也在巴黎待了七年,與德布西,杜卡,拉威爾等人結交,這齣1905年就寫好的歌劇也得以在他們協助下,於1913年4月1日在尼斯以法語首演,當時是編號歌劇形式,但在德布西勸說下,將編號取消,讓音樂更流暢,於同年12月在巴黎首演獲得成功,也成為目前的標準形式,西班牙語劇本首演則是在1914年。

本文是翻譯西班牙文劇本,但我不會這種語言,所以去學了點,再參照法文劇本寫成,我也有此曲的總譜及法文聲樂譜,都非常喜歡。

第一幕 第一場 格拉那達市內,吉普賽人阿爾拜辛家的庭院,裡面是能窺探到鍛造場火光的門。剛開始是短小的前奏(0:25),開頭小二度上升再跳級的音型很重要,先稱為"愛的動機",個人感覺是個以g為主音的弗里吉亞調式(Phrygian),這也不奇怪,因為是佛朗明哥音樂常用的調式,而這種音樂多半相信是源自吉普賽人。大鼓與鑼輕敲(1:18),g卻一下轉為降g,好像陷入了一個漩渦,不時可聽到打鐵的聲音,一個小鎚一個大槌。

鍛造廠的工人們:啊(1:18),繼續工作吧(1:39,由原來二拍子轉三拍子,降g也回復主音g),不工作不行啊!

鍛造廠傳來的聲音(男高音):我的愛情(3:06,似乎一下下轉到C大調,3/4拍),就像鐵一樣(很快又回弗里吉亞,”鐵”這個字是用四個三十二分音符表現,節奏特殊),遇到冷(3:17,這個字也有如此節奏)就硬,但熱了就變軟了。

祖母(次女高音):可憐的小鳥(3:30),就這樣死了,我家的莎露也一樣可憐,愛瘋了,啊,愛情(3:59,愛的動機,有明顯的弗里吉亞特色)!

隨著再次不斷強調主音g(4:33),鍛造廠又傳來聲音:悲慘的男人(5:06),悲慘,像黑炭般的出生,在鐵砧上是悲慘的,要在鐵鎚(5:28,特殊節奏又來了)下重生!

遠方的聲音(6:01,女高音):啊!

一個小販(6:10):要康乃馨嗎?

小販們:格拉那達的無花果喔!一籃草莓!

(幾個女生有說有笑靠近) 祖母(悲傷的):笑吧(7:05,),有一天會哭的!

鍛造廠傳來的聲音(要更靠近):繼續工作(7:24),必須工作!讓別人快樂,我們必須要流汗!

第二景 莎露(女高音,8:32):那人不會來了!祖母!

祖母:傻瓜,他會來的,你還是小孩,才會那麼焦急。妳喜歡的他是英俊的(8:50),富有的,相信他是愛妳,為何妳一直為他哭泣?

莎露(9:47):雖是這樣...

祖母(9:59):孫女啊,妳這樣愛一個人太危險了(9:59,愛的動機)。

莎露(10:29):我只愛兩個人,我的帕可與祖母,啊我最愛的祖母,你們對我都是最重要的!

祖母(10:58):妳這小孩... 莎露(11:17):爬去屋頂上,在廣場探尋著,我已經有點累了。

祖母:妳總是元氣滿滿的啊。

莎露(12:00):那人遲到的話我會短命的!上來吧,祖母!

祖母:不要苦著臉,笑一笑吧(12:13)!

莎露(12:17):那人來的話我才行,現在沒法!

第三景 鍛造工人們(12:39):繼續工作,必須工作!讓別人快樂,我們必須要流汗!

隨後的間奏曲,似乎有努力定在G大調(13:40),改變這弗里吉亞情境,但還是失敗了,反而有變成降半音,以升F為主音的弗里吉亞。

莎露(14:12):祝福笑(14:16,又是特殊節奏)的人,哭的人都去死吧!痛苦又貧窮的人生,還是短點比較好。唱歌吧,今日是悲傷的,就用母親常唱的seguirilla(14:57,6/8拍的舞曲,常是悲傷的),來表達我的心情。

「花朝開夕謝(15:15),是如何幸運,不知道人生的苦。一隻小鳥(16:00),孤獨的來到我的庭院,死在那裏,與其孤獨的生,不如死掉。他拋棄了她和別的女人走了(16:37),她痛苦的死了,要安慰失戀,沒有比死更好的了。」

工人們(17:14):悲慘的男人,在鐵砧上出生是悲慘的,要在鐵鎚下重生。

莎露(18:05):「祝福笑的人,哭的人都去死吧!痛苦又貧窮的人生,還是短點(8:39,特殊節奏落在這)比較好。」

第四景 轉到激動的快板,2/4拍,似乎是升了半音,到昇g小調。

祖母(19:04):「莎露!」

莎露(興奮的):什麼,什麼,那人來了!

祖母:是的!

莎露(19:14):啊,好開心!

祖母:他到這來了!

短促人生的手稿(圖片來源:https://www.omifacsimiles.com/brochures/falla_vida.html)


莎露(19:20):好開心!我的聖母!我真是傻,我不和他見面會死的!我真的快死了…好開心(19:53,轉降D大調,好像舒展開來)!帕可,帕可!

第五景 帕可(男高音,20:00):我的莎露! 莎露:我的帕可!

帕可:好美啊!

莎露:你說誰,誰?

帕可:好美啊!

莎露:說!

帕可:就是妳!

莎露:你不知道(20:17),我好害怕,我想說你不會來了。

帕可(20:26):我有遲到嗎?不是我們平常約的六點嗎?

莎露(20:35):啊,我好幸福,有你陪著我。你的手觸碰到我,你的眼睛對我說話,如果我有好多條命就好了(20:50),能一邊看著你一邊活著。

帕可:我的莎露!

莎露:你不知道,我感覺到的喜悅,我一看到你,聽到你的聲音,我就想要跳舞(21:14),想要歌唱!

帕可:莎露,我的靈魂!

莎露:繼續說,繼續說!

帕可:美人啊!

莎露(21:26):繼續說!說吧,你絕對不會,絕對,絕對,絕對不會忘了莎露吧?

帕可(21:51):我?妳說什麼傻話?

莎露:你!

帕可:絕對不可能的!我為了妳可以捨棄一切(22:02&22:47),妳懂吧,我只愛妳,我夢裡是妳眼散發的光輝(22:16),我找的蜂蜜,就在妳的唇上。

莎露(22:26):我沒有你,就無法呼吸,就像沒了空氣。有你在,就像在天國一樣幸福,為了你我才有了眼睛,我的帕可!和你相吻讓我的靈魂飛升(22:41,靈魂在最高音),我的嘴顫抖,帕可!我們要永遠在一起!

帕可(22:36):我愛的妳,妳永遠是我的(23:24)!

第六景 祖母(23:14):(離開家裡)榮耀歸於他們!

工人(23:31):繼續工作,必須工作!讓別人快樂,我們必須要流汗!

此時沙瓦爾舅公出現,朝向帕可,祖母阻止他。

祖母(23:41):你要去哪?

沙瓦爾(男低音,23:43):我要殺了這小子!

祖母:你認真的嗎?

沙瓦爾(23:47):就如同我是妳弟弟一樣真確。星期天,這小子才與一個家世良好的美麗姑娘結婚,還是個富家女。讓我殺了這小子(24:10)!(此時莎露與帕可仍唱著:帕可...我愛的妳(23:51)...妳永遠是我的)

祖母(24:11):不行的,拜託你,不要再讓她痛苦了!已經夠了,和我一樣冷靜吧,告訴我你所知道的,可憐的女孩!

工人們(24:34):悲慘的女人,悲慘,若是像黑炭般的出生!

帕可(24:39):明天見,我等妳,不能想死喔,離開我懷抱的,我可愛的妳。」

帕可&莎露(25:26):永遠,永遠在一起!

工人(25:19):繼續工作,必須工作!啊啊啊(26:27)!出現主音g的半減七和弦中(把弗里吉亞第五級音降半音),但令人意外的出現以f為主音的弗里吉亞(27:07)...

間奏曲(27:29),夜慢慢的深了,速度轉為廣闊,寬大的,維持3/4拍子,剛開始仍是以f為主音的弗里吉亞,句尾常有特色音型,即32音符的下降,然後轉到3/8拍子(28:11),F大調,優美的旋律演奏著,恢復弗里吉亞調式,婚禮的女賓們唱著:啦啦啦(28:42),隨後男賓也加入。之前優美的旋律又重現(30:28),轉F大調的地方仍是最值得一聽(30:54),隨後賓客的聲音又出現,靜靜結束第一幕。

第二幕 格拉那達的街道,正面是卡爾梅拉(次女高音),和其兄長馬奴爾(男中音)的大窗,裡面中庭在舉行宴會。速度轉為歡快活潑的舞曲(33:12),賓客們大喊(33:18):「噢耶!」,吉他奏出E大調和絃,但其實仍是調式音階。

歌手(33:27):我來唱soleares(特殊節奏,句尾大量用滑音有32分,64分音符等拍子)祝宴的歌,為了卡爾梅拉小姐和帕可,為了親屬們的思念(34:06)。

賓客(34:24):萬歲,新郎!和美麗的妻子一起!萬歲,卡爾梅拉!萬歲!還有帕可!噢耶,噢耶,噢耶,來吧,女孩們,跳舞吧,好啦,爸爸,歌唱吧,小孩,繼續,爸爸!

歌手(34:50,仍是E大調和弦結構):去吧!美麗的眼睛,如星星般活潑,看一下這裡,這樣我可以看見他們。

賓客:噢耶,來吧,女孩們,跳舞吧!

舞蹈(35:50),仍是3/8拍子,E大調與E音的弗里吉亞混用,舞者手上拿響板。然後節奏加重,每個音幾乎都加了重音記號,最後戲劇性以A大調結束。

(莎露與沙瓦爾從窗戶看庭院發生了什麼事)

莎露(39:52):那人在那裏笑,那女的在他旁邊,要與我永遠分開了!你是那女人的,那女人也是你的! 啊神啊,啊聖母啊,我要死了(40:26)! (雖發出哀叫聲,但抑制)

帕可帕可(40:31),不,不,不! 多麼疲累(40:39),多麼悲傷,我的心幾次想要停止,但又狂跳起來。多麼負心(40:55),多麼沒良心,為什麼我會遇上這樣的事,只有死,不被殺也不行,沒有正當理由,沒有法則,沒有原因,大家都隱瞞我(41:21),他說了謊,大家都視若無睹!就這樣讓我被騙,我沒注意到自己的命運,啊神啊(41:45),我要死了!我活著就是為了這樣死嗎?像小鳥一樣孤獨(42:13)…像花一樣枯萎,在應該要花開的年紀。也好,與其這樣悲慘的活著(42:39),不如死掉更好!

歌手(42:55):啊大家看,看那新郎的臉,還有新娘!

賓客:噢耶!

莎露:不行(43:10),我一定要見他!他必須死,我也要被殺,兩人得一起死,我憤怒!

沙瓦爾對祖母說(43:31):妳也看到了吧?

祖母:耶穌!

莎露(倒在祖母懷中):祖母(43:37)!

(以下為三重唱)

祖母:在我的懷中哭泣吧(43:47),我最疼的孩子!

沙瓦爾:這孩子知道了!可憐啊(43:51),莎露,可憐的女孩,我詛咒,這小子的人生!我詛咒,他的血!我詛咒,他的命運!我詛咒,他的母親!我詛咒,他的人生,他的血,他的命運(44:28),他的母親!

莎露:如您所見(43:52),我知道了,那為何不告訴我呢?您不是知道他的背叛嗎?什麼都不說,放著我不管,將我扔進河裡吧! 他一定這樣想(44:19):我如果拋棄她的話,她會去死,這樣我就可獨活,就沒麻煩了,我就自由了。是的,懂了吧,這不知廉恥的傢伙(44:31&45:01高音C)!懂了吧,這卑鄙的!沒有他我活不下去,悲傷的要死了!

祖母:他一定是這樣想(44:50),可以全部隱瞞,最後金錢和榮譽都有辦法得到吧!詛咒他的命運(45:01),他的母親!

賓客(45:14):噢耶,來吧,女孩們,唱歌吧,爸爸,來吧,女孩們,噢耶,跳舞吧!

莎露(45:19):還真幸福啊!

祖母:可愛的女孩,我拜託妳。

沙瓦爾:我們進去看看。

祖母:不行,沙瓦爾,等等!

(在喧鬧中聽到帕可的聲音)

莎露(45:28):耶穌啊!神啊!那是他的聲音,他的聲音!

祖母:過來!

莎露(45:41):那該死的聲音,我也讓你聽聽,我的聲音!

祖母:乖女孩! 莎露(46:03):住嘴!

在窗戶唱歌:悲慘的女孩,悲慘,像黑炭般的出生,在鐵砧上是悲慘的,要在鐵鎚下重生!

祖母,不要哭…

祖母:我不去了…

沙瓦爾(46:42):讓她去!

莎露(46:42):從窗戶可以聽到我的歌聲!(從別的窗戶)不要再找了(46:52),要登上阿爾拜辛(格拉那達附近的山城)嗎?她是死了,但就算成為石頭,也要站起來攻擊你!

卡爾梅拉(47:13):帕可,你怎麼了?臉色怎麼怪怪的!

帕可:沒什麼,沒什麼。

瑪奴爾:他說沒什麼了!(對賓客們)大家要跳舞嗎?

莎露:這裡有門可以進去!

沙瓦爾:好的,我們去!

祖母(47:24):拜託妳,不要,莎露!慈悲的聖母,天主!請救這個女孩!

間奏曲(47:38),管弦樂總奏,表達情感的澎湃,相當激烈。

第二場(51:09) 帕可與卡爾梅拉結婚典禮的中庭,賓客們穿著華麗的衣服,幾對情侶在跳舞,賓客吆喝著,帕可隱藏著心事,裝著很高興的樣子,卡爾梅拉一直看著他。

帕可(55:05):我的卡爾梅拉!

卡爾梅拉:你還好吧?

馬奴爾:看他的樣子就知道了!

帕可(55:01):都是那個聲音…

馬奴爾:這麼吵的聲音…

帕可(獨白,55:16):那是莎露的聲音!

馬奴爾(55:24):我感到幸福,為何有人打擾?開這樣的宴會,你們應該都是快樂的。我是新娘的哥哥,不,應該說是父親,我的卡爾梅拉… (對帕可):我以後也是你的兄長,今晚由於神的庇護,我很高興,為你們感到喜悅!

卡爾梅拉(56:08):謝謝,馬諾羅。

馬奴爾:妳感謝我嗎?

帕可(獨白,56:11):我要更謹慎小心些,不能像這樣拋棄她。(注意到人群騷動)怎麼了?

馬奴爾:是誰來了?

帕可(在賓客間看到沙瓦爾和莎露) 她在那裡(56:20)!

卡爾梅拉:你怎麼了?

沙瓦爾(56:26):願神賜平安!

馬奴爾:你是想怎樣?你要來找什麼,想說什麼?

賓客(56:39):看,是吉普賽人!看,那女孩!

沙瓦爾(56:49):要不要跳舞?妳男友不在嗎?我們來跳舞,來跳舞…

馬奴爾(57:06):你還跳舞?老伯,你這種舞步!

沙瓦爾:我跳舞,像夜鶯一樣歌唱,這女生也比金翅雀更會唱歌。

(從叔公旁離開)莎露:我不要(57:19)!

帕可(獨白):神啊!

莎露(57:28):我不是來唱歌,也不是來跳舞的!(指著帕可):我是為了見那人來的。殺了我吧!讓我結束吧!

帕可(獨白):莎露!

馬奴爾(驚訝):帕可!

沙瓦爾:莎露!

莎露:他勾引我(57:55),騙了我,拋棄了我,他那些甜言蜜語(58:05,這段讓人想到上一幕的甜言蜜語),還迴盪在我家中!

帕可:我的? 莎露:你的,你的!你以十字架發誓的!耶穌死了!

帕可(58:34):胡說八道!把她趕走!

沙瓦爾:帕可!

馬奴爾&卡爾梅拉:帕可,怎麼了!

莎露(58:39):把我趕走?我不行了,我要死了,帕可…(倒地)

沙瓦爾:死了!

全部:死了,耶穌,耶穌!

祖母(59:34,像是瘋狂的大叫):莎露!可愛的女孩!我的榮耀!我的靈魂!太恐怖了! (向著帕可) 啊,你這不知恥,說謊者,背叛者!

沙瓦爾:背叛者!

結束聽起來是d小調,其實卻是以d為主音的弗里吉亞調式,與全劇剛開頭成屬音關係,意味著人生雖短,但同樣的命運延續著,就是所謂的宿命,如同這齣劇的沒有結局,那種感嘆世事多變,卻又無可改變的淒涼,只能留在盡情的舞蹈與音樂裡。這是小弟部落格今年最後一篇文,謝謝大家一年來的指教,先祝來訪的朋友們新年快樂。


文/劇本翻譯:夏爾克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tsubery&aid=131364397

 回應文章

巴拿巴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1/11 17:51

夏兄真了不起

為了寫這篇文聽這部歌劇去學西班牙文啊!

而且還精通法文

厲害厲害!

我自己大學時代也為了聽華格納跟R. Strauss的歌劇跟德文藝術歌曲跑去學德文

不過真正要了解歌劇跟歌曲的意思

還是要透過英文翻譯

所以夏兄真得很厲害呢:)

祝夏兄新年快樂:)

巴拿巴+_+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20-01-13 15:20 回覆:
謝謝巴兄,是真的有興趣,也學了一段時間,但離精通尚遠,我之前也為了華格納去學德文,也還要加油,新年快樂喔。

環保阿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午安
2019/12/31 15:41
新春鼠來關照,大禮每人一套:一首喜慶曲調,一段幸福論調,一臉喜悅保票,一把理財金鑰,一片祥雲籠罩,一輪洪福高照。祝各位一年開懷大笑!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20-01-03 12:25 回覆:
午安,阿嬤新年快樂!

愛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2/28 12:41
祝夏爾克新年快樂,2020佳文不斷!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9-12-30 21:33 回覆:
愛馬姐新年快樂,明年會繼續努力,謝謝您的鼓勵喔。

好希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2/28 05:12
讀完西班牙文,義大利文也差不多了。法西義,一樣的架構,相近的詞彙。這首歌劇,只知道那首西班牙之舞,原來還有這樣的故事!但願維特能在新年前完成。新年快樂!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9-12-28 11:57 回覆:
我西班牙文可能就暫時學這樣了,因為法文感覺還沒到很好,義大利文更是要加強,時間有限,不過互通處多,真是一大優點。維特加油了,剛看第二集已經出來了,比想像中的要快,到時應該會根據你寫的寫篇文,新年快樂喔。

the flying kit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2/27 21:30

夏爾克先生真了不得!為了這劇本去學西班牙文,再對照法文劇本寫出這篇文章! 非常珍貴的分享....

再次感謝,因為您這麼熱忱的「歌劇教學」,我稍微聽得下某些歌劇了。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9-12-28 11:54 回覆:
啊這不算是教學,只是我自己翻譯作為預習的,主要還是為了好玩,謝謝您不嫌棄啦。

花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謝謝分享。
2019/12/27 02:23
祝你新年快樂。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9-12-28 11:53 回覆:
也祝詩人新年快樂!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9-12-28 11:53 回覆:
也祝詩人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