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歌劇拾遺】舒曼的唯一:蓋諾維瓦(Schumann:Genoveva)
2019/05/23 12:02:55瀏覽1517|回應6|推薦87

「蓋諾維瓦」是舒曼的唯一歌劇,改編自德國作家Hebbel的同名劇作,來源於中世紀的傳說,寫作期間舒曼曾希望朋友,詩人Robert Reinick能幫他寫劇本,但對其寫的草稿不滿意,又求助於Hebbel,卻沒有下文。

舒曼不得已只好自己寫劇本,他還參考了作家Ludwig Tieck的悲劇「聖女蓋諾維瓦的生與死」。 作曲於1848年開始,隔年完成,1849年修改,於1850年6月25日,由他親自指揮,於萊比錫歌劇院首演,但評價不怎麼樣,演哥洛的歌手竟然還忘詞,李斯特也在座,說實在,哥洛是非常難以演出的角色。6月30日第三次演出才獲得成功,後來大概上演了十七次,雖李斯特一再力推,並不太受歡迎,目前大概只有序曲被演奏。

就如同漢斯利克的評價,這齣歌劇表現了浪漫主義的題材,但上演困難且戲劇性不夠。我是覺得可聽到舒曼虔誠的宗教信仰,對民謠的重視等,最重要的是其抒情性,對舒曼這樣的作曲家來說,這才是最重要的,另外他刻畫人的變態心理也是動聽的地方。

這齣歌劇的另一問題是,因為不夠熱血加上戲劇性不足,極少被搬上舞台,但幸運的是網路可找到一個看來滿新的版本,由聲樂家juliane banse(近年難得才貌兼備者),Shawn Mathey等演出,哈農庫特指揮蘇黎世歌劇院管弦樂團,無論演唱與演技都相當值得欣賞,也是我會動筆寫這齣劇的原因,舒曼的構想多少藉此復活了。

序曲,常常被單獨演奏。開始是序奏,是c小調,但有許多不和諧和絃。注意小提琴四個音旋律(2:23),這是主要的動機,統一全劇的氣氛。四個音的旋律又由小提琴與豎笛奏出(3:17),接下來可聽到一系列這個動機的變奏,c小調的第一主題也是(4:28),然後號聲出現(5:24),轉為降E大調,但還是夾帶了此四個音的動機(5:28),由小提琴又強調,發展部開始,先是號聲主題,但轉為小調(5:56),四個音的動機還是聽得到(6:04),並且不斷的模進發展,直到第一主題又出現(7:28),再現部來臨,然後又是號聲,只是轉為C大調(8:20),尾聲也可聽到重要的四個音動機(9:48),最後以C大調燦爛結束。

第一幕 齊格飛伯爵城中中庭

合唱(10:26): 「虔誠向天祈禱,主是萬能的,他的國永存。不管有任何災難,主都會幫助我們。」大主教辛德魯斯(12:48):「帶著虔誠的心去戰鬥吧!帶好武器!從西班牙侵入法國的阿布多哈曼是我們信仰的大敵!」

合唱(13:10):「消滅他!」

辛德魯斯:「在卡爾‧馬泰爾的高呼下,勇士集合,用劍懲罰這狂妄傢伙!」

合唱(13:42):「卡爾‧馬泰爾萬歲!」 辛德魯斯:「他委託齊格飛伯爵帶領大家戰鬥,組成十字軍保衛基督的十字架!」 合唱(14:31):「我們準備好了!」 辛德魯斯:「為了我教的名聲與榮譽,勇敢戰鬥吧!主與你們同在!」

部將哥洛(獨白):「我也想和他一起去(17:22),一起在戰場上奮戰。但我卻被命令做別的工作,冷靜(18:26),平復心中的鬥爭。無論陽光如何炫目,我卻是心情陰鬱。流淚,嘆息。但以前我完全是不同的(19:27),我努力戰鬥,策馬馳聘,獲得勝利,凱旋歌聲,杯晃交錯,但今天(20:36)!...冷靜(20:54),平復心中的鬥爭。」 「齊格飛是等同我的第二個父親(22:14),有他才有我,如今我卻被任命要看守他的妻子!看守他那天使般的妻子!她如果來了(23:04),我會逃走,躲到陽光照不到的地方!」

齊格飛伯爵,妻子蓋諾維瓦,家臣們登場。齊格飛(23:45):「和妳相遇沒幾個月,又要離開妳了。」 蓋諾維瓦(23:59):「雖然離開(四個音的動機),但神聖的牽絆再遠都把我們拉在一起。」 (二重唱)齊格飛:「妳是德國女性(24:14),不要長吁短嘆。妳能忍受我們的信仰受恥辱嗎(24:33)?」 蓋諾維瓦:「如果你不是勇者,就不是齊格飛了。」「愛妻(25:23)!」「愛夫!」...(開始肉麻了)

(舞台後喇叭鳴響) 齊格飛(26:04):「我要走了。多拉哥,你總是如此忠實,管好所有的僕役吧!」 家臣多拉哥(26:31):「如您所願。」齊格飛(26:37):「特別注意那個可憐人安傑羅,別讓他受到傷害。還有,哥洛(27:14),你怎麼離我那麼遠?」大家看他滿臉慘白。齊格飛說:「跟我一起去戰鬥好嗎?」哥洛馬上說好(27:33)。但齊格飛說你的任務就是守護我老婆,我剛剛是逗你玩的(誤)。又對家臣說(28:29):「妳們都要聽他命令,如同聽我的。」

哥洛(28:50):「應該有比我更適合的人吧?」蓋諾維瓦(28:58):「我會像迎接騎士一樣迎接你(這話容易造成誤會啊)」隨後齊格飛與家臣合唱,要出發去戰場了,齊格飛與蓋維諾瓦道再見(29:57)。

「卡爾馬泰爾(31:10),用勇者之槌擊打異教徒們,讓他們變成大槌的車床!尷尬」隨後互相道別,蓋諾維瓦承受不住分離的痛苦而昏倒。哥洛(32:40):「我是個只會打仗的大老粗,不懂什麼是愛,這樣道別有啥意義。啊(33:28)。她醒來了,那美麗的紅唇(33:55),能親到的人,一定很幸福的,絕不會忘記,絕不絕不(34:30)!」...但沒想到他真的親下去了(35:07)....

蓋諾維瓦以為是齊格飛(35:41),醒來了,卻看到是哥洛,他要哥洛扶她起來(36:11)。 女巫瑪加蕾塔突然從後門出現(36:50),「多帥的騎士啊!尤其在他彎下腰親吻時,那熱情如火溢滿了他的臉頰,我不能安神(37:38),不能休息,更加上了恨!以前伯爵(齊格飛),你放逐了我,我要來復仇!啊~他來了!」

哥洛(38:05):「我怎會這樣,充滿罪惡的妄想,去親她,抱她,我已破了騎士的誓言,能離開多遠就多遠吧!」瑪加蕾塔叫住他(38:56),「我是你奶媽,你不跟我打招呼嗎?」「妳是瑪加蕾塔(39:18)?」瑪:「當年你也放逐了我,我卻沒有恨你。」

哥洛(39:29):「還不是妳都玩弄黑魔法,做壞事,讓大家討厭。這裡是美德的宮殿!」瑪:美德的宮殿(39:46)?最好是啦!你剛剛親的是美女喔?」哥洛(40:08):「你看到了嗎?納命來!」「你殺啊!反正我只是奶媽,又不是親生母親!」

哥洛(40:38):「滾吧!魔女,我已受不了了,我要去沒人知道的地方。」瑪:「你要留那個可憐的夫人嗎(41:07)?沒你在她一定很寂寞。你跟大家說你愛她吧!」哥洛:「供蝦肖話(41:26)?

瑪:「你不會想嗎?伯爵去打仗了(41:49),你留守。他有可能戰死,那你就能繼承他的位子了。希望我們成功!」哥洛:「妳要去了嗎?」「我要去史特勞斯堡了(伯爵打仗的地方)」哥洛:「妳要是我,該怎麼做?」瑪(獨白,42:42):「你上當了」又大聲:「我要是你這樣年輕的騎士(42:50),我會充滿希望,即使對方是女王。」

哥洛:「我充滿希望!瑪加蕾塔(43:07),我會待妳像國王,留下來幫我吧!幾天就好。」瑪:「好啦(43:50)。」「那要發誓!」「我發誓(44:08)!」哥洛(44:17):「新的生命充滿了我,計畫會成功,她會成為我的,天使將會從天上降臨。」瑪(獨白,44:38):「我會好好的幹,把你纏住。你會得到她的,現在是好機會(45:40)!

第二幕(47:28) 蓋諾維瓦的房間。

蓋諾維瓦(47:58):「啊,別離的痛苦,我的幸福與喜悅都失去了!你不在(48:52),一切都在不安中,快回來吧!振作起來(49:42),我的心!」

此時僕人們開始唱歌(49:46):「把酒杯裝滿吧!乾杯!主人去異國打仗,僕人就當主人了!」「多拉哥(50:07),你怎不過來喝?快來!」

蓋諾維瓦(50:30):「怎麼是這麼粗魯的歌,更可怕的是我在其中還看到瑪加蕾塔(50:48)!只有善良的多拉哥不願意一起胡鬧。齊格飛(51:21),快回來吧!家都快要被這些人鬧倒了!」

此時有聲音出現,一看原來是哥洛(51:49)。「請允許我進來…時間這麼晚了。」「我感到不安,他們那麼大聲唱歌…我覺得寂寞。」

哥洛(獨白,52:18):「覺得寂寞?真是好機會。

蓋諾維瓦: 「我把侍女派到特利爾去照顧生病的父親了,所以只剩我一人。他們那首歌是甚麼意思呢?而且我看到了瑪加蕾塔?」哥洛:「那只是他們打獵完在鬧而已(53:06),瑪加蕾塔也只是耍耍猴戲,讓大家笑一笑...」哥洛突然不說話了,蓋諾維瓦要他說下去(53:29)。哥洛卻胡說八道說齊格飛已經勝利了,快回來了,蓋諾維瓦大大歡喜(53:46),但又問那怎麼沒消息?哥洛說謠言比軍隊的行進速度更快。。

隨後僕人又喧鬧唱(54:31):「真的,他親吻的是一個美女!」哥洛不知是心虛還是怎樣,說要去制止他們。蓋諾維瓦卻說既然他們只是喧鬧(54:44),那就算了,我知道你和我一樣,很會唱歌,讓我們來唱歌壓住外面的聲音吧!哥洛(55:47):「你這樣的美女,連石頭看到妳都會唱歌了!」「別諂媚了,快唱吧!」(出現四個音的動機,56:20)

蓋諾維瓦&哥洛(56:47):「如果我是小鳥,我有翅膀,希望飛到你那裡,但我沒辦法,只能在這裡。(蓋諾維瓦57:19):即使你離我很遠,我在睡時總感覺你就在旁邊,但當醒來時,我又發現我是獨自一人…我已不能忍耐,(哥洛58:18):愛的火焰燃燒著,在你的尊前,我想感受你的一切,一切…」(怎麼跟別的男人唱這種歌,真的怪怪的。)

哥洛也對唱同樣的歌詞,完了後倒在蓋諾維瓦前,開始胡言亂語,甚麼我偷了妳的紅唇啦(59:06),妳對我施了魔法啦(59:27)…蓋諾維瓦要他放尊重點。「我是你主齊格飛的妻子(59:37)!」但哥洛已停不下來,又說我愛妳(1:00:10),妳是我可愛的新娘,我們結合之日到來等等...守口如瓶...

蓋諾維瓦覺得他精神不正常,趕緊呼喚家臣與僕人(1:00:20),還向神禱告。但哥洛仍不退,蓋諾維瓦最後氣得大罵(1:01:05):「下去!你這無恥的癡漢!

哥洛(1:01:27):「這話深深刺傷了我,詛咒妳(1:01:53)!我食不下嚥,直到妳的滅亡!」 又是四音動機(1:03:45),多拉哥進來。他找哥洛很久了,想問大家在騷動討論的事。哥洛本來說(1:04:07):「叫他們閉嘴就好,不關我的事。」但多拉哥說大家懷疑夫人蓋諾維瓦,與副主教偷情。

想報復的哥洛簡直是撿到槍了,「我認為這些都是真的啦(1:04:50)」。但多拉哥不信,哥洛(1:05:39):「你進到她寢室裡,自己確認不就好了。多:天亮後我若沒看到,你就是在跟我唬爛。」哥洛:「到時你可以叫我唬爛嘴(1:06:14)。」 多拉哥就跑進去躲了。瑪加蕾塔出來(1:06:47),說他這樣會不會對蓋諾維瓦太狠了?哥洛說要報仇,幫我!(1:07:01,一堆四音動機)

瑪加蕾塔說要去史特勞斯堡,齊格飛受傷了,要調製「湯藥」給她喝下去(1:07:24),然後他就死定了,你就成為伯爵了。哥洛因興奮及害怕而發抖(1:07:38)。 蓋維諾瓦站在窗邊,感到是狼還是烏鴉悄悄靠近(1:08:10),非常不安,只能向天主祈禱。「主啊(1:08:43)!守護所有人的主,今夜我的身心靈全歸屬於你(1:09:14,又是四音動機)。請平復我的苦惱,讓我做個好夢(1:10:21),夢見齊格飛,在他身邊安眠。」

但僕人們跑來大肆騷動,「輕輕的開門(1:12:50)!不要讓她跑了!」然後瑪加蕾塔破門,大家一湧而入,僕人巴爾塔撒說要包圍房間(1:13:28)。蓋諾維瓦大怒(1:13:47),要他們退下,不然死罪(1:14:12)。僕人巴爾塔撒說主人不在,我可代理,進來找人。

蓋維諾瓦要他們退下的聲音,與群眾大喊:「進去進去!」的聲音交織成一片。哥洛出現(1:15:18),他假意要為蓋諾維瓦主持公道,「讓他們進去找一下沒關係(1:15:18),這樣更能證明妳的清白。」蓋諾維瓦同意。 但當然是找出了多拉哥在裡面。

多拉哥哀求(1:16:11):「上天慈悲,慈悲!...」但還是被巴爾塔撒所殺。蓋諾維瓦嚇壞了,但還是說我們並沒做什麼,巴爾塔撒把燈拿進去也沒看到甚麼蛛絲馬跡,但此時瑪加蕾塔叫著(1:07:17):「我看到夫人與多拉哥抱在一起!」蓋諾維瓦請求哥洛幫她主持公道。

巴爾塔撒(1:17:27):「做這樣的事還死不承認!把她送到塔裡的大牢反省!」眾人也大叫(1:17:38):「把夫人送進牢裡,綁了綁了。」蓋諾維瓦只能一直向天主祈禱。「天主(1:17:54&1:18:32),守護我吧!我到底是做了甚麼,要給我這麼嚴酷的試煉!」哥洛則是獨白:「不要打開我心裡的傷口(1:17:58)!報仇是天經地義的,我忍耐著痛苦,不要打開,我心裡的傷口!」幕落。

第三幕 在史特拉斯堡的一個房間。

齊格飛(1:19:37):「我已好多了,不用再敷藥了,多虧妳,傷口已經好多了。」瑪加蕾塔:「再幾天就好了」獨白(1:19:57):「這人是鐵打的是嗎?我的毒藥竟然沒用。」

齊格飛急著想回去看家鄉,看妻子,瑪加蕾塔還假裝不知道他有妻子(1:20:14)。齊格飛還是堅持明天要回去,瑪加蕾塔卻要他再等兩天(1:20:47),還說要給他看一個魔鏡,可以看到想看的東西,還有最近發生的事情。齊格飛半信半疑,但瑪加蕾塔就像詐騙集團那樣掛保證(1:21:21),齊格飛說現在想看,瑪卻說要等到日落(1:21:53),隨後走了。

齊格飛說(1:22:31):「到世界末日,我再看你這鏡子吧。」隨後就要回鄉。他想起故鄉的美好,唱了歌(1:23:33) 「我又能與你見面了,我的故鄉,城樓喇叭吹響,群眾歡聲鼓舞,在我面前是城門打開的聲音,妻子看到我,飛奔到我懷中,我們兩眼對視(1:24:04),確認對方的心跳,這忠誠的愛,無上的歡喜!但我的妻子為何心中不安(1:25:06)?我不會再離開妳了。那策馬而來的是誰(1:25:30)?烏鴉敲打窗戶(1:26:00),不尋常!(哥洛進來)這不是哥洛嗎(1:26:08)?怎麼臉色那麼蒼白?一定不是好事!」

哥洛說是壞消息,並要齊格飛讀一封信。齊格飛讀完大叫(1:27:57):「我的天啊!」

哥洛獨白:「我膝蓋在顫抖,瑪加蕾塔將我拖入如此殘酷的道路。」齊格飛:「哥洛(1:28:51),我這裡有劍,先殺了我,不,先殺了這女人!」看來寫的是妻子蓋諾維瓦不忠的事,兩人的聲音交錯。哥洛又說不要生氣,其實這封信是假的(1:29:43)!

齊格飛先是說不用安慰我。但他後來想想,何不用魔鏡證明一下(1:30:42)?隨後就要去找瑪加蕾塔。

在瑪加蕾塔的房間。瑪加蕾塔(1:33:49):「我夢見了我的女兒,真是可愛的孩子,唇紅齒白。但我看到她的眼睛泛著兩滴眼淚(1:34:23)…」她喊著(1:34:30):「我原本一定可以成為天使的,如果不是妳把我丟到河裡的話!」啊~真是可笑的夢!但想想,若她沒溺死的話(1:35:04),一定會長成像夢中那樣的小姑娘,會有很多求婚的人敲門,讓死者安息吧,是誰打擾了她?還是她打擾了我?

這段讓人不寒而慄。

齊格飛敲門,要她開門(1:36:14),並表明自己就是要來看魔鏡的,要看妻子六個月前的樣子,瑪加蕾塔要他先約法三章,若看了不爽也不能把她這珍貴的鏡子打破(1:37:26),又說不要管那創造世界(1:37:50),統治世界的那位(指的是神)。

齊格飛覺得她囉囉嗦嗦,很奇怪。瑪加蕾塔又說要哥洛迴避,齊格飛說這是我朋友(1:38:20),不用迴避。瑪加蕾塔偷偷跟哥洛說(1:38:28):「你為什麼發抖?膽小鬼,忘了那女人對你的侮辱嗎?」哥洛(獨白):「她引我進罪惡的道路。」齊格飛也對哥洛說(1:38:36):「你為什麼發抖?這樣如何幫我復仇?我要知道真相。」 此時哥洛已有些後悔(1:38:53)。

瑪加蕾塔告訴他說:「那女人會成為你的!」哥洛又逞其狗膽了。 齊格飛一直要瑪加蕾塔把鏡子給他看,瑪加蕾塔把魔杖畫了個大圓(1:39:28),出現了齊格飛的城堡,第一個鏡像出現,女聲合唱在舞台裡唱著(1:39:42):「傍晚的風吹著,愛情小調在山野唱起,世界在幸福中,心卻孤獨難耐。」齊格飛看這真的是他的城堡(1:40:02),也看到多拉哥(1:40:45),但沒有奇怪的地方。

瑪加蕾塔問要最近的鏡像嗎?齊格飛說要。 然後出現的是第二個鏡像城堡裡的庭園。舞台裡的聲音唱(1:42:10):「當燈火熄滅時,夜裡的花兒萌芽,秘密的開花…愛的王國開啟大門,秘密的相愛著。」齊格飛是要看到妻子和另一個人在一起,應該是多拉哥,他有點不爽(1:42:54),但哥洛說這也沒甚麼,僕人與主人在一起是常見的。

齊格飛還想要更近的,瑪加蕾塔說我只能變出三個鏡像(1:43:35)。第三個鏡像舞台裡的聲音(1:43:56):「在靜靜的房內,恐怖的腳步聲!守衛者已遠去,樂園的樹上,禁忌的果實是如此甜美,狡猾的蛇為了摘取果實,偷偷潛入。」

齊格飛終於受不了,拔劍要殺鏡中的多拉哥(1:44;37),將鏡子粉碎,但卻出現了多拉哥的鬼魂,瑪加蕾塔大驚失色(1:44:56)。

多拉哥(1:45:03):「妳的魔法對我沒用的!」她問多拉哥(1:45:17):「你是誰叫你來的?」多拉哥說是神,但瑪加蕾塔根本不信神。多拉哥要瑪加蕾塔快點向齊格飛自白認罪(1:45:42),但她死也不願。多拉哥說那妳就準備成為火蛇(1:46:47),然後埋在地裡變成蟲。瑪加蕾塔開始害怕了,多拉哥消失了。然後在粉碎的鏡子上,大火燃起,瑪加蕾塔大叫:「我要逃到哪?神啊(1:47:39,怎會向神禱告),可憐我,我好苦,救我,齊格飛!」隨後被大火吞噬,彈了出去。幕落。

第四幕 荒涼的岩山

蓋諾維瓦(1:51:30):「好險峻的岩山,恐怖的荒野!我們何時會到?」僕人卡斯波&巴爾塔撒(1:52:03):「馬上就到了!」蓋諾維瓦腳痛又中暑,痛苦不堪,「你們不害怕我有天會報仇嗎(1:52:31)?」兩個僕人(1:52:50):「偽善者閉嘴!」

蓋諾維瓦已無法再站立,倒了下去。兩位僕人唱起了盜賊之歌(1:53:53):「有兩個人相愛,女的是騙子,男的是小偷,六點鐘男的被判刑死掉,七點鐘女的就親別的男人(1:54:28),哈哈哈哈。」然後走了。

蓋諾維瓦(1:54:49):「我最後的希望也沒了,我如此年輕卻要含冤而死,會有人來救我嗎?齊格飛(1:55:41),你沒聽到我的聲音嗎?那是你心愛的女人。即使我的罪能夠洗清,你呼喚我找我,也不能給你安慰。」然後她看見十字架(1:56:44)。「在這樣暗的地方看到十字架,那是聖母!」

她跪下向聖母祈禱。這段聖母頌可能是全劇最優美純潔的樂段。「聖母,請您看著我,給我力量,我完全倚靠妳(1:57:44),讓我到幸福的道路。」她看到玫瑰色的光。「我看到了甚麼(2:00:17)?天充滿著聖光,神啊!」舞台後的聲音(2:00:29):「給妳平安,平安!」蓋諾維瓦:「我在你面前不過是塵土,比起天的榮耀,人間的痛苦是多麼短暫,不要讓我被絕望所奪走!」但沒多久這些都消失了,她聽到腳步聲(2:02:13),有了死亡的覺悟。

哥洛:「你認得這把劍與戒指吧(2:02:44)?這是伯爵給我的,要你接受死刑的制裁。」蓋諾維瓦(2:03:43):「你說謊。」「但這戒指是婚禮時妳給齊格飛的,不會假吧?」「我不知道(2:04:07)。」「現在大家都認為妳欺騙了伯爵。」「現在就是我的末日了。」「反而更有魅力(2:04:37)。」「色狼!還猶豫什麼,快殺了我!」哥洛:「我沒妳那死亡的勇氣,我們一起逃吧!」「胡說八道(2:05:09)!」「一次就好,讓我抱妳!」「快下去!卑鄙小人(2:05:21)!」「我能將妳從死亡中救出。」「不用(2:05:43)!

哥洛又威脅說:「我只要一聲令下,就會有人來殺掉妳。」但蓋諾維瓦不搭理他(2:06:12)。哥洛就叫卡斯波與巴爾塔撒過來,把劍給他們(2:06:43),要處死蓋諾維瓦。兩人問她有最後的願望嗎(2:07:34)?蓋諾維瓦仍認為自己是無罪的。巴爾塔撒:「明明多拉哥就在妳房內!」蓋諾維瓦說都是哥洛安排的(2:08:46),她知道抗辯無用,下跪禱告(2:09:55),還抱著十字架(但在這版本抱的是洗手台@@),兩人不敢在十字架前殺人,一直叫她離開(2:10:36)。

突然出現號角的聲音(2:11:05,法國號),兩人手顫抖不能下手,卡斯波逃走,巴爾塔撒不動。獵人們唱(2:11:49):「那裡是十字架,追趕殺人兇手!幫助夫人!伯爵在哪?快來這!」瑪加蕾塔帶領著伯爵(2:12:04),原來她沒死,只是悔過了,找到蓋諾維瓦後,她就消失。伯爵齊格飛與夫人重逢,自是分外喜悅,唱起了二重唱(2:13:04),至於哥洛呢?巴爾塔撒說他已經在山谷中精神崩潰(妙的是,這段在我的歌詞本裡有,但樂譜和演出中都省略了,只看到哥洛已經崩潰坐在一旁)。

齊格飛宣布要好好慶祝(2:14:57),因為他們對異教徒也取得勝利,歌劇開頭的聖詠重現(2:16:16),這時是平和的,不像歌劇剛開頭要出征時的慷慨激昂。在主教辛德魯斯的帶領下(2:18:26),合唱的讚美齊格飛與蓋諾維瓦,四個音的動機再現(2:20:28),結束了全劇。

在最後的合唱,雖是個皆大歡喜的場面,但舒曼的合唱聽來卻沒有太大的興奮感,相反的還有些冷靜,其中滋味就由聽眾自行去咀嚼了,還有樂譜中刪去了哥洛的報應,讓壞人只受心理譴責,也值得注意。還有雖然高舉道德與宗教的價值,但劇中最難唱&最有表現力的,其實是壞人哥洛與瑪加蕾塔。尤其哥洛,不但需要在第二幕二重唱那樣抒情的唱腔,還必須時時表現一種做賊心虛,表面忠厚實則變態的感覺,並不簡單,也反映出這齣歌劇那讓人尋思的深度。這個版本的男高音Shawn Mathey相當成功,也讓舒曼的劇本劇有難以言喻的說服力,證明了若有好的戲劇編排與表現得當的歌手,「蓋諾維瓦」也會是讓人耳目一新,深有所感的傑出歌劇。

文/劇本翻譯:夏爾克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tsubery&aid=126850908

 回應文章

雲大少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6/11 00:05

不是很popular的歌劇

遇上好的重新詮釋

還是可以展現給有深入體會的觀眾的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9-06-11 14:51 回覆:
以後看到好的製作,就會陸續寫文與大家分享。

巴拿巴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6/05 14:57

這麼罕見的歌劇居然被你挖出來

你真是太厲害了:)

然後好像有一個小錯字喔

"天使"降"會從天上降臨"(44:38)

巴拿巴+_+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9-06-06 11:38 回覆:
謝謝巴兄,開心您來賞文,錯字已改好了,再次致謝喔。

環保阿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晚安
2019/05/29 18:17
朋友,願你安好,沒事也要常聯繫!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9-06-09 09:13 回覆:
阿嬤周日萬安!

環保阿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午安
2019/05/28 14:56
聰明的人懂得,該說的時候要說,該啞的時候要啞。

環保阿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晚安
2019/05/25 20:26
你看不慣的事情,並不一定就是不好。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9-05-26 08:53 回覆:
阿嬤周日愉快。沒錯,很多都是主觀的問題,很多美的事物就這樣被我們忽略過去了...

好希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5/24 16:57
上月才提,這月就見真章!傳說中的舒曼歌劇終於等到中譯本,耗費心血才能完成!夏兄是舒曼這齣歌劇的知音人,我要來聽聽看,逐字對照劇本來品讀!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9-05-26 08:52 回覆:
這次很可惜仍沒有把全部歌詞寫下,實在是篇幅所限,不過應該聽懂全劇沒問題。未來還有幾齣類似的歌劇想要翻譯的,一個一個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