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生命的祕密花園(四)
2020/04/02 11:48:59瀏覽2837|回應0|推薦12
請先閱讀之

四、

因為出版書籍而行過許多小型演講,也許在都市一隅,也許在偏鄉角落,在人生地不熟的它鄉,我常坐計程車前往,也不知從何時開始,司機愛熱情地散播政治理念,常將電台節目聲轉大,也加入自己的見解。

「你不愛台灣嗎?」司機見後座的我不吭聲,於是流行語又出現了。 我氣急敗壞地走下車,走在人行道上,微風從大樹摘下幾片葉,緩緩地滑過我的上衣,我俯身撿拾落葉,一隻手的手心化成母親的襁褓,緊緊呵護葉形的台灣,另一隻手緊握著提包,裡面裝的是演講資料。

走出大學象牙塔與家長互動,分享教育理念,更想傾聽基層的聲音。只有聽見教師沙啞的聲音,目睹對未來徬徨的學童,感受父母對教改亂象的憂心忡忡,才知道教育基石如何腐蝕。

「你不愛台灣嗎?」有時走過台灣的山水,又彷彿聽見歐洲航海家初見台灣時吶喊,眼見多少年來前輩揮汗推動環保,建立環評制度護衛台灣,這幾年卻大舉崩壞,環境又成政治的俘虜,如何不心疼呢?

於是,我的文學路多元到連自己都挽不回腳步。常常,在社會角落見有人受苦或某些不公義,細心往上追尋,才知是某年某政策種的因,怨嘆未即時阻止,於是掙脫感性的文學花園,我急奔到理性的政論沙場。

我不對人存偏見,但認為文字該診斷亂象脈絡,而非人云亦云,筆尖懷著憂國憂民的壯志。

但有時,又覺得我的文字如螳臂,擋不住政治或政客之車。也許我景仰的蘇東坡也有過這種無奈,寫過不少論述文,抨擊「拗相公」王安石。文字像繩索想縛住亂政,繩索卻放逐他到遠方。

而在蘇東坡遭貶,半生讀過的文學經典,無法理性地用於朝政,文字又流竄到感性空間的出口,創作出一首首唯美詩歌,豐富後代人的文化生活。

於是,我也和敬佩的先賢一樣,有時覺得累了,文字螳臂縮了回去,化成一隻感性的、文藝的手,放慢指間的節奏,於鋼琴與寫字台上,回歸文學花園,忘情地譜寫一首首音樂情詩

驀然回首,驚覺已寫過數百首音樂情詩,移不動政治,仍期待每一個字或音符,曾觸動過陌生心靈的某個角落。

繼續閱讀 之5

( 創作散文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ybook678&aid=132334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