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海上的舞者(四)~曲終
2019/06/07 17:47:03瀏覽1832|回應0|推薦9

【文/路仁教授】

請先閱讀 海上的舞者之1 之2 之3 

「我上山教舞一段時間,都會安排一場表演,」賀連華說。

一個神秘遙遠的喃喃聲,在賀連華的內心盤旋。文藝復興時期的歐洲,宮廷內有鋼琴家彈琴給王宮貴族聽,街頭有畫家為平凡人留下最美麗的剎那,有人聽見鼓聲便翩翩起舞,那是人類傾聽美的召喚聲,最清晰的時候。

在文藝復興已遠走四百年,在腳下的泥土從西方換到東方後,賀年華踩著鞋翩翩起舞,從淡水舞到了台灣各地,但她愛的不是台灣父母望子成龍,所想要的各級比賽冠軍,最後遠征歐美奪冠;她愛的是人類在美的引誘下,一起共榮與昇華。

賀連華在高雄桃源,教布農族小朋友舞蹈,要傳播的也是這種分享的喜悅。「跳舞是件幸福的事,她可以釋放你的能量、憂傷,」賀連華說,布農族的小朋友便追隨她練舞,在操場、在走廊,甚至在樹上,現在有許多孩子在隨著音樂起舞,不再是躲在房間內、呆滯地滑著平板。

賀連華,從西班牙回到台灣,把佛朗明哥的精神融入台灣的各種文化創作中,現在則在山上,帶領了山地的孩子,回歸到先祖準備豐年祭的日子,為了每一場表演,創作美的無限可能,在萬物之靈的人類肢體上呈現。

「我踩腳的時候,每一步都很痛,我轉手、我打響板,都是去對抗那個痛。我的舞,痛跟快樂是一起的,我痛並快樂著,」賀連華一面分享帶動孩子成長的喜悅,一面也說有時病魔仍會來造訪,帶給她生命的痛。

她的分享如此真摯,追求美的渴望如此強烈,但病痛的折磨也同樣真實;愛情故事讓多少人嚮往,但背叛也常發生在牽手互許承諾的路上。而我,在聽過她曲曲折折的故事後,總會忍不住地回望,在淡水漁人碼頭初遇她表演的剎那。

她在海上升起,踩著踢踏的舞步,跳著狂海三部曲,一部部地演繹而過。人生的酸甜苦辣,也如此一幕幕地過去,不變的是,她對舞蹈而熱愛,卻越來越強烈。太陽下山後,我震撼於她們舞團的表演,沿著堤防走回家時,竟對著亂石堆中綻放的小花而感動。

人活著,就是要創作、要分享,要追求美、欣賞美。海上的舞者用生命訴說這不變的真理,不管經歷多少風雨,就像海邊的一朵小花,經歷風吹雨打,仍以鮮妍的枝葉與花瓣,蔓延生命的渴望。

(結束)

( 創作散文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ybook678&aid=127231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