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海上的舞者(二)~藝術、愛與勇氣的故事
2019/05/31 10:46:52瀏覽1768|回應0|推薦8

【文/路仁教授】

請先閱讀 海上的舞者(一)

走出淡水捷運站後,沿著河畔而走,我為藝術家駐留腳步。

風微微地嘆息,我的心被笛聲吹成一只音樂盒,街頭音樂不如國家音樂廳的演出悅耳,但是人能夠更融入與更自由,不愛時隨時可走。街頭畫家的畫作,沒有初見梵谷或畢卡索作品時的震撼,可創作卻是活生生的現在進行式,不像梵谷或畢卡索早已是古人。

沿著河畔,走過漁人碼頭到附近的大樓,我終於走到狂海三部曲的發源地─淡水精靈幻舞團的練舞場,目睹編舞的團長親切如鄰家姊妹,隨著音樂節奏,即性地邀大家共舞。

舞蹈是她的最愛,但不是向世人炫耀,而是讓身體成為靈魂的音符,跳出生命的樂章。她從小在雲林學芭蕾,直到進國立藝專舞蹈系,聽見老師在課堂播放佛朗明哥的12拍節奏、目睹舞者的熱情後,血液開始沸騰。

從此,她脫掉芭蕾舞鞋,從舞台上走下來,投入佛朗明哥的演出與創作,擁抱圍觀的群眾。此刻,她正張開手,擁抱一位遠從西班牙來看她的舞者,然後一起共舞,在男女共跳佛朗明哥時,節奏與挑逗最引人入勝。

滄桑吶喊歌聲間流竄著吉他撥彈和掌聲響板,舞者如吉普賽人附身。在15世紀的歐洲,他們被迫害而逃離到安達露西亞的山間,以舞蹈宣洩悲憤與抗爭,卻在群眾圍觀下,赫然發現藝術表演,是人間的桃花源。

歐洲宮廷內的芭蕾舞劇是美,偏鄉僻壤的小型表演也是美,只是後者沒有古典音樂樂團陪伴,因此更仰賴腳步聲與響板,去創造出震撼性的音效,以吸引觀眾的耳目,但舞者卻可以追隨群眾的氣氛而更隨性。

音樂聲停歇,精靈幻舞團的團長隨性拿起麥克風,分享學舞的故事,又回顧年輕徬徨的過往,眼淚似要奪眶而出。「她是個RA患者,身體會像劉俠那樣漸漸萎縮,現在正與時間賽跑,不停地創作舞碼,分享世人。」旁邊一起觀舞的人,跟我訴說她的故事。

我腦海浮現貝多芬彈琴的身影,想到他承受耳聾痛苦,卻遇見音樂精靈,寫出唯美的音樂,而眼前的團長,也是因為肢體之痛,才得以遇見舞蹈精靈,編出美麗舞蹈嗎?但這樣對她公平嗎?

「也許對一個熱愛舞蹈的人,生命能多次與舞蹈精靈相遇,一生已足夠,」我拋開對她不捨的情緒,把背包丟到一旁,大膽地進舞場,追隨她腳步,開始踩踏佛朗明哥的節奏,像蝴蝶翩翩起舞。

生命緣起是舞,生命湮滅也是舞。

請繼續閱讀之3

( 創作散文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ybook678&aid=127032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