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海上的舞者(三)~藝術、愛與勇氣的故事
2019/06/05 12:49:54瀏覽1692|回應0|推薦11

【文/路仁教授】

請先閱讀 海上的舞者之1  之2 

「RA患者肌肉會漸漸萎縮、關節變形...」是我對於病患的印象。

知道淡水精靈幻舞團的團長賀連華是RA患者後,我想像她的生命,如淡海的海潮旁,所拾起的螺旋貝殼內的小沙粒,會隨著時間的滴答聲,沿著環狀的軌跡,一層層地滑入最底下的黑淵,就像作家劉俠最後在輪椅上話別人生。

佛朗明哥的節奏響起,賀連華踩著舞鞋、敲著踢踏聲,她不是螺旋貝殼裡的小沙粒,而是奮勇向上攀爬的生命。「某個關節略變形後,我跳不出原來的舞姿,便發明新姿勢,」生命在螺旋貝殼裡遇到阻礙,便另外尋找無限可能的出路。

「舞蹈是我的夢,」她踩著脆弱生命的腳步,向著貝殼外的陽光邁進,腕間的響板咆哮著,遮掩一切的痛楚,台下觀眾拍手的歡樂聲,帶走她的憂傷。舞蹈如活水源頭,從生命深處泉湧而上,讓她漸漸地拋去對藥物的依賴,領悟到「喜樂的心是良藥」的聖經金句。

她在貝殼裡,向著舞蹈夢邁進,卻有時又忍不住地回頭。她在淡水表演的一齣舞碼,是與淡水一位戲劇創作者合作,兩人都曾有婚姻暴力的陰影,她的夥伴演繹黑暗一角的女人心,她則踩著強健的舞步,震撼地說出迎向陽光的勇氣。

年輕時,父母賣掉雲林的房子讓她遠行去西班牙學舞,而父母原是想藉此讓她遠離一段不放心的畸戀。在異鄉的她,卻因為男方在長途電話的哭求,內心崩潰後放棄學業,返台後匆促結婚,卻也走入一段不忍回首的婚姻中。

「感謝爸爸原諒我年輕時的不懂事,」在精靈幻舞團的練習中,我目睹她父親從雲林坐車來看她,從小時候接送她去練芭蕾,到籌錢送她去西班牙學舞,到如今女兒有了舞蹈基地後,仍無怨無悔地,坐在場外的椅子上,為女兒鼓掌加油。

賀連華踩著舞鞋,榮耀父親那永無止盡的愛,不只在淡水與各樣藝術家合作與創造作品,更在莫拉克風災後,遠行到高雄的偏鄉,教山地孩子舞蹈,把人心的真愛與藝術之美所交織的光芒,帶到山林上,綻放出比繁星點點更動人的生命之光。

繼續閱讀(四)

( 創作散文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ybook678&aid=127117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