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加拉帕戈斯島的夢幻船遊(一):北西摩島驚奇
2017/06/26 05:02:59瀏覽4983|回應3|推薦112

夢幻團隊的精采合照乃由小天使遊船的導遊Hansel拍攝 (非常感謝悠鶴旅遊領隊陳國勝提供)

 

這是啥東東?一只大紅氣球飄洋過海落到此處?

 

上面的藍腳鰹鳥正在跳一支纏綿悱惻的求偶舞

 

 

文:陳華瑛   /攝影: 陳華瑛   陳國勝(悠鶴旅遊領隊) Hansel

 

多年來先生與我在北美的青山綠水中轉悠健行,見識過不少氣勢磅礴的大山大水,以致樂此不疲。幾年前因緣際會跑到中美洲的哥斯大黎加玩,有機會接觸到那兒許多獨特的鳥禽,開啟了我對觀鳥的興趣。方才發現鳥有千千萬萬種,或是奇形怪狀標新立異,或是羽色五花八門爭奇鬥豔,抑或其求偶行為花招百出匪夷所思…總之,用琳琅滿目來形容鳥的世界絕不為過,是挖不盡的保藏。無怪聽說越來越多的人對觀鳥與拍鳥萬分著迷。

且說去年五月我們跟友人夫婦曾赴加拉帕戈斯群島 ( 俗稱巨龜島)見識那兒獨特的野生動物與鳥禽。當時只在伊莎貝拉與聖克魯茲兩大島各停留了兩三天 。這兩島都有不少居民,食衣住行很方便,但是離達爾文在1835年看到的無人小島相去甚遠(請參閱去年發表的拙作:達爾文的加拉帕戈斯群島)()()()。遊罷歸來竟有很深的遺憾,領悟到要造訪偏遠的小島就必須搭乘小型遊船。我開始留意起那兒的遊船資訊,其費用從克難低廉至豪華天價皆有。搭乘小遊船還多了層顧慮:團友的選擇很重要。因為日夜吃住與上岸踏青皆夥在一起,若是碰到一般只會漫不經心走馬看花的觀光客,或是只耽於浮潛之類我沒興趣的活動,可能會很煞風景。

就在此時收到寶島悠鶴旅遊的資訊,說今年五月底要包辦一團16人的遊船到各小島觀鳥,收費屬中間價位。之前悠鶴因辦理觀鳥與生態旅遊而引起我的注意。我想像參加該團的人肯定不離譜,都是對生態有所關注的人士。這樣的背景符合我們的需求。可雖說此船遊收費屬中間價位,仍然接近我在做白日夢的水平。一番糾結之後,安慰自己錢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就讓我的白日夢實現一次吧!

如此這般我倆踏上這趟夢幻船遊之旅。我們從美國直接飛往厄瓜多爾的首府基多,先自助到附近安第斯山轉悠5日觀鳥,再趕到台灣團友下榻的旅館跟大家會合。次晨即搭機前往巨龜群島的Baltra 機場。快到目的地時空姐宣布要在頭上行李箱內噴灑殺蟲劑,我連忙用夾克摀住鼻子。去年沒經驗搞不清楚狀況,等回過神來已經吸了好幾口毒氣。

到了機場排隊辦理出關手續時, 聽到團友說有隻鴞(下圖,原來就是我平常稱呼的貓頭鷹)站在一旁的柱子上,因背對著我們乍看像個雕像。等出關後轉到正面才驗明不是蓋的,簡直像是巨龜島派了個代表歡迎我們這個觀鳥團似的。此一奇蹟讓鳥迷們樂壞了,忙抽出攝影機咔嚓咔嚓地左拍右照。牠偶而扭頭微睨下方的喧鬧人潮,而多半時候眼睛半睜半閉的似在養神。有團友注意到牠的一腳看來怪怪的,似乎受傷了。難道牠知道人類居處很安全特地跑來養傷?我去問了一位海關 人員,回說牠已經在此待了三天了。希望牠並無大恙能快快回到外面的天地中。

 



(上圖為國勝提供)

 

 

很抱歉上圖沒聚焦。我擔心記憶卡不夠每晚猛殺重複鏡頭,返家後才發現只留下這張模糊的。當日天沒亮就摸黑趕搭機,到了晚上可能老眼昏花、殺錯了鳥。

總之,我們一出海關遊船派遣的導遊就迎上來。大夥兒七手八腳地上了大巴,幾分鐘後即來到港口。我們的遊船《小天使號》已泊在不遠的港灣邊,兩艘接駁小艇手腳麻利地把大夥兒接送上船。

 

 

(上兩圖為國勝攝影)

 

才上甲板,就有規矩了:外用的鞋子全得放在鞋櫃不可進船艙。工作人員等下會施行消毒措施,之後才可以穿著出遊上島,這樣就不會污染小島生態。回船後這些鞋子同樣得脫下存放在鞋櫃裡待用。在船艙裡則建議光著腳,或是穿用室內專用的鞋子,還好船艙地板都被打理得清潔溜溜。

進房後只見行李已在裏頭靜靜地等待。房間非常小巧玲瓏,就兩張窄小的單人床夾著一個床頭櫃。然後靠窗小床跟浴室進口之間有個小櫥櫃,而浴室就更小巧了。幸好洗手池下方、床舖底下與內側床舖上方都有抽屜櫥櫃。我倆輕裝便行,只攜帶隨身上機的行李倒也全部塞進去了。有團友拖著重裝備箱籠的是如何處理,我就不清楚了。

 

 

船沒閒著,底層的馬達已經轟隆轟隆作響、馬不停蹄地乘風破浪而去,人煙塵囂漸離漸遠。我們的導遊照例給了個新生訓練,提醒各種船居守則,譬如上島的鞋子不可穿入船裡,廁紙不可丟入馬桶,床頂櫥櫃有高品質的救生衣,可以維持在海上撐著你漂浮3天不壞(可人壞了怎麼辦?)… 然後是下午2:30 舉行船難演習,聽到警報聲得火速取出救生衣再飛奔至上層餐室集合。既然預知考題,有人早早拿著救生衣去餐室聊天等警報了。

導遊是個六十五歲的德裔男士,叫Hansel 。他特別提就是德國童話《Hansel and Gretel》裡的那個Hansel 。中文翻成《糖果屋》,講一對兄妹漢賽爾與葛麗特的父母因飢荒而把他倆遺棄在森林裡,兄妹倆遇到吃人巫婆但設法智取逃離的故事。德國人似乎很老實,講這樣的恐怖故事像在提醒孩子們對父母成人也要防著點,不避諱為人父母的可能會危害自己的孩子。中國人一向標榜天下無不是的父母,絕不會講這種自打嘴巴的話。

無獨有偶,下午這位從童話故事走出來的導遊就帶領我們進入一個童話世界。這裏是北西摩島(North Seymour),此行造訪的第一座小島。一踏上小島步道就讓我雙眼一亮,從心底驚嘆起來。「太怪異了!這裏的鳥都不怕人吔!!!」。牠們的圓眼偶而瞄你一下,然後就「目中無人」了。這不是童話又是什麼?習慣了見人就逃的野生動物,我疑心自己身不在地球,而是到了另一個星球上了。

 

巨龜群島全是火山島,有許多富含鐵礦的紅岩地質。

 

 

上下兩圖被圍觀的主角是藍腳鰹鳥(blue-footed booby)

 

 

上圖的目標是軍艦鳥(Frigatebird--上四圖為國勝攝影)

 

當然,這兒的野生動物毫不懼怕人類歸功於巨龜島國家公園對遊客施行嚴格限量與規範。導遊不時提醒大家不可偏離步道、要保持適當距離呀!說各位的高級攝影裝備是綽綽有餘,無需貼著目標物的臉拍攝呀…只是一群攝影迷們拍得情不自禁出神忘我時,難免偶而會把這些告誡丟到腦後。我們的隊伍拖拖拉拉的越來越長了,導遊常常緊催著,領隊也時時得遙喊:後面的趕快跟上來喲…攝影迷有點像賭徒,永遠對現有的不滿足,總在等最佳角度,總覺得下一個鏡頭會更完美。於是鳥迷們常常雙腳生了根似的駐足不去,快門喀擦喀擦地沒完沒了…

我去年做功課時就得知此島很多鳥,而且終年都是繁殖季。此時果然見到處處軍艦鳥與藍腳鰹鳥,毫不在乎的瞄著你。先說說軍艦鳥吧!去年我在聖克魯茲島只巴巴地看到一隻。現在不但有一堆,而且可以讓你從從容容的細細打量,左拍右照。軍艦鳥不怎麼分泌塗蓋羽毛的油脂,因此入水會打濕,只好將就獵捕被大型鮪魚或海豚趕到水面的飛魚(flying fish)之類的小魚 。其胸肌發達、翅膀長大、嘴喙長利成鉤狀、飛行本事高強加上生性兇悍具攻擊性,喜歡在空中突擊其他叼著魚的海鳥,搶奪其口中物。我們後來的確目睹不少這種劫掠行為,被害者多是鄰居:藍腳鰹鳥。被騷擾的鰹鳥雞飛狗跳地唉唉叫,想必對這個海盜族深痛惡絕。

 

 

步道上可見好幾窩軍艦鳥在養雛鳥,上面那隻粉面白毛的十足小寶寶樣。下面的背上則出現黑毛了。兩位媽咪似乎都很警覺,緊緊盯著娃娃。

 

 

 

 這上下兩隻好像已經羽毛豐滿離巢獨立了?不知是不是所謂的亞成鳥?

 

 

這兒有各種階段的雛鳥出現,可見此島真的是整年皆繁殖季,想必是氣候溫和,食物充沛所致。對我們這些訪客而言正是求之不得。因為仍有不少成熟的公鳥正鼓著牠那傲人的猩紅喉囊以獲取雌鳥的青睞。

 

紅球上的黑斑是一撮一撮的羽毛

 

 

 下圖裡的紅球脹得鉤嘴都快碰到了,叫人擔心隨時有扎破(或是爆裂)的可能?

 

 

 

紅球越吹越大,牠不得不極力彎脖子仰頭。看著看著我的頸子竟犯痠疼,想去找跌打損傷的大夫了。下圖是正面照,只見到一截鉤嘴。

 

 

這大紅球比先生的大頭還至少大半倍

 

這個海盜似的黑鳥吸引異性的方式顯得霸氣誇張。這只大紅球一鼓起來要一段時間才消得下去;撐著個大紅球不但無法眼觀八方,也妨礙行動。導遊說有時別的公鳥會滿懷妒意地戳破它。而這一破,得明年才能補好再用。還有其他獵獸也可能來個趁火打劫。

我疑心軍艦鳥的「性選擇」是否走得太極端了?大家都知道達爾文提出了物競天擇亦稱自然選擇natural selection)、適者生存的理論。天擇有各種型態,性選擇(sexual selection暫譯)是其中之一。「性選擇」意指擇偶的偏好促成異性的某種生理特徵傳承下來。問題是有些偏好發展得太過極端, 造成異性走上不利一己生存之演化途徑。譬如雌性孔雀偏好美麗的長尾巴,只願跟彩麗的長尾雄性交配,以致這支雄孔雀得以繁殖下來。天長日久雄性尾巴越來越長、色彩愈來愈絢麗奪目。不幸尾巴太長相當礙手礙腳,而絢麗色彩容易吸引獵獸前來,這兩種特色走到極端對雄孔雀的生存大不利 。

我的想像力也天馬行空起來。人類是不是也可以從中得到一些啟示:對異性伴侶若是常做些刁鑽搞怪的苛求,積多了能眾志成城,沒準會製造繁衍出一種不適合在地球生存的外星族喲。哈哈哈!

相對於軍艦鳥極盡炫耀招搖之能事,藍腳鰹鳥的求偶含蓄得多,牠們會靜靜地踩著柔軟的藍腳給對方看。

 

這雙腳具備那招牌藍色

 

 

稍傾,一對情侶就自動自發地在步道上表演一齣精彩的求偶舞迎賓。眾鳥迷大開眼界,立即斂聲屏息地按快門。

 

這支舞是這樣編寫的:公鳥說,親愛的,請看看那邊地上有蟲蟲嗎?

 

沒有?那麼再請瞧瞧這邊地上有螞蟻嗎?

 

都沒有?那就請看看我的右腳吧!它是不是藍得美的冒泡?

 

再看看我的左腳是不是也一樣的藍、一樣的美?

 

公鳥繼續踩著高抬腳,一邊說:你是我的夢中情人,我的最愛,我的腳全是為你發藍發光的。

 

母鳥欣然許諾芳心。於是公鳥展翅仰天長「吁」,母鳥也昂頭展翅地回應,但發出的是「喔 喔」聲。

 

 


上面的網路小影片錄有精彩的求偶片段


 

 

舞後的成果出現在上圖裡。導遊說藍腳鰹鳥最初來到這些火山島時島上尚未形成植被,加上不曾有獵獸,鰹鳥乃就地生蛋孵蛋,沿襲至今,異於一般在樹上築巢的鳥類。下圖的鳥媽媽很慈愛地用自身幫小寶寶遮蔭。此時烈陽高照的確讓人有點吃不消。

 

 

除了用聲音分辨雌雄外,雌鳥體型一般比雄鳥稍粗大,捕魚術也更高超。她們一般飛得更高,俯衝入水捕魚也更高速更深入。我們次日島遊時就出現藍腳鰹鳥在小艇附近大表演捕魚術,那如箭脫弦、如魚雷射水的鏡頭贏得眾鳥迷喝采聲不斷,如醉如癡。

 

 

島上還有陸鬣蜥 (Galapagos land iguana)看著像嚇人的恐龍,其實只有半個手膀子大的素食者,彎著嘴笑咪咪的一副和善樣!

 

 

北西摩島原無陸鬣蜥的, 現在卻有2500隻左右,其中的故事輾轉崎嶇,還牽涉到其南鄰 Baltra 島。原來Baltra島有許多陸鬣蜥的,卻在 1930年代面臨危機,原因是其植被為引進的羊群嚴重破壞,再加上受到外來的貓狗殘害 。當時美國加州的一個科研團隊(Hancock Expedition)很有遠見, 將其中70隻遷移至北西摩島。這些幸運的移居者逐漸興盛繁衍,數量達到 2500隻(2014年統計) 。反觀Baltra島在二次大戰時因美軍在島上建立機場使情況雪上加霜, 陸鬣蜥終於在1954年絕跡。加島國家公園在1991年將35隻北西摩島的陸鬣蜥帶回其原生地Baltra島放生。經過40年的休生養息, 現時該島數量已接近420, 算是有個讓人欣慰的結局。

 

 

在岩岸見到燕尾鷗(swallow-tailed gull),眼睛描了一圈精緻的紅眼線。下面那隻雛鳥不清楚是不是他倆的寶寶?

 

 

這首日就精彩萬分。大夥兒大喊過癮、情緒高昂。

晚餐時方與船上工作人員正式見面:左一是導遊,然後是船長,其他就是什麼大副二副、輪機長、廚子、點心師傅、與女管家等等,陣容壯觀。事後看了照片我才注意到餐室天花板光潔若明鏡。

 

 

導遊每日要在餐室做簡報

 

 

遊船的設計是底層為引擎間、儲藏室與工作人員宿舍。中層是八間雙人客房。上層則是餐廳與廚房。船頂甲板陳列沙灘椅給遊客做日光浴。

 

 

另一角還很貼心地牽了幾條晾衣繩子

 

上面五圖都是國勝攝影並提供。陳領隊是個精力充沛、直爽熱心的青年,一路忙著打點照料15個團友外,還要做大夥兒跟導遊間的橋樑(下圖),替兩邊傳達溝通每日行程、生態特色與注意事項等等,交涉協調各種吃喝玩樂的疑難雜症。他也是個鳥專家,每日自己背著大相機猛拍鳥之餘,還得撥空抽手取出手機為團友的活動留下雪泥鴻爪,方便大夥兒日後憶樂思甜。每晚餐後並跟用功團友清點當日見到的鳥種並加以討論…感謝他的辛勞與照拂,大夥兒因此開開心心地度過美好的八日。

 

 

我們這團有領隊+15位成員,除了我夫婦是用傻瓜相機的土蛋外,其他多是很專業的攝鳥迷,而各行各業都有:老師、教授(香港來的)、牙醫、企業家、潛水家,攝影大師等等。這些謙謙君子與淑女也多為六、七十歲了,從外表完全看不出竟藏龍臥虎的,都能背負兩三個中/大炮型鏡頭、相機與大型腳架等做行軍。我是自嘆弗如,因此把他們稱做巾幗英雌與英雄,跟在後面有樣學樣受益良多。

這是個謙和可親的夢幻團隊,一同搭上了一艘叫小天使的遊船,來到這處因達爾文而聞名的傳奇島嶼上,只見眾鳥獸對人視若無睹,興致來了還在腳前大跳求偶舞…這不是一則童話故事是什麼? (待續)

 

 

 

電小二
2017/06/30 10:41

Dear Chen Mimi(hwayu):

特前來恭喜您所發表「加拉帕戈斯島的夢幻船遊(一):北西摩島」一文,已經登上聯合新聞網首頁,旅遊頻道│下拉選單│編輯精選,歡迎有空前往觀看。^_^
非常謝謝您的好文分享,此推薦是利用轉址的方式連結到您的文章。如此文有原因不希望被推薦,請到電小二訪客簿留言,會盡快協助取下。

電小二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wayu&aid=105204835

 回應文章

盹龜雞~ 疫情月 清晨漫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7/14 11:40

還真是經過謹慎的小心管制 確保不影響島上生態呢 。

說到雄軍艦鳥 看到其它雄鳥努力鼓出來的的紅糾糾氣球, 會去刺破, 不由失笑。

忌妒心不只人類有, 鳥類也是有的 。大笑

Chen Mimi(hwayu) 於 2017-07-15 09:09 回覆:
我猜人類是最後進化來的,所以所有動物具備的七情六慾都被人類繼承了。觀察動物的互動可以讓人類更了解自己。

Michael Wang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6/26 20:47
萬物並育而不相殘害(進食除外),乃今日見之!
Chen Mimi(hwayu) 於 2017-06-27 01:05 回覆:
萬物和諧共存真是一種奇異美好的感覺。

Flying Eagl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6/26 19:27

這裡是鳥兒的天堂,也是愛鳥人士的天堂!


Chen Mimi(hwayu) 於 2017-06-27 01:08 回覆:
這兒的確是鳥禽的天堂,更棒的是還有鬣蜥與豐富的海洋生物,非常多采多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