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關於范疇先生“2022危機年”的說法
2019/09/14 14:33:02瀏覽5673|回應102|推薦17

昨天(9月13日)早上在廣播裡聽到鄭麗文女士訪問政治評論家范疇先生,談范先生的書“《2022:台灣最後的機會窗口》:「五個算總帳」的日子何時到來?”。范先生的一些說法讓我頗感驚心動魄。鑑於議題重要,所以想在此向大家做個簡介,並在此說說我的一些聽後感。

范先生論述的一個重點是指出一個攸關兩岸命運的關鍵時間點:2022年。因為在這一年(實際包括之前的兩年),會遭遇「五個算總帳」的狀況。這五個總帳,依發生機率順序排列如下:
首先,是「中國經濟算總賬的日子」,相對應的問題是:中國經濟會不會硬著陸,從此一蹶不振?
其次,是「美國政府對中共一黨體制算總帳的日子」,相對應的問題是:中共的一黨專制會不會被迫鬆動?
第三,是「台灣的國家定位算總帳的日子」,相對應的問題是:台灣如何由當前的「統獨二分法」脫身?
第四,是「中共對台灣算總帳的日子」,相對的問題是:中共會不會武力犯台?
第五,是「台灣人民對政府弊端算總賬的日子」,相對應的問題是:台灣能不能完成政治體制翻轉?

重要的是,這幾個狀況幾乎都會在同時或很接近的時間裡爆發,也就是大約在未來的3年裡。而只要任何一件事爆發,台灣都將面臨重大危機。他表示:2020-2022這2年,台灣必須認識到自己已經進入急診室,應該以加護病房的規格看待自己。而台灣急診期的大原則就是12個字:(對美)不掉隊,(對中)不插隊,(對政府)清內弊,(對民間)固社區。

總之,2022年是台灣面對危機的關鍵時間點。如果能夠平安渡過,台灣或許又能夠海闊天空。而這個時間點涉及五個重大的算總賬的問題。其中,中共因為受美國逼迫,可能在壓力巨大的情急狀況下轉而對台灣算總帳。中共對台灣算總帳的相應問題是:中共會不會武力犯台?

范先生指出,中共現在「壓力山大」:外有美國霸權要求它經濟補票、政治收斂;內有強烈通縮、物價高漲、失業普遍;上層幫派家族互鬥,中層幹部消極抵制,底層百姓焦慮煩躁。這不是習近平一人或一個派系能夠掌控的局面。

另外,范疇先生在接受鄭麗文女士訪問時,又特別提到此刻的香港問題。他的邏輯是:美國的死穴在中國(的崛起)、中國的死穴在經濟、中國經濟的死穴在金融,而中國金融的死穴在香港。所以,香港現在的動盪,對中國而言是非常嚴峻的考驗。(當然,也越發顯示2022年這個關鍵時刻的到來)

范先生表示,中國大陸的經濟一定是“硬著陸”(也就是說,一定會崩盤)。而且,中國經濟崩盤所產生的效應是非常嚴重的。從而,台灣也將面臨著重大危機:要面對土石流没頂的危機。

范先生預測中國大陸在(短期的)未來,有五種可能的演變:法西斯化、若干家族壟斷、兩蔣化、形成多個香港式自治區、分裂。當然,可以看出,范先生是比較期待中國大陸能走上多個自治區的方向,或者是兩蔣化也還可接受。其他三種情形,要嘛是引鴆止渴,要嘛是分崩離析,都很不樂觀。

我當然並不能確定范先生的整個悲觀推論究竟對不對,準不準。我希望他不準,因為他對中國大陸的情況非常看壞,而台灣受到波及,也是前途暗淡。這對我來說,怎麼都沒辦法覺得舒心。不過,他的推理大體是有道理的。我無法直接推翻他的推論。我只能懷疑他的推論未必準確,而且可能差之毫釐,謬以千里。但是,戒慎恐懼的心理,我們恐怕是必須要有。相對來說,我不免覺得一些深藍人士對兩岸情勢的看法恐怕是過於樂觀了,對於兩岸所面對的危機缺乏充分體認。而深藍基於他們對兩岸情勢的判斷(或直覺),對於蔡政府的一些反中作為非常不滿,甚至也因此對於馬政府之前對綠營的包容也非常不滿。對此,我不免覺得深藍人士的判斷可能需要做調整。

對於蔡政府的一些反中動作,我也覺得是過了,有去撩動對方敵意的味道。但是,究竟是哪一方做得比較過分,可能外界會有更公允的看法。我之所以也認為蔡政府的動作過分,其實隱含的假定是中共或中國大陸本來就是像隻老虎(絕對不是羊),或是精神不太正常、可能具攻擊性的人,所以我們應該能避其鋒就要盡量避開。卻不是說中國大陸很理性、和善、美好,所以,兩岸如果衝突,完全是台灣方面的錯。

當然,我也數度嘗試為中國大陸的一些舉措與表現做出帶有諒解意味的解釋。這是屬於更深一層的思考。簡單地把中共或中國大陸視為惡勢力,並不是完全準確、公允的看法,也更難以從中找到兩岸關係的解方。我以為,我們必須深入脈絡,才能看得更完整,更準確,也更有可能找到兩岸關係的出路。

但是,話再說回來,如果簡單地把中共、中國大陸視為美好、和善的國度,所以認為台灣只要認同它、順隨它,就可以安然無憂,恐怕更是危險。如何拿捏,固然煞費思量,至少,我們不能太天真,而必須審慎、再審慎!同時,台灣內部異議者間的互相攻擊,當然也是能免則免。

最後再說說我對范先生這個人的看法。對我來說,范先生這個人是個謎樣的人物。我佩服他的視野開闊、知識廣博與分析精闢。我也受到不少的啟發。但是,話說回來,我卻也一直對他有些直覺的心理隔閡。我不確定他會不會太語不驚人死不休,會不會太喜歡做一些先知式的重大判斷。我甚至不免會懷疑他的真實政治立場。他也許是個純粹的政治評論家,但是,他有沒有可能其實是CIA的代言人呢?這我難以下斷言,不過,心中難免有些疑慮。如果是後一種情況,那麼,我們對他的建言就要更加審慎,否則可能被他賣了,我們還在替他數鈔票呢。

2022危機年的說法,不免讓我想起當年的“1995年閏八月”的提法。兩者是否一樣都是危言聳聽呢?

上面的懷疑,當然可能完全是我的瞎疑心。我會瞎疑心,是因為他的議題太過重大,而他對前景的推論又是那麼灰暗。我本能地希望他所提到的這一切危機都不會發生。但是,我卻又無法直接反駁他的推論(而只能對其準確性提出質疑)。也就是說,他的警告也有可能是先知的警告,是給我們自救的重要的一絲機會。如果是這樣,我們能不審慎面對嗎?能不努力循著這樣的警告做出因應思考與反應嗎?相對於這個議題,我們現在大家所爭論的韓、郭之爭,或藍綠之爭,竟然有點“蝸牛角上爭天下”的況味。也或許兩個議題並不是無關,而是應該有個大小順序之分。或許應該是在兩岸議題的思考框架與大體結論下,再來討論選舉。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29318282

 回應文章 頁/共 11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出岫閒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9/14 16:21

如果我和范疇先生有什麼根本的差異,大概是我對中共仍然保持一定程度的同情。我認為他們中主要的菁英大體也在努力想要改革中國,讓中國更好。問題是他們面對著令他們覺得絕望的結構條件,於是他們採取了(他們覺得必要的)過激改革行動。但是,這仍然只是一種引鴆止渴的解方。

他們的解方可能有問題,而他們也可能在掌握權力以後更陷入誘惑與腐化。但是,如果認定中共的本質就是邪惡,我還是不同意的。我認為這種絕對的否定評價,部分出於對其結構條件之惡劣的低估。這種低估反映的是對問題性質的了解不夠,很可能又為將來的努力鋪設陷阱。


出岫閒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9/14 15:15

范疇說:中共統治下的當前經濟,壓力山大,命脈繫於人民幣的國際信用,而香港是人民幣境外交易中心,占近八成。簡單說,中共政權穩定死穴在經濟,經濟死穴在金融,金融死穴在香港。勒死香港法治環境和金融動能,就是勒死自己。只要香港戒嚴,這個中共的「葉克膜中的葉克膜」就會停擺。

我還是不知道范疇這一點說得對不對。但是,似乎有道理。而他表示,現在的中共,在香港問題上,是進也死、退也死(進是指鎮壓)。局面很困難。

頁/共 11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