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關於范疇先生“2022危機年”的說法
2019/09/14 14:33:02瀏覽4680|回應102|推薦16

昨天(9月13日)早上在廣播裡聽到鄭麗文女士訪問政治評論家范疇先生,談范先生的書“《2022:台灣最後的機會窗口》:「五個算總帳」的日子何時到來?”。范先生的一些說法讓我頗感驚心動魄。鑑於議題重要,所以想在此向大家做個簡介,並在此說說我的一些聽後感。

范先生論述的一個重點是指出一個攸關兩岸命運的關鍵時間點:2022年。因為在這一年(實際包括之前的兩年),會遭遇「五個算總帳」的狀況。這五個總帳,依發生機率順序排列如下:
首先,是「中國經濟算總賬的日子」,相對應的問題是:中國經濟會不會硬著陸,從此一蹶不振?
其次,是「美國政府對中共一黨體制算總帳的日子」,相對應的問題是:中共的一黨專制會不會被迫鬆動?
第三,是「台灣的國家定位算總帳的日子」,相對應的問題是:台灣如何由當前的「統獨二分法」脫身?
第四,是「中共對台灣算總帳的日子」,相對的問題是:中共會不會武力犯台?
第五,是「台灣人民對政府弊端算總賬的日子」,相對應的問題是:台灣能不能完成政治體制翻轉?

重要的是,這幾個狀況幾乎都會在同時或很接近的時間裡爆發,也就是大約在未來的3年裡。而只要任何一件事爆發,台灣都將面臨重大危機。他表示:2020-2022這2年,台灣必須認識到自己已經進入急診室,應該以加護病房的規格看待自己。而台灣急診期的大原則就是12個字:(對美)不掉隊,(對中)不插隊,(對政府)清內弊,(對民間)固社區。

總之,2022年是台灣面對危機的關鍵時間點。如果能夠平安渡過,台灣或許又能夠海闊天空。而這個時間點涉及五個重大的算總賬的問題。其中,中共因為受美國逼迫,可能在壓力巨大的情急狀況下轉而對台灣算總帳。中共對台灣算總帳的相應問題是:中共會不會武力犯台?

范先生指出,中共現在「壓力山大」:外有美國霸權要求它經濟補票、政治收斂;內有強烈通縮、物價高漲、失業普遍;上層幫派家族互鬥,中層幹部消極抵制,底層百姓焦慮煩躁。這不是習近平一人或一個派系能夠掌控的局面。

另外,范疇先生在接受鄭麗文女士訪問時,又特別提到此刻的香港問題。他的邏輯是:美國的死穴在中國(的崛起)、中國的死穴在經濟、中國經濟的死穴在金融,而中國金融的死穴在香港。所以,香港現在的動盪,對中國而言是非常嚴峻的考驗。(當然,也越發顯示2022年這個關鍵時刻的到來)

范先生表示,中國大陸的經濟一定是“硬著陸”(也就是說,一定會崩盤)。而且,中國經濟崩盤所產生的效應是非常嚴重的。從而,台灣也將面臨著重大危機:要面對土石流没頂的危機。

范先生預測中國大陸在(短期的)未來,有五種可能的演變:法西斯化、若干家族壟斷、兩蔣化、形成多個香港式自治區、分裂。當然,可以看出,范先生是比較期待中國大陸能走上多個自治區的方向,或者是兩蔣化也還可接受。其他三種情形,要嘛是引鴆止渴,要嘛是分崩離析,都很不樂觀。

我當然並不能確定范先生的整個悲觀推論究竟對不對,準不準。我希望他不準,因為他對中國大陸的情況非常看壞,而台灣受到波及,也是前途暗淡。這對我來說,怎麼都沒辦法覺得舒心。不過,他的推理大體是有道理的。我無法直接推翻他的推論。我只能懷疑他的推論未必準確,而且可能差之毫釐,謬以千里。但是,戒慎恐懼的心理,我們恐怕是必須要有。相對來說,我不免覺得一些深藍人士對兩岸情勢的看法恐怕是過於樂觀了,對於兩岸所面對的危機缺乏充分體認。而深藍基於他們對兩岸情勢的判斷(或直覺),對於蔡政府的一些反中作為非常不滿,甚至也因此對於馬政府之前對綠營的包容也非常不滿。對此,我不免覺得深藍人士的判斷可能需要做調整。

對於蔡政府的一些反中動作,我也覺得是過了,有去撩動對方敵意的味道。但是,究竟是哪一方做得比較過分,可能外界會有更公允的看法。我之所以也認為蔡政府的動作過分,其實隱含的假定是中共或中國大陸本來就是像隻老虎(絕對不是羊),或是精神不太正常、可能具攻擊性的人,所以我們應該能避其鋒就要盡量避開。卻不是說中國大陸很理性、和善、美好,所以,兩岸如果衝突,完全是台灣方面的錯。

當然,我也數度嘗試為中國大陸的一些舉措與表現做出帶有諒解意味的解釋。這是屬於更深一層的思考。簡單地把中共或中國大陸視為惡勢力,並不是完全準確、公允的看法,也更難以從中找到兩岸關係的解方。我以為,我們必須深入脈絡,才能看得更完整,更準確,也更有可能找到兩岸關係的出路。

但是,話再說回來,如果簡單地把中共、中國大陸視為美好、和善的國度,所以認為台灣只要認同它、順隨它,就可以安然無憂,恐怕更是危險。如何拿捏,固然煞費思量,至少,我們不能太天真,而必須審慎、再審慎!同時,台灣內部異議者間的互相攻擊,當然也是能免則免。

最後再說說我對范先生這個人的看法。對我來說,范先生這個人是個謎樣的人物。我佩服他的視野開闊、知識廣博與分析精闢。我也受到不少的啟發。但是,話說回來,我卻也一直對他有些直覺的心理隔閡。我不確定他會不會太語不驚人死不休,會不會太喜歡做一些先知式的重大判斷。我甚至不免會懷疑他的真實政治立場。他也許是個純粹的政治評論家,但是,他有沒有可能其實是CIA的代言人呢?這我難以下斷言,不過,心中難免有些疑慮。如果是後一種情況,那麼,我們對他的建言就要更加審慎,否則可能被他賣了,我們還在替他數鈔票呢。

2022危機年的說法,不免讓我想起當年的“1995年閏八月”的提法。兩者是否一樣都是危言聳聽呢?

上面的懷疑,當然可能完全是我的瞎疑心。我會瞎疑心,是因為他的議題太過重大,而他對前景的推論又是那麼灰暗。我本能地希望他所提到的這一切危機都不會發生。但是,我卻又無法直接反駁他的推論(而只能對其準確性提出質疑)。也就是說,他的警告也有可能是先知的警告,是給我們自救的重要的一絲機會。如果是這樣,我們能不審慎面對嗎?能不努力循著這樣的警告做出因應思考與反應嗎?相對於這個議題,我們現在大家所爭論的韓、郭之爭,或藍綠之爭,竟然有點“蝸牛角上爭天下”的況味。也或許兩個議題並不是無關,而是應該有個大小順序之分。或許應該是在兩岸議題的思考框架與大體結論下,再來討論選舉。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29318282

 回應文章 頁/共 11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沒有我這個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0/02 09:25
「六藝經傳以千萬數,累世不能通其學,當年不能究其禮。」
太史公司馬談為什麼這樣說儒家呢?根據《漢志》,明明六藝
經傳纔「一百三家,三千一百二十三篇」,沒有以千萬數啊。
因為立於官學的今文章句之學非常煩瑣,一經可說至百餘萬言
,僅「堯典」二字可說至十餘萬言。「累世不能通其學,當年
不能究其禮」說的實際上就是章句之學。司馬談死時,孔壁剛
發現古文,孔安國正受詔為古文尚書作傳。劉師培在《國學發
微》中說:「故、傳二體,乃疏通經文之字句者也;章句之體
乃分析經文之章句者也。」孔安國《尚書傳》疏通經文,要言
不煩。司馬遷從孔安國學《尚書》,學通了嗎?很顯然是學通
了,不然怎麼寫《史記》?

沒有我這個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9/30 19:04
>>那些史官為什麼只寫崔杼弒君,不寫崔杼為什麼弒君。

國君私德是國君的私事,《春秋》記載的是國家大事。簡冊很
有限,史官必須惜字如金。《春秋》沒記載過誰與誰私通,《
竹書紀年》也是。

關於《崔杼弒君》這個故事
2019/09/30 18:40

https://kknews.cc/zh-tw/history/b2lyl6o.html

這個著名的故事發生這春秋戰國的時期,說崔杼娶了一個漂亮的老婆,叫東郭姜。當時齊國的國王齊莊公,也是個好色的男人,見崔杼的老婆漂亮,崔杼不在家的時候,就和崔杼的老婆私通在一起。崔杼是齊國的權臣,先後立了齊莊公、齊景公兩個國王。崔杼和齊莊公的關係,就像是曹操和漢獻帝差不多。

但是齊莊公和漢獻帝不一樣,漢獻帝眼看著曹操先後殺了董貴妃和伏壽皇后,不得已娶了曹操的三個女兒。齊莊公的膽子也太大了,和崔杼的老婆混在一起,還把崔杼的帽子送給別人。這樣一來二去,別人都知道崔杼的老婆和齊莊公的事。崔杼自然也知道這件事,一直要找機會殺齊莊公。後來終於找到機會了,齊莊公舉行宴會,崔杼裝病不去。齊莊公就去看望他。但是看見了崔杼的老婆東郭姜,兩個人還在卿卿我我,被崔杼抓個現行。就這樣,崔杼就把齊莊公殺了。

當時記載史書的齊國史官,就在竹簡上記下崔杼弒君,被崔杼殺了。但是史官的兩個弟弟也接著記,崔杼弒君,也被崔杼殺了。史官的第三個弟弟季正就接著寫,崔杼弒君。崔杼就勸他,你不怕死嗎?你就寫齊莊公自己病死了,我就不會殺你。季正說,把事實的真相寫下來,是史官的責任。就算我不寫,早晚也會被別人知道。古代記載史書的史官,是個危險的職業。一不小心,就會被皇帝殺了。崔杼連續殺了兄弟三個,心一軟就放過了季正。這時候,季正走出屋門,碰見了南史氏。南史氏以為季正也被崔杼殺死了,就拿著竹簡,準備接替季正記下崔杼弒君這件事。

這個故事一直被頌揚,說齊國的史官正直。可能是當時的風氣如此,人們都覺得責任比性命重要,記載真相是史官的責任。但是那些史官為什麼只寫崔杼弒君,不寫崔杼為什麼弒君。雖然真相很重要,但是齊莊公和東郭姜私通也是真相呀。如果史官先寫,齊莊公和東郭姜私通,再寫崔杼弒君,也許結果就不一樣了。

但是幾個史官的精神的確值得稱讚,歷史上很少有這么正直的史官。唐太宗李世民玄武門之變,殺死哥哥李建成,和弟弟李元吉。然後逼父親李淵退位,自己當了皇帝。但是後代史官對唐太宗的政績很是稱讚,但是誰也不知道,玄武門的真相到底是什麼。李世民的形象不斷被史官美化,但是政治家真的那麼完美嗎?

趙匡胤陳橋事變,黃袍加身。雖然善待柴家,但是也是奪了孤兒寡母的皇位。宋代的史官,也沒有對此有過多描述。後來趙匡胤的弟弟,趙光義繼承了皇位。燭光斧影,也成了千古之謎。好多人都懷疑,趙光義殺了自己的哥哥趙匡胤,自己篡改了遺詔。


沒有我這個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9/30 17:45
《左傳》記載,是當時人記當時事,人事時地皆全,這能有假
?97樓不引《左傳》而用《新序》,不知何因?

羊点
2019/09/30 13:58
真是有迂腐的马英九,就有迂腐的格主这样的人,或者说,有大量迂腐的格主这样的人,才造就了迂腐的马英九。你举的美国艺人的例子太搞笑了,越战时期美国社会反战声浪巨大,把总统都搞下台了,这些艺人是反战而已,他们背后的支持力量很强大,这跟包容扯得上关系吗?!中国的包容性比美国好多了。按照美国政府对付洛杉矶暴动做法以及美国警察的做派,中国政府早就应该派军队去镇压香港暴乱了,你心底对美国的崇拜又一次蒙上了你的眼睛。


现在美国社会认为中国的发展威胁到了美国,你看看美国对中国有包容态度吗?美国恨不得利用贸易战把中国打趴下。其实美国更喜欢用武力,只是这些年中国的军力大幅提高了,美国人不敢对中国动武而已。拜托,中国只是在努力发展自己,并没有野心去取代美国,为什么美国不能容忍中国过好一点的日子?更远一点说,美国包容过苏联吗?苏联解体后俄国都衰落成那个样子了,美国还是策动北约不断逼近俄国边界,北约还是不断东扩。


说到赶尽杀绝,管仲闵的台大校长是怎么回事儿?韩国瑜一个小小的北农总经理的职位都要让出来,马英九据说背负了一百多个官司要三天两头跑法院,这些都是热新闻所以我知道,其他不那么火热的新闻我记得的有刘兆玄的什么会长被免,江宜桦要回校任教被阻,如果你认为这不叫赶尽杀绝,我不知道什么叫赶尽杀绝。如果你认为这些都是少数极端份子,或许是少数人,但显然它们都是握有权力的,而大部分人对这些少数极端份子的做法显然也默许。当然,你若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我也不会替你着急,反正时机一到,解放军会来清扫这些垃圾的。


台湾问题本质上是中国力量还是非中国力量掌控这个岛的问题。两蒋还代表中国力量,所以尽管敌对北京能容忍两蒋占据台湾,现在台湾人已经逐渐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北京拥有强大的力量,会容忍台湾被敌对中国的力量占据?解放军的新式武器层出不穷,你以为是钱多的没处花了吗?!可笑你们蓝营本来占据绝对优势,现在被绿营追杀到如此惨状,还在高喊包容,也怪不得被绿营蔑视了。你在野外遇到野兽,野兽要吃你是因为饥饿,有很高的正当性,你既然这么有包容心,干脆舍身让野兽吃了吧。

史官有多少人不怕死
2019/09/30 11:23

齊崔杼者,齊之相也,弒莊公。止太史無書君弒及賊,太史不聽,遂書賊曰:「崔杼弒其君。」崔子殺之,其弟又嗣書之,崔子又殺之,死者二人,其弟又嗣復書之,乃舍之。南史氏是其族也,聞太史盡死,執簡以往,將復書之,聞既書矣,乃還。君子曰:「古之良史。」

史書常以上面例子來表示中國的史官為了寫真相不怕死。首先此例子是真實發生或是人為創造出來的故事,也沒法證明。其次若當初真有那麼一些不怕死的史官,也不保證後面的史官都不怕死。


羊点
2019/09/29 23:57

包括格主在内的绝大部分台湾人思维有严重缺陷,都只从岛内看问题。可以很明确地说,台湾问题只有武力能解决了,和平统一没有任何可能了。从北京的角度看,台湾是必须要收回的,除了民族感情,台湾的最大价值在于国家安全,不管是什么人当中国领导人,都不会允许台湾岛被一群外国人占据着。本来台湾问题是有可能和平解决的,即使是两蒋那样的敌对也可能会化解,然而现在你们的教育是教小孩子“台湾人不是中国人,台湾人要仇视中国”,你觉得中国领导人会允许台湾搞什么“高度自治”?你不会这么天真吧?

为什么我觉得台独完全不值得搭理,就是它们居然蠢到以为只要把台湾人教育成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台湾就能独立了,它们好像不明白搞“去中国化”只能引来武力统一。当然我知道台独可能存着美国无比强大中国不敢来犯的念头,既然它们愿意拿自己的脑袋来赌一把,我是不介意把它们赶下海的。

我想不明白的是格主这样的人,人家都自己承认自己是东厂了,就是要把你们赶尽杀绝,你还高喊着“包容”,反正它们肯定是不会包容你的,不如你把你财产都捐给民进党党部然后你躲到山里出家,这样你们岛内才能太平。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9-09-30 10:26 回覆:

我的觀點以為,中國最大的問題之一就是習慣玩“零和遊戲”(zero-sum game)。彼此互相否定,最後玩殘一切。零和遊戲的背後則是深受自我中心與我群中心思維影響的主觀認知與情緒。中國究竟要到什麼時候才能跳脫這個悲劇的製造機制呢?

當年台灣的二二八悲劇,雖然有一部分可能是出於維護秩序與基本國家認同的理性認知,卻一定也不乏一些民族主義與各種偏見、自私所促成的情緒化反應。為此,今天的台灣出現了認同危機,也出現了分裂危機。中國人還要繼續玩這種悲劇製造遊戲嗎?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9-09-30 10:34 回覆:

"人家都自己承认自己是东厂了,就是要把你们赶尽杀绝"。能不能具體指出是誰承認自己是東廠,要把我們趕盡殺絕的?

綠營裡是有些人抱持非理性態度,但是,他們的代表性如何要有所辨別。少數過激的言辭或行動,只要依法處理即可,過於強調其代表性是沒有必要的。同樣地,藍營裡也有不少過激的言辭與行動。彼此還是需要多諒解。我幾次提過,就在美國與北越/越共作戰正酣的時候,美國的著名演藝人員珍芳達、Joan Baez跑去北越勞軍,回到美國,照樣活得好好的。雖然有人罵他們,也照樣有人挺他們。這是大度、是胸襟,是泱泱大國的風度。


沒有我這個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9/29 21:49
遷仕為郎中,奉使西征巴、蜀以南,南略邛、笮、昆明,還報
命。是歲天子始建漢家之封,而太史公留滯周南,不得與從事
,故發憤且卒。而子遷適使反見父於河洛之閒。太史公執遷手
而泣,......卒三歲而遷為太史令,紬史記石室金匱之書。五
年而當太初元年,十一月甲子朔旦冬至,天歷始改,建於明堂
,諸神受紀。太史公曰......

「諸神受紀」以後,提到太史公,都是司馬遷自稱,司馬遷是
元封四年任職太史令。仕於建元元封之閒的太史公是司馬談。
版主還有哪裡看不懂嗎?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9-09-29 21:59 回覆:
好吧,太史公並不只是一位(只有一位太史公,這是我先前的猜測,但也只是猜測。)。但是,這其實不影響我偏向相信司馬遷也傾向道家,也不影響前面的序是司馬遷所寫(而不是前一位太史公)。當然,更重要的,我還是要強調不要放任我群中心思維。

沒有我這個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9/29 20:21
喜生談,談為太史公。太史公學天官於唐都,受易於楊何,習
道論於黃子。太史公仕於建元元封之閒,愍學者之不達其意而
師悖,乃論六家之要指曰:......。太史公既掌天官,不治民
。有子曰遷。


有某網友讀書不精細,將太史公與司馬遷等同,又不查核原典
,誤認論六家之要指一文為司馬遷所作,所以誤認司馬遷為道
家。事情就這麼簡單,哪裡是啥羅生門?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9-09-29 20:58 回覆:

太史公自序:“易大傳:「天下一致而百慮,同歸而殊涂。」夫陰陽、儒、墨、名、法、道德,此務為治者也,直所從言之異路,有省不省耳。嘗竊觀陰陽之術,大祥而眾忌諱,使人拘而多所畏;然其序四時之大順,不可失也。儒者博而寡要,勞而少功,是以其事難盡從;然其序君臣父子之禮,列夫婦長幼之別,不可易也。墨者儉而難遵,是以其事不可遍循;然其彊本節用,不可廢也。法家嚴而少恩;然其正君臣上下之分,不可改矣。名家使人儉而善失真;然其正名實,不可不察也。道家使人精神專一,動合無形,贍足萬物。其為術也,因陰陽之大順,采儒墨之善,撮名法之要,與時遷移,應物變化,立俗施事,無所不宜,指約而易操,事少而功多。儒者則不然。以為人主天下之儀表也,主倡而臣和,主先而臣隨。如此則主勞而臣逸。至於大道之要,去健羨,絀聰明,釋此而任術。夫神大用則竭,形大勞則敝。形神騷動,欲與天地長久,非所聞也。”

我認為這是太史公的話。太史令是官職,有很多人幹過。但是,“太史公”是司馬遷自號,應該沒有第二人。當然,關於對儒家的評論,可能司馬談已經說過那句話。但是,司馬遷顯然也是同意的。


沒有我這個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9/29 17:59
「博而寡要,勞而少功」是司馬談對儒家的評價。司馬遷是藉
壺遂之言,將自己的《史記》視為繼孔子《春秋》而作,並且
將孔子記載於世家,於周本紀、魯燕陳杞晉鄭世家皆書孔子卒
。司馬遷怎會認為自己不是儒家?如蘇轍《古史》,將孔子記
載於列傳,才真正是道家言。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9-09-29 19:23 回覆:

這我不跟你爭。一方面我也只是約略聽聞有人主張司馬遷應該屬於道家,我自己並不深悉,也不打算深究。這種問題一直追究下去很可能又是一部羅生門。

不過,我比較在意的是認為不宜抱持我群中心"ethnocentrism"的思維,輕率卑視他者。中國已經被西方卑視了很久。我們應該努力打破這種我群中心思維,而不是等到自己稍有長進,就開始去卑視他者。這不好。

頁/共 11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