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韓、郭之間:從韓粉與深藍特質說起
2019/09/12 22:39:35瀏覽1444|回應31|推薦20

郭台銘宣布脫黨,大概決定要參選總統。這對國民黨來說當然是一大惡耗。不過,這究竟是不是壞事,我認為還有斟酌空間。郭批評國民黨裡的常委守舊迂腐;國民黨方面則批評郭缺乏民主精神,也有人說他是過河拆橋。郭陣營則表示郭對國民黨沒有一分的虧欠(所以也無所謂過河拆橋)。事情的是非究竟如何,實在不好判斷。

以下是我明顯出於主觀所產生的一些大膽想法。要說出來,心中也頗為忐忑,但是,事關重大,也就不宜太過拘泥。且容我把話坦白說出來。如果讓某些人覺得聽不入耳,還請多包涵。

柯P最近表示:韓國瑜最不適合當總統;郭台銘最有遠見(https://udn.com/news/story/6656/4044464)。我想,郭在脫黨宣言裡說要”做一件翻轉中華民國命運的大事“,兩者正是互相呼應的說法。唯其能看得遠,所以能翻轉國家命運。相對地,郭台銘認為國民黨中的常委們卻太守舊迂腐(所以無法翻轉中華民國的命運)。我對後面一點大體是同意的。另外,我也大致同意柯P對韓國瑜的評價。但是,郭台銘究竟能不能成功翻轉中華民國的命運,我卻無從判斷。我最多只能有所期待。這是很尷尬的事。我因此很難決定我自己應該的選擇。但是,人們其實永遠都處於這種處境下。人覺得有把握做正確決定,其實通常只是主觀上這麼認為,客觀上很可能還是會犯錯。再者,從我的觀點出發,我其實再沒有別的選擇餘地,我只能把希望寄託在郭董身上,希望他有魄力與遠見,能帶領台灣脫困。

如果郭才有帶領台灣脫困所需要的魄力與遠見,那麼,程序上究竟要如何促成他當選總統,其實已經沒有那麼重要,也更不需要有那麼多想法上的羈絆與自我設限,畢竟事關國家興亡,茲事體大。台灣處境格外艱難,要帶領台灣脫離困境,恐怕必須俟諸不世出的奇才,而絕不是一般庸碌之輩。當然,這種關於國家領導者人選的判斷既是最重要的,卻也是最難的。誰會是對的?誰又是錯的呢?顯然,那些對郭開罵的藍營人士是認為應該寄希望於韓國瑜,從而,郭則被認為是打破勝選希望的一種破壞力。既是破壞藍營勝選希望的人,當然應該罵。

但是,我對於上述的後一種想法大體是不以為然的。關鍵在於我也不看好韓國瑜;而且,即使沒有郭董參選,我也不認為韓國瑜能勝選。證據之一當然是他近期民調落後。值得注意的是,民調落後是一種演變趨勢,是從領先變成落後的。如果是雖然落後,卻是在逐漸拉近,那就又可以有不同的意涵。

重要的是,我不曾看過韓國瑜系統而又條理分明地闡述過他的政策與理念。他在媒體前講話的次數不少。但是,很多時候都是在群眾之前大聲疾呼,主要是訴諸感性,希望能感動群眾。有時候,他是感性地或惱怒地與異議者對話,主要也不靠說理,而是在表態。此外,韓國瑜兩度攻擊國民黨中央,一次是他決定參選總統的所謂”五點聲明“中,他指控黨中央搞權貴政治、密室協商。他至今也未對此做解釋或致歉。再是,當聽到有換瑜傳聞時,他表示:如果有這個事,那就是黨中央腦袋進水了。這等於已經是在責備了。怎麼好如此空穴來風地就指責同志呢?

當然,我更想要在此檢討韓國瑜的主要支持者---韓粉/深藍。他們的表現,很讓我憂心。我承認他們是很有行動力的一群,但是,我既不認為他們是選民中的足夠多數,更不樂觀認為他們能促成一種最理性的政策路線。

總之,我雖然大體屬於泛藍成員,但是,我對現在的韓粉與他們的主要屬性“深藍“(註一),卻有些求全責備的意見。此刻,因為韓國瑜參加總統大選,深藍的角色重要,讓我更覺得有話要說。

坦白說,對於深藍或深綠,我都比較有些質疑,因為我覺得他們可能不是最理性的一群,而比較可能會受意識形態與思考模式的捆綁而衝動或固執行事。這在涉及國家層級的事物上是很危險的,有可能會誤了大事。

以近期間發生的一些事來說。韓國瑜在新北造勢,馬英九上台致詞,被部分聽眾轟下台。這些聽眾大體應該是所謂的韓粉。但是,他們這麼做,是嫌韓國瑜票太多嗎?這時候,不是應該盡量包容,海納百川,才能壯大聲勢,怎麼會這樣對待可能的支持者呢?

韓粉可以懷疑馬英九沒有盡心力挺韓國瑜,但是,在造勢的時刻,怎麼也要盡可能吸收所有可能吸收的支持力量。怎麼會把力量往外推呢?

當然,我對於韓粉的排外主義也是有所領教的。還在國民黨黨內初選之前,韓粉痛批郭陣營,我試著在臉書上勸和,立即被罵為“爛貨”。我並不覺得意外,但是,不覺得意外正是因為我預期他們會是這樣的反應。預期的準確,其實絕不是什麼好事。如果他們的反應是好得讓我覺得意外,那麼,我就會對藍營的選情非常樂觀。

韓粉當然有許多不同成分,但是,大體上,可能是以深藍為主。尤其在過了選前蜜月期以後,支持者更會趨向單純化。韓粉,以深藍為主,特別是以有軍人、軍眷背景者為主。最近媒體討論的那句詞“他XX的”,其實是早年(外省)軍人常講的粗話。而這些外省軍人講的粗話,其實正在台灣社會裡逐漸消失,所以反而會讓一些有懷舊心理的人覺得親切。

深藍韓粉在造勢時樂意唱軍歌,樂意拿國旗,都有某種懷舊情感在。只不過,這比較是屬於外省(軍人/軍眷)群體的懷舊感情。有些人懷念這份感情,但是,聽在另外一些人的耳裡,倒有可能會覺得很不舒服。從選舉的關懷來說,重要的是,這種懷舊心情究竟是不是多數人共有的心情。我想,恐怕比較是屬於少數人。就人數來說,它激起的反感可能大於親和感。

深藍人士的特質,從好的一面來說,可能是對黨國最忠貞。但是,從另一面來說,他們也可能不是最理性的一群,特別是可能有點不識時務,甚至帶點幫派意識。後者對於凝聚群體有益,但卻可能只限於特定範圍的少數群體。

兩蔣威權時代已經過去了,這是深藍人士必須認識到的第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一些屬於威權時代的“美好”不可能再回來。再者,台灣面對的統獨之間的路線選擇,遠比兩蔣時代更困難。簡單說,台灣現在處於嚴重的兩難處境中。法理台獨固然行不通,拒絕(現在)統一卻是台灣絕大多數民眾的主流態度;即使是想要繼續維持現狀,也面對中國大陸崛起所帶來的劇增壓力。

很多深藍人士對馬英九的執政表現非常不滿意。特別是覺得他對綠營做了太多讓步與禮遇,而對藍營人士照顧不夠。

我大體可以理解,韓粉中有不少人是對綠營執政深惡痛絕的,所以,馬英九對綠營讓步(而且沒能得到什麼積極回報),讓他們覺得窩囊,甚至會覺得這是在國家認同上失去應該堅守的立場,所以對馬也極為痛恨。問題是,從我的觀點看,國家領導者必須能包容異己,必須盡量保持中立立場。而且,傳統國民黨的國家立場現在其實已經難以堅守。譬如,現在誰還講“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更不要說什麼”反攻大陸、解救同胞“了。更甚者,在現在的台灣,如果有人公開講自己是中國人,就會在網路上被許多人當成人民公敵。這種情形合理不合理是一回事。但是,它所反映的主流思潮卻是非常清楚:主流台灣年輕人厭惡中國人,當然也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

可能有人認為這種認同轉變正是國民黨執政者對綠營讓步所造成的結果。但是,我想事情絕非如此。如果國民黨不稍讓步,只會讓這個黨更被台灣社會邊緣化。綠營在台灣有先天優勢,時間越久越明顯。並不是因為馬英九對綠營讓步而促成台灣民眾的國家認同轉變,而是台灣的外在艱難處境及原先台灣人對國民黨威權統治的不滿情緒促成這種轉變。馬英九只是不能扭轉這種趨勢,而不是造成了這種趨勢。馬英九也不可能再憑藉武力來強行扭轉回來。以為問題只在於馬英九的膽識、魄力不足,實在是對時勢缺乏體察。而且,台灣在現在這種艱難時刻,如果內部還絲毫沒有互相的諒解,只知道彼此毀滅性對決,對台灣的未來前途絕沒有好處。台灣承受不起缺乏大局觀的政治動作。

韓粉當然極力想要讓藍營能夠重回執政。當看到韓國瑜似乎中興有望,他們就成為韓國瑜的堅定支持者。當然,他們支持韓國瑜,絕不只是這一點理由,也包括他們認為韓國瑜與他們有相同的理念,乃至相同的‘庶民’式作風。這裡面,有一部分可能是源於對馬英九執政的失望。對他們來說,馬英九顯得太沒有魄力。這個魄力,大概包括打擊綠營(的某些囂張作為),恢復“正統”的國家認同路線等,以及強有力的政策執行力。從而,馬英九的溫良恭儉讓也連帶成為令人厭惡的特質。韓國瑜則大體呈現相反的特質,讓韓粉更覺得親近與可信賴。

馬英九與綠營間的互動模式究竟應該怎麼評價,對我來說,很難有個準確的說法。其實,我也覺得馬的確是少了些魄力與手腕,政策執行力的確有所不足。但是,話說回來,我寧可馬對綠營讓步,而不希望他表現太多的魄力,而以強力或狡猾手腕來制服綠營。如果他真這麼做了,對台灣整體發展絕非好事。

但是,顯然有些深藍人士並不是這麼想的。他們強烈責備馬英九未能壓制綠營氣焰,未能讓台灣恢復傳統藍營執政時的國家認同路線,以及展現更高的政策執行力。如果讓我猜,我認為他們並不很在乎馬英九採取什麼樣的手段來對付綠營(合法與否、人道與否),重點是要能夠壓制綠營。威權時期的一些統治手段,綠營常常拿來批判國民黨,但是,有些藍營人士卻未必很在乎曾經的那些不人道手段。部分深藍人士可能正是那些不人道手段的實施者,或者是他們的子弟。實施者是不是一定秉承上命,還是為積極表現而自行取巧,或者自己秉持著主觀認為的”正義“原則行事,恐怕永遠都說不清楚了。重要的是,其實保持類似心態的人也許仍然存在,只是在伺機而動。如果因為他們的行動而種下內部敵意惡果,最後卻還是要由領導者承擔主要責任。

威權時期的做法有其不得已之處。但是,也已經造成了嚴重的後遺症。今天,許多台灣人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不喜歡國民黨,與之前的威權統治(及二二八等事件)曾經的不人道統治作為有一定程度的關係。我們不能再陷入這種悲劇當中,也必須努力消除那種作為的背後相應心態(當然,現在的執政政府也不太可能有這種控制力,這點固然可喜,但是,卻並不足以保證問題確定不會再度發生)。

強力壓制異己勢力,這不應該是現代化的國家應該有的作為。藍營人士如果有類似心態固然應該自我調整,同樣地,現在綠營執政,也不應該出現這種現象。現在綠營政府對藍營所採取的各種壓制做法,我也同樣難以接受。這樣做可是會讓台灣走上絕路啊!

不過,本文並不想針對綠營做什麼批評,理由很簡單,我希望藍營能夠重回執政,對我來說,檢討藍營或泛藍,讓泛藍少犯錯,以便能贏回執政權,這才是重點所在。

韓國瑜一度帶給許多藍營人士很大的希望。但是,我卻也親眼看到,韓國瑜又給自己挖了很大的坑。他如果努力做好高雄市長,獲得穩定的民意支持,來日再圖更上層樓,大概沒有人會對他有什麼異議。他所獲得的廣大群眾支持,可以用來力挺適當的藍營總統候選人。效果會很好。但是,他卻決定立即自己攻頂。不但是如此,他在決定攻頂的同時,也攻擊了國民黨中央,說什麼“權貴政治”、“密室協商”等(其實還有背後開槍等語)。這究竟是在為自己鋪路,還是在給自己未來的路挖坑呢?更重要的是,藍營因此再度陷入了困境。

韓國瑜的登頂決定,大概部分是有感於一批死忠韓粉的力挺,但是,韓國瑜還是應該做出自己的理性判斷。眼前熱情群眾的力挺,有時候會製造假象,讓當事人誤以為大勢已定,不必再有懸念。當然,關鍵還是在於當事人自己的衡量:自己真是(此刻)合適的人選嗎?國家領導人的位子絕不是投機嘗試的選項。

在我看來,韓國瑜與韓粉們大體都是屬於深藍群眾。作為深藍群眾,他們彼此互相吸引,並且因此形成一定的聲勢。但是,他們並不是台灣的主流群眾。而且,他們也陸續表現出一些讓人遺憾的作風。譬如說,一些韓粉似乎想要造神,所以,對於批韓的言論都極力進行反駁,謂之“黑韓”。

“黑”照說是指不實指控才應該叫黑。但是,有些對韓的批評確實有所本(也許是過去式,但終究還是事實),那應該不叫“黑”,而是批。面對批評,也許比較好的策略是坦承錯誤,力求改進,而不是反批對方是在黑韓。不容許他人批評韓國瑜,這對韓國瑜來說,並不是好事。當然,韓國瑜本人應該出面,不是批所謂的“韓黑”,而是調整“黑韓”說的攻擊性。

另外,像是天下雜誌,報導民調結果2019各縣市首長支持度,韓居22縣市之末。結果也遭到抗議者洗板。其實,韓粉可以檢討說民意也許認識有所偏頗;或者,直接道歉或提出解釋,說韓國瑜用心國事,所以對市政府的事物用心暫時稍有轉移,但是最終必然會對台灣整體做出更多的貢獻。用洗板來對付民意報導,雖然可能讓韓粉自己得到情緒發洩,卻可能流失更多潛在可能的支持者,實在不是智者所為。

類似這種心態其實並不少見。在綠營裡,同樣也有些人的態度是只要能壓制藍營,甚至消滅藍營,用什麼手段並不要緊。當初促轉會張天欽那些人的言行,也就反映出類似的心態。幸而其言辭被批露,“東廠”一詞才得以成為流行諷語。

但是,不管藍綠,這種心態都不應該,都應該努力調整。藍營如果希望重回執政,而且是擁有執政正當性,就應該努力自我調整。韓粉在這一點上尤其應該要注意。

從一開始,我其實就希望,韓國瑜能憑藉選市長的聲勢,力助藍營候選人競選總統。如此,藍營勝選機會就很大。但是,沒想到卻是韓國瑜自己跳出來了。此刻,我仍然希望韓國瑜能懸崖勒馬,能成為更適合人選的助選員。而郭台銘仍然可以被考慮作為藍營的代表人物出馬。

重要的是,韓粉們願意調整自己的思維嗎?

註一:
韓粉當然未必都是深藍人士,也有些其他背景人士,譬如一些本省庶民階層人士。但是,我以為,最近一連串的事件,可能會使這些原本因為相信韓國瑜是庶民而挺韓的人漸漸離去。這也是韓國瑜支持率下滑的因素之一。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29299995

 回應文章 頁/共 4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更正 30 樓文章
2019/09/17 13:38

15 國中小性別平等教育 您是否同意,以「性別平等教育法」明定在國民教育各階段內實施性別平等教育,且內容應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課程?

--- 這種公投叫建議,已經公投不通過


蔡英文政府完全依照公投結果施政
2019/09/17 13:24

7 反空汙 你是否同意以「平均每年至少降低1%」之方式逐年降低火力發電廠發電量?

--- 這種公投叫建議,政府可以視情況決定是否施行

8 反深澳電廠 您是否同意確立「停止新建、擴建任何燃煤發電廠或發電機組(包括深澳電廠擴建)」之能源政策?

--- 這種公投叫建議,政府可以視情況決定是否施行

9 反核食進口 你是否同意政府維持禁止開放日本福島311核災相關地區,包括福島與周遭四縣市(茨城、櫪木、群馬、千葉)等地區農產品及食品進口?

--- 這種公投叫建議,政府可以視情況決定是否施行

10 婚姻限一男一女 你是否同意民法婚姻規定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結合?

--- 這種公投叫法律創制,政府已經讓民法婚姻規定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結合

11 高中前不教同志教育 你是否同意在國民教育階段內(國中及國小),教育部及各級學校不應對學生實施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所定之同志教育?

-- 這種公投叫建議,政府可以視情況決定是否施行

12 同志生活權益用專法 你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規定以外之其他形式來保障同性別二人經營永久共同生活的權益?(另立同婚專法)

--- 這種公投叫法律創制,政府已經另定同婚專法,而且已經開始施行

13 東京奧運正名 你是否同意,以「臺灣」(Taiwan)為全名申請參加所有國際運動賽事及2020年東京奧運?

--- 這種公投叫建議,已經公投不通過

14 民法保障同志權益 您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章保障同性別二人建立婚姻關係?(不另立同婚專法)

--- 這種公投叫法律創制,已經公投不通過

15 國中小性別平等教育 您是否同意,以「性別平等教育法」明定在國民教育各階段內實施性別平等教育,且內容應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課程?

--- 這種公投叫法律創制,已經公投不通過

16 以核養綠 您是否同意:廢除電業法第95條第1項,即廢除「核能發電設備應於中華民國一百十四年以前,全部停止運轉」之條文?

--- 這種公投叫複決,政府已經廢除廢除電業法第95條第1項。


樓下的搞不清對外和對內?
2019/09/17 09:53
英國政府跟清的戰爭是對外的利益問題, 蘇格蘭獨立是英國的內政問題。 如果英國政府堅持不讓蘇格蘭獨立,只要不同意蘇格蘭辦獨立公投即可。既然同意了, 就會尊重公投結果, 否則英國政府如何面對它的內政質疑。 現在英國政府的態度很明顯是不讓蘇格蘭再辦獨立公投, 至於未來是否同意誰知道?

Taiga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9/17 08:48
我喜歡跟版主、直言先生討論(或說抬槓也可以),因為他們拿得出東西,可以增廣我的見聞。地溝鼠先生喜歡挑釁我,我也不反對,問題是:他除了會強辯以外,腹笥空空。跟他對話,我除了浪費時間以外,毫無所獲。所以,此後,對他的挑釁,鄙人不再理會。

他只會怒聲說:「樓下的以為英國政府是黑道賭場?」卻拿不出一件歷史發生過的事來反證。那我請問你,英國政府向中國賣鴉片,中方不買,英國政府立即向中國出兵。請問你,你認為英國政府是什麼?

我判斷英國政府不會讓蘇格蘭和平離去,這是根據它對愛爾蘭、北愛爾蘭的態度而來的。對英國來講,蘇格蘭比愛爾蘭、北愛爾蘭更為重要,它是「聯合王國」立國的兩根支柱之一,沒了蘇格蘭,聯合王國就垮了。

台灣政府完全有照公投結果執行
2019/09/17 08:07
若仔細看台灣政府對公投結果的處理,第十六案的廢除電業法第95 條也廢除了。至於一些只是大型民調的公投,本來就只是參考用的。

台灣公投約束力
2019/09/17 08:00

公投案如果涉及法律創制(例如十、十二、十四案),行政部門應在三個月內提相關法案送立法院審議,立法院應於公投結果公告後下一個會期休會前,完成審議程序。如涉及法律複決(例如十六案),原法律或自治條例於公告日後三日起失去效力,立法機關於兩年內不得再制定相同法律。如果是重大政策(例如七、八、九、十一、十三、十五案),應由總統或權責機關為實現該案內容必要處置,不過行政部門可以視情況決定是否執行,約束力不強。

也就是說只有十、十二、十四案有約束力。也就是說政府定同婚專法,就是依公投結果來制定。

蘇格蘭獨立公投也是可以執行的法律,對英國政府當然有約束力。至於美國南北戰爭,是有法律爭議。但南方是因為林肯當選總統才選擇分離,而會選擇分離又跟林肯的解放黑奴立場有關,所以在人權上是有正當性。


同意公投又不理公投結果?
2019/09/17 07:38
樓下的有毛病嗎?英國政府同意蘇格蘭獨立公投, 然後不理公投結果?樓下的以為英國政府是黑道賭場?

Taiga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9/16 20:18
「既然同意了, 就會尊重公投結果。」,沒名沒姓的地溝鼠先生,你說得比唱得好聽。美國各州是有退出聯邦的權力的,為什麼北方州不許南方州退出。台灣也搞了民進黨認為神聖無比的「公投」,蔡英文尊重了公投結果嗎?

Taiga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9/16 19:56
感謝直言先生的直言。

中國在春秋戰國時代,各國縱橫捭闔手段盡出,以政治婚姻聯合籠絡的情況也層出不窮,但始終未出現類似「聯合王國」(如英國)、聯合帝國(如奧匈帝國)「邦聯」、「聯邦」等形態的政治組織。秦以後,更是「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鼾睡」的中央集權一元帝國形態。

原因何在?我的猜想是因為歐洲的地形較為破碎(阿爾卑斯山系、庇里牛斯山系、喀爾巴阡山系縱橫阻隔),不利於政治的統一;中國則中央有個黃淮大平原再加上長江中下游平原,所以秦以後,一直是走大統一之路。地理環境不同造成了不同的政治文化,我個人是這麼認為。

英格蘭合併蘇格蘭表面上是政治婚姻的關係,我認為實際上還是經濟因素。在工商業尚未發達的時代(工業革命以前),蘇格蘭只以畜牧業和漁業為生(太過於溼冷,無法種植作物),英格蘭的氣候則比蘇格蘭要好些,所以為了生活容易過一些,選擇併入英格蘭成為二元王國。有沒有「退出機制」,我並不知道。即使有,我認為那是給蘇格蘭保留面子的「安慰獎」。美國、澳洲、加拿大的政治組織文化都是繼承了英國的餘緒。

英、蘇格蘭合併已太久了(三百多年),分割了對雙方都不利,那為什麼還有蘇格蘭獨立的呼聲呢?那就是直言先生說的「“范畴先生”们为他们描绘了太过迷人的前景。」有些人就是舒服的日子過得太久了也會覺得人生乏味,非得搞點事不行。

牛頭不對馬嘴
2019/09/16 17:50
英國前首相巴麥尊是說過“英國沒有永遠的朋友, 也沒有永遠的敵人” 。 不過那是對外政策, 跟英國的內政有什麼關係? 當初英國讓蘇格蘭公投獨立是英國的內政問題, 既然同意了, 就會尊重公投結果。 當初公投獨立不通過, 當然蘇格蘭就不能獨立。若公投過, 蘇格蘭當初就獨立了。 當然英國是否有一天又同意蘇格蘭公投誰也不知道。 但若同意, 就會照公投結果來執行, 是不用懷疑得標。
頁/共 4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