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法高於人或人高於法?
2014/04/06 09:18:47瀏覽4585|回應25|推薦50



民主與法治,像是人的兩條腿,互相支持,交錯前進。破壞了法治,民主就成為畸形。而沒有民主,法治(rule of law)也將淪為法制(rule by law)。

到這裡,大家一般不會有太多疑問。真正的疑問可能是:究竟什麼是rule of law ?如何可能由法來治?行動者不都是人嗎?社會學主流不仍然是方法學個人主義嗎?不仍然強調真正的行動者只可能是人,而不是「結構」嗎?法是結構,怎麼可能是法自己成為行動者,來進行治理?這裡顯然還有待釐清的問題。

法治,當然還是要由行動的人來實踐法的精神。但重要的是,「法」必須是超越於個人的事物,而所有的人的行動都必須遵法。這是法治精神的重點。

一個常有的疑問是:如果法有問題、有不合理處,人還要遵法嗎?人的主動性與創意豈不因為法而被抹殺?現在的反服貿群眾大體也從這樣的思路出發,否定了台灣本有的代議體制。因為現在的代議體制不合理、不能充分反映當下的「民意」。群眾才能反映新民意,群眾運動才是真民主。

問題的關鍵似乎在於法的合理性,而這個問題同時又與「真民意」相連結。如果不是反映真民意,也就不可謂合理。

應該為所有人遵從的法,是符合正義分配的法,而非由特定人制訂來遂行個人或少數人意志與利益的法。所以,這樣的法的制訂並不容易,也很難在短期間內完成。它必然是一種長期的、總體的智慧與心志的結晶。也因為是這樣,它才可能會具有高度的超越性與普遍正義性。在現實裡,真正充分具有這種特性的法很可能並不存在,這只是關於法的一種理念型。但是,有些法較接近這種理念型。那也就是大家企求仿效的範本。理想的法的理念型需要長期琢磨形成。由於這樣的法並非出於任何特定人的意志,而是集體長期的複雜行動的產物,也可以說是「結構」的產物,所以它可以擁有超越性。它如果需要持續修訂,也應該在結構產生的形式理性程序下進行。

重要的是,短期間形成的群眾能產生出這樣的接近法的理念型的法治狀態嗎?顯然不太可能。群眾如果不是接近脫序狀態或暴民政治,就是產生出demagogue(群眾煽動者,見註一),後者是人治,並非法治,因為法的超越性被破壞了。當前反服貿群眾顯然走向這種人治狀態。這種狀態距離法治恐怕是更遙遠,而不是更靠近。

群眾比較接近真民意嗎?當然未必。激情的群眾往往誤以為全體皆同此心此情。也因此,他們認為群眾的主張就是全民的主張。但是,這很可能只是一種錯覺。離開了現場,其他人的感覺與思想可能大相逕庭。八九天安門民運,民運人士也以為他們的主張全民皆然。但是,至少,現在看來未必,有許多人對民運人士的言行主張並不以為然。雖然我們無法確定這種人的比例。但是至少知道民運人士未必代表全民。民運人士可能認為異議者的思想是被統治者所扭曲。但是,扭曲的意識如果普遍,它終究也就是某種民意,很難強行再扭轉,而需要一些轉變的過程。而誰又能確定自己的思想完全沒有被某種因素所扭曲呢?

合理的法顯然需要集體理性與集體長期的實踐經驗,結晶出最佳的內涵。通過群眾運動並不是理想的過程。群眾運動如果不是偏離或逆反法的理性建構程序,恐怕最多也只能是反映長期蘊蓄的集體理性思維的具體行動。問題是這一點又缺乏保證。如果群眾堅持他們代表正義,不准有任何商榷餘地,那種危險性就更大。

進一步說,即使是特定時間點上最多數的民意,即所謂「真民意」,它一定合乎正義嗎?西方中古時代有所謂「獵巫行動」,凌虐、殺戮所謂的女巫,這種行動可能獲得多數民眾的同意,但是今天看來卻未必符合正義。因為許多所謂女巫其實只是被集體烙印的結果。或者,被基督教宗教裁判所送上火刑柱的人,很多人都可能只是信仰上的異端。這在今天看來根本不是什麼罪惡。而「群眾」卻最可能做出類似獵巫的行動。群眾往往強烈自覺正義,卻也因此最危險。

多數民意也未必真符合全體的最大福祉。多數民意可能因為誤判事物性質,或者因果推理有誤,而做出不當的集體抉擇。聖經故事裡,所多瑪、蛾摩拉城的舉城毀滅,或許是悲劇一例。所以,法治其實也藉形式理性要維護集體最大的福祉,避免集體在缺乏形式理性的狀態下,做出實質不理性(但主觀上或許認為正義)的決定。

許多人抱怨馬政府沒有guts,沒有效能。這其實反映的是馬政府比較願意遵循法治,只是這樣的法治顯然還未盡理想,很容易出差錯。儘管如此,民眾在不耐下做出的人治選擇,卻往往是更危險的道路。希特勒的納粹與文革的紅衛兵恰是典型的惡例。大家務必要慎思、
明辨。


註一:

群眾煽動者(Demagogue)是民主制下的一種領導者,他常訴諸民眾的情緒、恐懼、偏見與無知(通常是指下階層的民眾),以獲取權力、實現政治動機。這種人通常反對審慎,而主張直接、暴烈的行動,以回應國家危機。群眾煽動者常指控溫和、深思者為軟弱。他也常喜利用民主制的一項基本弱點:因為終極權力由人民掌握,所以很難防阻人民再將權力授予以眾人共同私欲滿足為訴求的人。(就此而言,將此名號用在反服貿群眾的領導者身上,或許很多人不以為然,認為特質有出入。但是,這種出入應該視為是「理念型」與個別經驗現象的出入,以及不同詮釋的結果。)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12291848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反對服貿協議開放資通訊產業,連署邀請
2014/04/09 10:45
https://sites.google.com/a/hsnet.ee.ncku.edu.tw/noopenict/

反服貿開放2類電信連署
2014/04/09 10:35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politics/20140408/375311/1/%E5%8F%B0%E5%A4%A7%E5%89%AF%E6%A0%A1%E9%95%B7%E7%AD%89200%E6%95%99%E6%8E%88%E5%8F%8D%E6%9C%8D%E8%B2%BF%E9%96%8B%E6%94%BE2%E9%A1%9E%E9%9B%BB%E4%BF%A1

luke koolhead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4/08 11:18

对于馬江政权, 台湾人宁可再白养他们两年只要他们不再卖台! 这批白痴碰到的事必定砟锅, 外国人叫他们 bumbler 真是贴確啊!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4-04-08 12:24 回覆:
我不能同意你的看法。bumbler的意思也不宜過度解讀。中文有謂:「大智若愚」、「大巧若拙」。我也提過,愛因斯坦曾經找不到回自己家的路。這裡,「智慧」與「笨拙」其實並不在同一個continuum(光譜)上。

luke koolhead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4/08 11:12
郭台銘这变色龙想干啥?一方面捧王金平, 一方面又捧马英九, 神经错乱? 做人有必要做得那么没骨气吗?

joycelinlin愷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一個畫面]
2014/04/08 08:12
一早醒來, 腦中浮現一個清晰現況畫面. 想了許久, 還是吐露吧.

慕陶老師近來不斷分析和剖析: 臺灣已險在夾縫中求生存了, 馬政府努力在這樣惡劣的情勢下力挽狂瀾, 兼維護主權, 並能與大陸保持和平穩定的交往, 着實不容易. 只是反對黨和一些學子看不清楚, 或為取政權找攻擊性理由而故意忽畧, 讓臺灣面臨落後四鄰的危機. 他們對面臨的惡劣情勢並沒有具體應對方案可從而得知如何應付困局(實也沒有遠瞻的政治人材), 只有空洞的口號, 囂囂嚷嚷, 弄得臺灣停滯不前, 破壞兩岸互信. 這次佔據立法院的操作, 連美國都看不過去: 破壞了法治, 破壞了民主人互相尊重的心. 醒過來啊!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4-04-08 12:21 回覆:
謝謝你的詮釋。其實你已經不只是做詮釋,而是提出了一套更完整、精準的圖像。寫得非常好,我覺得很能精準把握住台灣當前情勢與問題的重點。希望讀友們能體會此中心意。

古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4/08 07:36
(1)一群人,或一大群人,即使把11萬6千人灌水成50萬人,它依然不能代表全台灣 2,300萬的人民,因為這50萬人,甚至是500萬人,全都仍不具代表性。(2)而就算全台灣2,300的人民一票票公投決定政策了,這項政策決定依然有很大的機率是一個超級災難的可怕決定!比如說服貿及核四,這兩者一個是經濟專業,一個是核能專業,而專業議題一向只能去找專家解決而根本不宜下放給毫無知識及概念之廣大庶民,尤其是在台灣這塊極端歪曲變態的土地,『不問專家問庶民』的結局會冒著『蒼白無知』及『民粹煽動』的双重大風險!(3)為什麼『專業議題只能去找專家解決』?牙痛不找牙醫難道是要找家人討論後再公投去冒著『自己解決』的風險?(4)馬政府綜管全台大大小小政事,立法院是中華民國的立法院不是王金平的立法院,王金平對立法院被霸占拒絕清場,但代表『中華民國』的馬政府豈能同流合汙也來踐踏法治拒絕清場?王金平鄉愿圓融喪失原則固然可惡,但馬英九拒不懲惡姑息養奸更是可恨!***台灣經此『太陽餅台獨學亂』一役已元氣大傷,台灣前途從此暗潮洶湧絕無寧日進而一蹶不振窮途末路已是沒有爭議之定論 ***

野鶴
2014/04/07 17:51

一貫手法把群眾打成無知無識的盲從者,貶低他人並不能彰顯自身的正確。

我認為反對現在政府和中國談的服貿協議,是一條正確的道路。

就像當年宜蘭人拒絕了台塑六輕一樣,當年也被你們這些威權支持者認為是民粹和理盲,但是三十年後,事實證明了,宜蘭保留了好山好水,現在是靠觀光產業獲得了普及當地居民的商機。而出賣了土地和自然的雲林,現在成了汙染重鎮,當地人賴以為生的漁業養殖業消失,而賺錢的只有台塑財團,並沒有恩澤一般居民,所創造的就業機會,大部分都不是當地居民,而是外勞。

樓主一直在說法治法治,但是您可知道,最法治化的德國,對於社會運動,也是採取包容的態度。法治的先決條件,就是法律要為人民的福祉而存在,當法律和人民福祉產生矛盾時,就是靠社會運動來救法治所不足之窮的時候。

 

出岫閒雲(chiag) 於 2014-04-07 22:02 回覆:

台灣包容社會運動絲毫不弱於德國,運動者佔領國會,侵入行政院,社會對他們多麼包容。台灣哪裡輸給德國。至於有人抱怨一下他們,如果連這點言論自由都沒有,那是怎麼回事?原來只包容特定對象。

德國人包容社會運動,會允許群眾長期佔領國會?侵入行政院?還把佔領者視為英雄?

宜蘭拒絕六輕,也許是對的選擇。我可不曾表示反對過。那是他們自己的選擇。但是,這個選擇也要有其他條件配合,包括宜蘭靠近台北市,所以宜蘭人如果就業有困難,不妨上台北。再者,台北人喜歡去宜蘭買房地產,炒高了宜蘭房地產價格,對當地人的財富也有幫助(這還有李登輝的政策在內,他開放農地買賣)。但是,話說回來,六輕對全台灣的經濟還是有貢獻,雖然增加就業機會有限,但是別說沒有。而他們賺得的財富,相當部分還是屬於全台灣(除非台塑都把錢匯出去)的財富。台灣還是有從中得利。當然,其中利弊得失難衡量。經濟與環保的問題一直就是爭議。但是,如果只是片面說六輕是錯誤的政策,我仍然不能接受。


luke koolhead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4/07 16:13

国民党与中国想决定台湾人的前途? 门儿都没! 去吃屎吧!


pearlz (中國威脅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先立法、後審查」
2014/04/07 10:42

「先立法、後審查」聽起來合理,但是顯然無知,學生無知可以瞭解,那些高位的政客無知就不敢恭維了。

立法院為什麼長期存在?可見立法是持續發生的工作,是需要也是行動。

先立法?要立什麼法?該通過就通過,細節方面只要沒有真正的放行,沒有真實的經驗,以台灣人目前的井蛙眼光,能夠立出關鍵的救命之法嗎?

服貿通過後,肯定是要專心立法管理兩岸之間的種種商務問題的。



joycelinlin愷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這篇文章確是給法治社會上了結實的一課!!]
2014/04/07 10:13
這篇文章確是給法治社會上了結實的一課!!

社會氛圍着實令人感覺着茫然. 

剛進來讀了慕陶老師近幾篇. 前篇點出馬政府的謹慎和苦衷. 這句話說得深刻和精采極了:

"我以為,台灣處理兩岸關係問題就像是走高空鋼索,稍一不慎,就可能粉身碎骨。"

�X�B: 論反服貿背後的反馬情結 - 出岫閒雲的部落格 - udn部落格 http://blog.udn.com/chiag/12258997#ixzz2yA0wNsRa

讓我連想起今早讀了一篇論述, 末後是這樣的理想, 可能嗎:

"追求獨立,台灣民眾特別是年輕人,需要知道的是一個清楚而可行的途逕和接受獨立必須付出的代價。"

"「不獨、不統、不武」---。但用負面辭彙只能表述現況,人民需要的是一個清晰的遠景和了解統一帶來的後果。"

"‧多數在台灣生活的人可能是希望維持現狀,但現狀是在快速的改變中,而且時間不是站在台灣這邊。要維持優勢的唯一可能,是不斷提升國際競爭力,建構一個尊重法治,自由民主而且開放、尊重禮教之大同和諧的社會。讓台灣成為世界華人的首選,把他們的子女送到台灣來受教育,就如很多家長把子女送到哈佛、劍橋一樣,到那時我們的青年會成為大陸、亞洲甚至全世界羨慕的對象。我們必須面對現實,全國同心協力,排除藍綠政黨的惡鬥和政治的內耗,消除這些造成我們社會矛盾的因素,為未來台灣人民重新定義出一套共同的價值標準,尋回一個有共識的國家定位。若不這樣,類似這次學運還會不斷的出現,只是主角和情景不同罷了!"


全文網址: 服貿衝突 社會矛盾價值錯亂 | 民意論壇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OPINION/X1/8596224.shtml#ixzz2yA1qicxc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