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片一片記著》
2020/11/09 11:12:01瀏覽2852|回應22|推薦135

                                       
                               


 

玩伴

高高的土坡,紮著小辮的身影,縱身往下跳。跳過地瓜田,越過花生埂,不小心跳進螞蟻窩,屁股開出一朵疼痛的花朵。噙著淚,噘嘴哈著熱騰騰的糖漬地瓜,香又甜,於是眼淚快樂收了線。

 

小皮球,相交遊…看我耍起威風過五關斬六將,我贏她哭,她贏我嘟著嘴翹得半天高。最後打勾勾,誰贏帶誰去掏鳥窩。溪中有蝦摸,林間有蟬粘,再抽根稻草釣起青蛙與蜂蝶。

 

昨天切八斷,今天少了玩伴。拔下一朵絲瓜花:「她不理我,她理我…唉呀不管,先理她玩樂去,明天再來切四斷。

 

有天,她娘掉下眼淚說她去了美國。啥時回來?「不回來了。

咱娘悠悠地:「沒福氣,最聰明的卻最早走。原來美國指的是天堂,換我悄悄落了淚。

 

我保證不爭不搶,讓她贏一輩子。可她怎能用這種方式先贏了我?

 

 

                                                                                

                                                                                     

 
爹與娘

母親的詩在高高丘陵上,在那片雲霧飄渺的茶園裡。

 

春天,詩是清晨嫩芽上沾著的露珠,母親的手一揉捻,捲成一首青春的茶葉香。枝椏難耐寂寞的挺出小白花,結成綠籽,化成奶奶髮上那抹淡淡茶籽油香。

 

父親的詩在大山的陰影裡,連笑也藏在暗地。酒杯是熱,煙霧是冷的,扁擔一挑,擊碎了母親一生的詩。

 

大山終是老去,茶園爬滿茶蟲。詩的最後,茶籽是我,搾乾的是母親的淚,埋進土裡的是父親化成一座大山的背影。

 

 

          


 

手足

一雙手,十根手指頭。媽媽的愛像那手指頭,長短不一。

 

一隻雞,兩條腿,兩個弟弟的,兩隻雞爪,我的。作業簿老是被筆尖捉破,媽媽罵了,我委屈嗚咽著:誰讓妳總是只給我吃雞爪子?

 

拉著哥哥的手,哥哥轉成大人,離家了拉著姐姐的手,姐姐出嫁了。後來,拉著一個男生的手,拉著、拉著…他離開了。

 

從此,媽媽的手指一樣長,從雞腿開始。吃雞腿長大的弟弟們,開始學吃雞爪子。

媽媽的根仍緊捉向泥裡,我分枝而去的手足,無論葉與葉延展得多遠,都是守護我心靈的避風樹。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273b36a1&aid=152568020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歐陽陽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4/22 11:05
小時候吃雞腳的人永遠記得,可我怎麼不記得雞腿的味道⋯
父母疼子長流水,子愛父母若像樹葉滴露水。誰記得餐桌上雞脖子雞屁股雞腳是誰吃的!只是現在這些我都吃,吃的滿桌子骨頭。因為媽媽說過很好吃的⋯⋯
紅袂(273b36a1) 於 2021-04-22 15:02 回覆:

身為弟弟的人吃慣了雞腿自然不會知道身為姐姐的人會記得吃雞爪子的記憶。

 

您這麼一提倒讓我想起

我奶奶在時雞屁股非她莫屬她走後換我娘承接。

其實我不敢吃這部位,曾問過娘,她說牙口不好的老人都喜歡吃這部位,因為肉肥少骨。所以我的認知裡,這部位是老人愛吃,不是特地讓出雞腿,捨不得吃而擇其不佳的部位。

 

時下社會富饒,早已沒了雞腿雞腳之憾之爭,誰想吃自己選,最怕餐桌上怎麼都是肉?嫌語。


李孟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2/11 11:46
年輕時的好友們不少人去了美國,多年後再遇各自相異,再相見多唏噓!
落魄的;甚至不如我在台灣清茶淡飯也逍遙。功成者;恍如對望兩個世界相聞不相知。
若還需相互照應;噓寒問暖,唯近處可得。
紅袂(273b36a1) 於 2020-12-11 15:54 回覆:

人生這二字,時時處於變化中,孰好孰壞很難一筆道盡。

 

我有位小學同學,兩年前從美國舉家返台,參加一次小學同學會後,於去年因癌症過逝。經由同學輾轉他返台後生活不是很如意,但沒有人知道他在美國生活了幾十年是怎樣的狀況。或許,人在不如意中很容易生病,又或是,他可能是得知生病才決定返台定居。

 

總之,一條生命就這麼無聲無息。這位同學當年成績很不錯,但人生之路無法保證從此順遂。

 

的確,相互照應噓寒問暖,唯近處可得這句話我體會深刻。


l.s.f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2/03 22:40
文辭空靈
美照相迎
寫文寫心
想像無盡
祝好~~
紅袂(273b36a1) 於 2020-12-04 09:59 回覆:

 

可惜,文字非雲,非雨露霧電,那般如境如美之景還好,文字可落在紙上幻化成雲,便留住那一角心馨。

 

 

我思我想,如露如電,但過後無痕影,縱使有字云,亦為昨日黃花隕。

 

來有時,去有時,能留住的是那一段可被留住的,而不被留住的,上天總會慈愛的收回。

 

就像天空是藍,湖心有綠,太陽映紅,而心是那一彎隨時變換的彩虹。給什麼顏色,都只是一個面向的呈現而已。不是全貌

 

 

心寧美好、所見美好!

 


老頑童上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2/01 00:09
記憶的回想,直如打翻五味罐。
紅袂(273b36a1) 於 2020-12-01 13:41 回覆:

 

若文字能勾出屬於個人記憶的一部份,則這文字便被賦予活性。

那些您我都熟悉的景物、人文從文字裡跳進腦海喚出記憶,便是一幕幕活色生香的過往。我們從過往裡找尋曾經,從曾經裡找尋情感連結,或笑或感慨於這種種的往昔」。

 

生命最好的理解是,接受發生,接受結束。


吹起了自然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1/30 11:30

一片一片風景  優美明亮     一片一片心情  低唱吟遊 

好多情感 從指間流過  又銘記在心 

紅袂(273b36a1) 於 2020-12-01 13:40 回覆:

每個人心中都留存著許多不只一件件或一片片的記憶,這些回憶起的酸甜苦澀都是生命的養分。

這世間的萬事萬物是留不住的,但還好,我們還能保有一小段屬於自己能回憶的能力,直到再也留不住如自然界的落花,如流水,如落入泥。

 

這都是自然之態


月光邊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1/26 15:45
紅袂平安

今天感恩節
特殊特來向您道謝
謝謝您在部落格美好的文章分享
您是如此誠實的面對自己的生命
所以讓我在您的文章回應中勇敢
甚至超過自己的限制
因此
我謝謝您
也謝謝您心思與文筆的美好
讓UDN多一點深度
讓我感到您靈性的美好
感恩節快樂
🍄🥕🍠🍔🍐🍑🍉
🍇🥩🥝🥑🥬🍑🍟
紅袂(273b36a1) 於 2020-11-26 16:53 回覆:

 

Happy Thanksgiving

 

我才應該向妳道謝呢!

透過妳拍的縮影,將我帶向高山,衝向海洋,就像忽然之間長出一對翅膀遨遊,遍覽五光十色的大千世界

 

這可是妳歷經千辛萬苦,走南闖北,滴汗成河後的成果之,我等只是坐享其成,享受妳拍的美的視野,卻毫無貢獻

 

我偶爾會偷偷到妳的格子,透過妳拍的視野,想像自己是隻鷹,每一處山上揚的角度,海邊陲的天涯都是我凌空飛翔的足跡。看著世界之大,看地上人兒的渺小,許多人事物其實也可以微不足道,可以如風過去,而散。

 

生命由妳自己揮灑,至少從妳的影片腳度看到的是繽紛多彩的世界。心也該是這樣,留一點點給灰色,給黑色,但廣大的七彩之虹留給天地,留給自己增添心靈的美麗。

 

我繼續等著做妳的粉絲,等妳帶來美麗的驚喜。


謎謎-妄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深情淡語
2020/11/25 03:09
輕靈的文字曼妙 ,纖細的心思柔軟,深情淡語的回蕩!
紅袂(273b36a1) 於 2020-11-25 09:42 回覆:

您的回應才是文字的極致,為此篇小文點出光彩。

 

記憶是一條河流,沿途覽盡山光水色,裝了滿,滿了倒,倒了再上路

最後靠岸何家村?又裝載哪些甘願納的美景顏色?

 

在一切未靠岸前,都是一幅可轉彎的人生山水畫。如同您揮毫下的各種書體,動靜皆充滿意。

 

 

忽而想起以前曾經寫過一篇關於書法的小文,特摘錄其中幾句

 

草書就像在剛正不阿規矩中,找到一種行雲流水的波動線條楷書,雖無漢隸「波礫」之水平線,見視覺美學。

轉筆於柔順,筆鋒聚集、下捺、橫動、出鋒,於是氣韻生動,平正於陰柔分佈,圓融於山川日落,穩坐於中,剛柔並重。於是在「輕」與「重」風格中,書寫心境與領悟筆法層次的風韻。 

是書寫「斂」的寧靜,是磨上「理」 的中庸。



慎卿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0/11/21 16:12
細品有味
再品
心情如秋天下午突來的烏雲
雖來得及躲過這將來的雨
卻不想躲
那些似忘卻忘不了的小事
如烏雲密佈的天空卻不肯來的雨
紅袂(273b36a1) 於 2020-11-23 10:10 回覆:

想不到慎卿也有如詩般的心情寫法。很少見的比擬。

 

那些回不去的時光,無法再遇的舊人,童顏已老的故事想憶又怕憶起的期待與矛盾,但凡是人皆有之。

 

到了我這年紀,已經是就事論事的心境,情感的重量明智的抽絲剝繭,所以不怕寫,只怕遺忘不能寫。但其實是不怕遺忘的,一切皆有來有去,順其一切自得樂。


慕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1/20 20:10

小時候有事沒事總會呼朋引伴,

打彈弓、玩彈珠、定陀螺、都是小事。

我們還從大樹上學老鷹跳下花生田、

到墓仔埔的小山丘生火烤花生糖、

追台糖的五分車偷拔甘蔗、

到大圳裡去捉螃蟹、在水溝中捉泥鰍、

喜歡到溪邊去坐渡排划水.....

這些都已留在記憶的風中。

紅袂(273b36a1) 於 2020-11-23 10:03 回覆:

您玩的遊戲比我還多,您說的場景應該是在南部才有。想想在大圳或水溝就可以撈到螃蟹、泥鰍,這是多麼神奇的事啊,吃海鮮都不用錢,我真的很難想像

 

結論是,您童年玩的項目比我精采。好想跟您換童年時光,呵呵。


人間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1/20 14:38
啊~回憶總是那麼美  即便是帶著傷感  
紅袂(273b36a1) 於 2020-11-20 16:45 回覆:

其實許多回憶在時間掏洗下已漸漸沉澱出清明,當時的種種在過後,都像一縷淡淡的青煙,時而飄渺,又彷若杜撰。

 

有些能透過文字被寫下來,有些則沉澱到心靈深處。不過,我是個懂得裁減重量之人,狂不動的,久了自然放下已經扛過的,沒理由不放下

 

我人生最快樂的是童年,最悲慘的也是童年。

現在,看著朝升夕落,發現自己又平安過了一天,最滿足、快樂。

 

 

祝您假日快樂!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