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咖啡的「吹」情力量(上)
2009/07/15 20:27:01瀏覽1736|回應1|推薦14

1

報社結束營業後,我幾乎就很少喝咖啡。

意思倒不是,我在報社的工作時段,喝的都是咖啡。

相反的,我喝的多半是茶。

不過,遇到突發新聞(例如200304/01晚上張國榮跳樓自殺)時,不知為什麼,我當下就會向同事找咖啡泡來喝。

昨天晚上會再思想起咖啡,乃因上周日到「竹南蛇窯」拜訪,主人與其友人,談起我兩位學長時,我方又思想起這個像電影般充滿異國情調的飲料。

主人說台灣當今考古界有兩個人最活躍,但他們卻是死對頭。

我在人類學極為龐雜的分支中,雖然偏向文化與語言學,這兩個學長我在校其間都小有接觸。

也許是,彼此都有著一顆異常堅硬的個性所致;也許是,台灣人類學界自身就互不相容。

當然,更也許是看似高於常人好幾等的全世界各地學術界,其實還是在最基本的生物法則中「求生存」:不得侵犯彼此的研究「地盤」。

他們兩人後來都到中研院任職,我之後也到了中研院參與2項研究計劃。

在蛇窯從「外人」口中聽到他們兩人,令我想起在中研院工作那段期間的「咖啡時間」。

2

確實,工作的(研究)所裡就有一個「coffee time」。

那指的是,一個異於每周一的正式研討會的周三下午的小型討論會。

既然名為「咖啡時間」,就是希望大家在一種比較輕鬆的氣氛中,相互交換彼此的份內工作與份外知識的心得或感懷。

除此之外,在2F走廊的開放式交誼廳中,那裡也放著咖啡與糖,每天下午都歡迎大家來這裡做更隨性的「咖啡時間」。

我在所裡工作時經常來這裡閒逛,離開所裡後再回來過幾趟也都會在這裡小待一下。

然而,無論在所或離所期間,大家所期待的借由喝咖啡,將所裡蘊釀出一股自動自發的討論風氣,始終未發生。

必也主動吸引戀人的的咖啡時光,在這裡始終未能(主動吸引人地)展開,是我對學術界幾個裹足不前的主要原因之一。

學術界總也帶給我一股冰冷難解的印象與情結──連咖啡這麼強的催情物都解不開的地方,生命要待何時方能獲得快意的舒展?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nsunny&aid=3136605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我要學起來
2009/07/16 17:00
用嘴巴讓茶壺小便這一招,我要學起來。
Lawrence(yensunny) 於 2009-07-17 10:05 回覆:

這招我也還在練習中

司空兄  如果有獨到的心得

還請勞駕分享予我

感謝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