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支持楊署長的看法
2010/05/29 06:34:11瀏覽839|回應0|推薦13

我是癌末病患,我的母親那一夕有癌症好發的特質,我的外公,舅舅與母親都死於不同的癌症,我的外祖父還是當時地方知名的中醫呢。但是,試問至今,天下有誰事癌症專家?

母親就是為顧及生命的尊嚴,不願在最後階段無法自我表達實,被痛苦的在身上插上一對館子維持,所以她在往生前一月出院。接下來,因為國內制度的僵化,我們根本無法立即請到外籍看護(之前友想申請,但是巴氏量表的不可行而作罷)。於是,我與家姐兩人放棄工作,在家日夜伺候母親。每每看母親身體狀況日趨惡化,甚至一日數變,卻無奈的無計可施。最後那一夜,母親在我懷中往生。

現在,我也在安寧病房,我能體會母親當時的心情,而在我眼裡,同病房其他病人的家屬因不捨無助而心力交瘁,我能感同身受。這又豈是身體健康的政客搬弄舌根時,所能用同理心體會的?隔壁床痛褲的天天打嗎啡又都徹夜難眠,今天又無預警的大出血。是救回來了,但又如何?至是為增加國人一癌症壽命的統計數字拼命嗎?放了我們吧。

我支持楊署長說真話,這才是公德無量。

( 休閒生活雜記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u500522&aid=4077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