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朝天椒
2015/07/15 06:23:42瀏覽4660|回應36|推薦240

昨天在聯合新聞網看了篇文章「文學相對論/鍾文音VS.許悔之——生死簿與懺情錄」,鍾文音提到對母親的愛:

『曾經一旦思及若有朝一日要和母親天上人間時,就會淚流滿面。我才發現我竟然這麼割捨不下她……我在世界旅行談了不少戀愛,但我從沒有為任何人留下,我後來發現我只為我母親留下,留在島嶼。』

鍾文音這段文字,讓我突然好想念已去世三年多的母親來。從她走後,生死兩茫茫,也許是極度思念的感應,這晚她竟入我夢中來,兩人如同她生前般地話家常。

母親問我:「給妳做的辣椒油用完沒?」「早用完了,從台北帶回來做辣椒油的辣椒粉也用完了。」「妳不是種得有朝天椒嗎?用它一樣做。去找出來,我幫妳做。」母親做的辣椒油特別香,姊姊小女兒潤潤挺有創意,還特別去買玻璃罐,製作有母親頭像的籤紙貼在罐面上。母親每次做好多罐,家中成員,人人有份兒。母親走後,即使辣椒油用完了,這玻璃罐留著,可天天見母親面,成了想念母親時最好的安慰。

我起身,到廚房的壁櫃裡去找曬乾了裝罐的朝天椒。找出罐子,轉身回到客廳,突然不見了母親。

「媽,您在哪兒?我已找到朝天椒了。」大聲問,沒回音,每個房間看一遍,還是沒她的身影,我一急大哭「媽,您究竟去哪兒了?快回來!」哭聲把先生吵醒,他使勁兒搖醒我,「妳做惡夢啦?這麼傷心!腮幫子還掛著淚珠。」

夢中,母親提起朝天椒,讓我想起那年春天,她告知將與父親於夏天從多倫多來美國探視我們。先生即在後院種上辣椒中的極品——朝天椒,以孝敬性喜食辣的雙親。

先生擔心種不好,多買了幾個品種,看辣椒苗上所附的圖片,有像子彈頭的﹑雞心的﹑中規中矩向上簇的。他殷勤地照顧,看著朝天椒的莖長高,枝葉繁茂,方放下心來。待雙親來時,花已落盡,開始結果了。母親每天一早,在後院做完甩手運動後,即去探看辣椒長大點兒沒?

據母親說,在四川老家,她還沒出嫁時,因外公早逝,就常幫著外婆在田裡種菜,所以一看見我們院裡種的各種青蔬就覺得特別親切。有時候,碰上節日,為示隆重,我們特意請父母親上館子慶祝,母親雖不喜歡,但不願掃興,還是去了,不過事後總說「館子裡的菜哪兒有家裡剛從土裡拔出來或摘下來的新鮮好吃?下次別去了。」

朝天椒不負眾望,結得密密麻麻。初長的小個頭兒,像掛滿雲河的滿天星斗,閃爍著碧綠的光芒。母親挑幾個大一點兒的,洗淨剁碎,加上切細的蒜粒,倒入醬油、醋,再灑上幾滴麻油,一股清香隨入鼻來。一向怕胖的我,那晚,多吃了半碗飯。

母親變著法兒吃辣椒,不管生吃或用它當配料爆炒青菜,都好吃極了。有一天,我突然想起來,問:「朝天椒不是紅色的嗎?怎麼我們家的不紅?」先生忍不住笑我:「它還來不及變紅,就被摘下來吃了。」母親還是沒能等到朝天椒變紅,就與父親返回多城了。

雙親走後,朝天椒的色澤終由綠轉暗、再轉紅,滿樹綠油油的葉片,將辣椒襯托得更加明亮紅艷。單純的紅綠二色,讓我不由得聯想起聖誕節。對了,待聖誕節來時,將串起的朝天椒,掛在聖誕樹上做裝飾,那棵樹是否會給寒冷的冬日帶來份熱辣?邊想,邊摘下滿滿一篩子的朝天椒,放在向陽的窗檯上曝曬,可留待來年再用。

隔年夏日,有一天,在超市居然看到我們這小城難得有的空心菜,我好興奮,辣椒蒜粒炒空心菜,太棒了!是久違了且永遠吃不膩的鄉味。買回家後,立即將乾了的朝天椒放在砧板上,開始將它切碎,沒想到一小碎末蹦進了眼裡,本來敏感的眼睛就容不下任何異物,何況是辣椒?當時又痛又辣,頓發出慘烈地大叫,嚇得先生與兒子從樓上衝下來,急問:「怎麼了?」先生問「要不要去醫院掛急診?」老天爺!我一秒鐘都受不了,哪堪折騰去醫院?

「那怎麼辦?」先生才說完,猛想起,前兩天他買了瓶眼藥水,趕緊拿來試試。當他扒開眼睛時,痛得、辣得我全身直發抖。看我這慘狀,先生也緊張得猛擠藥水,看不見辣椒末被沖出來沒?他停下來,讓我閉上眼感覺看看。咦?好多了,有效耶!眼睛睜得開了。先生說:「別煮了,我們上館子吧!」「不!都準備好了,還是在家吃吧!」不就嘴饞,想吃它嗎?怎能臨陣放棄?何況已驚天動地了一場!

事後想來,覺得好笑又不可思議,頻頻自問「這種事怎麼可能發生?」長這麼大,還不曾聽說過,有誰的眼睛裡蹦入顆辣椒末來,但它畢竟發生了。這朝天椒的威力,我印象深刻,不僅在味覺上,更是辣在我的視覺裡!

曾把這事講給母親聽,母親說要不是她與父親來看我們,我們也不會種朝天椒,這事也就不會發生了。她總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攬,我趕緊寬慰她:「您不來,我們也會種!」

今年雨水充足,野草瘋長,剛長出的菜苗不是被野草蔓過,就是被蟲子、鳥兒吃掉了。原打算今年休耕,不行,母親喜歡朝天椒,若沒有朝天椒,她是否就不會入我夢中來了?明天,就是明天,得趕緊去買棵大點兒的朝天椒苗來種!

註:圖片無名字浮水印者係摘自網路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heresajaw&aid=25909742

 回應文章 頁/共 4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connie F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25 22:21
媽媽的味道無處不在 無處不引發 思念一個人是否就是如此
雲霞(theresajaw) 於 2015-07-27 07:38 回覆:
您說的相當中肯~無處不在,無處不引發,思念一個人的確是如此啊!

Sien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24 19:55

姐姐,最近我走神了呀,很久都沒有回格子裡來,心中念著妳。

看到姐姐對母親的思念,即使她已逝世三年了,仍舊像赤紅色的朝天椒似的,愛的鮮亮如今日,刺痛惆悵也在心頭,縈繞不去。那個“阿嬤頭像”太可愛了呀。 唉,這篇又讓我淚漣漣,讓我想起妳媽媽為你洗淨,要妳帶走的那組棉被了。

我的母親算是“一叢”火辣辣的朝天椒吧,她永遠都在糾正教導我,哪裡做的不對,哪裡可以更好,一直到近兩年,她老了,感覺無力許多,她常常來依賴我,向我傾訴,慢慢我比她強了,但我的人生也開始感到“茫然”了,因為我的母親一向什麼都不怕的,找她永遠都有“確切答案”的呀。  

有一次我的女兒對我說,“媽媽,妳總是那麼嚴肅和緊張,不停告訴我哪裡可以做的更好...什麼時候妳才對我滿意,真的Proud of me 呢?”,此時我才知道,原來我的個性完全像我的媽媽,愛讓我們像朝天椒,夢中也想為愛的孩子們做上一瓶,讓他們備用無缺。

說起辣椒,我媽媽是不吃辣的,她不吃辣,但脾氣辣得很,我吃辣,但很溫和,我的婆婆倒是每一次來香港看我,都到她的院子裡採來大把的“紫天椒”和Lime (萊姆)帶來給我,另外就是清蒸和辣炒螃蟹各兩大隻,還有她會親自監督再清洗滷一大鍋的鴨舌頭,她菜場的朋友都知道,:“妳又要去香港看媳婦了呀”。

婆婆都是帶我享受的,我的媽媽不懂享受,只會管我,但我知道她愛我好深好深的,有時她突然好清醒地給我“驚人之語”,她說:“唉,妳是可以負重,但不能忍辱的”,我吃驚地看著她,對啊...

姐姐的文章總是一再地提醒著我,真是愛父親,母親要及時,不能等的......

雲霞(theresajaw) 於 2015-07-25 12:20 回覆:
我也念著妳!

今天一早起來看見妳真摯的留言,心中激盪不已。陪著我一起懷念母親,句句出自肺腑,讓我也不禁淚漣漣。

朝天椒在妳筆下,鮮活起來。用來形容妳的母親,十分傳神。她的活力、果斷、幹練、堅強.....曾令我印象深刻,怎麼這兩年轉變了?不願相信是時光揮動了魔棒.....

妳承繼了母親的許多優點,現在她無力許多,就由妳來發揮,讓她依賴,讓她傾訴,讓她找妳時也有“確切的答案”。

有這麼疼妳的婆婆,妳好幸福!不管是帶給妳享受的婆婆,或是管妳的母親,都深愛著妳。有什麼比那句“妳可以負重,但不能受辱”透視妳心更教人震動?那份了解是多少個日日夜夜、點點滴滴的愛所累積成的啊。

女兒有一天會明白,妳對她的“指導、期待”,都源自於妳對她的愛,正如同妳明白妳的母親而說出的:「知道母親愛我好深好深。」

真的是時不我予,愛父親、母親要及時,不能等的.....

安然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23 05:11

母女情深,父母和子女的感情真的很奇妙,就像雖然家母近十年個性越來越任性(並非老人癡呆),做事言行常令人跳腳,但生氣歸生氣,遇到任何事我還是會出面,並且提醒自己要把握和她相處的機會!


安然

雲霞(theresajaw) 於 2015-07-24 04:18 回覆:

父母子女間的親情是血脈相連,無法割斷的。

孩童時期若淘氣闖了禍,父母親再怎麼生氣,也還是會包容,幫著解決。

如今他們老了,反過來,許多事我們應也會幫他們解決,這反哺正是血脈相連的關係啊。您說的對,趁他們仍健在,把握與之相處的機會,免得日後空追悔。


開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20 19:40

母女連心夢,真情部落格

二胡揪心肝,思念漫天長

雲霞(theresajaw) 於 2015-07-21 03:37 回覆:
謝謝您這麼真情動人的留言!

看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18 22:27

小辣椒炒空心菜,現在台灣最流行的政治「餐點」 微笑

我媽媽吃辣,這也是她喜歡的菜。不過最近我們都勸她少吃,年紀大腸胃也薄弱了。

雲霞(theresajaw) 於 2015-07-19 12:58 回覆:

真巧,此文撞到“小辣椒炒空心菜”,呵呵,虧您點出,看來您的政治敏感度蠻高的嘛。

這道菜許多人愛吃,您勸得對,年紀大了,還是少吃為佳。

現代人講究養生,希望身體健康,延年益壽,都吃得清淡起來。


何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18 19:45
母親情深辣椒紅     感人!
雲霞(theresajaw) 於 2015-07-19 12:45 回覆:

驚見百忙中的您來訪並留言,感動!

忽有聯想~如果感情也能以顏色來分的話,母親愛子女的深情肯定比辣椒還要紅!


A.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18 13:12
雲霞講得我很心動,也想炒辣椒油了。
我近視,總掛著眼鏡,原來還有點好處 -- 切辣椒的時候辣椒籽不容易直接跳到眼眶裡!   大笑

雲霞(theresajaw) 於 2015-07-19 12:31 回覆:

說的是!戴上眼鏡就好了,就不會那麼驚天動地一場。

我也近視,看遠的,譬如看電視、開車,得戴眼鏡才看得清楚,但如果是近距離的,譬如看書、切菜,我就不戴了,戴上反而看不清楚,大概是近視兼老花的關係。


曉澄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18 12:27

這篇文,我倒看著深情的一面!

我比妳幸運一些,母親仍健在,現在正在台灣陪母親,在許多客觀的眼光中,都不斷為我加油,心想,我求之不得,何須加油,哥哥昨晚問,一天都沒出去?真待得住!心想,只是把握當下。

父親偶而也會入我夢中,每一次都是一齣連續劇,都以淚水收場,但是給我選擇免費遊景點或夢到父親,毫不遲疑,給我父親,說也奇怪,各種夢,父親的夢,永遠像是真的,至為珍惜!

謝謝溫馨分享!

雲霞(theresajaw) 於 2015-07-19 12:21 回覆:

好個「把握當下」!母親會一天天老去,見面的日子是見一次就少一次了。心思細密又孝順的您,能深切體會且把握住與母親相處的每一刻,誠如您哥哥所問:「一天都沒出去?真待得住!」。若非您有這份孝心,那還真不容易啊。

父親入夢來,您都以淚水收場,不好意思,以為只有女生愛哭,可見您的至情至性。

此文藉著辣椒,抒發對家母的思念,感謝您來分享!


領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18 02:57

雖然我完全不會吃辣﹐以前還是種過一顆朝天椒﹐後來被我們家那位

狗破壞了。

真羨慕雲霞還能夢到母親﹐領弟母親過去27年了﹐從來沒有夢見她﹐

不知是否因為要飄洋過海﹐太困難了到不了?誰理你

雲霞(theresajaw) 於 2015-07-18 12:25 回覆:

哦,也許是吧,要從台灣飄洋過海到您夢中來,確實遠了些。

而我母親只需從多倫多飄過來,近多了。哩


浮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18 00:53
母親親手調製的食物
永遠都是孩子心中最美的味道
因為那裡頭有著親情的溫暖
再多金錢都買不到
雲霞(theresajaw) 於 2015-07-18 12:14 回覆:

的確,每次從外面館子吃了回來,覺得還是母親做的最好吃。

不止是因為金錢買不到的親情溫暖,而是母親的廚藝真的好,鄰里親友皆交相稱讚。

頁/共 4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