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天冷令人僵,鴨展也陷僵局!
2013/12/23 00:00:00瀏覽5674|回應0|推薦14


鴨不怒人怒!老問題常無解!

『黃色小鴨』開到基隆,這下出事了,在桃園的小鴨(應該是大鴨才對)歷經『線遮』、『消風』、『路著』等各式各樣的責難,最後還是安然下莊,但到了施政滿意度墊底的基隆,惹的風波愈來愈大,大鴨原創人霍夫曼(FlorentijinHofman)動怒了,霍夫曼認為基隆鴨展過於商業化,已違背藝術理念,缺席開幕式表達抗議,看樣子還會提法律訴訟對薄公堂,最早的策展人范可欽更高分貝反駁:「霍夫曼收了權利金,這是不是商業行為?他光在台灣這個小島就賣了3個城市,難道這不是商業,現在回頭指控太不厚道。」

是『鴨怒』(原型破壞VS複製分身)?還是『人怒』?是『商業』?還是『藝術』?台灣永遠搞不清這個界線。

霍夫曼的訴求認為,黃色小鴨本身是免費(自由)的黃色觸媒,如實向全球顯示所在地點正在發生的一切。黃色小鴨不會說話,只是這麼靜靜浮在水上,反映現況。這正是這件藝術品偉大不凡之處。而它是一種巨型裝置藝術品,主角是伴隨孩提時光塑膠鴨,以放大版反差創作,具強烈情感衝突,喚醒人們的童趣與天真,以期傳遞快樂、熱情,打破隔閡與對立。

但廣告人范可欽的思維呢?策展人為何要策展這個活動?為何又是范可欽?很明顯的,行銷與獲利等等消費符號,不會在這場展覽裡隱性不見,反而會擴大它的影響與呈現。

舉其他大型活動而言,全國各地都舉辦過燈會,燈會要燒很多的錢,但它帶來的商業利益及文化商機是好幾倍的回饋。高雄市過去辦過燈會,而燈會附近的飯店及相關消費活動,因燈會而蓬勃發展,燈會這個文化活動,變成一個好生意,現在它已成為台灣慣性節慶。

回到黃色小鴨,在台灣第一次在高雄展出時,面臨颱風過境,一度停擺,但似乎未澆熄看鴨人潮,『黃色小鴨』在台灣自始自終就是個流行,倒是與藝術有段距離,與霍夫曼的心靈訴求,更有文化上的距差。

台灣看熱鬧的人很多,連各種命案現場及疑犯被告,都可能是群眾聚集的地點與焦點,而新聞群眾效果,又會帶來攤販文化,去看看抗議現場,嚴肅的政治訴求,也會有商機,這種共生關係,台灣社會一直切不斷,理還亂。

找范可欽的用意與作用

主辦單位找到正在推『台灣舞孃』歌舞劇的范可欽,就是想用他的創意,讓基隆黃色小鴨有更多賣點,范可欽的創意就是在符號消費裡找到行銷的賣點,當年的紅衫軍范可欽的紅色符號核反應,讓陳水扁難堪最後卸任下台。

范可欽從當年的『紅』到現在的『黃』,從民進黨文宣到國民黨選舉,是個符號高手,基隆前幾年有個園區,請范可欽協助幫忙園區造勢,他當時提出的點子,是找豬哥亮坐直升機降臨現場造勢,雖然,最後並未採用,可見范可欽是玩大的,他被捧為廣告行銷專家兼才子。

基隆策展找上范可欽,弄出一個旋轉鴨,這是范可欽的創意作風,與霍夫曼需要與想要的,有思維上的差距,霍夫曼有拿權利金,但在意的還是藝術家的裡子,霍夫曼並不了解范可欽,合作到最後,霍夫曼要為藝術家的角色找回原型,而范可欽要為行銷賣點找回利基點,兩方不歡而散,因了解而分離,是大家熟悉的結局。

再看看范可欽與基隆市長張通榮,媒體報導:『基隆市長張通榮在議會開砲,大罵黃色小鴨策展單位太誇張,因為一開始黃色小鴨並非基隆市府主辦,而是由基隆市議長黃景泰提出,並請范可欽策劃,找基隆市府進行溝通協調,沒想到范可欽太忙沒照做,還沒經過同意就在小鴨邀請函掛上張通榮名字,讓張通榮大發飆。』范可欽最後辭策展人,換了另一批策展團隊,張通榮想的與范可欽的作風,不也是兩種極端的雲端。

張通榮的民調墊底原因很多,黃色小鴨加持下,本來可以從創意與藝術思維去幫這座海港城市加分,讓人耳目一新,市長的態度及市府團隊的參與,決定基隆是不是文化積極度高的城市?

『黃鴨』過後 才是爭取意義

市長是文化活動的重要推手,基隆與高雄一樣,黃色小鴨都在港口亮相,陳菊在臉書及各種場合談黃色小鴨讓高雄產生的新定位,而張通榮卻讓市府只是個黃色小鴨協辦單位令人不解,讓參選下屆市長的議長來當發起人,市府初始對黃色小鴨就沒有積極參與的藝術情懷,卻在意有沒有溝通的問題,即使沒溝通,市府相關文化或權責單位,難道可以坐視『黃色小鴨』吸引鴨潮後,就撒手不管嗎?一個黃色小鴨的展覽,是一個城市的大事,市長當然要成為主角。

桃園黃色小鴨策展,文化局配合舉辦埤塘文化節,找來地景藝術大師共同連結在地文化,黃鴨過後,第二屆的埤塘藝術節,想繼續實現無圍牆的藝術館理念,這就是城市大家長要積極看到的文化視野。

黃色小鴨爭議不斷 商味加政治味 

這次基隆小鴨活動中最紅的人物,就是議長黃景泰了,他有意角逐國民黨基隆市長參選人,他儼然已經是基隆市鴨展的發言人,黃色小鴨也是他競選下任市長的最佳舞台,黃景泰經營地方下了多年心血,議長選舉時自行參選,讓國民黨提名者硬是落敗,這回市長選舉,本來國民黨兩個明日之星楊永明與羅智強,雙雙都宣布不選了,黃景泰還在檯面上繼續加溫,言下之意,就是基隆他是地頭蛇,連市政府都是協辦單位,現在鴨展陷僵局,他正在解除危機中。

當然,這起事件中,還鬧出霍夫曼抱怨被安排住進情趣旅館的事件,如果仔細看看自由時報12/22日的報導,『范可欽表示,當初是霍夫曼想住一些有趣的地方,他才安排住在臺北的薇閣旅館,現在去被說三道四』,薇閣幕後的老闆群之一,就是積極在基隆拓展事業版圖的陳總裁,范可欽認知的有趣,同樣的讓霍夫曼感覺不對勁。

如果再看這次爭議最大的版權鴨問題以及霍夫曼不滿商業氣息太重,變成商業馬戲團的批評。

『基隆除了黃色小鴨外,還有五大展區,其中藝文鴨、福氣鴨兩區,分別收費100和150元,藝文鴨展區中,小鴨換上各式服裝,一展在世界各國的足跡,造型多變。福氣鴨展區則是結合童趣和在地文化,並以10萬顆氣球佈置展場,打造6公尺高的氣球小鴨。』

仔細再從台灣過去展覽文化的週邊效應去思索,桃園黃色小鴨停展期間,攤販不也是哀哀叫,台灣人很會賺錢,文化展覽外的商機,是各憑本事找到市場,基隆黃色小鴨外的其他鴨品項或週邊活動,到底需不需要知會霍夫曼?

藝術家的思維 基隆變調了 

以電影為例,哈利波特讓華納電影賺足了財富,幕後最重要的關鍵人還是原著作者J.k羅琳,華納電影之前的大片『蝙蝠俠』和『星際大戰』,急切開發了相當多的後續商品,『蝙蝠俠』發出200 張商品銷售許可證,造成市場消化不良,但J.k羅琳意識到哈利波特必須讓消費者抱持一個『半饑餓』嗷嗷待哺狀態,主導華納電影的行銷模式,只克制給了 75 張商品銷售許可證,結果,果然市場反應更好,不會讓消費者眼花撩亂,胃口吃不消。

在基隆黃色小鴨的商品管制許可流程裡,是必須從藝術家的角度去思維,這也是霍夫曼極力主張的,但目前的現況卻是,用商業的思維去看待這隻游進基隆港口的黃鴨。

『范可欽指出,霍夫曼根本就沒有黃色小鴨的商標權,台灣則有超過50個黃色小鴨的商標登記,且任何人都能註冊,霍夫曼頂多只能主張他所設計的商品要經過授權。對於所謂商業化的指控,范可欽表示遺憾。』

從黃色小鴨在基隆引發的文化藝術與商業論戰,以及智慧版權的爭議中,我們應該要有進一步的省思,台灣對文化藝術的基本態度是什麼?可以對照文化部經費應用及各地區文化活動,我們還想透過文創展開文化新容貌的此時,如果僅是一場文化大拜拜,一種流行商機,它不能留給消費者文化厚實的味道,卻成為淺薄口味或文化金錢的遊戲,這樣的表面文化或文創,台灣太多了,黃色小鴨給個警惕吧!

基隆黃色小鴨從現在起到明年2月8號,將一直待在基隆港,陪著大家渡過耶誕節、跨年、以及農曆新年,再次思考一下引進台灣原始意義,『伴隨孩提時光的塑膠鴨,以放大版反差創作,具強烈情感衝突,喚醒人們的童趣與天真,以期傳遞快樂、熱情,打破隔閡與對立。』

即使大家僅是趕流行的去看鴨,怕跟不上話題,也達成某種療癒效果了。

全世界很多地區的人都看過霍夫曼的黃色小鴨,不同種族眼球感官連結到大腦產生的心靈世界,在基隆這個地區特別不一樣嗎?桃園與高雄的展覽不也是一樣的情境,為何到了基隆,就非得引發這麼大的對抗,是誰真?誰假?

老實說,黃色小鴨在高雄這第一場,符合整合行銷裡的新(new)的要素,到了基隆換了地點,但已經是第三場,不玩些花樣,很難製造媒體效應,『旋轉鴨』當初被形容是創意,轉不成,局面就急轉直下了。

這是一場商業與文化較勁的僵局,一開始沒有找對人也講不清楚,結果只好又是各說各話。

希望『黃色小鴨』真能『快樂基隆』!


以下是網路上找到與黃色小鴨相關的網站,提供您參考!

全民愛鴨鴨

高雄黃色小鴨官網

桃園地景藝術節

黃色舒鴨假期(基隆最終站)

黃色小鴨,快樂基隆(發起人黃景泰)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niennien1234&aid=10080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