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不是過客,是個歸人
2013/08/18 20:53:24瀏覽303|回應0|推薦7

回顧來時路,跌跌撞撞的臺北生活,不經意地超過30年了。的確,你問了一個難以回答的問題,究竟是何時、如何成為臺北人的呢?這問題並非不能回答,而是不能輕率,雖然很多事回首雲淡風輕,但在當時,抉擇並不容易。

年輕的我,並沒有打算成為臺北人,也許太沉迷詩人鄭愁予的「錯誤」:

「我打江南走過,那等在季節裡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你底心如小小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

 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

 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這個心情在大學即將畢業時面臨抉擇。參與社團服務時獲得畢業之後的一個就業機會,但必須前往巴黎,由於有不少競爭者,因此列為第一人選的我只有一週的回覆期限。對於18歲之前只到過屏東、高雄,18歲之後移動到臺北的我,遠赴巴黎是我人生前所未有的大冒險,我立即打電話回家跟我的母親、你的阿媽商量,其實從前面幾篇文章,你大概也猜得到,那不是商量,而是請示。果不其然,電話那頭的母親,沒有給我任何回話的空間,自顧自的完成從開場到結論:「法國那麼遠,歐洲那麼冷,你什麼都不會,一個人在那裡怎麼生活,不要去了。」這就是我人生第一個重要抉擇的答案,所以我跟班上多數同學一樣,在臺北經歷畢業找工作的生涯,一場又一場履歷石沉大海、面談無回應的挫敗,以及母親來自屏東的長途電話壓力:「你還沒找到工作啊,找個工作需要這麼久嗎?早叫你考公務員你不聽,要找到什麼時候?」孤獨奮鬥不被理解的委屈累積成不敢說出口的埋怨:「如果不是你,我已經在巴黎,怎麼會找不到工作。」

原來我在意,這是第一次我意識到當我放棄做自己的主人,依賴別人替我決定時,獨立的人生距離我更遙遠了。最後我總算找到一份出版社的工作,然而那個很小很小的文學出版社,常讓我覺得自己彷彿被遺忘在世界的角落裡。不久之後,我騎驢找馬的跳槽到另外一家傳播公司,那些我原本很羨慕的電視節目製作人員,卻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面貎,不到一年,公司竟然破產,我又失業了。

然後你阿媽的即時電話又來到:「我看你在臺北沒什麼機會,還不如回南部工作。」我無奈的回答:「也可以。」結果你知道嗎,不到一個星期,她竟然已經在高雄幫我找到一個工作,但我猶豫了。我想起巴黎的經驗,我問自己如果南部的工作又不順利時,我會不會又抱怨:「如果不是你,我會在臺北發展,都是你害的。」

但抱怨別人的錯又如何?這是我的人生,我還是得概括全受啊。於是我理解了,獨立的第一步叫做「負責」,為自己的人生負責。我決定不再依賴別人,聽從心的聲音,做出自己的抉擇,然後全力以赴。這是第一次我拒絕母親的安排,也因此承受許多無休無止的嘮叨。

是的,「負責」是個沈重的決心,不是好強的「口惠」而已。「負責」的第一步叫做「停止抱怨」,從此我再沒任何藉口,任何理由,去放縱自己的不幸。所有的心力都必須專注於成為「更好的自己」,去承接迎面而來的工作與任務。如果你問我,臺北生活最深刻的是什麼,我幾乎可以毫不猶豫的告訴你,學習與成長就是我的生活重心。

當我決定為自己的人生負責時,幸運的找到一份人力資源部門的工作,那是一家規模超過五千員工的製造業。為了彌補管理專業的不足,每個月我幾乎看完圖書館裡的所有管理雜誌,參加由同業組成的人力資源協會。幸運的是我有一位非常專業有經驗的主管,認識超過20年,我跟他到現在都還是好朋友。他給了我非常多的機會成長,讓我獨立規劃專案,舉辦主管領導統御課程時讓我跟課。他還指派我一個特別的任務,因為我的文學背景,文字能力還算不錯。因此每個月我必須代老闆寫一篇「大家長的話」,刊登在我們的企業刊物裡。因為要寫這篇文章,我必須隨時隨地記下老闆在會議、活動,以及各種公開場合的談話,融會貫通之後,整合成一個主題,這個訓練宏觀了我的視野,因為我必須設身處地從經營者的角度,整體的看待經營與管理,這就是我現在得以成為專業管理顧問的原因。

這樣的際遇當然有幸運的成份,然而威廉小王子,永遠不要忘記,機會是給準備好的人。你知道嗎?當時電腦的時代正要來臨,可是我們在學校裡都沒趕上學習的機會。還好我有一位同事已經看到趨勢的來臨,他邀了我和另一位同事一起去學電腦。我們公司下班時間是六點,而且要打卡,一份鐘都不能提早走,上課時間是六點半,所以我們三個人在六點前就要抽空把東西收好,真的是抽空,因為那時我的工作超忙。六點一到立刻以飛快的速度打卡,衝下16層樓,再衝上計程車。幸好我們那位體貼的男同事,總在中午先幫我們準備好麵包之類的點心,讓我們在計程車上填點肚子。所以你知道了吧,這就是為什麼我這個LKK沒有被科技淘汰掉的原因。

所以成為臺北人並沒有那麼理所當然,大部份的時候生存主導了我前進的腳步,我選擇然後對選擇負責,就那樣一步一步的走成人生,也一點一點的成為心和身一致的臺北人。不久前我看了一部電影,叫做【聽說桐島退社了】,裡面有一段話:「偶爾的偶爾,我們喜歡的和我們所做的剛好結合在一起。」沒有人可以獨佔遼闊的世界,我只是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角落,如此而已。


P.S.威廉小王子給我的挑戰來自—W.存在主義  https://blog.udn.com/clps50317/8051341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immy412&aid=8182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