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南國的孩子,你凝視什麼樣的未來
2013/07/23 13:20:15瀏覽365|回應0|推薦0

你說,你是一位南國來的孩子,這句話讓我想起一段記憶。還在媒體工作時,出差到德國希爾德斯海姆市的博物館洽談國際藝術展覽,雖然只有十萬人口的小城市,卻是擁有世界遺產的旅遊景點,它讓我想起南國的家鄉屏東市,一個二十萬人口的小城市。談完合作事宜之後,博物館館長以主人的熱忱,建議我們參與城市導覽。

第二天早上八點鐘,我們從旅館走到對街的旅遊中心,有一位導遊在哪兒等候,原來她是市政府約聘的定時導遊,有二個博士學位的美女。她告訴我們市內的徒步旅行只要半天,出城則加上半天搭車旅行,所有的費用皆由市政府支付。我們就跟著她開始認識這個城市,從我們住的三百年古蹟的旅館出發,隔壁的餐廳也有二百年歷史,都是政府古蹟活化政策之一。接著走進教堂,認識他們的宗教藝術,然後參觀我們借展的博物館,再經過雕塑公園,旁邊則是一所美麗的小學。繼續走過最熱鬧的現代化街道,以及傳統的老街玫瑰路,最後去參觀三百年歷史的家族報社。短短四個小時,我對這個一無所知的城市有了新的認識,它是一個擁有宗教信仰的城市,它是一個重視文化古蹟的城市,它是一個文明進步卻也珍惜歷史與傳統的城市,更重要的是它是一個自信的城市。

旅行的時候我養成早起的習慣,我喜歡用自己的角度去認識陌生的城市。隔天早上,我早早起床去進行我的城市探險。走出旅館,清冷的街道上有一個小男孩,我跟著他的腳步悠閒的走著,突然發現他順著我們昨天的路徑走進學校。我想起名建築師路易士康的話:「城市,是當一個小孩從其中走過時,知道長大以後要做什麼的地方。」一個走過古蹟、博物館、現代文明、傳統老街、公園、書局、報社的孩子,他會擁有一個什麼樣的未來呢?

於是,我的思緒飄向遠方,那個比希爾德斯海姆市多了一倍人口的南國家鄉,它準備給屏東的孩子什麼樣的未來呢?他鄉的日子,每逢別人問我:「你是哪裡人?」我回答:「我家在屏東。」對方總是不假思索的回答:「我知道,墾丁。」其實我屏東市的家距離墾丁還有二個多小時的車程呢。那真是有口難言的無奈,屏東不是只有墾丁啊,問題是,除了墾丁,屏東有什麼,我還真是無法描述。

著名的旅遊出版社【寂寞星球】(孤星)的創辦人托尼及莫琳夫婦,有一次來臺灣參加國際旅展,接受訪問時,托尼說:「臺灣的問題是,人們不知為何而來,臺灣有什麼最特別的?」莫琳說:「比方說去巴里島,我會建議你一定要看廟宇。但,來臺灣一定不能錯過什麼?我想不出來。臺灣缺少一個引人注目的標題。」

南國的孩子,你明白了嗎?你和我生長的那個城市,那個不能不愛的家鄉,它缺少的正是自信的容貎,因此你和你的父母,我和我的父母都一樣,從其中走過時,我們看不見自己的未來。

你口中的義大世界、夢時代,甚至新堀江,對我是陌生的。我的青春是一種樸素的色彩,行動的路徑只存在於學校和家之間,人際關係除了家人,就是同學。而我的好朋友們,不是來自空軍眷村,就是住在警察宿舍或是糧食局宿舍,所以作文課寫「我的志願」,每個人的未來不是老師、就是醫生、護士,大學志願卡裡的地質系、戲劇系、彈性力學、社會學等等等,完全不在我們的生活世界裡。可是我考大學那一年,錄取率是13.5%,對地處臺灣最南邊陲的學生而言,能擠進榜單已難能可貴,志願當然是從最高分一路填到最低錄取,至於最後會上什麼科系,就像中籤一樣,老天保佑吧。所以唸兒福的同學當了空中小姐,唸歷史的同學成了股票營業員,唸圖館的同學成立舞蹈教室,而我這個唸中文系的,卻在企業管理工作上跌跌撞撞。

原來離鄉背井,不是嚮往大都市的繁華,而是因為缺乏自信容貎,因此必須在主流價值中,尋找一個安全的機會。我很幸運的是在兜兜轉轉之後,明白這個道理,於是轉身走回屬於自我的那條獨特道路。回顧來時路,付出的是漫長的青春歲月,你如果問我值不值得,我會說也無風雨也無晴。

因為這就是人生,我不想說「宿命」或「命定」。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是希爾德斯海姆市的那個男孩,或許你的人生就不需要走許多冤枉路。而我這個南國的孩子雖然繞了許多遠路,但並非全然冤枉。它讓我理解,沒有一段學習是無用的,沒有一段旅程不值得參與。學院的理論加上經驗的實踐,正是成就我獨特而不可取代的養份。

所以,順著主流價值也好,找出非主流的自我也好,或者主流、非主流交替前進也很好,重要的是有沒有不自欺的用心在每一個當下。就像你說的去「經歷」、去「體會」、去「感受」,不只是「凝望遠方」,而是認真、努力,拼了命的去「學習」,因為唯有學習才會帶著我們往前走,然後找到回家的路。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immy412&aid=7999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