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在, 我們在凱道
2022/10/31 13:07:13瀏覽80|回應0|推薦2

《未央歌》結束前,鹿橋安排余孟勤最後一次去文山找藺燕梅,伍寶笙問童孝賢他認為大余能不能把藺燕梅接回來,小童說大余此去,大概是最後一劑藥。藺燕梅彷彿害了一場病,現在已經快健康了,服下這劑藥,病就好了。這也是余孟勤的最後一劑藥,吃下這藥,心眼也開豁了,也許在別處成功。

不知為何經常在強弱權力翻轉的事件中,我總會想起這段話。今天是救國團成立70周年的日子,70年來第一次,昨天我們走上凱道。其實對於要不要參加遊行我猶豫過,本想趁著忙碌混過去,周六忙完所有行程休息之後,精神恢復,決定誠實面對生命中這段現實。

長久職場管理經驗,養成我重視目標導向的習慣。遊行的訴求目標坦白說我至今依然不甚了解,只知道民進黨傾全黨之力強迫救國團歸還十六億,至於還給國家還是民進黨反正也沒差。所以走上街頭的目標到底要做什麼呢?向這個貪婪政黨宣戰,誓死反抗你們。或者告訴民眾,執政黨不正義的迫害,希望人民站在我們這一邊,讓執行黨良心發現?說實話這二個訴求都很不切實際,尤其我所屬的張老師團體,向來以助人為目標,怎可能變身戰鬥隊伍呢?至於感化執政黨更是椽木求魚吧,跟一個沒有道德的組織要求道德,想想都覺得荒謬。既然目標效益如此薄弱,實在難以說服自己的參與動機可是我去了,距離上次紅衫軍,再上次野白合之夜,政治冷感的我走上街頭的次數真是寥寥可數,但昨天我去了。

很多人都說救國團是他們的青春記憶,但對我它現在依然是進行式。除了年輕時文藝營、編輯營與救國團結緣外,我生命中有一個重要的角色一直存在於救國團,那是大二時受訓然後加入至今的張老師輔導志工。從三重中心到臺灣書局所在的員訓中心,再到小巨蛋對面原台北學苑的台北中心,最後落腳大直由幼獅書庫改裝的台北中心,這一路見證了張老師或者說救國團的興衰。我在我一直在助人的路上本以為被逼到大直邊錘已是極限,沒想到現在卻得面對生死存亡。

所以,我們上街頭了。公雞說籌備時有人建議走激進路線,升高抗爭聲量,問題是我們又沒經過戰鬥訓練,當年戰鬥營的戰將們也廉頗老矣。有人建議走嘉年華路線,問題是魯啦啦早就不存在,幼獅張也停擺多年。既然允文允武都不成,只好烏合之眾真實上場。看著斯文的家正總幹事揚起聲音,抓著大聲公也傳不到三排遠,真是替他心疼。至於路線怎麼走,活動怎麼進行,我們該如何配合,完全搞不清楚。執勤經驗豐富的警察先生,大概看不下去,一路指揮而我們完全配合。真想問問我們是不是他們見過最鬆散卻也最和善的抗爭團體

凱道上的舞台活動稍微有點政治味上台的政治人物不少看到前副總統呂秀蓮前總統馬英九出席還是蠻感動的歷史的道路不就是如此舖就的嗎兼容善惡包容異己多元接納至於功過時間論斷

不知道這場遊行會不會是救國團的最後一劑藥但希望它是我們張老師的最後一劑藥認清現實正視自我並相信有一個角落可以延續我們的歷史因為我們一直在助人的路上不曾缺席

( 知識學習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immy412&aid=177364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