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個「基督徒」醫生之死?----從李文亮醫生過世說起
2020/02/11 12:45:31瀏覽3055|回應5|推薦40

最近,中國武漢的眼科醫生李文亮過世,因著網路的傳訊,忽然之間,他被當成像英雄那樣的人物。

但是綜觀可能的資訊,李醫生算得上是武漢疫情的吹哨人嗎?

他留意到有個類似SARS的病毒出現,於是在自己的醫護群談到這個現象。是後來被人公開這個談論,才讓公安找上他和另外幾個人,要他們不可隨意散播疫病謠言。

我不曉得被警告之後,李醫生是否秉著應該告知民眾要防範的心思,繼續傳相關訊息?

如果有,那麼他的確符合「吹哨人」的稱謂,,冒著被懲罰的危險,喚起人的注意。如果沒有,那麼他過世之後,人們如此稱呼他,有何意義?

接著,一封說是他寫的遺書開始流傳。至少我就收到數次,有個人送,有從群組來。

但只要稍微想想,任何人即使只是感冒,微發燒,思路的運作就開始不靈光;要集中精神都難,遑論寫出條理井然,兼充滿感性,賺人熱淚的文章。

李醫生在二月初宣佈得了武漢肺炎,那之後應該忙著接受治療。而緊接的肉體不適,如果還能讓他寫出那樣的遺書,真是近乎超人的作為了。

我這麼寫,並非調侃這位在疫情裡喪生的醫生,而是駁斥那些不加思索,不去證實,就亂傳資訊的人。

如此作為,目的何在呢?因為當他是英雄,所以需要凸顯他的不平凡風格?但實況應該是,李醫生也是平凡人,一個因為在醫院工作,先有機會接觸一些武漢肺炎的患者;而在他可能防護疏忽的情況下,不幸被感染,可悲地失去生命。

但更離譜的是開始有人傳講他是基督徒,轉傳的遺書於是加上:李文亮,一位基督徒醫生,今天去了天家。。。。

由於傳訊給我的都是台灣的朋友,我只能假設這樣的資訊可能始於哪個台灣教會的會友,或是傳道人,然後不去分辨的其他基督徒就繼續傳送了。

李醫生是不是基督徒,重要嗎?

說重要,是因為聖經有寫過:「上帝看祂聖民之死,極為寶貴。」如果李醫生是基督徒,那麼他的確已經息了在地上的勞苦,被迎迓進入美好的天家。

但有誰證實他是基督徒嗎?如果他不是,在他過世之後給他這樣的頭銜,又是為何?

基督的教會需要這樣來消費名人,仿佛這樣,就為耶穌基督增添光環?或是讓祂的福音更有效力?

台灣的一些教會以名人作號召,這當然不是第一次。回想林書豪在美國NBA打出林來瘋的名號不久,台灣的教會就開始消費他的名氣。

那段時間我剛好回台探親,在多處可看到籌辦以他為講員的聚會海報。

林書豪球技其實不出色。但那無妨。台灣有許多嚮往高學歷,知名大學的人,而他頂著哈佛畢業的光環,又是基督徒。如此德智體群兼備的模範生!對於傳講成功神學的教會,無疑是很好的代言人。

我當然不是說林書豪自己想站在那樣的位置。而是覺得台灣的一些教會這樣的行徑,其目的是要傳基督的福音,還是以球星,明星為號召,為自己教會增添人數?

如是這般。這次又給李文亮貼上基督徒的標籤。台灣的一些基督徒到底怎麼了?

在中國,這些年來,上帝藉著一些家庭教會的牧者,不畏獨裁政府的高壓制止,勇敢傳講聖經真理,那之中,有王怡牧師那樣幾乎先知性發聲的牧者。

王怡原是中國出名的公知份子,維權律師。2005年歸信基督信仰後,在證道中多次指責政府統戰部對家庭教會信徒的打壓,也極力斥責那些服膺無神論共產黨的三自教會,已經不知多少次被公安當局「邀請」去喝茶。

與此同時,這十多年來,台灣的一些大型教會,例如台北市召會,靈糧堂,新店行道會等等的教會牧師,長執領袖,卻與中國的一些三自教會牧者熱絡互邀,頻繁互動,交換講台。

傳講福音真理的神聖講台,居然變成互相酬庸的地盤。

這就難怪前年底王怡牧師被拘捕,秘密關押,到去年十二月底又被不外宣的審訊,判處9年刑期,罪名是顛覆國家政府。台灣的教會基本上沒有牧者或信徒為此發出抗議或代禱的訊息。

我只收到台灣一個好友姊妹傳來,她的教會有為此呼籲禱告。我在幾個群組發出的代禱訊息,則是無人回應,一片緘默。

這位姊妹,最近也納悶問她的師母,為何在武漢疫情的播報裡,沒有基督徒醫生參加談話性節目,去給予一些正面教導。

我個人倒是認為,要談醫護資訊,是否是基督徒不重要。我們去看病,希求的是醫生有足夠專業知識和醫療經驗,而非先以他的信仰為考量。

此外,我認為在醫療性節目也不宜引用聖經經文,例如舊約裡提到的不潔淨動物不可吃,或是有疫疾要隔離14天等,以此說現在的防疫方式,乃依據聖經的教導,等等。因為那並非聖經的主要用途,對於傳福音也無大助益。

但是身為基督徒的醫護人員,投入抗疫,防疫的救治任務,他的信仰當然是有作用的。

首先,耶穌基督的福音,其重點是相信耶穌的死而復活。歸信的洗禮,浸入水中,再起來,象徵著有罪性的舊生命死亡,以及與耶穌聯結而有的新生命開始,那就是「永生」的起始點,不是等到人肉身死了,回天家才開始。

初代教會的信徒,要接受基督信仰,是冒著生命危險,因此他們對洗禮的意義了然於心。對於現今基督信仰仍然被嚴厲打壓的地區,那認知仍然是切身而真實的。

真的相信自己是死而復活,有永生的基督徒醫生,面對有生命(肉身)危險的狀況,當然不是童騃性無知的認為有上帝保守,而輕忽防範;而是承擔救人職責,自己也盡力防護;但整體過程和後果,則是相信並倚靠上帝的憐憫和權能。就如幾年前伊波拉疫情時的一些醫生所為。

[從伊波拉病毒談起----劫難災病中的平安]

[ 劫難災病中的平安 [附記:Brantly醫師的信]]

我自己隨著年歲漸長,對於死而復活的福音信息,越發覺得其重要和力道。天災人禍,戰爭疾病,讓人驚懼,因為都可能帶來死亡。

死亡,是人類無法逃脫的仇敵,是讓人畏懼的可怕力量。

但是檢視自己是否預備好,可能隨時迎見死亡,不是在危機來臨時,而是在似乎承平時就必須如此。

我害怕死亡嗎?是的!因為它巨大的破壞性,讓垂危的身體受苦,也讓親情友愛的人際關係被切割而結束,帶給人哀傷悲戚。

但是從基督信仰的真理來看,死亡也是一個轉折點。 當地上的肉身結束「使用期限」,生命並未消失,而是進入另一個新的身體,那是使徒保羅在新約哥林多前書15章敘述的:

「如果我們信基督的人只在今生有希望( 或譯『如果我們對基督的希望只限於今生』),我們就比世界上任何人更可憐了。。。。有人要問:『死人怎麼能復活呢?他們會有甚麼樣的形體呢?』無知的人哪,你種在地裏的種子,要不是死了就不能發芽生長。死人復活也是這樣。。。。身體埋葬後會朽壞;復活後是不朽壞的。被埋葬的是醜陋衰弱的;復活的是完美健壯的。被埋葬的是血肉的身體;復活的是屬靈的身體。既然有血肉的身體,也就有屬靈的身體。」(哥林多前書15:19,35-36,42-44)

綜合保羅的教導,我們領受的新身體有三個特質:永不朽壞,完美健壯,聖潔靈性。

最後一個特質,中文的翻譯沒有很精準,「屬靈的身體」,好像是非物質性的,飄忽如風的狀態。其實原文那個詞語的意思是:「順服聖靈掌管的有形質身體」。

換句話說,就是對罪不會有反應的身體。用類比來說,就如我們現在的身體對於病毒惡菌免疫那樣。那不是很美好嗎?

我們在地上存活時,需要這個身體為生命效力,因此好好顧惜保養乃是必要。但是,當它的時限到了,生命換一個美好的身體為居所,也是讓人期盼的。

就是保羅說的,從帳棚遷移到房屋:「我們知道,如果我們所住的這地上的帳棚拆去了,上帝會給我們天上的住宅,是他親自建造、永遠存在的。。。。我們有充分的勇氣,情願離開這地上的身體,跟主一同居住。更重要的是,無論在這地上的身體裏,還是穿上屬天的身體,我們都要討主的喜悅。」(哥林多後書5:1,8-9)

也因此,基督的信徒在世上,對於死亡的厭惡,害怕,雖是必然;但也帶著展望。那種張力是同時並存,也成為生活行事的動因:將每一天視為上帝給予的恩福,感謝,珍惜,也盡可能的行作造就自己和他人的事情,來映現上帝的美善與榮耀。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chen50&aid=131712083

 回應文章

Sir Norton 多撐五分鐘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2/19 21:14
您這一篇擲地有聲,有懇摯的觀省,尤於基徒信眾的行為。這樣的清流,才能引起了解和啓發,以至感動。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20-02-22 09:26 回覆:

真實的信仰,或是真理,都需要有客觀的實據,和主觀的經歷。後者是驗證前者,但不是哄抬前者。

我發現近幾年來高舉成功神學的教會則是常以人的主觀經歷,來哄抬基督的福音。彷彿人的光環,可以增添福音的「賣點」。還有牧者高言基督教是「品牌」,彷彿就是一個需要打出名號的商品。這樣的牧者可以去夜市叫賣,但不適合站在上帝授權的教會講台。


寧靜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2/12 10:32

我收到許多朋友傳李文亮的資料,完全沒有說李文亮是基督徒。

恐怕是基督徒的網友自己添加的吧

網路上許多追憶的文章也不是李文亮寫的,我有收到澄清文及警告文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20-02-12 11:36 回覆:

我收到,諸如「一個基督徒醫生,今天去了天家,」「一個基督徒醫生含淚寫下的悼詩,」等等。

從轉發的文章看來,應該不是轉給我的那個朋友自己添加,而是傳過來的文章就已經那麼寫了。所以可能從某個人開始,其他基督徒不加以查證就直接轉發了。我個人還是認為這是不負責的轉發。對於每個傳過來的人,不論是個人還是群組,我都馬上更正,但傳的人居然都沒有再作回應。顯示有的人就是轉發而已,不管回應。

網路的謠傳,大概就是這樣散播的。

基督徒應該是追求真理的人,卻如此不顧真相,讓我非常納悶。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2/11 14:12
今早帶狗狗去看腳掌上的腫瘤。

在車上,我想到武漢這波疫情,帶給中共領導人一些「測試」,一些原以為的「自以為是」。有很多人也把中國當英雄崇拜,我卻不恥中共領導人的行徑。

中共想當世界大國的「夢」是需要被檢驗的,別以為頭銜或權利可以搞定人的一切,人的心是會醒悟。成為大國可不是靠強權與大砲,而是公義公平。不是基督徒,先不以基督徒的律法衡量,就以一般人的良心與道德底線衡量就好,中共中央是不及格的啦!

大國這麼容易當嗎?哼!連自己的人民疫情都止不住,還談甚麼大國。中國送我去住豪宅,給我千金萬兩黃金,給我高官我都不會去住的,更別談是現在了!

中國雖然不是故意去傳染疫情,但到如今,讓全世界人心惶惶,經濟大衰退與預期恐慌,我也沒看見該國中央官員出來認錯道歉,光是這樣的態度,就讓大部分善良的中國人抬不起頭,別說是其他了!

我今天的話,是不是太多了?!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20-02-12 05:09 回覆:

有人說,不要把中共政權,和中國人民,混為一談。

但是如果身為國民,不知分辨,或是選擇容許這樣的政權繼續打壓,還合理化政權是為了維穩,那麼,就是因為有這樣的國民,所以那樣的政權可以繼續存在。

遇到危機,中共政權不會有高階層的人出來道歉的,因為一道歉,就會被鬥爭,就有可能失去權位,權利。但是他們會以比較低階層的人為替罪羊,找幾個來撤職查辦!

也有人以為經過這個疫情,中國政權會崩裂,或改變。我認為,如果沒有崩裂,這個政權會越來越獨裁,更抓緊控制。如果這次的疫情可以用封城來解決,緩慢疫情的傳播,而中國其他地區的百姓認為這個政府這麼做是對的。那麼這個政府可以繼續用那樣的高壓控制方式統治下去,繼續讓少數有權利的人得利。一切都可以用國安的理由,來箝制人民的自由,而人民不會反抗。

這就是為什麼中共統戰部必須拘捕王怡這樣的基督徒,之前他未信時,是秉著良知做一些人的維權律師。信主之後,他更知道上帝的公義與憐憫,還能勇敢發聲。政權容不下這樣的人存在。

王怡的證道,不同於以往那些被關的傳道人,例如王明道,林獻羔,謝善模等人。他們也都是為信而受到逼迫,但他們基本上的見證是留在個人範圍裡的。也就是說他們的信仰,仍然屬於他們個人的,而不是帶著關顧社會大眾的心志。王怡本來是公知份子,他熟悉中國歷史,文化背景。他的一些證道,或是教導,其範圍不是侷限在個人。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2/11 13:54
懶,也是一種罪性。

雖然,一個人信主是聖靈的揀選,而不是人揀選神,但聖經也說過,當我們專心尋求,就必尋見。

一個只需今生的人是多麼的可憐與無奈,他們就像是次等公民。其實,當人認真去認識神,就像願意去閱讀一本書,那麼,我相信,神會在人的環境中,藉著人或物或事,激動人的心去深度思索。

我也體會到貞吟所說的,自己年紀愈大,對過去一些想法會有不同;我覺得人很難真正認識自己,多是遇見一些事故後,才恍然大悟,但,人總以為認識自己。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20-02-12 04:49 回覆:

有諺語說,懶惰的頭腦,是魔鬼的工廠。因為不想思考,就很容易被欺哄吧?

認知,一直是個過程。這是我個人的體會,好像一個旅程在進行。而且認知,隨時需要反覆檢視。即使每個信徒對於聖經寫的真理,也需要透過這樣的檢視,驗證,才能成為自己的信念。否則只是盲信。

最近才跟一個姐妹說,別人的見證,不能拿來當作公式,一廂情願認為,既然上帝會對那個人做那樣的事,就一定可能複製在你的身上。我建議她向上帝求智慧,加上理性思考,去做合上帝心意的抉擇,而那是我們該有的操練。她非常驚訝那也是需要操練的。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2/11 13:42
看完這篇,好像有被一擊的感覺,哈哈。

這年頭,當個敬虔的基督徒也不容易,因為會被檢驗。但,有甚麼關係,越受檢驗,讓自己的信仰更經得起考驗,或說被燒成精金,純度99%,那不更好。( 只有被聖靈燒才能達100%)

因為,當我們「看重」一件寶物,我們不會想自己拿到的是「假」的寶貝。

貞吟這篇寫的適時。我沒看這位醫生的網路報導,只聽說大一他加入共產黨,那麼,假如他是黨員,怎麼可能是基督徒呢?難道,後來放棄?

基督徒千萬不要怕( 或說不悅)被指正,要感謝有機會認真查考。

我是認為一般人( 像我還不認識主之前),很容易去崇拜或說欣賞自己辦不到,卻有人辦到了的那一個人。然而,這種心態是可悲的,也是無知的,更確切的說,就是「懶」。

懶得去追求生命的奧秘,懶的付出代價去思索,就跟大部分的人,一天過一天..... 。懶,也是一種最性。

先送出,我還要說。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20-02-12 04:38 回覆:

一個人怎麼可能是相信有上帝的基督徒,又是高舉無神論的共產黨員呢?

把李醫師說成是基督徒,好像他是一個殉道者那樣。但真正的基督徒殉道者,不是為理想,不是為信念,而是知道耶穌基督的救贖恩典,已經使得他們出死入生,所以他們不可能去膜拜另一個神明,或是某個君王,以至於遭到逼迫,如此而已。

有說中共政權,看重物質,多於國民的生命。看重他們自身政權維穩,多於百姓的安全。

基督徒怎麼可能會附和這樣的政權?但李醫生對於香港的反送中行動,他贊成中國政權的高壓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