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那段被美國人呵護的日子!
2011/08/05 20:07:22瀏覽312|回應0|推薦5

記得還住在美國時, 許多老外紛紛問我中國音樂究竟是怎一回事? 於是我

便將分享中國音樂與舞蹈給西方人,當成我的使命,想不到這麼做,竟然

在我的生命裡,留下難以置信的甜美回憶.


 為了分享,我單槍匹馬地去到一個離住處不遠,名叫 Burren的愛爾蘭

餐廳兼酒吧表演.

只是叫人想像不到,外頭看起來不甚起眼且是佔地微小的Burren

,裡頭竞是如此寬廣,前面是餐廳,後面則是音樂廳,就在這裡頭

,常舉辦音樂會以及一星期一次歡迎業餘的音樂家或想秀的人的

OPENMIC。本來OPEN MIC多半祇接受演奏不同樂器、唱歌、讀詩

、說笑話惟獨沒有跳舞這回事,多虧這裡的主持人不落俗套,不

但破例地接受我跳舞,還不厭其煩地爲我清場,好使我有足夠的空

間跳舞,因此我一再去那邊表演。



       Burren是間愛爾蘭的餐廳,據說它是新英格蘭所有愛爾蘭的酒

吧中,算是規模最大的一間,不僅如此,它還是觀光客所不可錯過

的地方。來到這裡後才知愛爾蘭人酷愛喝酒,雖然每當有OPEN MIC

時,總會有近二百多位的觀眾前來欣賞,然而醉翁之意不在酒 ?到

來的人皆心知肚明,與其說是來看表演還不如說是為了飲酒作樂或

與朋友敘舊,因此每次儘管台上的表演者使出渾身解數,賣力地演

出時,台下卻是高聲談論,完全不把它當成一回事,其音量之大還

每每蓋過正在表演的人,導致各個表演者莫不感到十分沮喪,就算

表演有多精彩,有多麼棒,到頭來總會因為鬥不過周遭四邊所傳來

猶如菜市場般的嘈雜聲而心生挫折,除非表演者能夠一鳴驚人,那

麼台下觀眾還有可能停下嘴巴好好聆聽,不過千萬別高興得太早,

因為很快就會發現到才不到幾秒,他們又開始七嘴八舌地聊了下去

,因此想要在這個地方做好表演,無疑是空前的一大考驗。



 我的聲音一向不大,唱起歌的音量和已故的鄧麗君相比,可說

是不相上下,因而拿如此微小的音量和台下碩大的噪音一起較量,

無非是自不量力,結果可想而知,於是早有自知之明的我,不敢有

什奢望,期待眼前的觀眾會仁慈地安靜下來,好好聽我唱歌,我祇

求再三盡力,希望多少能夠如願地將中國音樂和舞蹈之美,分享給

外國人,就算免不了會遭遇許多挫折,我仍願百折不撓,繼續一曲

又一曲地唱了下去,等到該是跳舞的時候,我便拿起劍、扇,一會

兒將功夫架勢又一會兒是國劇、歌仔戲的身段搬到台上,靈活地加

以運用,有時心血來潮,也會邀請台下觀眾上台與我共舞一起同樂

,由於我的舞蹈兼具勇猛與溫柔的特色,再加上有著在西方舞蹈中

所罕見的東方肢體語言,不單如此,我的舞蹈還變化多端,令人目

不暇及,因此無形之中,逐漸地吸引了許多人的注意,甚至過了不

久,我便在跳舞的時候,看到了正和朋友你一言我一語的一些男士

們,居然邊談邊模仿我舞蹈中的蓮花指,使得我大吃一驚同時也相

當興奮,畢竟就是中國男孩也未必會喜歡這麼做,想不到眼前的外

國男士,不但神色認真地學習而且還十分專注地仔細觀賞,叫人看

了又好笑又覺可愛,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大概是愛屋及烏的緣故,我那差強人意的唱功也開始受到青睞

,祇要輪到是我唱歌時,原本處在嘰哩哌啦的聲浪中,便會受到噓

聲四起的抗議,從小到大就自由慣了的美國人,誰會去理睬別人的

不滿表示,於是不少人漠視這些噓聲,繼續痛快地大聲暢談,不過

這麼做祇會招惹更多的噓聲帬湧而來,以致最後弄得再講下去,多

少自己都會覺得有些罪惡感,因而不得不乖乖地閉上嘴巴,就這樣

,在眾人共有的默契下,從此之後祇要我一上台唱歌,台下即使

多麼吵雜,也會立刻變得出奇的安靜,因此我不需要再像往昔一般

,非得拼了老命,才能讓觀眾聽到我的歌聲,如果此時有人會給我

一個特寫鏡頭的話,肯定不難發現鏡頭上的我,臉上寫滿了無限的

歡欣與鼓舞,畢竟能夠受到如此般的待遇,可說是史無前例,僅我

一人而已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odloves&aid=5506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