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白駒騎士 (二十一) 勿忘我
2011/07/25 00:02:15瀏覽932|回應5|推薦130

※本集有歌曲搭配。

  穿好襯衫與西褲,蔣伯謙來到鏡前打量自己,鬍渣已刮乾淨了,臉頰也養得長些肉了,那一對眼睛,如以往那樣清澈,雖仍黯淡一點,現在的他,看來有著昔日的秀氣,但又多了份穩重。在某一天的晨光中,他曾捧著那本省誠的愛,鼓舞著自己,繼續以夢想的腳步,邁向未知的世界。

  戶外傳來汽車行駛的聲音,由遠而近,燈光掠過了窗玻璃,吸引蔣伯謙的注意。即使知道不可能是省誠,他依然下意識地來到窗前。沒有聽見喇叭大鳴,他往外看去,見到歸來的一家三口。蔣伯謙的眉心,微微地起了點波濤,他輕輕嘆了口氣。
  「伯謙!」
  蔣伯謙聞聲,自窗邊回頭,是他的母親站在房門口。
  「怎麼還對著窗戶發呆?快準備準備,要出門了。」
  蔣伯謙又瞥了一眼那輛不是雪佛蘭的汽車,離開窗前。

  「中心」餐廳裡,蔣伯謙與雙親,和另一家人同坐一桌,兩方的父母正和顏地互相交談,
  「久別重逢,表示小犬與貴千金真是有緣啊!」蔣伯謙的父親說。
  何沁蓉有些羞澀地看著蔣伯謙,他卻在發呆。
  「我們沁蓉和伯謙也認識這麼幾年了,我看他們倆一路相處得也滿好。以前,沁蓉常和我們提著伯謙的好處呢!」何沁蓉的母親說。
  「我和伯謙的父親是想,他也到了該成家立業的年紀了…。」
  「呵呵,我們也是這麼想的…」
  蔣伯謙凝望著桌面,顯露著一點點憂愁,他現在只看得見眼前的瓷盤,嘈雜聲在耳中愈來愈大。
  何沁蓉想喚蔣伯謙說話,卻打住了。一會兒,見他突然抬起頭來,注視自己,她心頭一驚,出於不曾見過他如此主動的眼神。

  那天下午,兩家父母便迫不及待地慫恿兒女獨自約會,於是蔣伯謙攜著何沁蓉搭車到重慶南路的「五克拉」西餐廳去,原因是沿途的許多書店,令他可以暫時不需要道出私事。那是他們第一次約會,在輕柔的音樂聲中,蔣伯謙低聲地絮絮說著一些事情,他費力地使自己婉轉,短短一句話便成了長篇大論。何沁蓉倒是因此不需要直接迎向霹靂,只是慢慢的,聽出了端倪。
  「妳不想和我說話了嗎?」蔣伯謙問。
  情緒複雜到了極端,何沁蓉不知該先表現出哪一種,只能默然。她也執著,但做不成護航者,因為青春只剩那麼一點還停留在自己手中。半晌,她拎起皮包,快步離去。
  蔣伯謙端起水杯,碰了碰何沁蓉的。「敬妳。當我起程逐夢,便立刻撞傷的妳。」

--------

  「我可以敬逐夢者嗎?」李棻檸說,一面舉起自己的水杯。
  蔣伯謙端起他的咖啡杯,碰了碰李棻檸的。「敬小小的逐夢者。」他們在鄰近五克拉原址的咖啡館內,他在那兒將大略的故事告訴了她。
  李棻檸笑得開朗,因為這是第一次和自己的偶像進餐,而且終於知道白駒騎士與那名美艷女郎的詳細身份了。但她只顧聽故事,幾乎忘了吃東西,才敬過逐夢者,又立刻談起「正事」。「前一陣子,我查過命案的資料了,還一直以為是查先生曾經傷害過你,才會讓你有那麼大的反應。」
  「呵,」蔣伯謙輕鬆地笑了聲,「當然不是。只不過想到他,我還是有點難過。當初就是因為妳的文章,還有妳的畫,讓我打算整理屋子,找個合適的地方放那些照片。」
  「為什麼?」李棻檸問。
  「我不想再壓抑這些回憶,也許換個方式和他相處,又是一種氣象。」
  李棻檸一聽,臉上又充滿期待,「那我可以去幫你擺照片嗎?你和查先生的那些合照都很好看耶!」
  「妳又打什麼主意了?」蔣伯謙皺起眉頭,看了看他的小粉絲。
  「對不起,老師,」李棻檸突然又慚愧起來,微微低頭,低聲道:「你願意原諒我了嗎?」
  「以後別亂拿我的東西了,我們熟,但我還不是妳的親人,東西可以任妳使用呢!」
  「『還』不是親人?」李棻檸精靈地看著蔣伯謙,問:「那以後會是嗎?」
  蔣伯謙笑了,「我能當妳什麼親人呢?」他想了想,彆扭地說出「乾…爸爸…?」
  「乾爺爺好了。」
  「啊…原來我這麼老…」,蔣伯謙不堪地低下頭,「難怪老花眼愈來愈嚴重了。」說著,他頑皮地順手自上衣口袋取出眼鏡戴著。
  李棻檸見狀,呵呵笑個不停。
  「這小孫女沒規矩,不讓她來我家了。」
  「不要啦!叔叔…」李棻檸趕緊道。
  兩個人同時笑了起來,蔣伯謙催促道:「快吃飯吧!妳看妳才吃兩口,我已經喝到咖啡了,一會兒不等妳了!」
  為了替蔣伯謙擺照片,李棻檸柔順地吃起她的主食。

  一趟計程車往返,去程有李棻檸相伴,回程時只有自己。這是他今天第二次踏入家門,蔣伯謙站在落地窗邊,放眼望去,書櫃上、玻璃櫥中、小几中央,都已擺放了李棻檸挑選出來的照片,現在客廳中被查省誠的身影點綴,彷彿一場為他舉辦的紀念展。可惜底片已經不復存在,所以那些影像仍舊是褪色的。他走向玻璃櫥,頂端置放的那一幅,有查省誠,也有藍琪,是他們在林蔭小徑騎單車的那天留下的,那代表了他青春歲月最燦爛的一段時光。看著查省誠與藍琪的笑容,彷彿他們從未遠去,依然近在自己身邊,蔣伯謙感到心頭正漸漸暈染著暖意。

  書房牆上那幅與查省誠並肩坐在木柵欄上的照片還原了,中間一道深深的折痕,將會在蔣伯謙的眼中,漸趨隱形。回到臥室,床頭櫃也多了張小型的照片,那是花叢間低頭沉思的查省誠,在柔焦鏡頭下,猶如天使。睡前,蔣伯謙在枕邊捧著它端詳了一會兒,才漸漸入夢。那時,查省誠好像在床頭櫃上的花叢間,俯視著他酣睡的小文人,他的眼神被重重心事堆疊得深遂,在咖啡色的波光裡面,隱藏著一個蔣伯謙不曾知道,新聞記者也不曾挖掘,李棻檸也查詢不到的事實…。

  那捲靜靜躺在書桌上的16釐米底片。

  辦公室的大門開啟,查省誠抬起頭,見藍琪兩手握拳,走向自己。查省誠皺起眉頭,謹慎思考了一會兒,指了指右邊的拳頭。藍琪張開手,「李先生晚上有飯局,要你一起去。」見查省誠五官皺在一起,她笑起來。
  「跟他們說我不去,我要看另外一隻手。」
  藍琪湊近查省誠,另一隻拳頭放在桌上,查省誠盯著看。「你要告訴我理由,才能知道這個拳頭是什麼。」
  「他們說話三句不離錢,聽了倒胃極了。」查省誠說。
  「哦?所以你要我回他『你們說話三句不離錢,聽了倒胃極了』?」說完,藍琪精靈地眨眨眼。逗得查省誠瞪大眼,她又哈哈大笑。
  「說我跟伯謙吃飯去了吧!」
  「賓果!」藍琪張開那隻握拳的手,「伯謙打來問你要不要去國立藝術館看全國美展。」

  查省誠在放置文宣資料的櫃子旁,揀了幾份起來,一面看著,一邊走向在角落定睛賞畫的蔣伯謙。猛然抬起頭來,他頓時怔於原地。牆上的畫中,兩三個小天使飄浮在空中,往旁邊看,是專注的蔣伯謙,他的臉龐與雙眼在燈光投射之下,好柔和,好迷人,宛如畫中人物的同伴一般。查省誠莞爾,但又突然間憶起什麼而僵住了。
  「誰也不知道你根本是個惡魔…」彭定揚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查省誠低頭看著自己拿著文件的手,頓時他感到難堪不已,臉色也隨著沉了下來。他轉過身,僵硬地走回櫃子旁,在那裡發愣。
  「在想什麼?醒醒。」
  查省誠回頭,見蔣伯謙已在自己身旁,他搖搖頭,「給你拿幾張說明…」說著,將手上的資料遞給蔣伯謙,看著他又投入地鑽研起那些作品。

  去了故宮,他們到鄰近的小山上散步,玩累了,蔣伯謙在草地上小憩著,查省誠趴在一邊凝神注視,看著看著,忍不住向他的頸部湊去,輕輕聞聞小文人淡淡的香氣。蔣伯謙在睡夢中動了一下,慢慢醒了過來。
  「你夢見什麼了呢?」查省誠在笑容中問。
  蔣伯謙想了想,搖搖頭,又憶及重要的事,自身旁的草叢中捧起一朵石竹花。他坐起身,將石竹花放入查省誠胸前的口袋。「剛剛摘的,忘了給你。」蔣伯謙的微笑,帶著點惺忪,看起來更加可愛。
  查省誠俯視著自己胸前的花朵,「你知道石竹花代表什麼嗎?」他問。
  「它代表純潔的愛。」蔣伯謙答。
  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衝突,愈發覺得那「惡魔」椎心、查省誠驀然起身,走遠了,在花叢間,他緩緩回過頭,眼神中盡是落寞。

  幾度央求怯場的小文人入鏡後,一連幾天,查省誠攜著拍好的兩捲底片至熟識的攝影社,在那裡的暗房內親自執剪。

  深夜,於漆黑的別墅中,只有查省誠的房門底下不斷閃著光線。那張一再投映過性愛自拍片的白色布幕,現在正展示著他一刀刀剪接而成的心血結晶 – 將贈予小文人的影片。查省誠坐在床上,定睛注視著一幕幕場景,從他在汽車內介紹著由台北市區前往牧場的路徑、與小文人在牧場中嬉鬧、在T.L路學騎腳踏車、在別墅圍牆內欣賞街景、還有最末獨自對鏡頭握手。

  查省誠在鼻酸之中,一面讀著那張分手信,上面敘述著,以他一個汙濁的個體,不敢再如影隨行於小文人身旁,但他將停留在遠處,繼續作一個夢的讀者。即使遣詞婉轉,但他深怕造成蔣伯謙誤會,於是,又隨手找出紙條,在上面寫了行字,接著,再次裝好底片,扛起攝影機,將它拍下。

  「Remember me, as I cherish you.」

  那封信從未寄出,因為查省誠難以割捨,他們沒有經歷分離,便又復合了。而那盒底片,最後並非經由查省誠交到蔣伯謙手中,因為他們短暫地相聚以後,又分離了。

  真的分離了嗎?蔣伯謙仍安詳地眠於枕中,沒有答案,查省誠,也依舊在床頭櫃上默默俯視著他,一如當年在小山的草地上,看著他可愛的小文人。

(待續)

依凡斯 2011.05

※這篇文章搭配的歌曲是學士合唱團 (The Lettermen)演唱的〈Traces〉(1969),聆聽與否,格友可自行選擇。

白駒騎士 最後三集

〈勿忘我〉->〈死寂之夜〉->〈逐夢者〉(完結篇)Free counters!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vanceair&aid=5464024

 回應文章

阿鍾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發現
2011/07/31 06:09
這張看起來優雅,走氣質路線喔~~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8-02 00:57 回覆:

晚安阿鍾哥!

謝謝您的稱讚,那...之前那張沒氣質嗎?


the dreamer gir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賀喜
2011/07/29 13:56
恭喜登上聯合新聞網首頁
the dreamer girl~~ 最新作品:



希臘-埃皮達魯斯(Epidaurus)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7-31 04:17 回覆:

晚安the dreamer girl,謝謝您的祝賀!


仙劍_驚夢奇談_解夢說(1)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1/07/27 17:26

唉~

您的臉太慘白了辣

明知道俺最喜歡寫鬼故事的說(噗~開玩笑的辣~)

要多吃營養食品補補身子喔

期待您的續集

祝您

天天開心順心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7-27 23:12 回覆:

晚安仙劍!

我還滿喜歡那樣的膚色,看起來很復古,但那是因為照片的關係才這麼白,我本人的皮膚稍微有血色一點。

原來您喜歡寫鬼故事啊!那麼下次把我也寫進去如何呢?



同性戀者的婚姻
2011/07/27 15:17

沒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閱讀第一集 ,

應該有好幾個月了吧 ?

從妳這同性戀的故事裡能瞭解到 ....

原來當事者跟異性戀一樣 ,

也有那種「愛到深處無怨尤」的情愫 .

只是同性戀者如果以婚姻當掩飾 ,

那就太可惡了 .

最近在五星級飯店轟趴的那件新聞 ,

因為有名人在內 ,

如果真是如此 ,

那位名人的外籍妻子就太可憐了 .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7-27 23:09 回覆:

晚安書!

人類與生俱來就帶著感情,即使是同性戀,也會有奉獻型的深愛的。例如默片時期的演員William Haines和他的同性伴侶相守終生,被影星瓊克勞馥譽為「好萊塢最幸福的一對佳偶」。

你開始閱讀第一集是三月的事情,到現在四個多月了。順帶一提,第一集的片頭曲換成了正試的版本囉!你可以去聽聽看。


柔怡~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等太久了
2011/07/25 12:27
迫不及待,想趕緊直接看完最後五集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7-25 21:54 回覆:

晚安柔怡,謝謝妳的閱讀!

這次因為中間有豪放女和拉拉手,所以真的隔了很久。不好意思呢!

再兩集就全劇終了,下週同一時間請來觀賞〈白駒騎士〉第二十二集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