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白駒騎士 (十八) 給你的愛
2011/06/08 00:02:05瀏覽931|回應5|推薦143

※本集有歌曲搭配。

  早晨近六點的天幕,是如同蒙上一層薄霧的淡藍色,朝氣盎然,彷彿充滿希望。曾幾何時,查省誠想像自己站在這樣的天空下,那時,他的夢想已經實現了,正與自己最愛的那一個,攜手迎接金碧輝煌的日光灑下,開啟嶄新的一天。如今他只是靜靜地坐在床沿,漠然地望著窗外,身邊沒有最愛,也沒有任何的夢想已然實現。他有什麼夢想呢?並非成為什麼名家,也不是事業有成,只要一個不太具體的「過著如白日夢的生活」。

  他一面吃著作為早餐的煎餅,那是查夫人昨夜為他做的點心,已經冷了。薄薄的餅子,他自小時候便獨愛至今,每每嘗著,心中總會洋溢著母親的疼愛,那卻使他的心酸疼莫名,因為他畢竟不是父母心中的好兒子…。於是他冷血地強迫自己忽略親情,只簡單地以味覺滿足空虛的心。

  再次仰視那淡藍色的天空,不曉得他的世界變成什麼模樣了?「你也許失去藍琪了,那個像蝴蝶一樣陪伴在你身邊,真摯的女孩子。然後,你會再失去伯謙,那個純真得好迷人、好可愛的小文人。他那雙清澈的眼睛、無邪的笑容、頸子旁淡淡的香氣,一再使你著迷,也一再讓你明白自己齷齪得嚇人。」查省誠皺起眉頭,看看自己的手,浮於皮膚的淡綠色的血管,提醒著他的生命不斷「存在」。「最後呢?我會好像一只空殼子,沒有意義地活著。」想到這裡,他的心中爆發悲傷,身體也不禁開始輕微顫動。

  這幾天查省誠總是早早便抵達辦公室了,或許開始習慣缺少藍琪的生活,他反而覺得,獨自一人待在那小空間內,倒有點隱居的安全感。才正開始培養安詳的情緒,他聽見門外的悉索聲…,藍琪來了,雖然又有些遲到。片刻,門外傳來幾聲敲擊。
  「請進。」
  藍琪端來一杯紅茶,輕輕放在查省誠桌前,從那芬芳的氣味,他知道那是自己喜歡的老牌子。
  「早安。」查省誠說。
  藍琪沒有作聲,只和他相看了一會兒,浮起一抹微笑,便轉身離去。查省誠發覺她的背影不似以往那樣,神采飛揚之餘又充滿自信,於是將她叫住。藍琪微微回頭,查省誠這才發現她的眼角是微紅的。
  查省誠起身走向藍琪的面前,輕聲道:「對不起。」
  「道什麼歉?你又沒做錯事。」藍琪一笑,掉頭又要走開,卻被查省誠溫柔地拉住了。她沒有回頭,只是站在原地。
  「轉過來。」
  藍琪搖搖頭,而後才勉強轉過身,一面抹去臉上的幾條淚痕,以濕潤的目光看了看查省誠。
  查省誠將藍琪拉回自己面前,緊緊握著她的手,他們先是維持這個狀態一會兒,繼而才慢慢地抱在一起。
  「妳這兩天到哪裡去了?」查省誠的口氣充滿了關心。
  「只是去玩而已,我貪玩嘛!」藍琪以俏皮的語調說,心裡卻是激動不已,這是她第一次體驗查省誠的懷抱,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他永遠能這樣抱抱她。
  「對不起,也謝謝妳。」查省誠說。
  「你不喜歡我沒有關係,只要你開心就好。可是,我沒辦法不愛你。」即使沒機會作妻子或女友,對藍琪來說,只要能常常陪在查省誠的身邊,看著他的一顰一笑,這樣就好。

  查省誠數週以來愁眉不展的模樣稍稍緩和一點了,但仍舊煩惱著什麼似的,令藍琪不解。中午,她接過收發室送來的信件,發現裡面有一封蔣伯謙寄來的信,不由得面露喜悅。她經過辦公桌,將自己需要處理的信件像擲飛盤一樣扔到自己桌上,接著往查省誠的辦公室走去。

  來到查省誠身旁,藍琪將一疊信放在查省誠面前,接著蹲在他身旁微笑。查省誠轉身看見頂端那封是來自伯謙的信,閃過一剎那的欣然,接著又回復成失落。
  「伯謙又寄信來給你了呢!」藍琪說。
  查省誠拿起那封信,將它放入抽屜,那時,藍琪才發現裡面已累積了幾封同樣來自蔣伯謙,卻未拆的信。她往一旁看去,見桌上還有一張信紙,信上端正地寫了許多內容,最後面是一個英文句子。
  「那是什麼信呢?」藍琪問。
  查省誠將信紙蓋了起來,向藍琪答:「沒什麼。」
  「你們到底怎麼了嘛?」
  查省誠搖搖頭。「我覺得,我不很適合和他作伴…。」
  「所以你要疏離他?為什麼?」
  查省誠不語,良久,才向藍琪道:「妳去忙妳的吧!」
  原以為躲過被催婚的事情之後,查省誠該會開心許多,原來他與伯謙卻還有問題存在。藍琪嘆了口氣,她好像很久沒有看見查省誠真正的笑容了。

  近來的蔣伯謙,幾乎與字紙簍裡的成堆廢稿生活在一塊兒。一連寄了幾封信,撥了幾通電話,卻沒有一次得到省誠的回音,令之傷神。將省誠自生活中移除,他宛如失了平衡的水秤,做起任何事情都無法全神貫注。那篇計劃參加文藝競賽的作品,便在這樣的情況下寫成,橫看豎看,總感覺那些文字像地基沒有打好的高樓,搖搖欲墜。

  自從那篇作品之後,蔣伯謙再也沒有寫出多少令自己滿意的文字,成天處於煩躁之中,幼小的弟弟妹妹在家都避著他,深怕不小心便要招來一頓修理。這天沒課的下午,蔣伯謙照例在爬格子,家中來了通電話,弟弟接聽之後,便怯怯地跑進書房,「哥哥,有你的電話,說是同學。」蔣伯謙來到客廳拿起話筒應聲,那端傳來的卻是一個有些陌生的女聲。

  「不好了不好了!」見藍琪急急忙忙地自門外跑來,查省誠不明就裡,詢問何事。藍琪慌張道:「上次那張圖書館買書的收據不見了,到時候退價差要用的。」
  查省誠幾乎要站了起來,「妳去別的處室找過了嗎?有可能在…」
  「我去過學務處一趟了…」藍琪說。
  查省誠搥了一下桌面,也沒再問些什麼,便衝出辦公室去。
  其實他大可以打電話,但藍琪知道查省誠遭逢緊急事件,總喜歡當面解決。雖然查省誠如此緊張,藍琪卻只是佇立在辦公室門口等著,好似袖手旁觀一般,放任查省誠樓上樓下地跑,而置身事外。

  上午才因為藍琪沒有介意而鬆了口氣,下午她就出了大差錯,查省誠猜測自己大約交了噩運,不僅為了私事懸著一顆心,又得為了公事焦頭爛額。經過一番奔波,那張收據仍舊沒找著,查省誠感覺不到體力消耗的熱度,反而渾身發涼。他回到辦公室,見藍琪等在那兒,便喘著氣道:「妳…妳這次闖了大禍了,那筆錢數目還不小的。」說著,他低下頭,狀似想著辦法。
  「查先生,你看…」
  查省誠抬起頭來,發現藍琪手中拿著一張紙。
  「收據在這,教務處打電話來說夾在公文裡面…」語畢,她吐了吐舌。
  查省誠瞪著藍琪,氣得說不出話。
  「對不起嘛!不要生氣了…」藍琪走近查省誠,道:「你剛才出去的時候,伯謙打電話來,他說邀你吃飯耶!」
  「妳怎麼答呢?」查省誠神情一轉,微慮地盯著藍琪。
  「我替你答應了。」
  查省誠聞言,猶豫起來。
  藍琪見狀,趕緊慫恿著,「我這樣笨,你看你氣成這樣,還是出去和伯謙散散心嘛!」
  「他約在什麼地方呢?」
  「漢城餐廳。」
  「奇怪,他知道我喜歡吃那裡的火鍋嗎?」查省誠納悶。
  「你不去嗎?那要再打給他取消喔!」藍琪拿起話筒,等待著查省誠的反應。
  「不不,我去。」查省誠將話筒壓了下去。
  藍琪鬆了口氣,嫣然一笑。
  「妳一起來嗎?」查省誠問。
  沒料到這次查省誠竟主動邀她一同晚餐,藍琪婉轉答:「不行呢!我表妹約了我逛精品店。」

  餐廳中,他們兩人默默地吃著東西。蔣伯謙為了前一段日子那些不出聲音的電話,沒有回音的信件,而有一點點責怪省誠,但其實更擔心他是否會說出什麼令人震撼的話,於是遲遲不敢開口。查省誠也疑惑著伯謙邀約自己,卻一直靜靜的,良久,他打破沉默問道:「伯謙,你以前吃過這家餐廳嗎?」
  蔣伯謙搖搖頭。
  「那怎麼想約在這裡呢?」
  蔣伯謙感到納悶,「不是你的秘書打來約的?。」
  查省誠恍然大悟,「噢!藍琪那女孩子…」他笑了,心裡作想。
  「你有什麼特別的事嗎?否則也可以在信裡面說的。」蔣伯謙說。
  無法向伯謙解釋那些行為是為了分手,但他確實是捨不得小文人的。查省誠挾了點食物放在伯謙碗裡,低聲說:「沒有特別的事。但是想讓你知道,有一個喜歡陪著你做夢的人,這是永遠不變的。」
  蔣伯謙原不是小心眼的人,聽見省誠這麼說,立刻便釋懷了

  漫步於熱鬧的中山北路上,這對夢想家並不彼此交談,只是各自捕捉著一種陪伴的感覺。查省誠走在一盞盞路燈底下,當他距離燈光愈來愈近,蔣伯謙會看清他咖啡色的短髮,每一次,都是這特別的色澤,喚起他真實的存在感…,這眼前的人兒是省誠。但是當他遠離光線,成為黑影,又似那無法透析的性格。雖然省誠總是自稱為一個夢的同伴,但他更像個不易捉摸的夢。

  當伯謙對他觀察著的時候,查省誠總是慶幸自己隱藏的那一面不曾被拆穿,既然今天又見了面,他向自己期許,有朝一日,那部份將會消滅。雖然他也發現小文人好像更成熟一些了,彷彿可以立在自己手上,也許隨時還會飛得遠遠的,但他一點辦法也沒有。當伯謙的夢想朝向浩瀚與紮實走去,不再是他的能力可護衛時,他將只能眼睜睜看著小文人離去,真的。

  他們來到中山橋,憑欄望著雲層厚重,星光黯淡的基隆河面。
  「噗通…」查省誠發出了聲音,吸引了蔣伯謙的目光。「如果投入河裡,你覺得會怎麼樣呢?」
  「你會變成一顆河中的星星,可是能和天上的作伴。」蔣伯謙說。
  「但我會和它們一樣寂寞。」
  「怎麼了?醒醒。」
  查省誠回過頭,「不把希望寄託在空中了,夢只有人會做的。」說著,他拍拍蔣伯謙的肩膀,「人。」
  那是一句反映他們也同時形容人生的話語,蔣伯謙點頭。
  「信裡說,你最近很忙,快大四了?」
  「是,」蔣伯謙看著查省誠,「不自覺會想著以後的畫面,只是不曉得哪些是對的。」
  「到時請我爸爸給你安排個什麼好嗎?」查省誠問。
  蔣伯謙一笑置之,「還有三年為國家服務的時間呢!」
  「你怕被欺負嗎?」
  稍微考慮了一會兒,蔣伯謙仍舊給了肯定的答案。
  「別怕…,會有人護著你的。」查省誠輕拍著蔣伯謙單薄的臂膀,腦海中卻不自覺浮現自己與彭定揚的往事。
  他們默契十足地一同住了口。

  一對夢想家,永遠逐夢,卻也永遠在躲避什麼。

  雪佛蘭抵達蔣伯謙居住的公寓時,已是深夜十一時,查省誠同小文人來到大門口,見信箱口仍是塞滿的,蔣伯謙便將那疊信件取出。
  「你家人今天不在?」查省誠問。
  「他們到親戚家去了。」蔣伯謙翻出一封信,「競賽的結果送到了。」
  「打開來看。」
  「等回家再給自己一個驚喜吧!」

  查省誠捨不得分離,又隨著蔣伯謙一步步爬上樓梯,直到蔣家門前才停下來,相對著。
  「今晚該偷偷帶你回家才是。」蔣伯謙難得出了頑皮的點子。
  查省誠溫柔地笑了,「我就在這裡,等你牽進去。」
  「我家很窄,你要和我弟弟妹妹睡一間嗎?」
  「可以待在書房。」
  「那麼別睡了,我們會整夜促膝長談。」
  那正是查省誠的期望,「明天在你弟弟妹妹起來之前,我先下樓去,等你打理好再一起出門。」
  多麼天衣無縫的計劃,兩個人兒頓時雀躍不已。可惜破綻一下子就被挑了出來,「不成,我弟弟晚上會起來個幾次,他愛喝水,會發現我不在床上的。」
  「他一起來,我就躲好啊!」
  「我家不是別墅,沒地方可以躲啦!」
  「那麼我一定得走了。」查省誠有些失落,「打開信看看,讓我第一個知道你得獎。這樣我會睡得香一些。」
  蔣伯謙笑著,拆開了信封,與查省誠一同打開裡面的紙張,卻沒見到好消息。兩人相視良久,不曉得為什麼,蔣伯謙首先湧現的念頭,只是想在進屋之前,再多看看省誠的臉,也許就寢時不會難過得輾轉難眠。
  查省誠不知該怎麼安慰自己的小文人,經過一段沉默,他認真地看著蔣伯謙,「別氣餒…,中庸永遠是人之多數,這代表你與眾不同。」
  蔣伯謙笑了起來,呵呵地開朗笑著。
  查省誠疑惑。
  「夢只有人會做的。」蔣伯謙說,「也只有在人群中,才找得到同一個夢 …這個夢就在我眼前。」
  查省誠在微笑中點首,握起蔣伯謙的雙手,緊緊的。

(待續)

依凡斯 2011.05


※這篇文章搭配的歌曲是阿巴合唱團 (ABBA)的團員Agnetha Faltskog演唱的〈Here For Your Love〉(1974),聆聽與否,格友可自行選擇。

Free counters!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vanceair&aid=5299927

 回應文章


中山橋
2011/06/28 18:39

中山橋我大都是路過而已 ,

只有一次是去爬圓山 , 回來的時候無意中逛到中山橋河岸附近 .

在橋墩下看中山橋 ,

那時候我才發現它的美麗 .

中山橋很古典 ,

它不是現代橋樑所能相比的 .

可惜因為日本味道濃厚 ,

最後成了政治的犧牲品 .

可惜那個時候沒有數位相機 ,

也不知道它最終會被拆除 ,

所以沒有把它拍照留念 .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6-28 23:54 回覆:
我看過幾張中山橋的照片,是兩側燈柱與欄杆還存在的時候,年代大約很久了,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燈柱與欄杆在1968年就已經拆除。但是中山橋完全拆除是2002年的事,那時候已不作興排日了,應該和政治沒有太大的關係。


跳接式的劇情
2011/06/24 10:46

這種跳接式的劇情描述 ,

總是在考驗著我的閱讀吸收能力 .

文中提到了中山橋 ,

讓人好懷念 .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6-26 21:17 回覆:

晚安書!

可能是從寫劇本移植過來的習慣,我好像很少連續幾場都寫同樣的人,總是會在中間穿插另一組人物的情節。

你以前也會去中山橋散步嗎?


^^亞莎崎|旅遊作家、專題講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畫面~~
2011/06/15 00:20

O_O好有畫面的文字喔!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6-16 01:22 回覆:

晚安亞莎崎!

富於想像的人總是能將故事變成一幕幕畫面,妳的想像力很充沛呢!


小管
小管回應
2011/06/13 14:04

依凡斯您好:

我最近好像和文字犯沖,以前時常用的一些單字或是詞句,一下子想不起來了。

我的記憶也在逐漸退化中,很多事情如果不靠紀錄,早就忘記了。

這連載的,我中間還有幾篇沒看,先跳到最新發表的來參觀一下,看看有發生甚麼事情?

在戲院看電影,中途去上一下洗手間,就會有一些劇情沒看到。還好這裏像是家中影碟,可以前進倒退,還可以暫停,不怕有漏掉的。

等我把前面都連起來之後,再來談談內容吧^^掰掰(881、咕掰)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6-16 01:19 回覆:

晚安小管!

你也許是太忙了呢!疲累的時候也會有這種想不起詞句和遺忘事情的現象。

其實,不只可以前進倒退或是暫停,還可以輕鬆地慢慢看,因為作家實在連載得太慢了…呵呵,太快看完可能還沒辦法馬上等到下一集。


Café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平衡之後
2011/06/12 10:54

依凡斯如同藍琪,給了愛情中所存在的孤獨一份略帶苦澀,卻不多不少的溫暖。

這樣的描述恰如其分,成熟中帶著俏皮,所有脫序的事件到了此時彷彿自動平衡了過來,進入事進件的零度感應,這篇章節似乎也可以獨立出來,脫離小說的構思,一路自己行走下去…。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6-16 01:17 回覆:

晚安Café!

看到你在兩則回應裡都提到溫暖,讓我想起以前修劇本創作的時候,老師說我很「善良」,因為我面對虛構的人物也狠不下心,這經常讓故事太理想化。

但是藍琪的溫暖會在後續的情節裡面造成一些反差效果,也許不至於令她的決定顯得太蒼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