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白駒騎士 (十九) 破碎的心
2011/06/28 00:02:21瀏覽812|回應2|推薦133

  查省誠驅車來到出版社,找到任職編輯的遠房親戚沈先生,遊說他向更高層的發行人介紹一本集子。沈先生瀏覽著其中的文章,一面調侃查省誠無事不登三寶殿。
  「省誠啊,我想這類文章在這年頭並不太有市場…」沈先生抽了口煙斗,道。
  「不要緊,只管印行就得了,一切的費用由我負責。」
  沈先生見查省誠認真的神情,笑了幾聲:「嘿,我從小看你到大,你就是對自己的喜好這麼執著。如果說成了,你打算印多少呢?」
  「兩千本吧!這數目不多,賣得完的。」查省誠答。
  沈先生訝異道:「這數目不多,可會讓你的皮夾剩不多啊!」
  「沈伯伯,您說成的話,我這筆錢就值得了。」查省誠淡淡微笑。

  全新的薄薄小書,拿在蔣伯謙的手中,他輕輕摸著書皮,那上面印製著「《逐夢者》 蔣伯謙著」。查省誠正在夕陽下緩緩漫步,一會兒停了下來,閉起眼睛,感受陽光的氣息。蔣伯謙捧著書,望著查省誠的背影,他就站在燦黃的柔光下,一動也不動。前去輕輕握起查省誠稍息在背後的手,蔣伯謙微微昂首,看著查省誠在光線中回眸,再緩緩轉過身。只是頃刻的動作,時間卻猶如滯留許久,夕陽在查省誠的臉龐與咖啡色的短髮邊緣,照映出一圈光暈,那柔順的眉宇底下,晶澈得宛如濃醇液體般的雙眼,溫柔地向他的小文人看去。

  那燦爛的一幕,不僅撼動蔣伯謙的心,彷彿也預告了一個即將到來的,短暫而甜美的時光。

  教會遙遙別墅中的王子騎腳踏車之後,這天,他們在林蔭小徑上逐風而行。查省誠載著藍琪,跟在蔣伯謙後頭,藍琪看似嬌客,卻因不時得為她的財務長平衡重心而驚呼連連。
  「我…」藍琪左移右移,試圖穩住車身,「我載你好了啦!」
  查省誠回頭對藍琪皺了一眼,又喊著:「伯謙你慢一點!」
  蔣伯謙幾次回頭,頑皮地笑著。
  「好…,你別讓我逮著!」查省誠加速追上前去,卻因生疏而蛇行起來。
  藍琪幾乎要摀住眼睛,但她捨不得,因為看著省誠追逐伯謙的畫面,令她有種安定的感覺。那時,她已和查省誠知己知彼,也與蔣伯謙熟悉了。漂亮的三人行,她看似是多餘的一個,實際上,卻是他們美麗的護航者。也許這關係宛如琉璃般不堪一擊,但又璀燦得像在訴說著…幸福就近在眼前。
  一陣風吹來,落葉紛紛,影響了查省誠的視線,原先蛇行的單車這下更加顛簸了。「我要摔倒了,伯謙你等等啊!」查省誠著急地喊道。
  「不要。」蔣伯謙小小的身影,看來好得意。「醒醒追不到!」
  「伯謙你等等我!」查省誠說。

  言猶在耳,怎麼知道…他的人生,省誠是永遠追不上了。

  一連兩週,蔣伯謙被籠罩在有查省誠的回憶中,而變得陰鬱了些。那夢逝去了,但揮之不去,縱然他也不曾試圖揮去。倘若遺忘是對死者最狠毒的行為,那麼查省誠永遠被他的小文人放在心頭,如果他能知道,也許會認為自己是最幸運的故人。

  得知X大有一場小型的文藝發表會,蔣伯謙將會出席,李棻檸特地由南向北,幾乎跨越了北市,親赴現場,希望與師長眼神相會時,他會給予一個微笑。那裡體貼的行政助理,將李棻檸帶至鄰近蔣伯謙的位置就座,令她對他的原諒更加期望了。怎料只相隔一排,蔣伯謙卻技術性地不斷將視線略過李棻檸,當她舉手發問,也總是沒被點到。李棻檸失望不已,會後,她猶豫著該不該至台前向蔣伯謙打個招呼,但終究放棄了,黯然地離開現場。

  其實,蔣伯謙一直以餘光留意著李棻檸,他知道她仍舊在意自己,仍舊像從前那樣想親近他,絲毫不受什麼影響,但他不知該如何重新面對她,畢竟他不是那種能佯裝或是衷心感到若無其事的人。看著李棻檸失落的模樣,蔣伯謙感到有些愧疚,他想起若干往事,想起自己似乎總是這樣傷了女生的心。

  文藝發表會之後,蔣伯謙還有一堂夜間部的小說創作課。這天是學生介紹自己作品的日子,有一名同學以相親作為題材,洋洋灑灑寫了篇小說,高潮迭起,唯獨進餐的過程有些彆扭。蔣伯謙將這一點告訴那名同學,並且建議了修改方式。底下的學生們聽了老師鉅細靡遺的敘述,卻開始起鬨。
  「老師,你講得好詳細耶!是因為你也相親過嗎?」有女同學說。
  蔣伯謙不知該如何回答,只是乾笑了笑。
  「老師害羞了。」見蔣伯謙的反應,學生們更興奮了。
  「可是老師怎麼沒有結婚?啊!你太挑了喔!」
  再不說話恐怕愈演愈烈,蔣伯謙於是開了口,「我有相親的經驗,不過不是挑,只是覺得不合適。」
  「為什麼?那個女生不是你的菜嗎?」
  「不是菜不菜的問題啦!」蔣伯謙尷尬地說。
  「那為什麼,老師你說給我們聽嘛!」
  「還是別提了,我們回到正題吧!」蔣伯謙不管台下同學的撒嬌,逕自繼續了課程。那次相親,使他失去了同窗好友,這如何向學生說起呢?

--------

  查家公祭上,大廳裡坐著一些人,廳前掛著查省誠與三名外甥的照片。席上的一些人表情奇怪,有的互相低語。蔣伯謙鎮定地望著廳前,聽見旁邊的抽噎聲,悄悄回頭看去,只見戴著粗框大墨鏡的藍琪低著頭,一手撐著臉頰,將妝都哭花了,灰色的眼影混著淚水自墨鏡後一行行流下來。

  廳前掛著四張照片的牆後面,是一個小空間,放著四口棺材。查肇基、查夫人、查淽瑤與難得出現的查家大少爺緩緩繞著棺材行走。查淽瑤繞過自己的三個孩子,泣不成聲,來到查省誠的棺材前,旋即崩潰了,她扶著棺材的邊緣,看著死絕的查省誠,厲聲罵道:「全是你闖的禍!!」

  外頭眾人聽見了吶喊,紛紛注意著,蔣伯謙與藍琪也雙雙抬起頭望向廳前的牆。

  查淽瑤跪在棺材旁邊,無力地喊著:「我的孩子…」
  查家大少爺前去將姊姊攙扶起來,查夫人看著兩個孩子走出瞻仰區,心痛不已。

  查淽瑤被扶著走了出來,仍然哭著,口中喃喃地責怪著,「查省誠你怎麼這樣…」
  蔣伯謙聞言別過頭去。
  藍琪看著查淽瑤,似乎想要站起來阻止她。片刻,她微微轉向蔣伯謙,低聲說:「我有點不舒服…,你帶我到門外面去…」

  蔣伯謙扶著藍琪來到外頭,他停了下來,看著她繼續往前行走。只聞她先是低聲說著:「剛才一直有人在竊竊私語…」卻突然間放聲大喊,「我受不了了!」
  蔣伯謙被突如其來的吶喊嚇了一跳,趕緊走向藍琪。
  「為什麼會是這樣…」藍琪轉身面向蔣伯謙,以顫抖的聲音道:「省誠不是都走了嗎…」
  「別哭了,藍小姐…」
  「如果他當初都和你在一起,我們原來可以很幸福的…」
  「現在說什麼都太遲了。」
  地上散落著一些訪客攜來的報紙,藍琪定睛注視著標題,那是彭定揚在法庭上翻了供。她晨起已讀過新聞,內容大約是彭定揚敘述查省誠一家是被兩名突然闖入的黑衣人所殺,並非他所為。「這一定又是一些人家茶餘飯後閒話的材料了,明明有人死了,卻好像在當連續劇看。」
  一會兒,報紙被風吹起,漫天飛舞,藍琪與蔣伯謙昂首看著那幅景象。
  「人是多麼心狠手辣啊…!你看那些嗜血的新聞,它們把省誠的事情散播給全世界了…」藍琪說。
  見漫天飛舞的報紙被吹遠,蔣伯謙突然湧起一股衝動,後退了幾步,「走吧!我們進去!」
  藍琪不解地回頭看著蔣伯謙。
  「不管那些風言風語了,我要見省誠最後一面。」蔣伯謙神色堅定,拉起藍琪的手,便往大廳內衝了去。

  蔣伯謙與藍琪奔跑著,穿過了席間,許多人以奇怪的眼光注視著。他們沒有理會,只是專注地向廳前跑,見瞻仰處的入口擋著一個人,蔣伯謙喊著讓開。兩人便長驅直入地來到查省誠的棺木旁。
  「醒醒。」蔣伯謙輕聲說,「我跟藍小姐來送你了…」
  藍琪拿下墨鏡,露出糊成一片灰色的雙眼,「省誠你看…,我抹了你說好看的灰色眼影,還有山茶紅的唇膏呢…」
  蔣伯謙凝望查省誠片刻,伸手去握著他的手,令藍琪吃驚地看著。「醒醒…,你去逐夢了?停下來聽我說一句話…,是我一直說不出口的…,我好愛你…」看著那曾經被夕陽圍繞著光暈的查省誠,如今動也不動,咖啡色的短髮沒了光澤,塌陷的臉頰被抹著顏色僵硬的化妝品。蔣伯謙不敢相信那一尊如紙黏土糊成的假人,竟是對他萬分疼愛的查省誠,禁不住激動地落下眼淚,不捨地握著那隻失去溫度的手。
  藍琪幾近崩潰,她強忍著淚水,癱軟在旁。
  蔣伯謙將藍琪扶住,努力平靜心情後,說:「以後你不在我們身邊了,但我會永遠把你放在我的心裡…我的夢想裡…」他抹著眼淚,一邊問著:「你聽到了嗎?」
  藍琪按捺不住情緒,失聲痛哭,掩著嘴唇。
  蔣伯謙閃著淚光的雙眼,不捨地看著查省誠。

  校園裡是寧靜的,財務長被殺害的消息似乎對學生沒有太大的影響,因為他們對查省誠相當陌生,於是每間教室內,仍然照常上著課,一如往昔。行政人員們倒是熱衷討論是非,兩個女職員便一面在走廊上漫步,一面評論著同性戀的情節。
  「最近我都開始擔心起我孩子都沒交女朋友了,萬一他也是同性戀,那可怎麼辦?」
  「妳小心點好,多注意他的行為吧!」
  藍琪正在辦公室中收拾東西,近來她特別敏感,收拾收拾,似乎聽見了什麼,便仔細留意著。
  「真不曉得現在這社會變什麼樣了?男人喜歡男人,我看這些人應該去看精神科才是。」
  藍琪聞言,轉身便往門外跑。
  「喂!妳別說這麼大聲…」其中一人指了指一旁的掛牌,原來她們已經過財務長辦公室。
  「妳們慢著!」
  兩個女職員嚇了一跳,停下腳步,見藍琪走了過來,對著其中一人道:「說人閒話說得這樣大聲,想要讓全校都聽見嗎?妳覺得男人喜歡男人是一種病,是不是?」
  那職員猶豫了一下,「倒不是病,但還是不正…」
  「不正常?」沒等話說完,藍琪便又開了口,「依我看,應該檢討的人是妳!」
  「妳憑什麼這麼說!」
  「妳身為學校裡的公務員,竟然口無遮攔去批評別人的私事,妳這樣能算是學生的好榜樣嗎?」
  那職員似乎想要開口,但沒機會。
  「前幾天,人家才在說妳先生又跟人賭輸了,我看妳不好過,還好意要他們不要這樣說三道四的。查先生人已經過世了,這事一時就過了,妳先生要是賭一輩子,妳要一輩子聽人家閒言閒語嗎?」
  兩名職員面面相覷,啞口無言。

  藍琪進了辦公室,經過靠近門口的代理財務長,聽見他對自己喊了一聲。她停了下來,但沒有回頭。
  「妳真的不是很有規矩的人,為什麼上課時間妳要這樣機關槍的數落同事?」
  藍琪仍舊沒有搭理,她臉色不悅,默不作聲。
  「我看也只有查先生才容得下妳。」
  藍琪回頭,「你說的是,我也沒打算為你做事。」說著,她走到位子上,將桌面的一些物品硬塞進皮包裡。
  代理財務長來到藍琪身邊,「藍小姐,如果妳一直這樣我行我素,到哪裡都會不適任的。」
  「謝謝你的忠告!」藍琪拎起皮包,頭也不回地離去。

  踏出校門,沿著圍牆行走的途中,皮包內的東西溢了出來,藍琪蹲下身去撿拾。散落的物件中,有一張是查省誠的照片,她將它拿了起來,凝視良久,不禁百感交集,紅了眼眶。

(待續)

依凡斯 2011.05

白駒騎士 最後五集

〈破碎的心〉->〈落寞的夢〉->〈勿忘我〉->〈死寂之夜〉->〈逐夢者〉Free counters!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vanceair&aid=5371116

 回應文章


差點角色錯亂 ..
2011/07/01 11:10

看到這一篇時 ,

本來已經忘記藍琪是蔣伯謙還是查省誠的助理 ?

但看到藍琪「幾近崩潰」的情況 ,

才認定她應該是去逝的查省誠助理 .

這是倒數第5篇 ,

也就是說後面還有4篇就完結喔 ?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7-04 17:56 回覆:

裡面有兩個戲份比較多的女性,一個是藍琪,她是查省誠的秘書,一個是李棻檸,她是蔣伯謙的學生。她們有的時候是過去與現在的對照組。

全部二十三集,現在已經進行到二十了,再三篇就結束囉!


尋常人家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倘若遺忘是對死者最狠毒的行為...
2011/06/28 02:18


我不期然想起 Neruda 的詩句:

Love is so short, forgetting is so long.

依凡斯(evanceair) 於 2011-06-28 22:57 回覆:

晚安尋常人家!

相愛很短暫,也許在一方死亡的時候便停止了。但是別遺忘他,將他曾經付出的愛紀念在心中...

因為當他逝世時,那顆心仍是屬於戀人的,不在乎肉身歸於塵土,其中的愛將會永遠凝結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