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弟在UDN的第一百篇文章,有心人当认真看看
2009/12/10 23:22:52瀏覽1655|回應8|推薦12

不知不觉在部落格有了一百篇文章了。晕啊,我都不知道我写了这么多,又写了些什么。呵呵........

这些会是“碳排放”的罪恶吗?!~~~~(>_<)~~~~

不过,第一百篇肯定不是“碳排放”,.........(*^__^*) .........因为不是我的创意啊...............

很少有人知道有关解决台湾,香港与澳门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方针,其基础创意来自毛泽东而非邓小平。

自重庆谈判后,毛泽东与蒋介石再没有见过面。但这并不等于说二人之间再没有任何接触,只不过,他们之间的接触是以特殊方式进行的。蒋介石在晚年时,还曾密约毛泽东访台。

  蒋不想分裂中国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美国派第七舰队开入台湾海峡。6月27日,杜鲁门以*占领台湾将直接危及太平洋地区安全为由,公开抛出了“台湾地位未定”论。当时的蒋介石心情十分矛盾。一方面,以他自己的兵力,不可能守住台湾,因此,他希望美国第七舰队能长期停留在台湾海峡;另一方面,他也看出美国人有分裂中国的阴谋,杜鲁门的“台湾地位未定”论只是这个阴谋的一部分。

  因此,在美国人抛出“台湾地位未定”论之前和他商谈此事时,他没有同意,而且决定即使第七舰队撤离台湾,他也要坚持一个中国的立场。所以,6月28日,经蒋介石授权,国民党“外长”叶公超发表声明,明确表示:台湾是中国领土之一部分,仍为各国所公认,国民党接受美国防务计划,但不影响国民党维护中国领土完整之立场。他特意在声明中表示:“台湾属于中国领土一部分”,“中国对台湾拥有主权”。

  毛泽东看到叶公超这个声明后说,蒋介石还有一点良心,不想成为千古罪人。

  “台湾还是蒋介石当总统好”

  上世纪50年代末,在国民党的眼皮下,出现了一种从未见过的情况:台湾有些人,包括国民党内部一些人,也打出了民主选举的旗号,要竞选“总统”。原来,这背后有美国人的阴谋。

  美国人见蒋介石对美国搞“两个中国”不配合,就打算把蒋介石换掉,让另外一个更听美国话的人来当“总统”。在美国人的活动下,台湾政坛上出现了推举“总统”候选人的活动。有人推举陈诚,也有人推举胡适。胡适是个亲美派头子,但他是个文人,没有从政经验,被选上“总统”的可能性不大。于是,美国人就倾全力支援陈诚。

  美国人支援陈诚竞选,是为了让陈诚当选后,在政治上实现一种过渡,让蒋放弃权力,他们也就便于挟持陈诚搞“两个中国”了。蒋介石对美国人搞这一套阴谋很清楚。他表面上说同意搞民主竞选,但实际上从来就不打算放弃权力。

  正当此时,毛泽东表示了这样的态度:在台湾,还是蒋介石当“总统”好。他在一次接见外宾时说了这样的话:“台湾是蒋介石当总统好还是胡适好、还是陈诚好,我看还是蒋介石好。但凡在国际活动场合,有他我们不去。至于当总统还是他好……十年、二十年会起变化,给他饭吃,可以给他一点兵,让他去搞特务,搞三民主义。历史上凡是不应当否定的,都要作恰当的估计,不能否定一切。”

  毛泽东是特意在外宾面前讲这些话的。这些话也确实造成了很大国际影响。后来蒋介石能够在所谓“总统选举”中获胜,再次当上“总统”,与毛泽东特意讲这些话,给他一定程度上的支援,是有关系的。

  首次派人互相沟通

  周恩来于1956年5月5日在接见外宾时,请他们给蒋介石传话说:“蒋介石如果愿意将台湾归还祖国,就是一大功劳,中国人民会宽恕他的。”蒋介石听了这话,就更想早日与中共方面沟通了。

  上世纪50年代后期和60年代初期,国共双方都努力寻找能够实现沟通的中间人。这个人终于被找到了,他就是曹聚仁。曹聚仁是个有一定政治活动能力的文化人,过去与国民党的上层人物都有密切接触,国共两党都把他视为上宾,他本人对国共两党也表现出一种不偏不倚的态度。按照蒋介石的旨意,蒋经国于上世纪50年代中期两次找到曹聚仁。曹聚仁答应接受蒋介石的委托。

  曹聚仁于1956年7月到达北京。周恩来在听了曹介绍的蒋介石的意愿之后,提出了实现“第三次国共合作”的方针。周恩来说,第三次国共合作的目的,就是实现祖国统一。对于台湾,“只要政权统一,其他问题都可以坐下来共同商量安排”。10月3日下午,毛泽东在中南海怀仁堂接见了曹聚仁,对国共第三次合作问题,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打算。毛泽东表示:蒋介石在中国现代史中起的积极作用是应该肯定的。

  毛泽东制定“一纲四目”

  炮击金门不久,毛泽东和周恩来在北京会见曹聚仁。

  在这次谈话中,毛泽东告诉曹聚仁:“只要蒋氏父子能抵制美国,我们可以和他合作。我们赞成蒋介石保住金、马的方针。如蒋撤退金、马,大势已去,人心动摇,很可能垮。只要不同美国搞在一起,台、澎、金、马都可由蒋管,不管多少年,但要让通航,不要来大陆搞特务活动。台、澎、金、马要整个回来。”

  当在场的有人提出,美国人一走,美国对台湾的军援会断绝时,毛泽东说:“我们全部供应。他的军队可以保存,我不压迫他裁兵,不要他简政,让他搞三民主义,反共在他那里反,但不要派飞机、派特务来捣乱。他不来白色特务,我也不去红色特务。”

  曹聚仁问:“那么,台湾人民还可以保留原来的生活方式吗?”毛泽东答道:“照他们自己的生活方式。”

  上世纪60年代初期,毛泽东把曾经提出的给蒋氏父子的宽大政策,加以细化,又增加了一些新的内容,形成了和平统一祖国的总体构想。后来周恩来把毛泽东的这些构想概括为“一纲四目”。毛泽东、周恩来都向曹聚仁谈了“一纲四目”。他们怕蒋介石不放心,还于1963年通过过去与蒋介石、陈诚二人关系都比较好的张治中致信陈诚,在信中转达了“一纲四目”的基本内容。

  “一纲四目”的具体内容是“一纲”:只要台湾回归祖国,其他一切问题悉尊重总裁(指蒋介石)与兄(指陈诚)意见妥善处理。“四目”:第一,台湾回归祖国后,除外交必须统一于中央外,所有军政大事安排等悉由总裁与兄全权处理。第二,所有军政及建设费用,不足之数,悉由中央拨付。第三,台湾之社会改革,可以从缓,必俟条件成熟,并尊重总裁与兄意见协商决定,然后进行。第四,双方互约不派人进行破坏对方团结之事。

  曹聚仁到台北后,向蒋氏父子讲了毛泽东的这个意思。蒋介石、蒋经国、陈诚等国民党高层领导人经过一番研究,决定提出他们的一些条件。曹聚仁带着这些意见,往返于大陆与台湾之间,进行沟通。经过一番努力,双方在一些重要问题上基本达成了一致:一,蒋介石偕同旧部回到大陆,可定居在浙江省以外的任何一个省区,仍任国民党总裁。北京建议拨出江西庐山地区为蒋介石居住与办公的汤沐邑(注:封地);二,蒋经国任台湾省长。台湾除交出外交与军事权外,其他政务,完全由台湾省政府全权处理,以20年为期,期满再行洽商;三,台湾不得接受美国任何军事与经济援助,如财政上有困难,由北京照美国支援数额照拨补助;四,台湾海空军并入北京控制,陆军缩编为4个师,其中1个师驻在厦门、金门地区,3个师驻在台湾;五,厦门与金门合并为一个自由市,作为北京与台北间的缓冲与联络地区。该市市长由驻军师长兼任。此一师长由台北征求北京同意后任命,其资格应为陆军中将,政治上为北京所接受的人;六,台湾现任文武百官官阶、待遇照旧不变。人民生活水平只可提高不准降低。

附上“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细节条款 ,有兴趣的可以比对其创意精神。

    为促进和平统一,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进行了不懈地努力,提出了一系列政策主张,归纳起来,可概括为10大问题29个具体内容:

    一、关于统一方式问题

    第1条 “争取用和平的方式解决台湾问题”。

    第2条“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50多年来,中共在解决台湾问题上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从来都不是针对台湾人民的,而是针对外国势力干涉中国统一和那些搞台湾独立的图谋的。

    二、关于统一后台湾的制度问题

    第3条 “大陆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台湾保持原有制度不变”。

    第4条“台湾继续保持政府架构”。在一个中国原则下,大陆方面不会干预台湾现行的政治制度,台湾的行政机构仍可由台湾自行组成,台湾地区的各种选举仍可照常进行。大陆不派人驻台,行政人员也不去;台湾现任文武百官,官阶、待遇照旧不变。

    第5条“台湾继续使用台币”。统一后,台湾仍然实行独立的货币制度,根据需要制定自己的货币政策,自主发行货币,实行单独的汇率,并可自行支配外汇储备,大陆将不会干涉台湾的金融与货币政策。

    第6条 “台湾是单独关税区”。

    第7条“中央政府不干预台湾地方事务”。在两岸统一后,台湾将具有高度的自治权,其内部事务归台湾当局和人民自己决定,大陆将不会干预台湾的地方事务。

    三、关于党、政、军管理问题

    第8条 “党、政、军,包括特务系统均由台湾自己管理”。

    第9条“可以保留军队,拥有自己的自卫力量”。关于这一条,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是没有的。抗战时期国共合作,蒋介石亦将共产党的军队改编为三个师,军事指挥权统一由国民政府掌管。即使在香港驻军问题上,邓小平明确指出:哪怕是只驻一个人,这也是主权象征!由此可见,祖国大陆对统一后的台湾当局,在政策上已经放宽到了何等程度。

    事实很清楚,让台湾拥有自卫权和一支独立武装力量,是用来抵御外来侵略,而不是用来防御自家兄弟的。两岸统一后,台湾在防务上仍有很大的自主性,大陆不会派军队到台湾,台湾海峡将变成真正的和平海峡。台湾军队应当是中国人民的军队,而决不能充当那些分裂祖国的野心家们的工具。

    第10条“统一之后,可以购买些自卫武器,但不能构成对大陆的威胁”。台湾可以根据抵御外来侵略和正常防务训练的需要,购买一些武器。但是,台湾统一后购买武器,只能用来维护中国的主权和领土,不能构成对大陆的威胁,更不能用于分裂祖国。

    四、关于财政、司法独立问题

    第11条 “司法独立,终审权不须到北京”。

    第12条 “可以实行单独的财政预算,中央政府不向台湾收税”。

    第13条“台湾地方财政遇有困难时,可由中央政府酌情补助”。这表明台湾在财政开支方面,除自保自足、不上交中央财政外,即使遇到难以承受的天灾人祸或财政赤字,中央政府也会全力相助。 

 五、关于对外关系问题

    第14条 “保持一定的外事权,可以同外商签订商务条约,保持经济联系,可以发护照、办签证”。

    第15条“允许保留同美、日和其他国家的民间关系不变”。这表明在两岸统一问题上,中共始终尊重台湾的现实,尊重和保留目前台湾与外国的民间关系,包括外国在台湾的投资、民间交往照旧,对台湾同外国进行民间性质的经济、文化往来不持异议,一切对外关系被大陆封杀或活动空间受到限制的担心是多余的。

    第16条 “台湾可以参加允许地区参加的政府间国际组织”。

    六、关于实现两岸“三通”和各方面交流的问题

    第17条“实行通邮、通商、通航,进行学术、文化、体育、科技交流”。但令人遗憾的是,“三通”自提出至今已有二三十年,由于台湾当局的限制和阻挠,两岸仍然处于低水平、单向、局部的状态。 典型的是大陆人无法自由行,台湾依然限制大陆资本与商业要素自由来往两岸!

    第18条“欢迎台湾工商界人士回祖国大陆投资,兴办各种经济事业”。两岸统一后,大陆的发展将给台湾带来更大的商机,统一是有益于台湾人民和社会发展的。两岸同胞理应携手并进,促进祖国的和平统一和两岸共同繁荣。

    七、关于台胞合法权益问题

    第19条“保证台胞在国内的一切正当、合法权益”。这表明大陆方面不会以政治分歧影响和干扰两岸经济合作,你的还是你的,我的也让你分享,台湾同胞尽可以大胆放心地在大陆投资赚钱。

    第20条“台湾各族人民、各界人士愿回祖国大陆定居者,保证妥善安排,不受歧视,来去自由”。两岸人民都是中华儿女,是一家人。儿女回家天经地义,不会受到任何限制与歧视。

    第21条保护台胞在海外的正当合法权益,“为其与外国的经贸、文化往来提供方便”。多年来,中国驻外使领馆对待台湾同胞就像对待大陆同胞一样,一视同仁,积极给予保护;对因自然灾害、战争等不测事件而蒙难受损的台胞,主动关心慰问,提供各种方便、资助和保护,帮助他们渡过难关。两岸统一后,这一问题更不存在,祖国政府将为海外台胞提供更有力的保护。

    八、关于两岸谈判问题

    第22条 缓和两岸局势,“结束两岸敌对状态”。

    第23条“不提中央与地方谈判”。这充分表明在两岸谈判方式上,大陆充分考虑到台湾的政治现实,照顾到台湾当局、各党派的利益和关于平等谈判地位的要求,在谈判主体的资格认定上,始终采取务实的对等谈判方式,共议统一。只要台湾当局不违背一个中国原则,不以国与国关系来定位两岸关系,祖国大陆在两岸的政治定位上会保持一种开放的态度,也有可议的空间。显见大陆重申两岸对话与谈判,不提中央对地方谈判,没有谁被谁“矮化”、“边缘化”、“地方化”的问题,也不存在大陆“吞并台湾”、“消灭台湾”的问题。

    第24条 “在和平统一谈判的过程中,吸收两岸各党派、团体有代表性的人参加”。

    第25条 “谈判可以分步骤进行”。

    第26条“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这充分说明,中共对进行两岸对话与谈判始终抱有很大的诚意,只要有一线希望,就尽百分之百的努力。中共的主张,一无逼人之志,二想台湾人民所想,三采取务实可行的做法,四对台湾人民表示充分的尊重。

    第27条“要让也让给咱中国人”。只要在一个中国的框架内,双方都有“合”的诚意,大陆方面还可释放更多的善意,一定能找到双方都满意的解决办法。

    九、关于参与管理全国事务问题

    第28条“中央政府给台湾留出名额,台湾各界人士可以出任国家政权机构的领导职务,参与全国事务管理”。和平统一问题解决后,两岸人民将共同参与国家管理,台湾领导人不仅掌管台湾事务,还将在中央政府担任要职,参与管理全中国的事务。

    十、关于两岸领导人互访问题

    第29条“欢迎台湾当局领导人以适当身份来大陆访问;我们也愿意接受台湾方面的邀请前往台湾”。这表明双方领导人完全可以适当身份见面,那种提出在国际场合见面的想法是多余的。“中国人的事我们自己办,不需要借助任何国际场合”。海峡咫尺,殷殷相望,总要有来有往,不能“老死不相往来”。

PS:有关“一纲四目”的详细,国共双方都有档案存世。“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详细更是国家公开的政策宣示。

关于曹聚仁穿梭两岸的历史详细,其实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了。

1956年春天,蒋介石收到一封中共中央专门写给他的信,信中提出了进行第三次国共合作及完成统一大业的设想,在结尾处还特别写道:“奉化之墓庐依然,溪口之花草无恙。”蒋介石读罢,沉吟良久。此时,在他心中也已产生与中共领导人接触的想法。
那时,很多人愿意为国共两党牵线搭桥。然而,真正多次沟通两岸最高层,肩负起双方“密使”使命的,是原中央通讯社记者,后为新加坡《南洋商报》驻香港特约记者曹聚仁。他与周恩来交往甚多,时任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和平解放台湾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委员的邵力子是他的老师,蒋经国对他也以“老师”相称。这些关系使曹聚仁成了那个时期海峡两岸非常合适的穿针引线之人。
游船上密会香港来客
对于北京发出的善意,蒋介石、蒋经国首先派人秘密会见了曹聚仁,向他表达了蒋氏父子愿意与大陆沟通的想法,同时告诉曹聚仁:“你去一趟大陆,要摸清大陆方面的真实意图。”
1956年夏天,曹聚仁给老师邵力子先生写了一封信,表达了他想与中共高层接触之意。邵力子立即向中共中央做了汇报。周恩来了解情况后,迅速安排曹聚仁进京面谈。
1956年7月16日中午,周恩来在颐和园听鹂馆宴请了曹聚仁。这天下午,颐和园昆明湖上游船如织。在其中的一艘普通游船上,周恩来、陈毅与曹聚仁一起划船。曹聚仁问周恩来:“你许诺的‘和平解放’的票面里有多少实际价值?”这显然是蒋氏父子最关心的问题。周恩来说:“‘和平解放’的实际价值和票面价值完全相符。国民党和共产党合作过两次,第一次合作有国民革命军北伐的成功,第二次合作有抗日战争的胜利,这都是事实。为什么不可以第三次合作呢?”周恩来接着说:“我们对台湾决不是招降,而是彼此商谈,只要政权统一,其他都是可以坐下来共同商量安排的。”
带着周恩来的许诺,曹聚仁离开了北京。8月14日,曹聚仁在其供职的《南洋商报》,将这次会面的详细内容报道了出来,向台湾方面传递了中共认为“国共可以第三次合作”的重要信息。在当时的环境下,身为报人的曹聚仁通过报纸发表文章,是他向蒋氏父子传递中共中央方面信息最快捷的途径。
曹聚仁发出的信息,得到了蒋介石的高度重视。很快,蒋介石密约曹聚仁,希望他进一步与中共中央方面进行接触。一个半月后,曹聚仁再次进京。这次,毛泽东亲自接见了他。10月3日下午,在中南海怀仁堂,曹聚仁坐在毛泽东旁边,周恩来也在座。毛泽东对曹聚仁说:“如果台湾回归祖国,‘一切照旧’,台湾可以实行三民主义,但是不要派特务来破坏,我们也不派‘红色特务’去破坏他们。”毛泽东还说:“台湾只要与美国断绝关系,可派代表回来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政协全国委员会。”
“如果台湾回归后,将如何安排蒋介石?”曹聚仁问。
“蒋介石当然不要做地方长官,将来总要在中央安排。蒋经国安排在人大或政协是理所当然的。台湾还是他们管。”在一旁的周恩来回答。周恩来还表示,如果陈诚愿意到中央,职位不在傅作义之下。
对于蒋介石十分关心的故居和祖坟问题,周恩来指示中央对台办负责人通知有关方面,对蒋介石、陈诚等人的祖坟加以保护,对其尚在大陆的亲属注意照顾。
回到香港后,曹聚仁将他与中共领导人接触的详细情况转告了台湾方面。
奉化之墓庐依然
不久,台湾提出要求,让曹聚仁再去大陆一趟,主要任务是到浙江奉化,看看蒋氏祖坟是否完好。
蒋介石退踞台湾后,香港的一些报纸传言说,蒋介石的故居和家里的祖坟已经在大陆镇压反革命和土地改革中被铲平,这些消息让蒋介石寝食难安。虽然1956年春天,中共中央专门写给蒋介石的信中提到“奉化之墓庐依然,溪口之花草无恙”,但蒋介石对他魂牵梦绕的“慈庵”、“丰镐房”的境况仍放心不下。
1957年5月,曹聚仁专程来到奉化溪口镇,他住进了当年蒋介石回溪口时常住的妙高台,游览了武岭、雪窦寺,走访了蒋介石寓居过的丰镐房和蒋经国住过的文昌阁。同时,还代表蒋氏父子到蒋介石母亲的墓园“慈庵”扫墓。所到之处,曹聚仁都一一拍摄了照片。
回到香港后,曹聚仁立即向蒋经国通报了他大陆之行的情况,并寄去了他在溪口拍摄的照片。曹聚仁在信中写道:“尊府院落庭园,整洁如旧,足证当局维护促使之至意。”关于蒋母及毛夫人墓地,曹聚仁写道:“如照片所见,足慰老人之心。”
曹聚仁的信和随信寄去的照片,深深触动了蒋氏父子。
1955年万隆会议后,毛泽东和中共中央逐步确立了我国争取和平解放台湾的进程,自此,美国政府开始全面阻挠。在美国艾森豪威尔政府的怂恿和庇护下,台湾方面不断出动飞机深入祖国大陆内地,在云南、贵州、四川等地空投特务、散发传单,甚至对福建沿海地区进行轰炸。1957年6月28日,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在旧金山发表演说,毫不掩饰地表现出要消灭一切社会主义国家的图谋。面对美国的蛮横行为,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决定炮击金门,杀一杀美国的威风。因此,1958年8月23日,金门炮战打响。正如毛泽东所说:金门炮战,意在击美。
金门炮战前几天,毛泽东接见了曹聚仁。于是,在炮战发生的当天上午,曹聚仁化名“郭宗羲”在《南洋商报》刊出一条金门即将炮战的消息。果不其然,报纸出版后的当天下午17点30分,金门炮战正式爆发。
1958年9月10日,万炮轰金门持续到第19天时,周恩来在京秘密会见了曹聚仁,托他第二天回香港后尽快转告台湾,大陆准备停火7天,意在让蒋军补给金门、马祖,但前提是绝不能让美国飞机军舰护航。10月5日,曹聚仁化名“郭宗羲”再一次在《南洋商报》发表独家报道,向蒋介石透露中共中央准备停火7天的消息。果然,10月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长彭德怀发表《告台湾同胞书》,宣布暂停炮击7天。事实证明,金门炮战前后,曹聚仁传递的信息是及时而准确的。蒋介石已对毛泽东的战略意图心领神会。
1958年10月13日,毛泽东又一次会见了曹聚仁。毛泽东告诉他:“只要蒋氏父子能抵制美国,我们可以和他合作。我们赞成蒋介石保住金门、马祖的方针。只要不同美国搞在一起,台湾、澎湖、金门、马祖都可由蒋管,不论多少年。”毛泽东还说:“我们的方针是孤立美国。蒋介石同美国的连理枝解散,同大陆连起来,根还是你的,可以活下去,可以搞你的一套。”
曹聚仁问:“台湾有人问生活方式怎样?”毛泽东说:“照他们自己的生活方式。”
在曹聚仁穿梭两岸的过程中,美国中央情报局也得到了相关情报。无奈之下,蒋经国不得不把曹聚仁写给他的一封关于重开国共谈判的信拿给美国官员看,并强调蒋介石不会与中共谈判,还说他“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在美国的压力下,两岸谈判之事一拖就是几年。
明月依然在,何日彩云归
1965年的一天,曹聚仁得到确切消息,蒋经国近期将邀请他去台湾商量要事。得此消息,曹聚仁急忙先到北京面见周恩来。此次,周恩来让曹聚仁转交给蒋介石一封信,信的内容是“一纲四目”。
上世纪60年代初,毛泽东把曾经提出的给蒋氏父子的宽大政策加以细化,又增加了一些新内容,形成了和平统一祖国的总体构想。后来周恩来把毛泽东的这些构想概括为“一纲四目”。“一纲”:只要台湾回归祖国,其他一切问题均按蒋介石意见处理。“四目”:第一,台湾回归祖国后,除外交必须统一于中央外,台湾所有军政大事安排等均由蒋介石全权处理。第二,所有台湾军政及建设费用,不足之数,中央政府拨付。第三,台湾社会改革从缓,待条件成熟,亦尊重蒋介石意见,和台湾各界人民代表进行协商。第四,国共双方要保证不做破坏对方之事,以利两党重新合作。
带着这封机密信函,曹聚仁匆匆返回香港,等候蒋经国的到来。
1965年7月18日,时任台湾“国防部长”的蒋经国,亲自乘轮船到香港附近水域接曹聚仁。那天中午,睡意正浓的曹聚仁,被联络人王济慈叫醒。两人乘一辆小车到码头,然后登上快艇,再由快艇送到一艘大轮船边。
曹聚仁登上轮船,见到了商人模样的蒋经国。蒋经国告诉曹聚仁,台湾想和北京方面谈判,希望他把吃透的情况当面告诉蒋介石。
轮船最后在台湾一个偏僻小港停泊。曹聚仁与蒋经国上岸登机,飞往蒋介石在日月潭的官邸——涵碧楼。7月20日,蒋介石在涵碧楼,由蒋经国陪同接见了曹聚仁,开始了只有他们三个人的秘密商谈。曹聚仁出示了中共中央写给蒋介石的信,信中还附有毛泽东写给蒋介石的一首《临江仙》词,其中的“明月依然在,何日彩云归”道出了毛泽东的诚意。
随后,蒋氏父子将中共方面提出的条件与陈诚等国民党高层领导人进行了一番研究,又提出了他们的一些条件。曹聚仁带着这些意见,往返于大陆和台湾之间,进行沟通。经过多次努力,双方在一些重要问题上基本达成了“六项协议”。其主要内容为:
一,蒋介石偕同旧部回到大陆,可定居在浙江省以外的任何一个省区,仍任国民党总裁。北京建议拨出江西庐山地区为蒋介石居住与办公的汤沐邑(注:封地);二,蒋经国任台湾省长。台湾除交出外交与军事权外,其他政务,完全由台湾省政府全权处理,以20年为期,期满再行洽商;三,台湾不得接受美国任何军事与经济援助,如财政上有困难,由北京照美国支援数额照拨补助;四,台湾海空军并入北京控制,陆军缩编为4个师,其中1个师驻在厦门、金门地区,3个师驻在台湾;五,厦门与金门合并为一个自由市,作为北京与台北间的缓冲与联络地区。该市市长由驻军师长兼任。此一师长由台北征求北京同意后任命,其资格应为陆军中将,政治上为北京所接受的人;六,台湾现任文武百官官阶、待遇照旧不变。人民生活水平只可提高不准降低。

遗憾的是后来种种原因,两岸一直未能进一步协商。

1972年,曹聚仁在澳门去世。

( 心情隨筆男女話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ool17909&aid=3577089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哈~
2009/12/29 20:26
哈,东来兄说的很对.不论什么时候台湾想回家都是欢迎的...
可能是我表达不够清楚~我之前的意思是说,台湾能够为自己争取最好条件的时期过去了.现在再做需要比以前付出多得多的心力...
尤其是要扭转台湾一直以来绿营宣传的:国民党统治是不民主的->民主就是要全面反对国民党-->否定国民党统治就是要全面反对国民党,就是最坚决的民主.就是爱台湾..这样的逻辑和民族认同的危机.
但是毕竟我们还要做~我是很赞同两岸和平统一的.哈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2009/12/28 20:34
對啊.一綱四目對老蔣的六個條件...
可惜..
65之後.十年動盪浩劫
之後很多民主人士都受到衝擊.然後又有說紅衛兵去溪口.還用了炸藥...
老蔣很生氣還有說此仇永世不忘.後來是周總理出面親自把溪口蔣的故居等等全都保了下來
(小聲說,當時紅衛兵衝擊各個機關...悲哀啊.我們許許多多的余則成就因為紅衛兵衝擊批鬥燒文件暴露掉了= =)

之後尼克松訪華時候老毛也有釋出信號.然後大約75年時候有意邀請毛訪臺.可是那時候毛身體已經不行了.說讓小平去...可惜蔣公先一步逝世了..
可惜...於是一直拖到現在
======
PS:其實個人認為.歷史來看臺灣跟大陸統一並且占主動權能隨便開條件的只有兩個時期
1:就是東來兄文中所說的這個時候
2:就是大陸三中全會后改革開放初期,如果那時臺灣以自身經濟地位做條件.也許真的能談出些非常有利的條件來

不過自從90年代大陸開始飛速發展之後.臺灣的籌碼幾乎就消失掉了.97之後更沒得談.現在時間越拖臺灣反而越不利.只能說他們太看不清形勢,統一與否主動權早已回到大陸手裡

實際上在大陸來說,國計民生國家安全種種內憂外患來看.臺灣問題甚至排不到前十...我們指導思想就是保持現狀.只是需要他保持現狀哪怕每年幾百億養著他都要...只要等我們內功修煉好...
紫气东来(cool17909) 於 2009-12-29 19:44 回覆:

是的,兄说的历史机遇是存在的。

但是兄也忘记了,现在难道不是台湾再一次面对的历史机遇吗?!

前两次错过,还可以有所理由,但是台湾要是错过了这次历史机遇还会有下一次吗?!

事不过三啊!


NetSpider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民無信不立」
2009/12/13 20:32
「雙百」之後大逆轉的「反右」運動,加上老毛當年的
陽謀論,寒了太多人的心。他是國家元首所以損失的是
個人與國家信用。密使只能探路,談判還是要公開。
紫气东来(cool17909) 於 2009-12-15 20:23 回覆:

我看不必去过度解读前辈的恩怨了。

历史已经过去,现在是放眼未来的时候。

老哥说是吧?!


夜風樓主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密使
2009/12/13 00:13
六十年來  兩岸密使  不止曹某一人     都談不攏     文內曹某一案之協議    僅見大陸資料且是在毛澤東死後才公開   
紫气东来(cool17909) 於 2009-12-13 11:09 回覆:

当然,密使很多。这恰证明了双方是“一个中国”的立场,并希望结束分裂状态。

在当年的时空背景下,两岸不时还有“热战”。且既然是“密使”,当然在当时是不会公开的。这是政治的逻辑,也是双方的互信基础。要晓得在当时,要是公开双方就再也不能谈,谈成的也作废了。蒋与毛都有现实政治的“政治正确”与地缘压力存在。

双方谈判的很多细节,各有证物存世。比如蒋家墓地的照片,信件,当事人的口述等等.............

台湾自蒋经国去世后,传统的“密使”来往已经失去了基础与可能。且台湾逐步滑向台独,当然不会宣布什么“密使”的成果。

大陆公布这段历史,台湾方面也没有否认。台湾虽然不愿意证实,却也知道是历史的真实。因为很多资料都是存在的,台湾要是挑起论战,只会自陷麻烦...............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正告“田园火鸡”
2009/12/12 19:22
3、我对你“田园火鸡”特别来气的是,我曾经不止一次的与你介绍过中共处理问题的方式——根本不理会某些人的某些观点,而是按照自己规划好的目标奋斗,等 目标实现了,那些原先不满的、反对的人自然闭嘴。这些你“田园火鸡”始终听不进去,非要纠缠这些不满的、反对的声音,有意思吗?你是长屌的男人还是没长屌 的女人?
4、我对你“田园火鸡”最来气的是,你纠缠、斤斤计较大陆这些对台湾不满的网友时,何曾计较、纠缠过台独?!你的文章不时表露对大陆中共 领导的中央人民政府的刻薄、对大陆网友不满的不满,从不见你正面的表达过对台独的不满?你这算什么?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正人先正 己”的优秀品德在什么地方?你难道是没有教养的独派人士?
好了,说了这么多,其实我也很觉得不合适,毕竟,你“田园火鸡”是长辈,这些话不应该由我这个晚辈说。希望你“田园火鸡”好自为之。
紫气东来(cool17909) 於 2009-12-12 19:55 回覆:

唉............你倒是会潜水啊..........

突然来冒出来..............

我觉得你的语言并不恰当。

没有必要用如此激烈的,有“人身攻击”嫌疑的文字来谈论问题。

特别的是不应该用些明显的带有“脏字”的词语。

火鸡市长和你很熟悉,你们的交情远比我历史悠久............

火鸡市长很知道你的老套路,我可以想象到他哈哈大笑的表情。

你的风格一向如此..........唉.............本人也被你教训多次了。

火鸡市长大约也不会计较你这小子,就像本人也不会计较你这个喜欢玩“矫诏”的家伙一样........

原来那个什么“大陆人”是台湾人假扮的?!

呵呵,我对他的那个文章就是看不入眼!!!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正告“田园火鸡”
2009/12/12 19:20
小紫,本来不应该在你场子发火的,但是看到“田园火鸡”太不成器,几个月以来愈来愈退步不说,今天居然开始造谣说谎了,这个我不得不出手,抱歉了,小紫。
“田园火鸡”看好了:
1、1978年以来,特别是1997年以来,大陆的综合国力大跃进式的高速增长,中共领导的中央人民政府依然继承毛、邓开创的和平统一的政策不变,这需要多大的忍耐力啊!与之对应的,台湾当局就是所谓“国民政府”,无论国民党还是民进党执政,为整个国家,为整个中华民族做了什么,起了什么作用,你“田园火鸡”心里不是不清楚!扪心自问,国民党也好,民进党也好,坐在中共的位置上,能如此宽宏大量对待台湾吗?估计台湾早就不长草了吧,你“田园火鸡”是台湾人,比我们更了解他们的歹毒。
2、大陆的青年和其他年龄段的朋友,因为中共执政的中央人民政府对台湾太过仁慈,又因为所谓“国民政府”只想占大陆经济便宜(也确实年年在占,而且越占越大),而对整个国家统一,对整个中华民族一点责任义务不但不尽,还帮着反华势力围堵大陆崛起,而心生强烈不满,表达出过激的言论,这些像我和小紫尽管摇头,但也只能理解。因为他们不满是有充分理由的,不是没有道理的!即便我(相信小紫也同样)考虑问题也要经过不成熟走向成熟的阶段,只不过,我们稍微快点罢了。而你“田园火鸡”,一个年长一辈的人,居然成天斤斤计较,丢不丢脸?丢不丢知书达理的台湾人的脸?









紫气东来(cool17909) 於 2009-12-12 20:23 回覆:

我知道你有情绪............人人其实都有..................

特别是你和火鸡市长是老朋友.....交流了很久.......现在,难免有点口不择言..............

没有办法,两岸的现实就是如此哭笑不得.........

不过,我们不必如此在语言上去互相对杠.........

我说了,历史的正义不会无言..........最后必然只留下它的声音!

大陆的底线就在这里,以后如果有变化只会是更加的强硬!

我发这个“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文章,就是提供一个信息的窗口。

“和平统一,一国两制”与《反分裂国家法》都是自然存在的现实。

我不会就这个去辩论了:“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不要再理睬“田园火鸡”了
2009/12/12 18:25
“田园火鸡”近来水平越来越高了!“lohengrin”明明是台湾人,能被其忽悠为大陆人,欺负我们小紫不上那个肥皂箱嘛,呵呵。
我建议小紫不要与“田园火鸡”交流了,浪费自己宝贵时间不值得。就让
“田园火鸡”去计较大陆的小年轻吧。什么人,都一把岁数了,还跟矮一辈的思想不成熟的小孩负气。

紫气东来(cool17909) 於 2009-12-12 20:26 回覆:

lohengrin”是台湾人?!那火鸡市长怎么说是大陆人?!

看来火鸡市长被骗了...........悲剧啊!


田園火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兩岸關係,愈談愈累
2009/12/11 23:27
紫兄用心寫了這篇文章,令人感動,可惜的是,文章裡敘述的事件只到 1965 年,之後,甭說台灣,大陸發生了哪些事?兩岸關係的難題源自國共內戰是沒錯,可是對於台灣居民,大陸交代的種種明顯跳過了 66 到 78 這大約十三年的變化,直接從 65 跨接到 78 年,然後最近 15 年國力、軍事力量又大幅跳躍成長,官方還算和緩,可網上言論像是一艘大型的星際戰艦,就盤壓在台灣人的上空。

轉貼一份大陸人寫的短文:

現在的錯誤和歷史罪行 (lohengrin) 2009/11/29 12:55

1940年代,中國人民面對國民黨和共產黨的選擇。中共連哄帶騙,讓人民選擇了他們。中共當政後,前三十年,犯下了巨大的罪孽。這是中共需要徹底反省的。

鄧小平當政後,逐步改回資本主義市場。轉了一圈,付出巨大的生命財產代價後,重新開始。改革開放,成就巨大,當然市場經濟的一些副作用也重新顯現。不過這是不得已的,就像當年國民政府時代一樣,而且有過之而無不及。改革開放三十多年,成就是主要的。這些東西最多只能算錯誤。要談[錯誤],這才是[錯誤]。

檢討改革開放後的錯誤,當然需要,但這不是主要的。中共真正需要做的是徹底反省前三十年犯的罪。過多地檢討市場經濟的副作用,反而會引起人們對過去的懷念,浪漫化老毛時代。

我對[蜗居]這種東西,興趣缺缺,因為這是屬於前一類。這也是為啥,這裡的台灣網友也說,這種事情台灣也見過。因為這些只是搞市場經濟的副作用。

我們理解中共現在不能檢討前三十年的惡行。我們也承認,今天的中共已經完全蛻變。但是對台灣而言,中共一天不徹底檢討前三十年,就一天不能談統一。因為不檢討過去的國家和人民,會重犯歷史。台灣不能冒這個險。

出處: https://city.udn.com/3028/3705041?cate_no=0&pno=3&tpno=0&f_ORDER_BY=#reply

紫气东来(cool17909) 於 2009-12-12 11:42 回覆:

我回复了一篇文章。我对市长引用这个的所谓大陆人文章极为失望。这样的文章毫无价值!

我无法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