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女人簡歷之二: 移民夢
2008/11/30 00:40:04瀏覽1753|回應5|推薦50

年近四十的麗蓮來自中國撫順。

丈夫在她生下老二不久就因病去世,養活大女兒跟小兒子全靠她在工廠做女工為生,生活過得非常拮据,因此當她聽說工廠有兩個女同事因嫁給老外已遷居美國,忍不住心動起來,於是也到當地介紹所委託辦理結婚出國之事。

原來介紹所是透過電腦國際婚姻介紹網路來撮合婚姻,才撮合半年多,就找到了一個準新郎,是個五十出頭的奧地利人。

麗蓮不知道有奧地利這樣一個國家,介紹所的人說奧地利在歐洲,可比美國還要文明。

麗蓮心想,真的嗎? 不管怎樣總比蹲在老家吃不飽餓不死好。

於是這個奧地利男人飛來中國,雙方第一次見面,在介紹所翻譯的陪伴下交往了一個多星期就登記結婚了。

結婚後等了半年多終於辦好移民奧地利的手續,麗蓮帶著十二歲的女兒及八歲的兒子移居到奧地利的一個小鄉鎮。

奧地利男人住在一個租來的小公寓裡,一個廚房、一個浴室、兩個房間。房子裡到處堆滿了工具,顯得凌亂狹窄,過了兩三個月麗蓮才逐漸明白,原來奧地利丈夫是個個體戶,到外面包工帶回家裡做,因此他的公寓也就是他的小工廠,幸好他做的只是一些小零件。

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對來自中國窮鄉僻壤的麗蓮也還算過的去,雖然與她出國前的期望差了一大截,而且她才到奧地利兩個月就懷孕了。

忙忙碌碌地,轉眼間一年就這麼過去了,她生了個女兒,逐漸地能夠適應新環境,也能用些德文與當地人溝通,尤其是隔壁老太太,對她及三個孩子照顧有加,兩個大孩子們親密地稱呼老太太 "阿媽"。

阿媽從一開始就總是對她說: "妳可要小心,妳老公從前常打她的前妻,所以才會離婚,他有點精神不穩,必須定期看心理醫生。"

麗蓮因此常交代兩個大孩子別惹奧地利養父,兩個孩子很安分守己,不是躲在他們共同的小房間裡做功課,就是到隔壁阿媽家看電視。

奧地利男人除了一個弟弟跟一個堂兄以外,沒有任何朋友。

單身弟弟住在同一棟房子裡,堂兄住在另一個城市,每次他過來玩就留在他們家裡過夜,他總說道: "你們夫妻帶個小娃可夠擠了,我看我還是在兩個大孩子房間打地舖吧。"

麗蓮常跟奧地利男人說: "這個小公寓住我們一家五口已經夠小了,你為什麼不叫你堂兄到你弟弟那兒住? 他的單身公寓再怎麼樣都比我們的房子大。"

奧地利男人總是聳聳肩回答道: "他就是喜歡睡我們這裡。"

有天阿媽對麗蓮說: "你別讓他堂兄睡你家,你兩個孩子跟我抱怨,他睡到半夜就擠到他們身邊,孩子不喜歡,但是不敢跟妳說,怕妳跟妳男人吵架要挨打。"

麗蓮忍著沒跟男人提這件事,但是堂兄又來時,麗蓮就帶著小女兒到兩個大孩子房間打地舖。

有一天,男人跟弟弟、堂兄擠在廚房喝啤酒,小兒子剛放學回家,才一進門,正站在廚房門邊的男人弟弟醉醺醺地對著正在脫鞋的小兒子說: "你過來!"

小兒子正遲疑著,男人弟弟已走過來,一把抱起小兒子,把他緊緊黏貼在胸前,對著小兒子的臉猛親起來,小兒子奮力掙扎,跌落地上,又連忙站起往房間跑,邊跑邊罵: "你討厭,別碰我!"

男人堂兄走出廚房,跨上一大步,一手抓住小兒子的領子,另一手就刷地往他臉上揮打過去,罵道: "你好大的膽子,還敢頂嘴!"

為這件事麗蓮跟男人大吵了一頓,隔壁阿媽也過來數說男人一頓,並警告男人,再發生動粗的事情,她就要打電話叫警察。

阿媽於是跟麗蓮說: "這附近的人都說,你男人跟他弟弟、堂兄是搞童戀的。"

麗蓮沒聽懂童戀是什麼,阿媽說: "童戀的大人常常欺負小孩,強暴小孩,你真要小心,你的三個小孩要真給他們搞上就糟了。"

麗蓮心裡一震,想起數天前,一向懶洋洋的男人突然興起,非要給十個月大的小女兒洗澡不可,麗蓮在廚房做飯,正想著,怎麼洗這麼久還沒洗好,探個頭看進浴室,問道: "幹嘛洗這麼久?"

男人一驚惱怒回道: "我總要給它洗屁股吧! 你這麼操心,那就讓你洗吧!"

說著就把小娃用力往水裡壓浸下去,怒沖沖地站起來走出浴室。

麗蓮連忙把哭紅了臉的小娃從浴缸裡抱出來,當時麗蓮並沒有看到男人在浴室裡幹什麼,只是心想,真是個喜怒無常的人。

現在回想起來,幾乎有一種恍然大悟的寒心,莫非他真拿女兒當玩物?

當天晚上,麗蓮一看男人回來,就衝著他直問: "這附近的人都說,你跟你弟弟、堂兄是搞童戀的,真的嗎?"

男人舉起拳頭在麗蓮面前晃著,並從牙縫裡發出低沉的恐嚇聲: "是又怎樣? 你真以為我看上妳啦? 沒有妳女兒跟兒子,我們還寧可挑另外那個泰國女人呢。"

麗蓮大吃一驚: "你們? 你跟你弟弟、堂兄一起挑? 是你跟我結婚還是你們三個跟我結婚?"

男人提高聲音: "妳這個不知感恩的臭婆娘,沒有我們妳今天還窩在那個窮中國喝西北風呢! 妳跟女兒、兒子能到奧地利來還真得好好感謝我們。"

麗蓮用鄉下女人的直率勇氣回應道: "我明天到警察局告你!"

男人虎著臉刷地一巴掌打過去,抱在麗蓮手上的小娃哇哇哭起來,躲在門後偷聽的兩個大孩子打開門哭泣著說: "不可以打媽媽!"

女兒直衝門外,朝著隔壁阿媽門口大聲哭叫: "阿媽,阿媽,爸爸打媽媽!"

阿媽趕過來對著男人大聲訓斥, 其他鄰居也跑出來看個究竟,沒多久有人把警察叫來了,警察依法旨令男人二十四小時內不可進入家門,男人當晚到弟弟家過夜。

第二天男人跟弟弟一起回來,男人跟麗蓮說: "妳如果不安分守己的話,我會到移民局取消妳的簽證。" 男人的弟弟還補上一句: "妳一個人回中國,三個孩子留在這裡。"

麗蓮原本要到青少年局請求協助的想法,這下全被男人跟弟弟的恐嚇之言給鎮壓住了,於是她想,再忍一段時間吧,等我德文說得流利些,也許能找個工作,就不用靠男人過活了。

過了幾天,阿媽跟麗蓮說: "附近有一戶人家在找幫傭,每個禮拜只要去兩個下午,很適合妳,妳如果願意的話,我可以幫妳帶小娃,兩個大孩子反正下午都在房間裡做功課。"

於是,麗蓮每個禮拜出去工作兩個下午。第一個月拿到薪水時,與兩個大孩子輪流數鈔票,總共就四張大鈔,但是三個人你數過來我數過去,滿心甜蜜,有一種好像苦日子快要過去的感覺。

這一天,因為幫傭家的女主人生病,麗蓮多做了一個小時,到家的時候,她先到阿媽家接小娃,正在跟阿媽聊天時,忽然聽到隔壁家裡傳來一陣陣尖叫聲,麗蓮跟阿媽慌慌張張地直往家裡衝,打開孩子房門,看到大女兒半裸著身子縮坐在牆腳哭泣著,男人堂兄躺在地上,流滿一身鮮血,而小兒子,雙手緊握著一把沾滿血跡的菜刀,對著呻吟的男人堂兄歇斯底里的吼叫著: "殺了你,你敢欺負姐姐,殺了你,不要臉,殺了你....。"

麗蓮眼前一陣黑,暈了過去。

麗蓮醒來了,從無底的黑洞裡。

半年的時間,她跟三個孩子住在受難婦女保護所裡,保護所裡住的儘是像她這樣受丈夫虐待的女人。

在心理醫師的協助下,她的鄉下婦女吃苦受難的性格逐漸回甦過來,她想,這條路走得真辛苦,以為移民是個美夢,沒想到卻掉入一個三頭狼的陷阱裡,大女兒幾乎被強暴,小兒子幾乎成了殺人犯,可是,這條路再辛苦還是得走下去,這樣子回中國老家,豈不讓大家給取笑死。

青少年局已經跟我保証,我跟孩子們的居留不會有問題,那我還怕什麼?我一定要振作起來,我的孩子們需要我。

於是,在青少年局的協助下,麗蓮跟男人離了婚,搬到一個便宜的社會福利公寓裡,有三戶人家請她做幫傭工作。

幾乎被強暴的女兒,以及由於年幼不需因殺傷男人堂哥受法律制裁的小兒子,必須長期接受心理治療,麗蓮也說不清楚,到底孩子們的心靈創傷有多大。

她有時一面走路,一面對著一頭藍天喃喃自語道: "老天爺,求你保佑我兩個可憐的孩子早日回復正常,不管怎樣,我還是感謝你,讓我的移民夢成真,我會努力刻苦,讓我的孩子們過更好的日子,我向你發誓。"

( 創作小說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lackmoon&aid=2397412

 回應文章

§ 神隱 §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悲劇...事出必有因
2009/12/12 14:48

讀這故事的感覺就像看電影 一個死了丈夫的中國女人帶著二個小孩改嫁歐洲 一開始就讓人有不祥的預感 這種經過仲介媒合的婚姻 風險實在太高了 腳踏實地些吧 縱使人往高處爬的想法並沒有錯 但還是不要過於盲目天真的逐夢 相信類似的慘劇會減少很多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2-18 01:06 回覆:
啊,今日的中國大陸,還有無數無數想盡辦法出國做洋夢的人,
可以說,使盡了一切想得出的辦法,因此,這裡常常有不同
類型的悲劇在發生呢。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芭芭辣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Is your story real?
2008/12/18 07:22
How terrible! I got scared by reading your writing.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8-12-18 20:32 回覆:
可愛的芭芭辣 (這個名字實在太可愛了!),

這個故事除了一些細節以外,基本上是真的,

碰巧會知道這個案件,跟我的工作有關。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翔任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其實相同的悲劇也在台灣不斷上演
2008/12/03 17:30

女主角就是那些外籍配偶

知道地更多,就讓我為台灣男人丟臉。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8-12-03 19:00 回覆:
人性的弱點沒有國籍的區分。

遙遠黑月問候翔任。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致好友,冰雪從未消融
2008/11/30 02:54
親愛的好友,冰雪從未消融,

你寫的這篇留言,令我非常感動,

我知道,你心裏有千萬的感慨、異意、理想或是拔刀相助的正義感,

請你儘情在我部落格發言,這是我的榮幸。

我在歐洲,親眼看過太多太多的中國移民淚,

尤其是那些非法入境者,他們那種寧死也不肯回中國的頑強意志,真叫人震驚,

看來清朝末年,中國移民在美國的悲慘故事尚未完結。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Oskar--耶和華是我牧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又是個令人心碎的移民故事
2008/11/30 02:18

為了追尋更好的生活與物質,而跟相識只有一個星期﹝根據妳的內文,男女雙方顯然語言不通,女方起碼無法像使用中文般的,相當流利且平常地使用德語﹞的男子走入禮堂,這不但是她個人對於未來日子是否幸福愉悅的豪賭,連帶也要將一對年幼子女捎帶進去。何況根據妳文所提及,這位奧地利丈夫顯然是個中下階層的勞動份子,教育背景跟生活習性顯然沒有多好,女主角是否有極大的失望與連帶而來的心理問題?說真格的,我還沒有故事中,女主人翁的勇氣。

婚後才發現雙方個性與價值觀南轅北轍且毫無交集可能,但女主角當真沒辦法放棄也許終有一天會到手的奧地利公民權嗎?她難道沒有深思丈夫手足的作風,將會對自己子女的人格成長造成負面效應?並非雞蛋挑骨頭,只是一名負責任的母親,應當不會這樣子才是呀?四十歲、離婚,又帶著兩個「拖油瓶」的女子,即便仍然居住在婚姻觀念保守許多的中國,也不至於無法覓得第二春才對。

話說回來,諸如此類的移民異國辛酸故事,已經成為多民族國家的中華民國,又何嘗不是這樣?我住族將近半年,即將要離開此地,到新工作崗位就職的台北縣貢寮鄉福隆村,其男性居民幾乎都娶越南或泰國籍女子,也有少部分迎娶大陸新娘,與我熟識的保全組長也是其中之一,許多文化觀念的衝擊絕非三言兩語能夠述說,然而她們在陌生異域生活的酸甜苦辣,莫說我們這些局外人,她們的丈夫就真的關心麼?換另一個角度思想,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的觀念何時能拔除,這種已開發國家的男子透過強勢許多的金錢物質,吸引較為弱勢的女性族群遠嫁他鄉的情形,我敢保證地說:永遠不可能消失掉,女性的婚姻及社會地位也永遠無法真正平等,經濟無法獨立的女性永遠都是沙豬主義的附屬品,女性自覺只會給自己更多苦楚。

有夠長的一篇回應,都快要喧賓奪主了,勿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