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女人簡歷之九: 有些女子之間
2009/04/30 22:31:18瀏覽1424|回應18|推薦109

莎貝忑忑不安地坐在警察局的走廊裡,滿腦子因為一夜的失眠膨脹著鼓槌敲打的火熱疼痛,而四肢卻抖顫著近乎僵硬的冰寒,此時此刻她最需要的是,丈夫挺在她前面,一如結婚十五年的每個日子,解決著日常生活中的大小問題,從來不需她費點小心思,正確地說,根本輪不到她費心。

大她十來歲的丈夫一向就是家中的國王,容不得家人的牴觸反抗,他說的話就是命令,他做的決定必須被服從,莎貝在丈夫面前,就像一架自動點唱機器,丈夫按上哪個鈕她就得唱那首他指定的歌,事實上,莎貝甚至喜歡這種不需動腦筋的生活。

而早已認同了這種少動腦筋少做錯事的生活規律的她,此時此刻卻癱瘓在失了靠山的驚惶中,頭痛欲裂的恍惚裡,只剩不見蹤跡的丈夫重疊著兩個女兒的黯淡形影。

莎貝嫁給鄰鎮開餐館的丈夫時,年方十九,十九歲那年她離開農莊老家,到丈夫開的餐館當廚房幫手,上班第三天就被當時年已三十二尚未成家的丈夫趁著沒人在場的時候,把她拉到廚房後頭的儲藏室霸王硬上弓地給強暴了,莎貝已經想不起是否掉過眼淚或是說過什麼抗議的話,首次接觸到男性赤裸身軀的她,在丈夫軟硬兼施的曖昧言辭中,迷惑地把丈夫對她的強暴延伸為丈夫對她的愛慾。

直到今天,三十四歲的她還總是莫名所以地說服著自己,白天刷她兩個耳光,夜半卻用肥重身軀壓著沉睡的她狂暴發洩野獸慾望的丈夫,有他自己獨特愛她的方式。

在老家她早已習慣父親的獨斷母親的順從,而夾在九個兄弟姊妹當中,她幾乎像是一個被人遺忘的多餘人物,也因此,當丈夫用強暴方式開啟她性經驗的第一頁時,她甚至有一種無法解釋的受寵若驚之感。

莎貝在丈夫餐館工作半年後就因懷孕而結婚了,她經常對人說:"我男人要不愛我,哪會負起這個做父親的責任?他可是毫不遲疑地馬上跟我結婚了,在女兒出生之前哪。"

至於丈夫曾犯性騷擾的犯罪前科,對莎貝而言只是一個無意義的過往,一個莎貝還未認識丈夫之前的過往,莎貝甚至相信,丈夫從前對別的女人性騷擾,是因為他愛錯人了。

莎貝與丈夫總共生了三個孩子,二女一男。當大女兒十歲那年的某一天,莎貝在女兒床上發現點滴血跡,以為女兒不尋常提早來經,應該帶她去看醫生,卻被丈夫阻擋了,並言詞迂迴地對她說道:"女孩兒早晚總要性開竅的,妳擔什麼心?"

莎貝心裡一驚,正想開口追問,卻被丈夫從後頭狠刮了個腦門,罵道:"妳敢再開口說個什麼話,叫妳走著瞧!"

於是那句莎貝沒問出口的話"你跟女兒睡覺?"就這麼被活生生地給吞下去並擱埋在心裡鎖了起來。

從這天起,莎貝望向女兒的眼光不再跟平時一樣了,每天早上去女兒房間催她起床時,莎貝總是不露聲色地四處瞧著,想找出一點什麼痕跡,有時她會在地上找到丈夫一隻襪子或是他擱在小几上的手錶,她就一聲不響地收拾了它們。

吃早餐時她有意只顧忙著餵食尚是幼嬰的小兒子,或是跟小女兒聊一些幼稚園的事情。晚上上床之前,莎貝總是避開大女兒盯著她的兩隻似乎在向她哭訴的大眼,用一個心不在焉的微笑點到為止地親一下女兒的面頰,說聲晚安,就逃避什麼似地走出女兒房間。

莎貝心裡總是混淆著一股說不清的矛盾,發生這樣的事該怪丈夫嗎?能脫離貧窮的老家過著今天這樣衣食不愁的日子,還真得感謝他呢,也許該怪自己吧?怪自己不再年輕,光滑的臉蛋刻上了歲月的痕跡,苗條的身材在生了三個小孩以後變成了粗直的樹幹。

"唉,或許我該每天做些運動,先把這圈肥肚皮給解決掉。"經常坐在鏡前顧影自憐喃喃自語的莎貝,心底不覺升起一股委屈不平之感,每天除了在餐館幫忙之外,還得做家事照顧三個小孩,哪有剩餘的時間跟力氣做運動保持苗條身段,而打扮化妝,再怎麼費心,也比不上女兒的幼嫩光鮮,莫名所以地竟然札刺在心底一絲把女兒當情敵的忌妒感。

而每當她如此自怨自嘆之後,卻又轉而自我安慰地暗想著:"如果丈夫非偷吃野雞不可,偷吃自己人總比偷吃外人好吧。"

事實上,她也時而良心不安地猶疑著,或許應該背著丈夫跟女兒交心談談這件事,可是每當她準備好了如此開口跟她說話,例如,日子總會過去的,妳成年以後就可以獨立自主了,或是,忍一忍,媽媽會想辦法慢慢跟爸爸說理,如此連她自己都無法說服自己的說辭,卻總是被女兒似乎沉默又似乎千言萬語的目光折擋回來,而終至哽在喉頭一句也說不出來。

在時光流轉中,大女兒原本活潑的個性,有若一棵正要伸展枝葉期盼著有朝一日迸放花苞的嫩樹苗,因受到蟲害腐蝕而斑痕累累,終年累月僅剩沉默無語的黯淡,黯淡像一層薄紗,掩蓋了人生原本最嬌豔的青春年齡。

今年已滿十五歲的大女兒與莎貝之間的母女關係就像是一杯沖了水的稀黃咖啡,無味甚至近乎噁心。

莎貝心裡當然明白癥結何在,但是母女之間曾經存在的渴望交會,卻總是莫名所以地在無言中錯過,而終至保持著各說無關痛癢的空言之冷淡。

昨天下午,莎貝帶著六歲的兒子守在客人稀少的餐館裡,讓丈夫在餐館樓上的住家稍做午後小憩,當客人逐漸增多,莎貝正奇怪著為什麼丈夫老不下來時,門口走進了兩個警察,說有事找丈夫,莎貝不知所以地把警察帶上樓。

開了住家門,只見丈夫正猛敲著浴室門吼叫著開門,莎貝驚慌地問道:"誰把自己鎖在浴室裡了?"

一個警察把丈夫從浴室門口推開,另一個警察走上去輕敲著門說道:"姑娘,妳別怕,我是剛才跟妳在電話上說話的警察,妳現在可以把門打開了。"

於是,浴室門開了,站在浴室門口一手抓著手機一手摟著十歲妹妹的大女兒,有意把視線避開站在警察身後的丈夫及莎貝,對著面前的警察問道:"您真的會保護我們嗎?"

莎貝訝異地在大女兒小女兒的臉上來回游移著詢問的眼神,忍不住跨上一步,抓住大女兒的手臂急促問道:"發生什麼事了?有事不能跟媽說嗎?幹嘛要叫警察?"

大女兒縮回身子用厭惡的口吻答道:"少假惺惺!"

莎貝望向低頭飲泣的小女兒正想上前擁抱她,卻被警察擋了回去,並對她說道:"夫人,您的丈夫涉嫌強暴自己的兩個女兒,必須被關到拘留所等候調查,您的兩個女兒將被送到青少年局接受保護,明天請您上午到警察局接受調查問話。"

老天,丈夫竟連小女兒也不放過,莎貝感到一陣翻天覆地的心胃暴漲,張口結舌吐不出一個字句地立在警察及丈夫、女兒離去後乍然空蕩無比的房子裡。

強忍著一心的驚惶,莎貝拉著小兒子又趕回到樓下的餐館招呼客人,並打電話把住在街尾的婆婆給請來幫忙。

一個下午直到晚上,婆婆總是在每個空檔時間嘀嘀咕咕地說著莎貝:"女人家應該懂得使盡魅力綁住丈夫的心,丈夫會嚐野味,都是妻子的錯,妳怎麼這麼沒用,竟讓丈夫餓到不得不找自己女兒開刀的地步。"

因為家中發生如此大的變動,餐館八點提早打烊時,婆婆把小兒子隨身帶回去照顧,臨走前站在門口還回頭交代著:"明天妳上警察局,要多護著妳丈夫,我就這麼一個兒子,你可別害他坐牢。"

第二天上午,莎貝忑忑不安地坐在警察局的走廊裡,滿腦子因為一夜的失眠膨脹著鼓槌敲打的火熱疼痛,而四肢卻抖顫著近乎僵硬的冰寒,頭痛欲裂的恍惚裡,盡是丈夫及兩個女兒重疊的形影。

心裡正七上八下地想著婆婆昨晚臨走前的交代時,房裡走出一個警察喊她進去,在進行問話之前,警察提示她,由於丈夫是她的直系親屬,她因此享有緘默權,可以拒絕回答調查問話。

莎貝呆望著警察,腦子雜亂交錯著一連串的問號:該護著丈夫?還是該護著女兒?可是如果丈夫垮了,我還有誰可依靠?再說,女兒被丈夫吃了葷,也是生米煮成熟米無法挽回的事啊。

就這樣,莎貝使用了緘默權,對丈夫強姦女兒的調查交上了一個空白的答覆。

懷著一心的矛盾離開警察局,莎貝先轉到青少年局,想探望兩個女兒,卻碰了個釘子,因為兩個女兒拒絕母親的探望。

於是莎貝自我安慰著:"至少還有個兒子。"

走回餐館的路上,碰到兩個熟人,他們竟然寒著臉不理采她的問候,莎貝自語著:"事情可傳得真快啊。"

來到餐館門口,清早貼在門口的"休假一星期"的紙張已被撕下,取而代之的是塗滿一門的鮮紅噴漆:"家門恥辱"、"無恥的父親"、"出賣女兒的母親"。

顫抖著手用鑰匙開門時, 竟被從身後飛過來的兩個雞蛋打個正著,莎貝驚惶地躲進餐館,軟坐到椅子上,眼淚簌簌地流了下來,想到往後的日子,丈夫得關在牢裡一段時間,餐館就算找到員工來代理,但是如此名聲掃地客人哪還肯上門啊?

而兩個女兒已經被青少年局帶走了,雖然還有個兒子,但是原本好好的一家五口卻拆散得四分五裂,哎,都是我無能,想當個好妻子,卻成了壞母親,想當個好母親,勢必得害了丈夫,出了大門還得防著受人鄙視,這樣的人生還有什麼意義呢?不如一死了之吧。

於是莎貝進了廚房,關緊門窗,拿了一跟繩子,把自己的左手捆牢在瓦斯爐下方櫃子的把手上,怕自己反悔跑出廚房,特別多打了幾個結,然後,打開所有的瓦斯爐,沒多久她就在連串咳嗽聲中暈眩而去.....。

當她又醒來時,正好看到婆婆站在醫院的病床前,惡狠狠地對著她罵道:“想死哪有這麼容易,開庭日還等著妳去替我兒子辯護呢。”

莎貝開始低聲啜泣,終至嚎啕大哭地向天訴著怨:“為什麼連死都這麼困難啊?”

( 創作小說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lackmoon&aid=2768698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亂倫--這個可惡的摧毀幼苗的殺手
2010/12/14 02:36
亂倫的事故每天在地球的各個角落重複上演著,有多少做母親的堅強的如母雞般保護著她的幼苗呢?

找我家老伴的說法,這些摧殘幼苗的父親,叔叔,男人都應該處死行以昭告天下。雖說挺極端,但是卻有需要。否則就是將這些沒人性的禽獸永久拘禁囚牢。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10-12-14 16:47 回覆:
我總是自我堅持、自我訓練,對人事物採取開放的人生態度,但是,對性強暴,尤其是大人對小孩性侵略,實在是超出我容忍的範圍,我生活在沒有死刑的歐洲,腦子裡早已不存在死刑的觀念,但是,如果這些性侵犯者被施以最嚴厲的處置,例如屢犯者行以閹割刑罰,我想我是不會反對的!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中等生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揪著我的心
2009/05/08 15:35
你的文章是那麼地真實, 緊緊地揪著我的心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5-12 02:27 回覆:
一個人一個故事,而我的身邊,每天都在發生著故事。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馬蹄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_*
2009/05/07 16:42
再度來訪,原來已經推薦過啦..



蝸居客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回應黑月
2009/05/06 16:48

我們應該在黑月城市中,好好討論「男女差異」這種大議題的!

延續蝸居客之前的回應:

(一)如果可以選擇男人或女人之身,我很滿意目前的身份,

不會考慮當女性,因為女性先天有太多不公平存在。

談強暴吧,男性也會受害,不過比例不高。

任一個女人都不會同意「被強暴是自找的」這類的話。

強暴犯不會像狗一樣,性慾一來光天白日在大街上眾目睽睽下就行歡,

女性如何打扮自己是自由,女性單獨深夜在暗巷行走也是自由,

但如果她的穿著吸引了強暴犯的注目;

她的行為造就了強暴犯的機會‧‧‧

這中間事實上的因果,豈是一句「大家都同意女性有身體自主權」便可以保障?

你期待強暴犯在犯罪的當下,會突然尊重起女性身體自主權?

很遺憾我理性提出這點,請不要據此判定我是大男人主義。雖然我真是大男人。

(二)還記得我在黑月城市「死刑好不好?」討論中:

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1162&aid=3341666

談到一本小說「龍紋身的女孩」。

一位反猶太的父親,是個連續強暴殺人犯。

在兒子14歲時,強暴了自己的兒子。

兒子16歲時,開始帶著他虐殺下一位受害者。

變態父親把他的思想、行為「傳承」給兒子。

十幾歲的妹妹也沒能逃過父親的性侵。

父親讓兒子也性侵自己的妹妹。

過了幾年,父親在一次性侵女兒後,酒醉失足淹斃。

兒子開始接管一切。

只是,兒子的連續強暴殺人手法比父親更高明。

但兒子「接收」自己的妹妹不是那麼順利,

那少女一直不被「同化」。

最後她逃開了這個地方,沒有向警方舉發。

她的哥哥在車禍死亡前,又繼續犯下數十起案件‧‧‧‧

沒有人忍心苛責受害少女,沒有向警方舉發這件事。

但,少女如果做了另一種選擇,就不會發生後來這數十起案件的結果。

回到蝸居客之前回應真正想說的話:

我丟出「大女兒是否該為小女兒的受害負責?」這種想法,

並非真的認定大女兒是小女兒的間接加害者,

(蝸居客不是那麼無情,也不會那麼白目,

我不會期待受害者,作理性地行動。)

只是要大家換個角度去同情女兒們的母親,

在蝸居客的看法,她也是受害者,

從19歲被強暴開始,她的個性已經習慣受制於丈夫,

丈夫就是她的天,她的世界,

誰會去顛覆自己的生活?

你以為她會很高興丈夫破壞她們穩定的生活嗎?

她只是一個「沒有作為」的無助可憐虫。

可恨,但罪不至死。

當然,她也是不及格的母親。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5-06 22:37 回覆:

[女性如何打扮自己是自由,女性單獨深夜在暗巷行走也是自由,

但如果她的穿著吸引了強暴犯的注目;

她的行為造就了強暴犯的機會‧‧‧

這中間事實上的因果,豈是一句「大家都同意女性有身體自主權」便可以保障?

你期待強暴犯在犯罪的當下,會突然尊重起女性身體自主權?]

+++++++++++++++++++++++++++++++++++++++++++++++

上面你說的這些,其實跟本文[有些女子]之間沒有關聯,本文的主旨,
是在反省女人之間的勾心鬥角,只為了爭取一個不值得爭取的男人,實
在是可憐可悲!就算那是一個有價值的男人,也無此勾心鬥角的必要啊。
至於你自稱的大男人主義,還是留給你自己去咀嚼吧。
可以這麼說,黑月總是自我警惕,做一個思想開放的人,但是面對有些事,
我心裏還是會嘀咕著,例如,回教男人認為女人如果不戴頭巾甚或不全身包
裹起來,就是不貞潔,在一些嚴厲的回教國家,可以因此處罰女人。
我開個玩笑這麼說吧,懷有如此思想的男人們都應該接受佛洛伊德的心理
分析治療,我甚至建議,他們最好接受黑月在黑月城市報導的奇女子“露”
的心理治療,可惜她早已死於1937年,在一個當時我們都還沒出生的年代,
而卻已懷有如此前進的思想!!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刻畫的很真
2009/05/06 15:54
blackmoom 刻畫故事中母親的心思感覺很真實,真的很厲害ㄟ,唯唯諾諾的人,總是甘於放逸於不義,受傷了才怨天尤人自怨自艾,真得是咎由自取,疑惑的是上帝也愛這種人嗎?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5-06 16:51 回覆:
我想,失去靈魂的人,是白走了人生一趟,而對周遭的人,
徒留下一些幾乎無法彌補的缺憾。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老查居士新書4-明月依然在心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夜安
2009/05/06 01:53

吉祥

妳這詩  寫的太好了

讓我感動萬分

太謝謝妳

好詩與大家分享 好嗎

你的左心右臟
張縮著音符
用節奏吹呼氧氣
精鍊生命的鮮紅
潺潺流動
迴轉在你身體的宇宙裏
然後
化作一縷星河
掌在你兩手的幽谷間
溫柔
你接住我的舌
只為讓我
舔你千年的愛戀

我也替小雄謝謝你

祝如意


☆貝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真亂來
2009/05/05 15:17

一步一步走向黑暗

可憐的女人....


╭★.☆【Starbell達文西貝馬】~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5-05 20:29 回覆:
一步一步走向黑暗,想回頭卻已太遲了。可憐可悲。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靜 默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女人從小培養自覺與自信, 很重要
2009/05/05 13:19

相較母親的角色,大女兒對小女兒的保護行為,更甚為她的母親。

女人極度的被壓迫導致完全失去自信、完全沒有自我的存在意識。這樣子的女人,可悲!現今社會仍然常常上演類似劇情,我們應該更加強對孩子的教育,才能讓更多不究理正遭受類似遭遇的孩子,懂得伸手求援,而非在父母的壓迫之下一再容忍這類天理不容的事件。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5-05 20:36 回覆:
我正是這個意思,要減少如此悲劇,對下一代的教育是很重要的,
而且女人要自覺再自覺.........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蝸居客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姑息適足以養奸
2009/05/04 16:13
在大家共同認定母親為「共犯」的角色之餘,
似乎忘卻了大女兒隱忍了五年之久,
是不是也成為小女兒因此受害的隱然加害者角色呢?
我們相信這五年之中,大女兒是持續受到父親性侵的。
但為何要等到妹妹也受害,才毅然覺悟去掀家醜呢?
當然十幾歲小女孩的年幼無助是主因,
(該是最親依靠的兩個人:父親加害,母親袖手旁觀)
不過,大女兒是否跟她母親一般,對那個男人心存茍且之心呢?
那個男人吃定了母親,又覺得吃定了大女兒,
習慣性當然吃定了小女兒,甚至全天下的女性。
委屈難求全;姑息可養奸!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5-04 17:44 回覆:
我想,因為你不是女人,所以只能用理性來了解性迫害事件,而很難
體會一個被強暴的女性所受的心理傷害。大女兒十歲那年受父親強暴,
我想,每個女人都會同意我的話,十歲的她早已死了。
而且,非常重要的是,在強暴事件上,絕對不能把直接受害者轉變成犯
錯者,很多男人在強暴了女人以後,總是反過來說是女人自願的,很多
女人被強暴以後,因此不敢控告強暴者,就是因為怕被羞辱,因為控告
強暴者,勢必要詳細敘述被強暴的經過,等於第二次被強暴。
因此我認為,大女兒終於挺身而出,是一個很勇敢很偉大的表現。
黑月個人的科幻想法是,將來的人類,沒有固定的男人或女人之身,
而是,例如,五年當男人五年當女人,可以定期換身軀換腳色,好讓男女
更能體會另一個性別的想法感受。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陳心怡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無語
2009/05/03 15:12

不知該說什麼

只有心揪在一起的不舒服......好怪好怪的人性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5-03 20:14 回覆:
完全理解你的無言,尤其身為女人。
其實紅樓夢裏也有許多奇怪的人性呢。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