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砲指部餐廳
2023/08/12 01:48:11瀏覽309|回應0|推薦8

砲指部餐廳

我大學畢業之後,服了近兩年的兵役。在哪兒呢?台灣男孩子大概都去過的成功嶺。因為考上的「特官」是砲兵,所以我被分發到陸軍104師砲指指部413營的第一連,擔任一個菜鳥砲兵少尉連附。

這裡岔題說一下,在國軍「精實案」之前,一個陸軍師有四個旅,三步一砲;步兵叫步兵旅,但是砲兵不叫砲兵旅,叫「砲指部」,隱然有某些獨立作戰的味道;而一般步兵旅的基層軍官叫排長,可是砲兵自詡為「科技軍種」,責任分工,所以不稱排長,而稱「前進觀測官」或是「射擊指揮所連附」。不過這是作戰時正式的職稱,平常我還是被稱為王排長,小兵都叫我「王排」。

104師的砲指部藏得比較裡面,從成功嶺二號門進來,經過188福利站和大校場,在穿過各步兵旅,就會看到兩層樓的砲指部413營,正對面就是砲指部餐廳。如果再往前走,就會碰上士官隊,然後是三號哨。三號哨已經是相當偏僻的所在,出去就是各個單元教練場,到了晚上烏七抹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偏偏三號哨的查哨工作落在413營的頭上。成功嶺的冬天北風凜冽,夜裡出去查哨絕對不是一件什麼美妙的事情,尤其是「兩四」(即凌晨兩點到四點),更是沒有一個軍官想去,於是這個工作,自然就落在最菜的軍官──我的頭上了。

軍人以服從為天職──而且身為一個菜鳥少尉,我哪有說不的權力。那些官校出身的看我文弱可欺,還加油添醋的跟我說什麼三號哨常鬧鬼這些事。我膽子不算大,但是說也奇怪,我從來不怕(也沒遇見過)鬼,所以去就去。第一次還虛張聲勢裝得雄壯威武的樣子,面對「站住口令誰」還大聲回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後來比較有經驗了,往往查完哨之後還會安撫一下小兵,「排長都不怕你怕什麼」。其實我哪裡不怕,尤其怕他一緊張把槍上了膛,一個不小心擦槍走火,我就完蛋了。

不久營長說了,四點鐘查哨回來,六點鐘就起床集合了,兩個小時沒什麼好睡的,乾脆王排長你去兼任採買,五點鐘押車到副食站買菜,順便督導伙房。我們這個營長基本就是個虐待狂,但是就算我心裡幹得要死,可是也沒辦法反抗,只好乖乖的服從。等買完菜回來,早飯早就吃完了,好在伙房看這個王排長實在太可憐,總會幫我留一份早餐。後來和這些伙伕(即伙食兵)混熟了,每次晚點名結束,一個胖胖的伙伕常會撇過頭來對我眨個眼,我就知道當晚這幾個傢伙會開小伙,於是確定是官兵都就寢後,我就拎個鋼杯進到對面餐廳,向左轉個彎就進到廚房。只有幾坪的空間亂糟糟的,但倒是自成天地,而且同樣的食材,同一批伙伕,小伙吃起來就是比較香,不曉得是這些傢伙深藏不露,還是有什麼獨特的配料祕方。

久而久之,我瞧出一些名堂來了。伙房在軍隊理,可以說是化外之地;那麼這些伙頭軍,自然也是化外之民,長官只管飯菜好不好吃,頂多告誡他們不能喝酒(軍中禁酒,但是廚房當然有米酒)鬧事,其他什麼點名出操多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甚至站崗都免了。於是常會發現,我們在外頭操得要死的時候,這些傢伙總端個鍋捧個盆,穿著汗衫裡裡外外晃來晃去,長官們也莫可奈何。可唯有一樣,不管多晚,這些伙伕們決不睡在廚房或是大飯廳裡,每晚一定溜回大寢室裡睡覺。

奇怪,這多麻煩!晚上餐廳根本沒有人管,愛怎麼睡就怎麼睡,他們幹嘛捨近求遠,硬要回到連上睡覺?

有一次我把這個疑惑提了出來,他們幾個都在那兒賊頭賊腦的笑,就是不肯說,推諉了半天,終於有一個下士伙頭伕說話了:

「王排,你怕鬼嗎?」

我嚇了一跳,這跟鬼有什麼關係?經不起我一再催促,他終於把砲指部餐廳鬧鬼的事情說了出來。

原來,在大約七八年前,成功嶺為了容納更多的大專學生寒暑訓,把砲指部往三號哨的方向搬移,騰出營房給步兵旅。在興建砲指部餐廳的時候,屋頂的一個水泥塊不知道怎麼回事掉了下來,不偏不倚砸中一個阿兵哥的腦袋,當場腦漿迸裂,慘死在餐廳工地。後來餐廳完工啟用,就有傳言每到深夜,就會聽就餐廳裡的桌椅碗筷(都是金屬製品)嘎嘎作響,嚇得伙伕們奪門而逃。據說連砲指部的上校指揮官(即旅長)都曾親耳聽到。雖說餐廳每一個門都是鎖起來的,到天亮打開裡頭空無一人,但是一到夜裡還是乒乓亂響。很快的「砲指部餐廳鬧鬼」就傳遍了成功嶺。

當年的成功嶺,可是萬眾矚目的地方,因為每一個「大專寶寶」都會上來,寒暑訓不出岔子,班主任肯定升官;可萬一捅了簍子,大概就是打報告退伍了。所以上級下令,非把這件事情解決不可!

於是有人出主意,把「陽氣最重」的士官隊搬過來「震懾」,但是不但沒有用,士官隊還屢傳自裁事件,於是傳言越來越盛,說冤魂來索命了!

這時候砲指部的軍官你看著我,我看著你,誰也說不出個話來。最終,就是我們「首當其衝」的413營的營輔導長,帶著那個慘死的阿兵哥的補給證,在一個深夜裡單槍匹馬走進砲指部餐廳。根據傳言(這種故事都是這個樣子),輔導長一進去,身後門一關,就聽見漆黑的餐廳裡乒乒乓乓,幾乎把他嚇暈了。他勉強從口袋裡掏出那張印有國徽的補給證扔在桌上,口中唸到:

「兄弟,你的任務已經結束了,陰陽兩隔,人鬼殊途,你還留戀在這裡,只是增加大家的困擾而已。放心的去投胎吧!一路好走!」

說也奇怪,金屬碰撞聲嘎然而止。營輔導長呆了半晌,勉強挪動腳步走出餐廳大門,到對面的營部,短短二十幾步,他幾乎走不回去。

我聽到這裡,不免好奇的問那些個伙伕:

「這件事情之後,餐廳就不再出現怪聲了?」

這個下士伙頭伕看著我說:

「王排,不曉得,你今天晚上就睡在這裡,明天跟我們說吧!」

田英奇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10inch&aid=179746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