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面.然
2011/09/01 08:59:49瀏覽354|回應0|推薦42

杜斯妥也夫斯基生於一八二一年,而《罪與罰》是他四十五歲時的作品,故事的背景在彼得堡。

第一次看見「犍闥婆城」的註解有「幻城」之意時,曾經稍想過那個譯為何要留「音」,直接翻不就是了,不過那個「婆」字卻也曾經勾起過《罪與罰》中那位「某些方面用力過度」的青年,與那位放重利的「婆」間。

遇見《罪與罰》是在服役期間,是舍弟的一個寒假所攜回的《卡拉馬助夫兄弟們》後,一次放假等車進到書局時遇見的,不過從當時的囫圇吞棗裡,自己的某種「住」還是太強,雖然是有翻看完,不過似乎較著在那青年洛地亞與其妹多利亞的兄妹之間,以及一冊社會問題教課書開頭就標出的貧窮,包括關於城市認識不多,雖然對於那個「熱病」無形中也注入過預防,但認真說來作者許多其他的刻畫,像是從多利亞牽連出的喀老夫、洛升那浪心狡詐與實際卑鄙的勾勒都較為模糊的,像是有著點庇蔭的倫肯發展與藉著派弗里描繪的檢察環境,在當時都並未進入到印象裡,或是吧,當時只在尋找自己,及也懶惰於探究,將許多交付與「艾雷克遜社會心理發展八階段」那張表格的,但包括杜斯妥也夫斯基內中也提及的拿破崙,一八二一年過世的拿破崙那股力量所影響的那段歷史也不清楚,當時未能引發思考的。

當然的,三十幾歲時也曾好幾次想起這個故事,不過後來這些與《附魔者》、《白痴》的某種糾混,每次翻開到第一頁上那句「某些方面用力過度」,第一卷我都沒曾翻過,就不知道是否生活的步調對那些細膩的環境及人物勾勒,甚至連當初那能翻閱過時的呼吸都找不回了,而不久前是稍從地藏王菩薩的能除罪苦去看那個「罪」,也費了點耐心才將「洛升」、「喀老夫」那兩個名字記下,至於那是否也是杜斯妥也夫斯基所認知下「後原罪」的兩種典型,就不得而知了,稍無能於多想,也許吧,既不是朝多聞也就闕下的,不過也確實曾過眼的,有否也模糊形成過可道常道下的某種叛,那個問號還太大吧。

當然的,記得剛退伍時在姨丈家工作時,那本《罪與罰》曾經在書桌上的,而當時念著高中的小表弟,當時外宿在外的小表弟,在一個週末晚上曾問起過我這本書,還說他有位同學很喜歡杜斯妥也夫斯基,我曾問他那你自己呢,他說他看不下俄國人寫的東西,在翻譯中那些人名都特別長,搞不清楚,他還說有機會也許可以找他來跟我聊聊,當然的,當時我雖然應好,不過接著是個大哈欠吧,在烤箱旁的工作雖然到了秋天稍好了些,不過那天也是連續加班幾天後的晚上十點多了吧,只想趕緊洗個澡好睡覺。

當然的,關於故事中拉斯科夫納手下的兩個冤魂,與與喀老夫相關的幾個寃魂,那幾個名字都還記不起來,倒是不知為何想起的是不久前也曾搜尋過的瑜伽焰口中的「面然」。

當然的,那天洗過澡後,那位小表弟正抱著把吉他抓著首前世今生的和絃,忘了世正放映著還是剛放映完的電視劇主題曲了,說是同學願出兩百塊請他抓的,而擦著頭髮的時候,他突然又問起我一個資料夾中的一些影印資料。


「為什麼要問這個?」

「你先回答我嘛!」

「這要怎麼說?這些資料你如果看過,你應該知道墮胎對一個女人所造成的身體及心理的傷害是如何的深刻,那甚至影響到她對於生命的態度。」

「 …… 」 

「吱, …… ,這要怎麼說,這,這關連到生命的態度,而生命的態度又關連到個人與個人,個人與群體,尤其在現在的社會狀態下,那甚至關係到一個經濟制度下的人口政策、產業政策,甚至是一個政治體係下的兵役制度、學制,太多太多了,這不容易說的清楚,那甚至可以是一種國際關係。」 


當然的,這又是我當年只是唸而沒有學,或者說在學習上遇見障礙,修的亂七八糟的社會心理學了。


「嗯?」

「如果我告訴你我上個月剛跟我女朋友去墮過胎,你相信嗎?」


當然的,那天肢體的疲憊,讓我稍後還是選擇睡下,只不過對於那又已是既成,仍轉過身看了幾次,看了幾次那當兵前也同住在一個房間過的他的轉變,似乎也只能是無言,尤其那在當兵的三年,在姨丈他們擴大遷廠後的三場火警後。

當然的,看過《說不出的秘密》之後曾購下過DVD的,為的是那段英文的翻譯,與最後的那張合照的模糊,當然的,從戒的角度看路小雨的二十年後,那得到三十八九,那倒稍符合目前的世界人口數的,只是關於周杰倫的十九歲,與最後的那張照片像是種理想的希冀間,就不知道那稱作魂與精魄的在,那個畏懼與希祁間,在「生活的目的在增進人類全體的生活」中,在「生命的意義在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內,不論復興民族文化,或者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單三十而娶二十而嫁,就又還有多少的秘密或者胡思亂想在輾轉,就不知道了。

當然的,突然想起自幼生長在較感受不到「國」的鄉間,應該也聽到過不少次相近年紀鄰居可能在傳達一些學校所教育的觀念後,所遇上父母們的「國家給你飯吃?不交學費學校給你書唸啊?」的語句, 至於下頭書頁中表達的百分比,就稍不知道那是線性「數據」還是「面」了, 至於正趣與惡趣的理與趣,那個所遇與所欲,要寄望漲價歸公,再一個二十年或三十年,就更不知道那個罪跟罰會是蘋果還是芒果了。

註:「焰口」為餓鬼道中鬼王的名字,因為他身體枯瘦,咽細如針,故意譯為「焰口」,又因其臉上冒火,所以又稱「面然」。以生前慳吝之故,遂有此一果報。「焰口」,曾於阿難入定中顯現,並因而成為佛教「放焰口」儀式之緣起。

參考的一頁:流注滅.相生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5592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