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爾德.灰
2022/01/28 09:44:21瀏覽246|回應0|推薦0

第一次遇見《格雷的畫像》的訊息,似乎是在一篇關於「自戀」的學報中,那是在一個關於認識圖書館的作業中,而那裏頭似乎也列舉出過關於自戀人格的長短處,及一些代表性人物,只不過或是也僅是作業,到現在都不甚記得了。

後來在服役中,在中山室遇上的《西方文學選》的延伸中,也忘了在哪本書中見到過一段「王爾德」及「鏡中自我」的描述,只不過關於文學的倒海與排山,雖留下過些印象,也曾經試想尋找,不過似乎也無緣相遇,而且自那之後「王爾德」加上「鏡中自我」的流水印象,似乎超越過那並沒有《格雷的畫像》內容的「格雷」,甚至連尋找《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影片介紹內容時,都沒能連想起《格雷的畫像》來。

而去年也不知為何,在又稍檢省了點自己對《浮士德》的認識後,浮起了些「王爾德」與「鏡中自我」來,是在遇到上貼的影片後,才請購下了書本,但也才看了不久,還停滯在是什麼概念會讓故事中格雷的外祖父,會起到殺女婿的念頭,讓格雷失去了父,接著也失去了母,但卻又讓王力宏先生與李靚蕾女士的婚姻新聞干擾又停下好久,一直盯著段書頁中「美國女人很會隱瞞身世」、「英國女人很會隱瞞過去」的「過去」與「身世」間輾轉,在那兩個模糊的判別與類比間而無法往下,而關於有爵與無爵的襲,與有產與負債的承,還自我調侃了不少不知北京與台北「德以柔政」的官大與官小,而後來又再加上木子小姐與龐建國教授,這兩則稍與社會學帶些擦邊的新聞竄出,也只好暫交給「阿字門,一切法本不生故」、「阿-字門,一切法寂靜故」,待以後較放下些長與短時再來品閱了!

當然的,關於多年前自一句不曾聽說的「曾子十篇」一詞後,尋訪曾遇見的《大戴禮記》〈小辨〉的「內思畢心曰知中」的「中」後,關於又是什麼曰知「華」,也曾在腦海停留許久,不過似乎也僅遇見過「木謂之華」、「草謂之榮」的辨照,至於《格雷的五十道陰影》與《楞嚴經》述出的五十種陰魔間又有否相關,似乎也沒有力氣尋訪,就不知為何想到「直權無華」與現在的直接民權,與「不榮而實謂之秀」、「榮而不實謂之英」的對比間了,至於傳統中國以前似乎也有「華而不實」的成語,就不知道有沒有關於「有華有實」的字詞解釋,及不知為何想起了去年雖也遇見過介紹,但也還沒能找到來看的《健聽女孩》與《茲山魚譜》了!

當然的,或者在「美國女人」、「英國女人」的不解間,也曾停留過段時間,此刻就不知為何又想起了《海邊的卡夫卡》中的「桑德斯上校」與「約翰走路先生」,以及村上春樹先生筆下所曾描繪的那個「靈薄獄」了,至於《韓非子解老》中「功有實而實有光」的「仁」,又是由「道有積而積有功」的那些「功」所積的,積的過程又有哪些無可避免及或可避免的「過」,現下就更不知道是當問曠野的閃電,還是能問廟堂中的長明燈了!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17138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