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曉月‧蘆溝
2010/05/13 08:44:32瀏覽400|回應0|推薦51

曉月

承受的光

過去了一夜

在必須消失的前頭

唉歎從來沒有意義

明與暗的現在

只返照源頭的現在

生滅已然是常

無我何必解釋

我必須知道我自己的存在嗎

蘆溝

輸出的強(ㄐ一ˋㄤ)

不只是血氣

帝王邊緣的邊緣

榮譽是沒有根源的

榮耀的榮耀

不可解釋的榮耀

豢養何以寂滅

涅槃何難傳遞

最勝者的勝境又是誰的勝境


芥川龍之介的一篇【將軍】,據說描述的是也曾任台灣總督的乃木希典。

*

【將軍】共分為四個段落:

第一個段落〈白腰帶隊〉,描述的是戰爭中的兵員,來自不同環境,各種不同心態的兵員。真假勇於敢死的背後。

第二個段落〈間諜〉,描述的處在對峙狀態下的間諜,日俄戰爭中的中國間諜。當然的,身為中國人,對於那場以我國領土為戰場的戰爭,將軍的睿智,看的不知該如何心痛。

第三個段落〈陣中的演劇〉,描述的是不上戰場時的兵員餘興,原本下流的節目,將軍改以俠義精神。當然的,下流的源流,與俠義的源流間,「自由」二字,坦白說,那兩種力量,不知該如何說。

第四個段落〈父與子〉,描述的是天皇過逝後,偕妻切腹身殉後的將軍所留下的一張照片。透過一位曾在將軍身邊已是少將的僚屬,與念文科兒子的對話,關於少將認識的將軍究竟是是怎樣的一個人,與兒子說的死後連張照片都負擔不起的同學間,對照出的對將軍的哀歎,與戰爭的譴責。

*

二十一歲時,可能後來是躺著看這篇將軍吧,而且在收錄的集子中(《地獄變》,志文),是放在中間的位置,一大堆文字後,各種立意的表達後,這一篇已經到弩末了吧,看的模模糊糊的,可能連翻過都不能算有。

當然的,或是集子後來在書架上吧,三十好幾確認其他資料時,曾再打開,雖然看到了些表達,不過對於「將軍」的角色,卻帶著些功能與衝突的極性,互動不良下,帶些不只矛盾的。

當然,當時還沒有網路,加上對日本的歷史不熟悉吧,又想起過些「日月神教」,但包括對正教的認識不足,闕疑下,仍存留許多關於文與武間兩者的困惑。

當然的,就目前的認識,白腰帶隊裡敘述的是另一場陣亡數四百對萬餘的慘敗之後,至於武器與血肉長城之間,更早爭戰的源起,又是榮譽還是經濟的擴,那個十九世紀的人神,就不知道是怎樣從武器的發明,及機械的量化,不斷無從控制的繁殖衍生而出了。

當然的,也看到過些記載,關於乃木希典曾對這些戰爭的受害家屬做了補贖的工作,至於多元性與一心一德之間,結盟與散和的平衡間,人類能有怎樣的智慧,只是單純「戒」與「自由」的平衡嗎?就不得而知了!

秩序是什麼?歷史又是什麼?人類該如何才能幸福?也不曉得為何,現在能想起的卻是「兩津」與「堪吉」,至於中國文化與世界文化,最近耳邊偶而會聽到韓劇的討論,至於現在的真實與未來的虛擬,設定似乎就有局限,不設定又老無形向朝「英烈」跟「自閉」的劇發展,「阿兩」與「阿吉」間,又誰姓誰名熟重熟要呢?


參考的幾頁:

http://tw.myblog.yahoo.com/furkazan-yamamoto/article?mid=170

http://www.xschina.org/show.php?id=5864

http://baike.baidu.com/view/46575.htm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3996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