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米‧斗
2010/04/29 08:41:22瀏覽259|回應0|推薦9

下頭敘述的事,是從一位僅同夥了十幾天的夥伴聽來的,也很多年前了。

那天下工後,老闆的貨車到了,大夥也就偕同將一些結盤施工後的廢線料,給搬上了車,附近當時不好停車,那天恰巧車又停的剛好前後,一起走著的時候,他似乎認為那些廢線料的長度有些也實在超過了些。

當然的,當時公司人手不足,老闆將大線的部分另發包了出去,不是實際現場,那種 250 ㎜平方線徑的,可長不可短通常會是考量,有些會不會是盤體未立前先拉的也不得而知,是不是過長了也不好論斷,我當時倒也沒回應什麼,是走到了停車位時,恰好遇見位俗稱小蜜蜂的、穿梭工地的飲料販賣的長者,也就要了兩瓶飲料,跟他在人行道邊坐下來,是那時候聊起的。

那天聊著聊著,他先提到的是在一處工地裡,有一天上十點多,上包的監工透過一位同夥找他出去聊聊,當然的,聊起的觸發點,就不知道是不是他曾稍堅持對那兩瓶飲料要各付了。


他說在那個工地前後待了近兩年,後半年主要機台架設完成後,待的就較零散了,而上包原來的監工也另調他處,那位監工也是那後半年上包新招募的,到了他手上,一些零星機台加設的工程,他接的也沒能讓他的老闆有利潤,甚至帶些是他壓價給搶下來的。

那是家公司的不知道是第幾個廠了,廠務部門的主管也希望能比出點價格吧,當時派員長駐在那裡的上包就有三個,不要過度削價到一點利潤都沒有,他們之間似乎也漸漸稍有些默契,而不知道是原先的監工交接的不夠,還是他剛進公司也怕一點事都沒的做,因此上頭也曾聽到過那種印象。

他說其實那在幾天前同夥就跟他說了,提到了上次可能也因現場考量,變更了些設計後剩餘的百來米的線料,帳面上看不出的線料,要他們將那裁成廢料,然後三一三十一,不過他認為做那是造孽,對物不義,對他們公司也不忠,也就一口回絕過了,因此也猜測是找他聊這個,也就先打了電話,不過在不是聊這個,只是聊聊下,他似乎也不好拒絕,當然的,他說那次的聊,他也感覺出仍帶點試探,不過他也用些方式表達立場。

他說他是又一年多後才又遇到這位監工的,之間雖聽說過他辭職了,不過他倒也不知道原因,但在一個意外搶修的工程裡見到他時,倒有些怎麼會在這裡遇見是他的感觸。

他說那是場火警過後,而他換了工作成了那家工廠的廠務,所幸自動洒水系統發揮了作用,燃燒的範圍有限,而上包的動員力也夠,雖然發生在夜間,經一夜的搶修,第二天也就讓工廠能夠運作。

當然的,聽到這我還不知道他想表達什麼,也只笑笑的問了那個人大概不是很有福相的人。

他倒說這他倒不清楚,不過火警的原因倒是個稍老舊的設備,不知道是多年來地震或震動的影響,讓接觸點螺絲鬆了,或者吊架的螺絲鬆了所造成的,那種設備的外部觸點,是每年得經儀器檢測的,雖說也不是不可能,不過他去到時就已經是處理後的現場了,會不會是老舊後設備內部的觸點,還是支撐的吊架久未維護,就不得而知了。

接著他倒是笑了笑,那個笑容倒是我所不解的,也就只好等著。

他說那個設備算特殊設備吧,等訂購完成後,又是一個多月後了,他說他當時的公司也參與了復原的工作,也就是將燒毀的五、六米,當時臨時接上的,整個抽換掉的工作,他說那些到分盤的線,每條都兩、三百米長,那天剪掉的線,那跟那百來米比較起來,可能五十倍不止。

當然的,線跟其他線走在線槽中,又得配合上樓下樓加轉彎,翦,差不多就是方式了,那種幹線考量安全性下,也不可能用接的,而看著他的表情,我的猜測應該先在點他的惜物之情吧,也就說了狀況不同,不能這樣比較吧。

他說這點他也清楚,不過可能因為那個監工的關係,那天的工作做起來,顯得特別的不舒服,雖說有工作能掙錢。


當然的,這位年紀三十岀頭,雖只一起工作沒幾天的同夥,人清清爽爽,感覺上工作思路也清晰,本來學的是電工,印象算是不錯的,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家累重,聽過他希望的薪資已到了公司的領班級,而當時公司缺的不是領班吧,恰好有幾天又支援了另一處工地,也許是放薪日前老闆找他聊過吧,發薪日那天回到公司,就沒再見到了。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3984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