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記‧號
2010/04/19 13:35:29瀏覽188|回應0|推薦8

幾時虹霓在雲間出現,我一看見,就想起在天主與地上各種屬血肉的生物之間所立的永遠盟約。」天主對諾厄說:「這就是我在我與地上一切有血肉的生物之間,所立的盟約的標記。」

舊約創世紀第九


記得那是在高速公路剛通車之際,禁止焚燒稻草的訊息曾廣為傳佈,當時無意中曾經想過,關於就地施肥與工廠製造的肥料間,就地球環境來說,哪一種是較為節能的問題,當然的,當時的時代並未曾聽過關於減碳的觀念。

當然的,當時對那種「經濟脈動」與「交通安全」間,也缺少科學的基礎,加上也看見機械化的進步,割稻機直接將稻桿剁碎灑在田中,對於那種問題,似乎就只能歸給了自己的愚昧。

最近是地方與中央,關於地下水超抽影響高鐵安全的新聞,才又想起了「風調雨順」,想起了區域地表溫度與形成雲氣降雨間的臨界值,不過關於西北雨、鋒面,地球的自轉與太陽系的公轉間,知道那也不是自己能想,雖然加上劉家昌的演唱會,想起了「又見炊煙升起」的類似調性,不過似乎也知道那只能是點關於童年時期農業文明的印象緬懷罷了。

關於規模經濟與規模不經濟間,整體的走向通常不是單一個、群能導控的,尤其在這個商業廣告的時代,戒與定的思維似乎等同於停滯及退後,等著被英雄好漢們宰制。

當然的,關於物與人,當看著快遞車滿街跑,那種分銷與直售間,究竟哪種方式又較為「永恆」呢?我們又真的獲得了物美與價廉嗎?而在可修可用與遺棄到環保回收間,價格運費與堪修堪用間又該如何取捨呢?而一些婆婆僱的雜貨店,跟 7-11裡打工 的年輕人,那種稅收控管與人力資源間,政府又能會如何考量呢?

當然的,在規模經濟裡,當國外旅遊比國內旅遊更便宜時,國內的精緻旅遊就成了越來越不經濟,記得旅遊剛開始是時尚的時候,見過有人不遠千里的去外地打麻將的新聞,而現在消費與未來消費,表面消費與實質消費,那種流動的數字間,真正的意義呢?

三個新聞台與三十個新聞台,我們能獲得的資訊有更俱結構的完整嗎?還是徒增了枝之夜夜的奇花異果與SNG的現場聳動呢?而五十所大學與五百所大學後,我們的學子們有更向學嗎?又是創造了更多的葫蘆,還是創造了更多俱備等觀思維又俱創造性及需要性的人才呢,而如果貧富的懸殊間差異縮短,又是何者能為人盡其才的幸福呢?

經世濟民在生存競爭的企業裡,就整體人民的福祉說來,又是減稅還是抓特權逃漏稅更是合理正向呢?向左走?向右走?又是多大的區域能符合良性競爭的經濟效能呢?農業要爭經費、工業要爭經費、商業要爭經費、公務也要爭經費,誰又不想先立在個好風好水佔據資源,讓霸權僥倖薄情都打不倒,但資本的國界、結盟的國界、天理的國界又能如何取捨呢?

多少的收入才夠一個人初步的成家立業呢?鼓勵生育!一個月的托嬰費用目前又是多少呢?坦白說如果從戶的家庭取向,就發展心理的論述,五歲以前就進幼稚園作那種群的學習都太早,怎樣才能均衡發展呢?而以一個初階公務人員的單薪薪資要維持住「父母親」一職,可能都得靠些祖上積德的話,那單純理性與最終倫理間的人的討論呢?東牆西牆,那種不用牆的大同思維,不曉得就只能在哪裡德述了!

在尼采的蘇魯支語錄中,在開頭就提到一般普汎大眾對走鋼索的人的那種特技的吸引力,而那種走鋼索的人的不斷創造,就可觀及需要性的缺乏辨解的存有中,或只是某些人思維上的毒蛇與飛鷹,不過這些在控制不下的貧富懸殊,於一般普泛大眾卻也是具備麻木及貪行矯險的毒蛇與飛鷹啊!

最近世界各地天災消息不斷,馬總統最近在內門似乎也說了「汛期」將到,也許吧,仍是關於科技的新世界的無知吧,及一些「 20 、 17.5 、 17 」等數據被設施的迷亂吧,也只好從這個經文中的約定想想,想想人類是不是已經忘記祖先曾與天主立下的一些記號,以及或者能否有些關於天主能看的懂的新記號的建立了!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3938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