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早.課
2010/02/26 07:42:19瀏覽124|回應0|推薦0

 

著名宗教景點大樹鄉佛光山,昨天晚上發生火警,起火點是大門入口旁的地藏殿,由於殿內多為木造品,火勢雖約卅分鐘後控制,但地藏殿已全燬。起火原因正待鑑定。

佛光山表示,地藏殿是四十年的老建築,平時無人居住,並未造成人員傷亡。地藏殿不是佛光山旅遊的重要景點,對朝山旅遊民眾,不會有影響。

2010/01/04 聯合報 


未出家時為小國,與一鄰國王為友,同行十善,饒益眾生。其鄰國內所有人民,多造眾惡。二王議計,廣設方便。一王發願,早成佛道,當度是輩,令使無餘。一王發願,若不先度罪苦,令是安樂,得至菩提,我終未願成佛。佛告定自在王菩薩:一王發願早成佛者,即一切智成就如來是。一王發願永度罪苦眾生,未願成佛者,即地藏菩薩是。

地藏王菩薩本願經卷四


彼時,有名為【人+襄】伽,剎利水澆頭種轉輪聖王,典四天下,以正法治,莫不靡伏,七寶具足:一金輪寶、二白象寶、三紺馬寶、四神珠寶、五玉女寶、六居士寶、七主兵寶。王有千子,勇猛雄烈,能卻外敵;四方敬順,不加兵杖,自然太平。爾時,聖王建大寶幢,圍十六尋,上高千尋,千種雜色嚴飾其幢;幢有百觚,觚有百枝,寶縷織成,眾寶間廁。於是,聖王壞此幢已,以施沙門、婆羅門、國中貧者,然後剃除鬚髮,服三法衣,出家修道,修無上行,於現法中自身作證: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後有。

長阿含轉輪聖王修行經


雖然二十歲時就曾聽同學說過,星雲大師的到校演講座無虛席,不過第一次見到佛教早晚課誦讀本,卻在十年之後,十一年前曾發生過一場火警的廟宇中,一位當時已七十好幾,後來才出家的管理員的贈送。

發生火警的時候個人並不知道,甚至也並未有過這個消息。

當時還向這位長者請教一個疑惑,不過那個迷惑自己也還模糊吧,是關於「此生已盡,所辦已辦,不受後有」的,不過自還所受的慈愛裡,我應該是連「所辦」的志心都缺的,問的模糊中,應該還問成了「此生已盡,不受後有」,而這位長者說不懂問題下,我自己也仍怯於及也無法表達岀的其中的莫名的。

那是小時候祖母過年時都會去參拜的廟宇,也跟著去過幾次,印象中是阿姆斯壯登陸了月球之後,是自己沒有再跟,還是祖母沒有再去,就不知道了。而從發生火警的日期看去,那是在個人剛考過聯考過後,也是港劇楚留香席捲過台灣之後吧。

當然的,之前鄉野的環境,在那個別說想,可能連觀的能力皆無的狀態下,而比同時的戲劇不拖泥帶水的節奏精采裡,也不知是早隱藏有外貌及環境的卑怯,在那個訴達裡只記得似乎有較多感應及投射在胡鐵花的酒瓶,可能連古龍先生的訴達都並未能稍有俱型。

當時住持不在,据管理員說他平常在台北,除了過年及七月,平常是較為不定期的,而隔年過年期間雖然見到了住持,不過似乎他正忙裡著些庶務,而也忘了是隔年還是再隔年,就聽說他在一個參訪行程中病逝在大陸了。 

而也不曉得是不是因為二十歲之前就曾在某一本日文翻譯的小說中見到過一句「咒語」的意譯,先相信了那還是有意義的,因此那次也只翻開到早課的楞嚴神咒,就無法再往下了。 


「白傘蓋、     金剛  髻,(是)大惡魔之調伏對治咒法。以所有十二由旬為內,我今結界,我今結威神力,我今結最勝咒術,即說咒曰:O3!金剛手在火中、在明輝中,在勇猛金剛持中,縛結啊!縛結啊!Pha6 !」

O3 (聖字):極讚,祈念,祈禱文之開始之時; Pha6 !是一個聲音,是警告,警示或使破裂的意思。)

http://www.siddham-sanskrit.com/s-sanskrit2/P-suramgama/P-suram-9.htm 

http://www.siddham-sanskrit.com/s-sanskrit2/surangama/surangama.htm


「依此大白傘蓋心咒,啟請火頭金剛藏王、諸護法大力士神王聖眾,至此盡慶圓成,此佛頂光聚大明心咒,不得入我結縛界內。十二由旬結界地面,禁縛諸惡一切邪魔惡鬼神王,不能進入擾害。我今說此咒心,乃宣佛敕,一切眾類,仰如來力,聞誦此咒悉當合掌恭敬頂禮,汝等承佛威力,各來衛護,行住坐臥不相捨離,再嚴伏一切朋黨眷屬。汝等諦聽,各歸其所向無上道,直至菩提。」

清 續法 楞嚴咒疏


關於「五不翻」的觀念,也還是近年才得知的,雖然從這裡也感覺不到之間的關係,以及何者才是更接近如來本意,不過關於 「流注滅」與「相生」 間,以前想到過「道傳」標示過的「祖本、前傳、宗師、口教」,那是對一種循序漸進的干擾防範,或對某些直觀誤解的規避不得而知,至於兩者之間的差異,就不知道是不是「金剛」與「金剛胎」之間了!


在岩層中,本已嵌入了某一礦物的結晶體。當裂縫與罅隙出現時,水流了進來,而結晶體逐漸洗去,所以在一段時間之後,只剩下晶體留下的空殼。然後發生了火山爆發,山層爆炸了,熔岩流了進來,然後以自己的方式僵化及結晶。但這些熔岩,並不能隨其自身的特殊形式,而自由地在此結晶,它們必須將就當地特殊的地形,填入那些空間中。故而,出現了扭曲的型態,晶體的內在結構與外在形式互相牴觸,明明是某一種岩石,卻表現出另外一種岩石的外觀。礦物學家稱此為「偽形」或「假蛻變」( Pseudomorphosis)。

我提出「歷史的偽形」一詞,用以指一種情形,即:某一古老陌生的文化,在一片土地上壓荷奇大,以致一個年青的文化,在該地上不能呼吸,不但無法達成其純粹而獨特的表達形式,而且甚至無法充份發展其自我的意識。從此一個年青靈魂的深處,噴湧出來的一切,都要鑄入於該一古老的軀殼中,年青的感受硬填入衰老的現實,以至不能發展它自己的創造,它只能恨著那遙遠的文化力,而這份恨意,日漸奇特。

摘自《西方的沒落》 第十四章 阿拉伯文化的問題之一 歷史的偽形


當然的,東方阿閦佛、西方阿彌陀佛、南方寶生佛、北方不空成就佛,這些於個人雖然不是風景,不過大概也距風景不了多少,至於「重要景點」、「不會有影響」,那是記者的落筆,還是山方的說辭,思索起來就較為畏懼是否只是自己個人的偏攢了! 


那座原本主祀觀世音菩薩廟宇二十餘年後,大殿還是沒有蓋起來,至於原因裡,聽說過當時土地所有權的施主眾多,且都已不在世,很難將子孫找齊,至於聽說住持換了後,沒有了三十時的莽撞,個人至今倒也僅聞其名,修建後新住持似乎是改在戶外立了座觀世音菩薩及兩位護法的塑像,正殿上也供奉了佛祖的塑像,及一個大日的圖案,至於將來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而個人目前的記憶,是祖母在世的最後一年,那裡的臨時金爐旁曾貼出了張「請勿焚燒紙錢」的貼紙,而為了那個「請」字及跟祖母一向參拜的習慣,又聽見位出家眾在叨唸,那一年的金紙倒是拿到了爐邊又帶了回去,倒是現在不曉得他們又為何去年又築起了新的金爐了,不知道是不是也想改革,但也又看見「」也能多讓人停駐些時間,讓一些不識佛情,或識佛義不夠的人也多點認識佛的機緣,就不得而知了!


當然,妙湛總持的「妙湛」裡,已包含過太多的諸天勝報,單認識就不是容易的事,因此「持」不是件易事,「總持」的「持」就更是為難吧,至於始源、風景與明輝間,又該如何認識,一些傳承的外形與傳承的忌顧與真實間,哪些是揠苗,哪些是壓苗,就實難思量了!

當然的,「弱其志強其骨」、「我在天上的父,願禰的國來臨,願禰的旨意奉行在人間」、「自皈依僧,當願眾生,統理大眾,一切無礙,和一切眾」,在這個政教分離的當代,「行政思維」的閃躲,與「民意」及「代表」的畸形傳播,在主軸上似乎漸行日遠,一邊一大堆戒,一邊一大堆癲,以致互動起來也就更為難「釋」吧!

當然的,下圖一個地方的諸多佛像裡,能更分佈到319鄉、世界各地嗎?若能,那跟教廷的教區跟朝廷的郡縣又有何差別?

仍然是義的模糊連貫、小大間與傳承失差的問題呢?


當然的,按民間的說法裡,有火燒過的地方會轉興旺,地宮之外,除了祈願地藏殿的早日修復,亦冀盼標示人間佛法的威德福海,影響力所及,亦能多協助當前經濟教育、社會工作及警政體系的完善結構建立。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3796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