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工‧安
2009/10/07 10:46:56瀏覽472|回應0|推薦45

那時候未滿十八歲吧,腦袋除了表層仍是塊石頭,而且有著許多自己也不解的學習與生活的挫折吧,對於學校跟課本完全沒有興趣,而家母也無可奈何,只堅持要我高中唸完,轉學到了一家夜校後,鄰居的同宗裡,有位做水電的兄長剛退伍一兩年了,剛好工作量也大了起來,跟過他學習了一段時間。

那是進去的第一個星期吧,工作的內容是水塔的管路,是一處二十來間所謂的「販厝」,他提著工具、我拉著水管上去後,看見那兩米多的高度後,就說下去拿支梯子。

「讀書的就是讀書的,這哪需要什麼梯子,那賺的到來吃啊!」

剛說完,他一隻腳蹬上圍牆,雙手一攀的,就上了去,我也只好依樣學樣,發覺也不是太難,而他下來的時候,也是雙腳一跳,而也不曾從那個高度往下跳過,坦白說也畏了幾秒。

「別那麼笨,要用腳尖啊!」

語氣中有些刺激吧,不過似乎也有竅門,也就跳了下來!

那幾天也都沒什麼問題,後來似乎就認為這種工作不需要梯子了,不過也過了不久,還是因為那樣的一跳而受了傷,也許吧,那位族兄所說的竅門裡,還有些未盡之處,而那次跳下來的腳尖處,有一顆不甚起眼的小石塊。

那次腳拐傷了一陣子,而之後除非真的找不到梯子,類似的工作,多數我還是會帶著梯子上去。


那時候跟著位師傅收了處大樓的尾巴後,第一天被老闆分了開來,他被派往的是一處廠辦的新建工地,而我被派往的是一處改建的無塵室,而剛進那家公司不久,在那家公司裡我們認識的只有彼此。

雖然都上過園區裡的工安課,不過有些細項可能不是課程能表達的,多少還依仗著習性吧,而他剛好也跟我一樣,之前沒進到過園區工作。

「這什麼規矩,不想做了,你過來載我回去!」

上工幾天後發覺是順路,也就一起上下工,而那天接近中午時接到他的電話,電話中他說他被工安照了張像,電話中聽的模模糊糊的,他也說電話快沒電了,我也就過了去。

過去後聽到的狀況,是他在放一支柱管的時候,梯子沒有人扶,也沒有安全帶,當然的,按那種狀況,別說安全帶了,以前通常梯子都不用,是搭著鋼筋就直接上的較多,不過有些狀況很難說合不合理的,而去到時,那裡的領班也在他旁邊,坦白說我勸的稍安勿躁似乎效果仍不大,還是領班說會跟工安說第一天進來看看能否免罰款,以及要是真罰款他會負責才讓他答應留下來的。

當然的,關於兩米的那個高度,坦白說對於效能來說,是有很大的問號的,特別是 A 字梯一定要有人扶,對平坦的地方,那似乎是梯子牢不牢固的問題,而且要不是十尺十二尺的梯,你一定要老闆多派個人給你,相信可能性都不高。


那時在上述的公司近三年了吧,幾乎都在園區的工程,可能也養成了些不同的習慣。

那次倒不在園區,是外頭一處工廠的廠房,因為高度的關係,搭線槽時老闆還租來了兩輛升降車。

那天已經到了拉線了,到位的有十幾個人,裡頭有兩兄弟,一位二十,一位十八,是公司請來處理雜務的一位婦人的兒子,到公司也都有近一年了吧,線槽的高度有四米多吧,上來之前領班也特別交待他們要小心。

剛開始有都還好吧,但到了換線輪的時候,大線徑的線輪重吧,所以有一點空檔的時間,而二十歲那位那天忘了帶煙吧,個性較活潑的他以一種不是很小心的態度爬過跟他弟弟拿菸的狀況,我看的是直搖頭的,因此當他弟弟跟我比起問我要不要煙的手勢時,我是跟他說自己有的,不過點起了煙後,也許時間真的長吧,他以一種我還能放心的方式爬了過來。

兩兄弟的性情差異真的不小的,工作態度上,大的那個包括老闆都頭疼,小的倒還好,也同一組過好多次,因此我也就說了下去後跟他哥說一聲,說剛才真的差點想喊他,是怕他又更分心才沒出口的,真出了事,不只他自己,旁邊的人也不好受的。


年初吧,那次去看了位以前工作的夥伴,聊起時他提到了處去年被他老闆調去支援他的師弟的一處工地。

他說那處幅員很廣的工地,稍早前接連發生過意外,因此他們的心理上都帶些毛毛的,也只好更小心,而且出事後工安是釘的更緊,因此他們做起事來綁手綁腳的,更是一肚子火,不過其他工種的人,不久後還是又發發生有人重傷,而又擔心被停工吧,是連救護車都不敢叫的,他說他看到那個工人痛苦的躺著,等著輛工程車駛近的模樣,除了搖頭之外,都不知道能說什麼。

當然的,聽到時自己也靜默了許久,不過知道他工作態度上還謹慎吧,除了稍提醒他別太藝高膽大,有時候梯子該移位還時別太懶,還聊了下某些確認的步驟還是別馬忽,尤其在被調工時人員工具都不熟悉的情況下。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338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