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千帆》的男配角:惟覺禪師(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十)亂倫(下)男男之愛*之三:「同學」都是一家人
2011/02/07 00:20:45瀏覽1726|回應1|推薦25

代發。
圖是惟覺禪師,小說《千帆過盡皆不是》的男配角,出身南少林的佛門高手。
暫居龍山寺,身穿漢服混搭袈裟,僧侶不須改滿人服飾,鉛筆和原子筆完成。
惟覺約七十古稀,外貌慈祥而內心深沉,是柳東鄉和李剛等五人的授業師傅。

(備註:這位和尚腦門上的戒疤多畫了幾粒,只是為了畫面對稱之美,實是有誤!)
----------------------------------------------------------------------

《紅樓》之中的亂倫(下)男男之愛*之三:「同學」都是一家人

為何前面說是「兄弟」亂情,而這裡強調「同學」都是一家人?

因為在第九回的學堂,這個發生打鬧吵架的主要場地,是賈家人的「家學」。

既然都是賈家的男孩子去上的學堂,所以出場的人不是遠房姻親,就是有血緣關係的旁系親戚,比如不姓賈(性假)的雙性戀者薛蟠,或者是另一個同性戀者金榮,他們和賈瑞等人在關係上雖不是平輩,但年齡都差不多,十六歲的賈薔要叫薛寶釵的哥哥薛蟠為「老薛」,實際估算的話,薛蟠也不過二十歲上下,不然跟一群「小學生」上學堂就顯得年齡方面有些奇怪了。

也就是說,這裡面的一票學生都是「自家人」,即便稱謂或輩分不同,但彼此的性關係亂七八糟,這些也是不爭的事實。

值得一提的是,前面說到賈蓉的「兄弟」賈薔,小說裡面出現的地方雖少,但是連賈瑞都「不敢強他」,可見惹事生非的賈家人,也分了手段高低,或者是人格特質。

像是賈薔,就像薔薇一樣,雖美卻帶刺;或者賈蓉,可以想像一個貌似芙蓉的男子,又是何等風流俊俏,卻陰柔而易於攀折。

叔伯一輩的用「玉」字偏旁,比如賈瑞和賈珍等人,連嫡系的賈寶玉也算在內。

孫輩的用「艸」字頭,很好辨認,比如賈蔷與賈蓉,以及後面偶爾出場的賈菌賈蘭等人,輩分低,但年齡肯定也在十幾歲左右。

可見曹雪芹寫《紅樓夢》的設計巧妙,除了容易辨認人物的親戚關係,也能從取名方面得著一些閱讀和理解上的線索。

從第九回的後面內容,又可以同樣驗證這些說法。

-----------------------------下面是引用內容---------------------------------
第九回   戀風流情友入家塾 起嫌疑頑童鬧學堂

【秦鍾的頭早撞在金榮的板子上,打起一層油皮,寶玉正拿褂襟子替他揉呢,見喝住了眾人,便命李貴:「收書!拉馬來,我去回太爺去!我們被人欺負了,不敢說別的,守禮來告訴瑞大爺,瑞大爺反倒派我們的不是,聽著人家罵我們,還調唆他們打我們。茗煙見人欺負我,他豈有不為我的﹖他們反打伙兒打了茗煙,連秦鍾的頭也打破了,這還在這裏念什麼書!茗煙他也是為有人欺侮我的。不如散了罷。」李貴勸道:「哥兒不要性急。太爺既有事回家去了,這會子為這點子事去聒噪他老人家,倒顯得咱們沒理似的。依我的主意,那裏的事情那裏了結,何必驚動老人家。這都是瑞大爺的不是,太爺不在這裏,你老人家就是這學裏的頭腦了,眾人看你行事。眾人有了不是,該打的打,該罰的罰,如何等鬧到這步田地還不管﹖」賈瑞道:「我吆喝著都不聽。」李貴笑道:「不怕你老人家惱我,素日你老人家到底有些不正經,所以這些兄弟才不聽。就鬧到太爺跟前去,連你老人家也脫不過的。還不快作主意撕羅開了罷!」寶玉道:「撕羅什麼﹖我必是回去的!」秦鍾哭道:「有金榮,我是不在這裏念書的。」寶玉道:「這是為什麼﹖難道有人家來得,咱們倒來不得﹖我必回明白眾人,攆了金榮去。」又問李貴:「金榮是那一房的親戚﹖」李貴想一想道:「也不用問了。若說起哪一房的親戚,更傷了兄弟們的和氣。」

茗煙在窗外道:「他是東胡同子裏璜大奶奶的侄兒。哪是什麼硬正仗腰子的,也來唬我們!璜大奶奶是他姑娘。你那姑媽只會打旋磨子,給我們璉二奶奶跪著借當頭。我眼裏就看不起他那樣的主子奶奶!」李貴忙斷喝不止,說:「偏你這小狗肏的知道,有這些蛆嚼!」寶玉冷笑道:「我只當是誰的親戚,原來是璜嫂子的侄兒,我就去問問她來!」說著便要走。叫茗煙進來包書。茗煙包著書,又得意道:「爺也不用自己去見,等我去她家,就說老太太有說的話問她呢,雇上一輛車拉進去,當著老太太問她,豈不省事﹖」李貴忙喝道:「你要死!仔細回去我好不好先捶了你,然後再回老爺、太太,就說寶玉全是你調唆的。我這裏好容易勸哄好了一半,你又來生個新法子。你鬧了學堂,不說變法兒壓息了才是,倒要往大裏鬧!」茗煙方不敢作聲兒了。

此時,賈瑞也生恐鬧大了,自己也不乾淨,只得委曲著來央告秦鍾,又央告寶玉。先是他二人不肯。後來寶玉說:「不回去也罷了,只叫金榮賠不是便罷。」金榮先是不肯,後來禁不得賈瑞也來逼他去賠不是,李貴等只得好勸金榮,說:「原是你起的端,你不這樣,怎得了局﹖」金榮強不過,只得與秦鍾作了揖。寶玉還不依,偏定要磕頭。賈瑞只要暫息此事,又悄悄的勸金榮說:「俗語說得好:『殺人不過頭點地。』你既惹出事來,少不得下點氣兒,磕個頭就完事了。」金榮無奈,只得進前來與秦鍾磕頭。】
-----------------------------上面是引用內容---------------------------------

第九回的打鬧事件,彰顯出一個非常重要的現實面:在《紅樓夢》一書之中,賈寶玉在賈家的地位,年輕一輩的叔伯侄孫等,全都要聽命。

簡而言之,賈寶玉等同於未來的賈家族長的地位。

首先,群架展開之後,賈寶玉的書童茗煙出手,又臭罵了金榮,接著秦鍾受傷,賈瑞卻怕得要命,強烈要求金榮「磕個頭就完事」來認罪,但不是向賈寶玉低頭,而是在賈寶玉的示意下跟秦鍾道歉。

後面一個出場的僕役李貴,身分上自然不能跟賈家的人相比,可是李貴卻敢說「瑞大爺的不是」,不把賈瑞這位「大爺」放在眼裡,還說他「素日你老人家到底有些不正經,所以這些兄弟才不聽」這樣的話,賈瑞一句話也不敢坑,這又是什麼緣故?

書童茗煙說的那段話,又顯現出一種有意思的氛圍,連一個書童都看不起金榮,只因為金榮是賈璜那邊的姻親,但問題又出現了,同樣是「玉」字輩的人,為何賈寶玉似乎不怕賈璜,賈瑞倒要出來勸說金榮一番?

第九回說了一部分理由,那就是賈瑞「自己也不乾淨」,他除了跟薛蟠兩個男人有性關係之外,必然與其他同族的賈家少年也有亂倫的性交易,所以才怕事情鬧大。

第十回馬上給了更多解釋,而且相當值得探討。

-----------------------------下面是引用內容---------------------------------
第十回   金寡婦貪利權受辱 張太醫論病細窮源

【話說金榮因人多勢眾,又兼賈瑞勒令,賠了不是,給秦鍾磕了頭,寶玉方才不吵鬧了。大家散了學,金榮回到家中,越想越氣,說:「秦鍾不過是賈蓉的小舅子,又不是賈家的子孫,附學讀書,也不過和我一樣。他因仗著寶玉和他好,他就目中無人。他既是這樣,就該行些正經事,人也沒的說。他素日又和寶玉鬼鬼祟祟的,只當人都是瞎子,看不見。今日他又去勾搭人,偏偏的撞在我眼睛裏。就是鬧出事來,我還怕什麼不成﹖」

他母親胡氏聽見他咕咕嘟嘟的說,因問道:「你又要爭什麼閑氣﹖好容易我望你姑媽說了,你姑媽又千方百計的問他們西府裏的璉二奶奶跟前說了,你才得了這個念書的地方。若不是仗著人家,咱們家裏還有力量請得起先生﹖況且人家學裏,茶也是現成的,飯也是現成的。你這二年在那裏念書,家裏也省好大的嚼用呢。省出來的,你又愛穿件鮮明衣服。再者,不是因你在那裏念書,你就認得什麼薛大爺了﹖那薛大爺一年不給不給,這二年也幫了咱們有七八十兩銀子。你如今要鬧出了這個學房,再要找這麼個地方,我告訴你說罷,比登天還難呢!你給我老老實實的,玩一會子睡你的覺去,好多著呢。」於是金榮忍氣吞聲,不多一時,他自去睡了。次日仍舊上學去了。不在話下。

且說他姑娘,原聘給的是賈家『玉』字輩的嫡派,名喚賈璜。但其族人那裏皆能像寧、榮二府的富勢,原不用細說。這賈璜夫妻,守著些小的產業,又時常到寧、榮二府裏去請請安,又會奉承鳳姐兒並尤氏,所以鳳姐、尤氏也時常資助資助他,方能如此度日。

卻說這日賈璜之妻金氏因遇天氣晴明,又值家中無事,遂帶了一個婆子,坐上車,來家裏走走,瞧瞧寡嫂並侄兒。閑話之間,金榮的母親偏提起昨日賈家學房裏的那事,從頭至尾,一五一十都向他小姑子說了。這璜大奶奶不聽則已,聽了,一時怒從心上起,說道:「這秦鍾小崽子是賈門的親戚,難道榮兒不是賈門的親戚﹖人都別忒勢利了,況且都做的是什麼有臉的好事!就是寶玉,也犯不上向著他到這個地。等我去到東府瞧瞧我們珍大奶奶,再向秦鍾他姐姐說說,叫她評評這個理。」這金榮的母親聽了這話,急得了不得,忙說道:「這都是我的嘴快,告訴了姑奶奶,求姑奶奶快別說去去,別管他們誰是誰非。倘或鬧起來,怎麼在那裏站得住﹖若是站不住,家裏不但不能請先生,反倒在他身上添出許多嚼用來呢。」璜大奶奶聽了,說道:「那裏管得許多!你等我說了,看是怎麼樣。」也不容她嫂子勸,一面叫老婆子瞧了車,就坐上往寧府裏來。】
-----------------------------上面是引用內容---------------------------------

姓賈的一族家大業大,親戚人數眾多,最重要的寧國府與榮國府,連賈璜夫妻都要去「請安」,可見就算同樣是「玉」字輩,賈寶玉的地位和賈璜就差得遠了,就因為賈寶玉未來會繼承榮國府,而且是賈政唯一的嫡子。

為何金榮要低頭?

使他低頭的不是賈寶玉,而是賈寶玉背後的榮國府,是四大家族的權勢,還有現實中金榮一家都要拿賈家人的銀兩過日子!

金榮為何敢在學堂裡面大呼小叫?不就是仗著有薛蟠給他撐腰嗎?不就是由於薛蟠跟他有性交易嗎?

不僅僅如此,金榮背後還有賈璜,以及寧國府的王熙鳳、賈珍的老婆尤氏,種種親眷與利益糾葛之中,就算是玩龍陽取樂,也要看看誰是自己的靠山!

賈璜的老婆為何要去找人發難?

很簡單,在賈姓一族之中,嫡系說話聲音通常比較大,而不在四大家族之內的秦鍾(「宦囊羞澀」的秦業之子),賈璜的老婆還是敢惹的,所以她要去寧國府討個說法;雖說官大一級壓死人,可能錢多一倍嚇死人,舊社會的輩分一高踩死人,賈璜的妻子肯定認為秦家是外戚,加上秦家本就貧窮,同樣都是賈府的姻親,秦可卿的老公賈蓉是「艸」字頭的晚輩,賈璜可是「玉」字邊的長輩,秦氏肯定得按禮低頭的!

雖然這段沒有下文,還明顯是給後人(極可能是高鶚)刪除了許多重要情節,但依然引人入勝。

試想幾個問題:

假如你是賈家的家長,你的兒子或孫子去自家開的學堂讀書,結果小孩被姓薛的男人誘姦了,接著還有別的男人也來姦淫,你忍得了這口氣嗎?
(如果是我兒子為了錢去賣身,我可能會氣得打他;倘若是我家的孩子被男人騙去身體,我會痛斥他、安慰他、輔導他,然後抓了那幾個色狼報官處理!)

和薛蟠有性關係的青少年最少有六個以上,姓賈的也能數得出來,從賈瑞到賈薔,哪一個不是出身豪門的子弟?為何這些賈家男子都想要息事寧人?
(倘使我兒子被薛蟠、金榮、賈瑞這個集團份子男男性侵,官府辦不了人,家族也治不了他們,大概會氣得拿刀子砍人!)

假使我的兒子是香憐或玉愛,他們早就有同志的傾向,應該可以尊重他們的意願?
(前提是他們自願,也沒有拿人好處,拿錢性交易算另外一回事。)

可是,若小孩只是年少無知,被人騙去當臠童褻玩,還從薛蟠手下轉給金榮,《紅樓夢》甚至強調香憐、玉愛被玩到「見棄」,誰能忍受這樣的醜聞?
(那表示家庭教育失敗,家長自己要檢討!自家人開的學堂變成星期五餐廳,小孩成為牛郎賣春,這像話嗎?)

從賈璜夫妻要給寧國、榮國二府長輩「請安」的態度來看,就算都姓賈,也要性假去給同姓的族長及有錢親戚問早道好。這表示:個人尊卑榮辱也不過就在於權勢!
(人在屋簷下,你如果是賈家的人,要不要低頭?)

如果你是薛蟠,這個像蟲(「虫」字邊的取名,又是曹大家的惡趣味)一樣齷齪下流的貨色,你憑什麼敢用銀兩來引誘賈家的少年親屬或男童?又怎麼敢公然跟那麼多男的在學堂裡亂來?
(四大家族之末的薛家就敢這樣囂張,其他的史、王兩家不論,賈家自己欺男霸女的事情絕對不會少做,這就是紈絝子弟!)

問題是:爲什麼賈家那麼多男人,也有寧國和榮國兩府這樣多姓賈的長輩(如「玉」字輩的賈瑞),薛蟠幹的事情真的沒人知道?賈代儒這個家學老師瞎了嗎?

長輩如賈瑞,他自己明顯也加入過這種男男性遊戲,底下的賈府年輕人會服氣?沒有人抗議?沒有小男生逃學?沒有家長關切?

為何連賈寶玉這樣的少年,這位貌似愛「性靈」更勝「肉體」的男主角,一時之間只要金榮給自己的情人秦鍾磕頭了事,還看賈瑞的面子上,不太願意聲張開來,也沒有替賈府的那些少男親戚受辱,表現出應有的正義感和道德良心?

答案很明顯了。

一、清朝初年,龍陽行為在私人「道德」上無法約束,極為常見。

二、當時的社會中,斷袖之癖並沒有相關法律規定,「良心」和「正義」無法伸張,或者薛蟠背後有官府支撐,他之所以玩男人也不怕事情敗露,畢竟是四大家族薛家的嫡子。

三、人治的封建社會中,「家族」的力量勝過一切,所以賈寶玉第一個反應是要找賈家的「太爺」告狀,大體上應該想過金榮是薛蟠的男人,也認為這種事情在家族的掩蓋下不會聲張出去。

四、男人間的性關係,對於賈寶玉來說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但秦鐘的「名譽」更勝於其他賈府少年一輩如香憐、玉愛等人,擺明先後被薛蟠、賈瑞、金榮這個不肖集團誘姦和性侵的問題,寶哥哥根本不在乎。

五、同上所述,賈寶玉、秦鍾、香憐、玉愛這四個青少年「八目勾留」的同性愛,底下的小廝和書童(如茗煙、李義、鋤藥、掃紅、墨雨等奴僕階級)早就見怪不怪了,並且認為賈寶玉跟哪個男的上床都沒關係,反正不干金榮的事,同樣也可以理解為:賈家榮國府的主子寶二爺,賈政唯一嫡子的男主角寶哥哥,他要跟賈府不同階級的男僕或書童如何親密,要和秦鍾有什麼分桃之愛,甚至是跟香憐、玉愛都有性關係,外姓或金家遠親誰也不得說閒話!

結論:

《紅樓夢》非但寫男女情愛,也可以說是當代社會現實的縮影,有錢的、有權的,勝得過拳頭大的,所以沒有人敢拿薛蟠(四大家族排行最末的薛家嫡子,排行首位的賈府自家開的學堂裡有一堆姓賈的親族及小男孩被誘姦,還有的在賣身,卻沒人敢問罪)開刀,金榮卻怕得馬上磕頭賠不是,這就是曹霑所揭露的醜惡之處。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金」、「玉」滿堂,怎麼也掩蓋不了賈家學堂裡面的醜惡情況,無論是怎樣的美少年,或者是如何香豔的描述,剝開了層層文字包裹的外衣,曹雪芹將同性情慾與家族紛爭相結合,並且融入了各種勢力的消長,將這些性愛和喝飛醋的無聊瑣事,放大到一種人性的層面,這是後四十回高鶚改作的內容所看不到的。

當然,《紅樓夢》強調「意淫」,書中的性行為有悖於道德倫常,甚至是泯滅人性,更表露出每個人心中或多或少對於異性和同性的慾念,其實與時空背景無涉,而是一種自然而然的想像與行為。

所有的性及慾,或者情跟愛,本來沒有高下之分,精神同肉體的需求也是人類必須兼顧的食糧,無論意在言外,還是意料之中,《紅樓夢》的賈家男子學堂所呈現的,可能是罵街式的幾字經,或者男性器官的叫囂,或是逆倫性行為的衍生,但這些都無所謂雅,更無所謂俗,因為創作者的本意不僅於此,而在書寫一個時代,筆下也離不開男女,更加「意淫」那些屬於「色」和「情」之間的種種關聯……

前文請參照:

《千帆》的女配角:剔紅(代發圖)及《紅樓夢》的「意淫」

《千帆》的女配角:黃蟬(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一)姓(性)「賈」(假)又種馬

《千帆》的女主角:柳兒(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二)《紅樓》「親可輕」乎?(上)

《千帆》的女配角:白迴雪(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三)《紅樓》「親可輕」乎?(中)

《千帆》的男配角:李速(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四)《紅樓》「親可輕」乎?(下)

《千帆》的男主角:李剛(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五)亂倫(上)賈府最厲害又最淫蕩的女人:秦可卿

《千帆》的男配角:柳東鄉(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六)亂倫(中)公媳和叔嫂通姦*之一

《千帆》的男配角:金思明(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七)亂倫(中)公媳和叔嫂通姦*之二

《千帆》的男主角:朱成碧(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八)亂倫(下)男男之愛*之一:叔舅(侄)廝摩

《千帆》的男主角:白雲起(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九)亂倫(下)男男之愛*之二:兄弟亂情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刁卿蕙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的看法
2011/02/08 11:32

很精彩的解析。不過我仍趨於相信寶玉與秦鍾之愛,是屬於精神上的氣味相投,兩人都有女孩似的人品,是冰清玉潔的相惜,十五歲的寶玉雖已知男女,但還不至於會輕嚐男色。所以在學堂被謠言中傷,才會生氣。

香憐玉愛,或被誘姦,但在寶玉眼中他倆亦與他是同類的上等人,溫柔俊秀,而不似學堂裡其他的粗鄙下流胚。他們四人"八目勾留",亦不過是種遙以心照。說他四人間有肌膚之親,我覺得過度推衍。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1-02-09 01:14 回覆:

(代發回覆)
晚安!
您說得也沒錯,《紅樓夢》真正的價值,就在於沒有把許多故事說得太死或太直白,譬如男人間的性關係,必須反覆推敲情節和內容而得到結論,由於此書被高鶚刪改過,況且賈寶玉對於秦鍾被人說成上課還抽空去外頭跟同學進行性活動,表現得過於護短,感覺上似乎對這位「情種」好過了頭,好得像是同性情人那樣,後面有些事例的解說尚未發表,個人還是傾向他們彼此之間「發跡」且「跡」有可循。
譬如男人彼此之間就算是朋友,動作不會過於親密,賈寶玉和其他同學之間的曖昧舉止,像是眼神交流,或者跟秦鍾好到其他的男同學(如金榮)吃醋了,那實在無法不讓我「意淫」,畢竟此書作者自己就說明是在「意淫」賈寶玉這個「天下第一淫人」。
當然,如此判斷主要是根據賈寶玉的書童茗煙所表現的態度,除非看慣了這種事,或是通曉賈寶玉和秦鍾兩人感情的內情,不然不會主動說出口,還想主動出手打人,特別是在金榮從頭到尾都沒扯到賈寶玉,而是針對秦鍾(和香憐一起去上茅房還講悄悄話)這樣喝醋的情形下。
順祝兔年吉祥,萬事如意!
另外:我很喜歡您的漫畫與評論,每一篇都鞭闢入裡,而且內容豐富有趣,您的來訪和留言使我相當高興!
Rosy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