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千帆》的男主角:白雲起(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九)亂倫(下)男男之愛*之二:兄弟亂情
2011/02/05 01:23:21瀏覽2438|回應0|推薦31

代發。
圖是白雲起,小說《千帆過盡皆不是》的男主角之三,白門門主兼拂柳書院的創辦人。
神情銳利、一管挺鼻、鳳眼薄唇,側臉如雕刻的青年,蓄鼠尾辮,鉛筆和原子筆完成。
身著前朝將領皮甲銀鎧戎裝,為阿碧擘畫反清復明大業,文武兼備,渾身秘密的男人。
----------------------------------------------------------------------

《紅樓》之中的亂倫(下)男男之愛*之二:「兄弟」亂情

賈家有兩府:寧國府和榮國府,那兩處住著許多有血緣關係的兄弟,而且全都姓賈(性假),這是曹雪芹的小說中比較有趣的設定。

人性的虛偽或狡詐,在大家庭之中特別能發揮得淋漓盡致,榮國府陰盛陽衰,只有賈寶玉一個嫡子,所以寶二爺被許多女人圍繞在身邊,過著姊姊妹妹談詩論情的生活,反觀另一處的寧國府,女人不少,男人卻更多,從賈珍以下算來,兒子或堂兄弟數來幾十號人,所以死了秦可卿的時候,列名出場「遠近親友」的賈家男人高達廿七個(請參照第十三回)!

關於後來「兄弟」之間怎麼變了調,在寧國府住的賈蓉,還有他的妻子秦可卿為何早死,或許就是曹大家筆下最值得玩味之處。

賈蓉和弟弟賈薔之間頗有曖昧,賈薔是個小配角,文中說他長得比賈蓉還好看,這兩兄弟有性關係,還是相當強烈的同志情誼,書中說得非常明白。

-----------------------------下面是引用內容---------------------------------
第九回   戀風流情友入家塾 起嫌疑頑童鬧學堂

【原來這一個名喚賈薔,亦係寧府中之正派玄孫,父母早亡,從小兒跟著賈珍過活,如今長了十六歲,比賈蓉生的還風流俊俏。他弟兄二人最相親厚,常相共處。寧府人多口雜,那些不得志的奴僕們,專能造言誹謗主人,因此,不知又有了什麼小人詬誶謠諑之詞。賈珍想亦風聞得些口聲不大好,自己也要避些嫌疑,如今竟分與房舍,命賈薔搬出寧府,自去立門戶過活去了。這賈薔外相既美,內性又聰明,雖然應名來上學,亦不過虛掩眼目而已。仍是鬥雞走狗,賞花玩柳。總恃上有賈珍溺愛,下有賈蓉匡助,因此族人誰敢來觸逆於他。他既和賈蓉最好,今見有人欺負秦鍾,如何肯依﹖自己要挺身出來抱不平,心中且又忖度一番:「金榮、賈瑞一干人,都是薛大叔的相知,向日我又與薛大叔相好,倘或我一出頭,他們告訴了老薛,我們豈不傷了和氣﹖待要不管,如此謠言,說得大家沒趣。如今何不用計制伏,又止息口聲,又不傷臉面﹖」想畢,也裝作出小恭,走至外面,悄悄把跟寶玉的書童名喚茗煙者喚到身邊,如此這般,調撥他幾句。】
-----------------------------上面是引用內容---------------------------------

上面一段,指出有男同性戀行為者最少七人以上,當然其中半數列名的都是雙性戀者。

今年是兔年,忽然想起臠童在近年也被稱為「兔子」,無論是怎樣的稱呼,狡童、男臠、臠童、男妓這是古代就有的專有名稱,主要都是指給同性發洩性慾之用的男性玩物,利用性行為來賺錢的也有,這一部分在《紅樓夢》是描述得很真實的 。

賈珍這個老爹並非直男,當他見到「風流俊俏」的兒子賈蓉和更帥的同族的「兄弟」賈薔「最相親厚」,聽到下人說了些傳言,「自己也要避些嫌疑」,所以乾脆就讓賈薔搬出去了,免得自己也落入「父子亂倫」的近親相姦。

這個可能長得如薔薇一樣的美少年賈薔,除了「外相既美」,腦子也不錯,諷刺的是賈家的男人多半喜歡「賞花玩柳」,都不太成材。

後面描述賈薔跟賈蓉「兄弟」要好,導致發現賈蓉的妻舅秦鍾被人「欺負」了,就要「愛屋及烏」來抱不平,可惜賈薔跟對方那派的大叔薛蟠(薛寶釵的哥哥)有性關係,所以不敢直接和那些人翻臉。

現在第四個上場的男同志薛蟠,又跟欺負人的「金榮、賈瑞一干人」有性關係,所以「相好」又關係複雜的幾人非常容易「傷臉面」。

秦鍾和賈寶玉之間的事情還沒解決,學堂這些青少年就開始爭風吃醋,清朝初年的同性戀風氣之盛,可見一斑。

裕瑞《棗窗閒筆》中記載:「舊有《風月寶鑒》一書,又名《石頭記》,曾見抄本卷額,本本有其脂硯齋所批語,引其當年事甚確,易其名曰《紅樓夢》。」

在文學史上,一般人都認為《紅樓夢》又名《石頭記》,許多紅學家認為故事的原型是《風月寶鑑》這部已經失傳的小說,其實現存的版本被刪改得太多,不僅是秦可卿的「淫喪」,還有「兄弟」與「同學」,甚至是「父子」及「叔伯甥舅」都有性關係,所以第九回這些男學生為了性伴侶吃醋鬥毆吵架的情節,醒目的標題和突兀的情節,或許對現代人來說都有些驚世駭俗。

然而,清朝初年的社會情況就比較開放,和廿一世紀幾乎沒有多大差別,所以出櫃的少年們大鬧學堂、或者被刪去的秦可卿亂倫、賈瑞與王熙鳳、尤二姐和尤三姐的故事,甚至是賈瑞與賈蓉、賈薔、賈珍這些男人們的同性情慾等等,明顯都隱藏在細節裡,就算是床戲,也盡量避免了男人和男人過於風月的表演,僅僅點到為止。

除了故事人物的亂倫、濫交情況難解,角色的內心世界也出現混亂的狀況,這種情形特別在寧國府的許多小故事中特別明顯。

下面繼續引用同一回,來看薛寶釵的哥哥薛蟠的性關係。

-----------------------------下面是引用內容---------------------------------
【原來薛蟠自來王夫人處住後,便知有一家學,學中廣有青年子弟,不免偶動了龍陽之興。因此,也假說來上學讀書,不過是三日打魚,兩日晒網,白送些束脩禮物與賈代儒,卻不曾有一些進益,只圖結交些契弟。誰想這學內就有好幾個小學生,圖了薛蟠的銀錢吃穿,被他哄上手的,也不消多記。更又有兩個多情的小學生,亦不知是那一房的親眷,亦未考其名姓,只因生得嫵媚風流,滿學中都送了他兩個外號,一號「香憐」,一號「玉愛」。雖都有竊慕之意、將不利于孺子之心,只是都懼薛蟠的威勢,不敢來沾惹。如今寶、秦二人一來,見了他兩個,也不免綣繾羨慕,亦因知係薛蟠相知,故未敢輕舉妄動。香、玉二人心中,也一般的留情與寶、秦。因此,四人心中雖有情意,只未發跡。每日一入學中,四處各坐,卻八目勾留,或設言托意,或詠桑寓柳,遙以心照,卻外面自為避人眼目。不意偏又有幾個滑賊,看出形景來,都背後擠眉弄眼,或咳嗽揚聲,這也非止一日。

可巧這日代儒有事,早已回家去了,只留下一句七言對聯,命學生對了,明日再來上書。將學中之事,又命長孫賈瑞暫且管理。妙在薛蟠如今不大來學中應卯了,因此秦鍾趁此和香憐擠眉使暗號,二人假裝出小恭,走至後院說體己話。秦鍾先問他:「家裏的大人可管你交朋友不管﹖」一語未了,只聽背後咳嗽了一聲。二人嚇得忙回頭看時,原來是窗友名金榮者。香憐本有些性急,便羞怒相激,問他道:「你咳嗽什麼﹖難道不許我們說話不成﹖」金榮笑道:「許你們說話,難道不許我咳嗽不成﹖我只問你們:有話不明說,誰許你們這樣鬼鬼祟祟的幹什麼故事﹖我可也拿住了,還賴什麼!先得讓我抽個頭兒,咱們一聲兒不言語,不然大家就奮起來。」秦、香二人急得飛紅了臉,便問道:「你拿住什麼了﹖」金榮笑道:「我現拿住了是真的。」說著,又拍著手笑嚷道:「貼的好燒餅!你們都不買一個吃去﹖」秦鍾、香憐二人又氣又急,忙進來向賈瑞前告金榮,無故欺負他兩個。

原來這賈瑞最是個圖便宜,沒行止的人,每在學中以公報私,勒索子弟們請他;後又附助著薛蟠圖些銀錢酒肉,一任薛蟠橫行霸道,他不但不去管約,反助紂為虐討好兒。偏那薛蟠本是浮萍心性,今日愛東,明日愛西,近來又有了新朋友,把香、玉二人丟開一邊。就連金榮亦是當日的好朋友,自有了香、玉二人,便棄了金榮。近日連香、玉亦已見棄。故賈瑞便無了提攜幫襯之人。他不說薛蟠得新棄舊,只怨香、玉二人不在薛蟠前提攜幫補他,因此賈瑞、金榮等一干人,正在醋妒他兩個。今見秦、香二人來告金榮,賈瑞心中便不自在起來,雖不好呵叱秦鍾,卻拿著香憐作法,反說他多事,著實搶白了幾句。香憐反討了沒趣,連秦鍾也訕訕的各歸坐位去了。金榮越發得了意,搖頭咂嘴的,口內還說許多閑話,玉愛偏又聽了不忿,兩個人隔座咕咕唧唧的角起口來。金榮只一口咬定說:「方才明明的撞見他兩個在後院裏親嘴摸屁股,兩個商議定了,一對一肏,撅草根兒抽長短,誰長誰先幹。」】
-----------------------------上面是引用內容---------------------------------

上面的故事很精采,無論是對話還是描述,曹大家都把一個學堂的齷齪寫得極為生動。

「一對一肏」的描寫似乎很淫蕩,可是《紅樓夢》是文學經典名著,這樣真實的對話就表現在用字上,而且是書寫男同志的醋勁。

第九回還有介紹薛寶釵的哥哥,薛蟠就是個明顯的雙性戀者,不過他的性伴侶非常多,從前面的「香憐」、「玉愛」到後來的「金榮」,接著又跟「賈瑞」助紂為虐「討好兒」,「得新棄舊」的薛蟠還有別的對象,看小說內容明的就是指「秦鍾」,所以薛蟠的性伴侶最少在六人以上,而且都是這個學堂的小男生。

另外還有「相好的」,但書中似乎刪除了「契弟」這個部分,感覺上有點突兀,且缺乏下文。

前面提過的賈瑞,這人跟姪兒賈蓉差點上了床,他本來就是雙性戀者,不過為了「銀錢酒肉」就和薛蟠亂來,也算上一號。

最粗魯的人物是金榮,這傢伙的性伴侶很多,他的對話中顯示了「我現拿住了是真的」,表示秦鍾和「香憐」兩人「奮起來」的關係,已經到了很明顯的地步,只不過書中沒有寫出來,卻在人物的話語裡給了線索。

秦鍾明顯是個「情種」,這個美少年前面想跟賈寶玉「耳鬢交接」,後來到了學堂念書,又忙著和寶哥哥一起「竊慕」薛蟠的性伴侶「香憐」和「玉愛」,文中說他們「八目勾留」卻老是「避人耳目」,而且用確定的語氣寫了「四人心中雖有情意,只未發跡」。

「發跡」的那天,秦鍾表面上找了「香憐」去外面的茅房上廁所,實際上被金榮跟去偷看,然後兩個互有情意的美少年就被金榮一口咬定,說他們在外頭進行同性間的性行為。

-----------------------------下面是引用內容---------------------------------
【這茗煙乃是寶玉第一個得用的,且又年輕不諳世事,如今聽賈薔說金榮如此欺負秦鍾,連他的爺寶玉都干連在內,不給他個利害,下次越發狂縱難制了。這茗煙無故就要欺壓人的,如今聽了這話,又有賈薔助著,便一頭進來找金榮。也不叫金相公了,只說「姓金的,你是什麼東西!」賈薔遂跺一跺靴子,故意整整衣服,看看日影兒說:「是時候了。」遂先向賈瑞說有事要早走一步。賈瑞不敢強他,只得隨他去了。這裏茗煙先一把揪住金榮問道:「我們肏屁股不肏,管你毛機巴相干!橫豎沒肏你爹去就罷了你!是好小子,出來動一動你茗大爺!」嚇得滿屋中子弟都怔怔的癡望。賈瑞忙吆喝:「茗煙不得撒野!」金榮氣黃了臉,說:「反了,反了!奴才小子都敢如此,我只和你主子說。」便奪手要去抓打寶玉、秦鍾。尚未去時,從腦後颼的一聲,早見一方硯瓦飛來,並不知係何人打來的,幸未打著,卻又打在旁人的座上,這座上乃是賈蘭、賈菌。

這賈菌亦係榮國府近派的重孫,其母亦少寡,獨守著賈菌。這賈菌與賈蘭最好,所以二人同桌而坐。誰知賈菌年紀雖小,志氣最大,極是個淘氣不怕人的。他在座上冷眼看見金榮的朋友暗助金榮,飛硯來打茗煙,偏沒打著茗煙,便落在他桌上,正打在面前,將一個磁硯水壺打了個粉碎,濺了一書黑水。賈菌如何依得,便罵:「好囚攮的們,這不都動了手了麼!」罵著,也便抓起硯磚來要打回去。賈蘭是個省事的,忙按住硯,極口勸道:「好兄弟,不與咱們相干。」賈菌如何忍得住,便兩手抱起書匣子來,照那邊掄了去。終是身小力薄,卻掄到半道,至寶玉、秦鍾桌案上就落了下來。只聽豁啷啷一聲響,砸在桌上,書本、紙片、筆硯等物撒了一桌,又把寶玉的一碗茶也砸得碗碎茶流。賈菌便跳出來,要揪打那一個飛硯的。金榮此時隨手抓了一根毛竹大板在手,地狹人多,那裏經得舞動長板。茗煙早吃了一下,亂嚷道:「你們還不來動手﹖」寶玉還有三個小廝:一名鋤藥,一名掃紅,一名墨雨。這三個豈有不淘氣的,一齊亂嚷:「小婦養的!動了兵器了!」墨雨遂掇起一根門閂,掃紅、鋤藥手中都是馬鞭子,蜂擁而上。賈瑞急得攔一回這個,勸一回那個,誰聽他的話,肆行大鬧。眾頑童也有趁勢幫著打太平拳助樂的,也有膽小藏過一邊的,也有直立在桌上拍著手兒亂笑,喝著聲兒叫打的。登登間鼎沸起來。】
-----------------------------上面是引用內容---------------------------------

第九回太精采,如果不大段引用,感覺有點可惜,所有內容都在講這些只有十幾歲的少年之間,因為性關係的混亂,結果金榮鬧起來胡說八道,搞得後來一群小男孩加上自己的奴僕,衝進去打罵成一團,互相還找了身邊的小廝來對罵,相當有意思。

惹事的起頭是賈薔,這個陰險的傢伙想幫秦鍾出頭,自己又不敢,所以假裝出去上茅房,實際上又找了賈寶玉的書童茗煙,讓他去罵金榮,自己卻躲警報,當先從學堂溜走了。

茗煙動手之後,說得更是直接,他認為男人之間「肏屁股不肏」是自己主子的問題,而且「橫豎沒肏你爹去就罷了」,請注意:茗煙是賈寶玉的書童,雖然這個人明顯沒讀過書,講話粗魯了些,不過賈寶玉要是真的沒有和別的男人發生這種性關係,他敢這樣堂而皇之說嗎?

另外,曹大家的用字遣辭高妙,有些句子不太文雅,但是《紅樓夢》之所以成為「經典」的其中一個重點,就在於「真實描寫了清朝初年的人際關係與道德層面」,更重要的是社會階級的嚴格分野,對話中的意味特別明顯!

賈寶玉的書童跑去罵金榮,金榮不理他,卻找賈寶玉和秦鍾的麻煩,這就是明證,而且最後都針對寶哥哥發動偷襲。

值得一提的是,清朝的人普遍看不起庶子,所以小廝都敢罵金榮這個姻親子弟是「小婦養的」(小老婆生的),就能顯現出這種社會風氣。

(待續)

前文請參照:

《千帆》的女配角:剔紅(代發圖)及《紅樓夢》的「意淫」

《千帆》的女配角:黃蟬(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一)姓(性)「賈」(假)又種馬

《千帆》的女主角:柳兒(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二)《紅樓》「親可輕」乎?(上)

《千帆》的女配角:白迴雪(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三)《紅樓》「親可輕」乎?(中)

《千帆》的男配角:李速(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四)《紅樓》「親可輕」乎?(下)

《千帆》的男主角:李剛(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五)亂倫(上)賈府最厲害又最淫蕩的女人:秦可卿

《千帆》的男配角:柳東鄉(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六)亂倫(中)公媳和叔嫂通姦*之一

《千帆》的男配角:金思明(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七)亂倫(中)公媳和叔嫂通姦*之二

《千帆》的男主角:朱成碧(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八)亂倫(下)男男之愛*之一:叔舅(侄)廝摩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