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千帆》的女配角:白迴雪(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三)《紅樓》「親可輕」乎?(中)
2011/01/25 17:02:34瀏覽1473|回應0|推薦41

前文請參照:《千帆》的女主角:柳兒(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二)《紅樓》「親可輕」乎?(上)

代發。
圖是白迴雪和她夫君,小說《千帆過盡皆不是》的女配角,白家的三小姐。
白迴雪是冷傲美女,身材修長,用鉛筆和原子筆完成,纏足不好掌握尺寸。
白家許多伯叔兄弟,只有這麼一位聰慧姑娘,擅長彈琴,心思複雜的女子。
清初男子金錢鼠辮挺醜,皮靴和皮褲設計多,可惜再俊的男人都看似猥瑣。
----------------------------------------------------------------------

《紅樓》「親可輕」乎?(中)

承上所述,許多紅學家把秦可卿的姓名諧音看成「情可輕」也無可厚非。
畢竟一個已婚婦女妄想成為武則天,想如同趙飛燕一般長袖善舞,企圖在與公公化暗為明的亂倫醜聞之後還繼續跟他人調情玩曖昧,就如同楊貴妃和安祿山那樣,除了日常用品過分奢華,日常男女關係異常香豔刺激,秦氏這個女人竟然還有母子亂倫的興趣,可以接受和名義上的晚輩嬉鬧摸乳,一位少婦的房間到處隱含著風光旖旎的想像,說真的她要真的無辜而貞潔,沒有人會相信。
但個人認為秦可卿的情感生活,譬如與公公偷情浮上檯面,或者有企圖勾引懷春少年賈寶玉的心態,這方面的隱私痕跡,與其認為她「情可輕」,對於感情沒有太深的執著,不如索性稱之為「親可輕」。
因為和秦氏親近的家人,都懷有別種的目的,第十一回的內容就表彰了這種態勢,非獨男女感情的糾葛而已!
前面說過,秦可卿在賈府最好的朋友,不是別人,而是全書最為人所熟知的厲害角色鳳辣子,王熙鳳。
誰能跟王熙鳳這樣有手腕的女人相處愉快,還能成為閨閣好友?
《紅樓夢》全書之中,每個人物都對王熙鳳有些距離,此女潑辣凶悍,尚且能夠遊刃有餘於人情事故、關係複雜的賈府之內興風作浪,可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秦可卿這個女人假使真的那麼在乎感情世界,那就是小瞧了她了!
金陵四大家族指《紅樓夢》中賈、史、王、薛四大家族,王熙鳳出身排行第三的王家,家族庇蔭和富裕背景自然能成為她的靠山,但是姓秦的可沒列在四大家族的榜單上。
秦可卿是「宦囊羞澀」的營繕郎秦業從養生堂抱來的養女,秦鍾的姐姐,一個「看似」沒有家底又沒親戚依傍的孤女,哪有可能讓王熙鳳瞧得上眼?
所以秦氏不是那麼簡單的女人,除了身分可疑之外,在賈府眾人有心的包庇之外,還可以看出秦可卿是有些不輸給王熙鳳的手段,不然怎可能做主安排賈寶玉這位「寶二爺」睡到她的寢室?又如何以一個小媳婦的地位得到他人的尊重?更甭說還能得著賈母的歡心了!
秦可卿的住處極其奢華,秦氏本人在賈府上下地位亦極高,曹雪芹把秦可卿居處寫了「甜、香、美、艷、淫」的各種風格,這是一個難以簡單定位的少婦,和每個姻親之間的關係也撲朔迷離,特別是第十一回的描述。

-----------------------------下面是引用內容-----------------------------------------
第十一回  慶壽辰寧府排家宴 見熙鳳賈瑞起淫心
【話說是日賈敬的壽辰……
王夫人道:「前日聽見你大妹妹說,蓉哥兒媳婦兒身上有些不大好,到底是怎麼樣﹖」尤氏道:「她這個病病得也奇,上月中秋還跟著老太太、太太們玩了半夜,回家來好好的。到了二十後,一日比一日覺懶,也懶待吃東西,這將近有半個多月了。經期又有兩個月沒來。」邢夫人接著說道:「別是喜罷﹖」
正說著,外頭人回道:「大老爺、二老爺並一家子的爺們都來了,在廳上呢。」賈珍連忙出去了。這裏尤氏方說道:「從前大夫也有說是喜的。昨日馮紫英薦了他從學過的一個先生,醫道很好,瞧了說不是喜,竟是很大的一個症候。昨日開了方子,吃了一劑藥,今日頭眩得略好些,別的仍不見怎麼樣大見效。」鳳姐兒道:「我說她不是十分支持不住,今日這樣的日子,再也不肯不扎掙著上來。」尤氏道:「你是初三日在這裏見她的,她還強扎掙了半天,也是因你們娘兒兩個好的上頭,她才戀戀的捨不得去。」鳳姐兒聽了,眼圈兒紅了半天,半日方說道:「真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這個年紀,倘或就因這個病上怎麼樣了,人還活著有甚麼趣兒!」
正說話間,賈蓉進來,給邢夫人、王夫人、鳳姐兒前都請了安,方回尤氏道:「方才我去給太爺送吃食去,並回說我父親在家中伺候老爺們,款待一家子的爺們,遵太爺的話並未敢來。太爺聽了甚喜歡,說:『這才是』。叫告訴父親、母親好生伺候太爺、太太們,叫我好生伺候叔叔、嬸子們並哥哥們。還說那《陰騭文》,叫急急的刻出來,印一萬張散人。我將此話都回了我父親了。我這會子得快出去打發太爺們並合家爺們吃飯。」鳳姐兒說:「蓉哥兒,你且站住。你媳婦今日到底是怎麼著﹖」賈蓉皺皺眉,說道:「不好麼!嬸子回來瞧瞧去就知道了。」於是賈蓉出去了。】
-----------------------------上面是引用內容-----------------------------------------

第十一回每每讀來,總覺得不太對勁,因為每個人的反應都很奇怪
首先是一眾女人都懷疑賈蓉的老婆秦可卿有「喜」了,而且都是已婚婦人在討論,和秦可卿「娘兒兩個好的上頭」的鳳姐兒王熙鳳,表現得更是奇特,她忽然冒出「人有旦夕禍福」,又緊張得要剛進來回話給尤氏的賈蓉「站住」,逼問他關於秦可卿的真實情況,這是很詭異的描述。
暗含的真相是:這對夫妻之間明顯出了點問題,而且每個人都能看得出來。
到底出了什麼問題?這就是重點了!
賈蓉聽了人家詢問自己老婆的身體情況,卻為何要「皺皺眉」?
每個人都在關切他的老婆是否懷孕或生病,賈蓉講了一大串,卻半句沒有講到自己的妻子,顯然夫妻兩人早已貌合神離。
同一回的下一段也點出了這個結論。

-----------------------------下面是引用內容-----------------------------------------
【於是,尤氏的母親並邢夫人、王夫人、鳳姐兒都吃畢飯,漱了口,淨了手,才說要往園子裏去。賈蓉進來向尤氏說道:「老爺們並眾位叔叔、哥哥、兄弟們也都吃了飯了。大老爺說家裏有事,二老爺是不愛聽戲又怕人鬧得慌,都才去了。別的一家子爺們都被璉二叔並薔兄弟讓過去聽戲去了。方才南安郡王、東平郡王、西寧郡王、北靜郡王四家王爺,並鎮國公牛府等六家,忠靖侯史府等八家,都差人持了名帖送壽禮來,俱回了我父親,先收在帳房裏了,禮單都上了檔子了。老爺的領謝的名帖都交給各來人了,各來人也都照舊例賞了,眾來人都讓吃了飯才去。母親該請二位太太、老娘、嬸子都過園子裏坐著去罷。」尤氏道:「也是才吃完了飯,就要過去了。」
鳳姐兒說:「我回太太,我先瞧瞧蓉哥兒媳婦,我再過去。」王夫人道:「很是。我們都要去瞧瞧她,倒怕她嫌鬧得慌,說我們問她好罷。」尤氏道:「好妹妹,媳婦聽你的話,你去開導開導她,我也放心。你就快些過園子裏來。」寶玉也要跟了鳳姐兒去瞧秦氏去,王夫人道:「你看看就過去罷,那是侄兒媳婦。」於是尤氏請了邢夫人、王夫人並她母親都過會芳園去了。
鳳姐兒、寶玉方和賈蓉到秦氏這邊來了。進了房門,悄悄的走到裏間房門口,秦氏見了,就要站起來,鳳姐兒說:「快別起來,看起猛了頭暈。」於是鳳姐兒就緊走了兩步,拉住秦氏的手,說道:「我的奶奶!怎麼幾日不見,就瘦得這麼著了!」於是就坐在秦氏坐的褥子上。寶玉也問了好,坐在對面椅子上。賈蓉叫:「快倒茶來!嬸子和二叔在上房還未喝茶呢。」
秦氏拉著鳳姐兒的手,強笑道:「這都是我沒福。這樣人家,公公、婆婆當自己的女孩兒似的待。嬸娘的侄兒雖說年輕,卻也是他敬我,我敬他,從來沒有紅過臉兒。就是一家子的長輩、同輩之中,除了嬸子倒不用說了,別人也從無不疼我的,也無不和我好的。這如今得了這個病,把我那要強的心一分也沒有了。公婆跟前未得孝順一天,就是嬸娘這樣疼我,我就有十分孝順的心,如今也不能夠了。我自想著,未必熬的過年去呢。」
寶玉正眼瞅著那《海棠春睡圖》並那秦太虛寫的「嫩寒鎖夢因春冷,芳氣籠人是酒香」的對聯,不覺想起在這裏睡晌覺,夢到「太虛幻境」的事來。正自出神,聽得秦氏說了這些話,如萬箭攢心,那眼淚不知不覺就流下來了。鳳姐兒心中雖十分難過,但恐怕病人見了眾人這個樣兒,反添心酸,倒不是來開導勸解的意思了。見寶玉這個樣子,因說道:「寶兄弟,你忒婆婆媽媽的了。她病人不過是這麼說,哪裏就到得這個田地了﹖況且能多大年紀的人,略病一病兒,就這麼想那麼想的,這不是自己倒給自己添病了麼﹖」賈蓉道:「她這病也不用別的,只是吃得些飲食就不怕了。」鳳姐兒道:「寶兄弟,太太叫你快過去呢。你別在這裏只管這麼著,倒招得媳婦也心裏不好。太太那裏又惦著你。」因向賈蓉說道:「你先同你寶叔叔過去罷,我還略坐一坐兒。」賈蓉聽說,即同寶玉過會芳園來了。】

-----------------------------上面是引用內容-----------------------------------------

引用的內容,可以看到這一回的所有敘述,賈蓉半句話也沒有跟秦可卿說,也沒有碰觸或攙扶的舉動,兩人生疏得好像陌生人。
貌美的妻子生了病,連王熙鳳都要秦可卿「快別起來」,可見「幾日不見,就瘦得這麼著了」的秦氏貌似有多孱弱,賈蓉卻忙著要人「倒茶」,前面說了一大堆「吃飯」、「聽戲」的瑣碎雜事,扯東扯西還有「禮單」和王侯的「名帖」,房裡躺著的女人卻完全被忽略,可見得這對夫妻是有些詭異。
和秦可卿夢中雲雨過的賈寶玉,聽見她說自己「未必熬的過年去」,都「眼淚不知不覺就流下來了」,王熙鳳這樣的厲害女人也「開導勸解」好幾百字,可見秦氏的病況確實十分沉重。
賈蓉的反應依然極為古怪。
他竟然說「她這病也不用別的,只是吃得些飲食就不怕了」,根本不將妻子的虛弱病容看在眼底或放在心上,難道賈蓉認為秦氏的瘦弱病容,只需要簡單的食療?
賈寶玉要走人,賈蓉仍舊沒有多半句話,馬上就離開,這點也顯得十分無情。
試問:一個男人為何會對自己多才多藝的美貌妻子無情?
大約不出三種可能性:惹事善妒、性冷感,以及不貞。
以秦可卿出現的表現和她的言語態度來說,這是個聰明的美貌少婦,房裡還佈置得那麼華貴,顯然出身極高,不說前面(第五回)「賈母素知秦氏是個極妥當的人,生的裊娜纖巧,行事又溫柔和平,乃重孫媳中第一個得意之人」,這樣的女人肯定沒有婆媳問題,對待上下都和善溫存,況且連王熙鳳這樣的狠角色都要給秦可卿幾分薄面,還跟她要好得很,以種種背景書寫而論,秦可卿的出身肯定非常高貴,待人接物也非常妥切,沒有惹事善妒的問題。
至於性冷感?一個少婦在房裡弄得繽紛多彩、讓賈寶玉這種思春期少年都想「住一輩子」的臥室,懂得使用「鏡子」挑情和幻想「意淫」的女人,怎麼會有那方面的問題?
所以答案很清楚了,男人只會冷遇不貞的妻子。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