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千帆》的男配角:李速(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四)《紅樓》「親可輕」乎?(下)
2011/01/26 21:46:08瀏覽1119|回應0|推薦39

前文請參照:《千帆》的女主角:柳兒(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二)《紅樓》「親可輕」乎?(上)

《千帆》的女配角:白迴雪(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三)《紅樓》「親可輕」乎?(中)

代發。
圖是中蠱的李速,小說《千帆過盡皆不是》的男配角,惟覺禪師的三弟子遠俗。
李速身材頎長,健美英挺,身高八尺,左頰有三道疤痕,用鉛筆和原子筆完成。
血蠱使他渾身異變,臉上浮現黑色紋路,犬齒發達,眼珠變色,還會食人血肉。
----------------------------------------------------------------------

《紅樓》「親可輕」乎?(下)

前面講道秦可卿在賈府之中,無論是存在和出身,以及她和丈夫賈蓉的關係都非常獨特,有些陰謀也有不少「意淫」的描述,甚至是妯娌姻親對她的態度都分外不同,可以說《紅樓夢》最矛盾又最複雜的女性角色,大概就是這個美貌的少婦了。
關於秦氏到底和誰私通,導致了人人緊張的局面?
秦可卿肯定有別的男人,而且那個男人是幾個「婆」字輩都緊張得懷疑她有「喜」,一聽說她人不舒服了就忙著來探望,還早就找了醫生來確診過的。
原因也很妙,前面講第五回秦氏的房間,裡面暗示著秦可卿的心態,她有掌權的「武則天」慾望,也有公公和媳婦亂倫的「楊貴妃」慾望,這兩者都是父子二人共有女人,最後造成政治混亂或改朝換代的主因!
所有的女人都懷疑,但也都似乎「確認」了偷情的對象,這是曹雪芹故意露出的疑點與答案。
如果一個已婚婦女可能有「喜」,一家子長輩的女性都來噓寒問暖,是不是表示大家都認為懷的孩子是「自家人的種」?
又為什麼唯獨她老公賈蓉不擔心?
從第五回一直看到第十三回,《紅樓夢》這書開頭有些擦邊球,後來就……連邊球都沒有了……

-----------------------------下面是引用內容-----------------------------------------
第十一回  慶壽辰寧府排家宴 見熙鳳賈瑞起淫心

【於是,鳳姐兒方移步前來。將轉過了一重山坡,見兩三個婆子慌慌張張的走來,見了鳳姐兒,笑說道:「我們奶奶見二奶奶只是不來,急得了不得,叫奴才們又來請奶奶來了。」鳳姐兒說道:「你們奶奶就是這麼急腳鬼似的。」鳳姐兒慢慢的走著,問:「戲唱了幾齣了﹖」那婆子回道:「有八九齣了。」說話之間,已來到了天香樓的後門,見寶玉和一群丫頭們在那裏玩呢。鳳姐兒說道:「寶兄弟,別忒淘氣了!」有一個丫頭說道:「太太們都在樓上坐著呢,請奶奶就從這邊上去罷。」
鳳姐兒聽了,款步提衣上了樓,見尤氏已在樓梯口等著呢。尤氏笑說道:「你們娘兒兩個忒好了,見了面總捨不得來了。你明日搬來和她住著罷。你坐下,我先敬你一鍾。」於是鳳姐兒在邢、王二夫人前告了坐,又在尤氏的母親前周旋了一遍,仍同尤氏坐在一桌上吃酒聽戲。尤氏叫拿戲單來,讓鳳姐兒點戲。鳳姐兒說道:「親家太太和太太們在這裏,我如何敢點!」邢夫人、王夫人說道:「我們同親家太太都點了好幾齣了,你點兩齣好的我們聽。」鳳姐兒立起身來,答應了一聲,方接了戲單,從頭一看,點了一齣《還魂》,一齣《彈詞》,遞過戲單去說:「現在唱的這《雙官誥》,唱完了,再唱這兩齣,也就是時候了。」王夫人道:「可不是呢,也該趁早叫你哥哥、嫂子歇歇,他們又心裏不靜。」尤氏說道:「太太們又不常過來,娘兒們多坐一會子去,才有趣兒,天還早呢。」鳳姐兒立起身來,望樓下一看,說:「爺們都往哪裡去了﹖」旁邊一個婆子道:「爺們才到凝曦軒,帶了打十番的那裡吃酒去了。」鳳姐兒說道:「在這裡不便易﹖背地裡又不知幹什麼去了!」尤氏笑道:「哪裡都像你這麼正經人呢。」
……吃畢,大家才出園子來,到上房坐下,吃了茶,方才叫預備車,向尤氏的母親告了辭。尤氏率同眾姬妾並家下婆子、媳婦們方送出來;賈珍率領眾子侄都在車旁侍立,等候著呢,見了邢、王夫人說道:「二位嬸子明日還過來逛逛。」王夫人道:「罷了,我們今日整坐了一日,也乏了,明日歇歇罷。」於是都上車去了。賈瑞猶不時拿眼睛覷著鳳姐兒。賈珍等進去後,李貴才拉過馬來。寶玉騎上,隨了王夫人去了。這裏賈珍同一家子的弟兄、子侄吃過了晚飯,方大家散了。
次日,仍是眾族人等鬧了一日,不必細說。此後鳳姐兒不時親自來看秦氏。秦氏也有幾日好些,也有幾日仍是那樣。賈珍、尤氏、賈蓉好不焦心。】

-----------------------------上面是引用內容-----------------------------------------

插個話,這邊的「爺們」去「吃酒」,王熙鳳說「背地裡又不知幹什麼去了」,尤氏還笑著說鳳姐兒「這麼正經人」,很明顯,賈府的男人們一道喝花酒去了。
在清朝初年,大門大戶的男人們得空都喜歡嫖妓女或找相公,女人們就看戲,這是生活的常態。
王熙鳳無法接受老公大白天就跟兄弟們出去花天酒地,但尤氏這樣的女人是認命接受的。
「意淫」就這麼存在於《紅樓夢》,只能說作者暗藏玄機在許多段落之中。

回到主題,持續看到曹雪芹對於王熙鳳和秦可卿的感情描述,尤氏就點明了兩回「你們娘兒兩個忒好了」,下面同樣也不乏這樣透過第三人來口述的描寫。
全篇對於秦氏的老公賈蓉,終於在將近千字的描述之後,加上一句「賈珍、尤氏、賈蓉好不焦心」。
過了許多天,賈蓉終於表現出「焦心」的行為了。
問題是:秦氏到底生得什麼病?為何沒去找大夫來看診?是不是她的「病」不能讓外人曉得?
更重要的是:秦可卿有可能懷的是誰的「種」?
尤氏或者鳳姐兒擔心,那是她們這些姻親之間的情誼,但是賈珍為什麼要「焦心」?
答案似乎出來了,她的公公賈珍,可能就是那個跟媳婦秦可卿私通的男人!

-----------------------------下面是引用內容-----------------------------------------
【且說賈瑞到榮府來了幾次,偏都遇見鳳姐兒往寧府那邊去了。這年正是十一月三十日冬至。到交節的那幾日,賈母、王夫人、鳳姐兒日日差人去看秦氏,回來的人都說:「這幾日也未見添病,也不見甚好。」王夫人向賈母說:「這個症候,遇著這樣大節不添病,就有好大的指望了。」賈母說:「可是呢,好個孩子,要是有些原故,可不叫人疼死!」說著,一陣心酸,叫鳳姐兒說道:「你們娘兒兩個也好了一場,明日大初一,過了明日,你後日去看一看她去。你細細的瞧瞧她那光景,倘或好些兒,你回來告訴我,我也喜歡喜歡。那孩子素日愛吃的,你也常叫人做些給她送過去。」鳳姐兒一一的答應了。
到了初二日,吃了早飯,來到寧府,看見秦氏的光景,雖未甚添病,但是那臉上身上的肉全瘦乾了。於是和秦氏坐了半日,說了些閑話兒,又將這病無妨的話開導了一遍。秦氏說道:「好不好,春天就知道了。如今現過了冬至,又沒怎麼樣,或者好得了也未可知。嬸子回老太太、太太放心罷。昨日老太太賞的那棗泥餡的山藥糕,我倒吃了兩塊,倒像克化得動似的。」鳳姐兒說道:「明日再給你送來。我到你婆婆那裡瞧瞧,就要趕著回去回老太太的話去。」秦氏道:「嬸子替我請老太太、太太安罷。」
鳳姐兒答應著就出來了,到了尤氏上房坐下。尤氏道:「你冷眼瞧媳婦是怎麼樣﹖」鳳姐兒低了半日頭,說道:「這實在沒法兒了。你也該將一應的後事用的東西給她料理料理,沖一沖也好。」尤氏道:「我也叫人暗暗的預備了。就是那件東西不得好木頭,暫且慢慢的辦罷。」于是,鳳姐兒吃了茶,說了一會子話兒,說道:「我要快回去回老太太的話去呢。」尤氏道:「你可緩緩的說,別嚇著老太太。」鳳姐兒道:「我知道。」 於是鳳姐兒就回來了。
到了家中,見了賈母,說:「蓉哥兒媳婦請老太太安,給老太太磕頭,說她好些了,求老祖宗放心罷。她再略好些,還要給老祖宗磕頭請安來呢。」賈母道:「你看她是怎麼樣﹖」鳳姐兒說:「暫且無妨,精神還好呢。」賈母聽了,沉吟了半日,因向鳳姐兒說:「你換換衣服,歇歇去罷。」】

-----------------------------上面是引用內容-----------------------------------------

不說王熙鳳常常去探望秦氏,鳳姐兒給賈母回的都是安撫的話,實際上經過幾日之後,精明的王熙鳳已經看出這可能不是「喜」,而是沉痾難治,所以才跟尤氏說「沖一沖也好」,以當時的醫療水平來論,子宮外孕或流產的徵兆也不無可能,但這裡曹大家又繼續「意淫」,故意不提到底是不是「喜」。
賈母那麼擔心秦可卿,王熙鳳卻隱瞞了真相,尤氏也已經準備了「好木頭」,不是打算玩玩清朝初年的「活出喪」來「沖喜」,就是真的「暗暗」弄個棺材,準備很快要來臨的喪禮了!
這裡的推論,同樣是根據曹霑再第五回的揣測。
對於父子共妻,或者公公和媳婦有肉體關係,在《紅樓夢》第五回不斷在「意淫」,而前面提到秦可卿的臥房有「甜香」,有「趙飛燕的金盤」,這是很大的暗示。
那麼和秦可卿偷情的男人,已經昭然若揭了!
中國人是最早製造香料的民族之一,對於香料的使用,最早可以追溯到三千多年前的商朝。
古代以麝香避孕,同樣以使用麝香聞名的就是趙飛燕,趙飛燕與趙合德兩姊妹,早年經常服用據說能永保青春的「息肌丸」,這種藥丸需要塞到肚臍中藉以融化到體內,女性才會肌膚勝雪,體貌會變得更為漂亮,據說後世的盜墓者久聞「息肌丸」的功效,就想把這種藥的配方從趙飛燕的墳墓里挖掘出來,可惜過了千年以後,這樣的神奇藥丸的配方已經亡佚,墓穴的陪葬物也風化了,只能確認基本成份為麝香。
在許多現今的知名香水配方之中,同樣能找著麝香,這種天然動物性香料,有向周圍滲透的能力,因此沿著絲綢之路流傳到中亞,後來阿拉伯人發揚光大,影響了香料的發展。
不過,「息肌丸」最大的副作用就是破壞生殖系統,使女性永遠不能生育,在這點方面,麝香同樣如此,所以歷史上的趙飛燕找了藥師來治療,並且用羊花煮湯洗滌身子,但已無法挽救不孕的結果,這位皇后終其一生悔不當初,還因此慫恿皇帝殺害後宮的皇子,留下「燕啄皇孫」的典故。
秦可卿或許使用麝香避孕,免得和公公賈珍偷情之後有了孽種,然而故事發展至此,大有可能的情況是:秦氏真的有孕,卻因麝香導致流產!
那麼前後的因果就說得通了,無論是不敢光明正大找大夫來瞧瞧,或者一堆女人去探病,甚至是賈蓉一開始的冷漠,還有後來王熙鳳特意對賈母的隱瞞。
如果媳婦懷了公公的孩子,結果卻流產或有流產的徵兆,這就是醜事!
許多人認為秦可卿的名字諧音為「情可輕」,但格主Rosy認為「親可輕」更為可能,因為人人都來看秦氏和公公亂倫的好戲,王熙鳳不時的探望與隱瞞,賈府的人情冷暖,可見一般。
第五回出現的秦氏,第十三回就死亡了,現存《紅樓夢》的版本為「病死」,但原來的回目名稱為「秦可卿淫喪天香樓」,此段情節後來被刪改,判詞繪有美女懸樑,評論為「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榮出,造釁開端實在寧。」
曹雪芹的「意淫」到底進入哪種層面,現在已經不得而知,但是秦可卿因為犯了和公公賈珍私通的淫行,受不了榮寧二府之中謠言的壓力,譬如邢夫人、王夫人和尤氏等女人,不可能不曉得真相,導致秦可卿最後被逼得不得不為此而懸梁自盡。
忽然想起阮玲玉的名言:「人言可畏」啊!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