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千帆》的男配角:金思明(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七)亂倫(中)公媳和叔嫂通姦*之二
2011/01/29 00:49:25瀏覽1651|回應0|推薦25

代發。
圖是金思明,小說《千帆過盡皆不是》的男配角,惟覺禪師的二弟子遠思。
他是金家堡主,李剛的義兄,為人內斂而深謀遠慮,用鉛筆和原子筆完成。
身高七尺半,臉上有鬍渣和一對酒窩,為人不拘小節,不近酒色葷的男人。
----------------------------------------------------------------------

承上所述,秦可卿是一個用性愛來展現控制欲的女人,就像是「武則天」那樣。

她不是一個能簡單雌伏於男人底下的少婦,不管是跟公公偷情,還是與小叔子在一起行風月之事,這個女人做任何事情,都有她深切的企圖。

當初幫曹雪芹寫序的弟弟曹棠村故去之後,「脂硯齋」看到《石頭記》的版本,就點出了《風月寶鑒》的人物被乾坤大挪移到《紅樓夢》之中,成為部份的內容,而「脂硯齋」特別記錄原來的《風月寶鑒》以及曹棠村的序,順便將曹棠村的意見保留下來,這也是現行《紅樓夢》看不到的內容,以及紅學家們引用為佐證的重要資料。

甚至可以說:目前的《紅樓夢》不等同於最早的《石頭記》和《風月寶鑒》,因為現存版本受到刪改,而且除了「脂硯齋」點出亡佚的《風月寶鑒》外,坊間還有不同的《石頭記》殘本,內容與現存《紅樓夢》略有出入。

有一點很值得玩味,那就是:秦可卿為何要「養小叔子」來和賈寶玉偷情?

因為寶哥哥長得好看?或許。
(書中描述,秦可卿的弟弟秦鍾長得更好看!)

由於賈寶玉年少無知又單純可愛?或許。
(書中描述,賈寶玉在睡到秦可卿床上之前還是懵懂的初哥,但後來他做春夢強了襲人之後就不是處男了!)

賈府重要的寶二爺?那當然要巴結!
(書中描述,賈母最寶貝的寶哥哥,人人都要算計他婚姻的男主角!)

賈寶玉是誰?賈政之子,榮國府的未來主人,王夫人生的唯一嫡子(長子賈珠已死),因此人人貌似對賈寶玉友善,就連王熙鳳也如此,秦可卿怎能置身事外?

要掌控榮國府就要拿住這個小叔,要攬權寧國府還得服侍公公賈珍,上床或勾引都是手段,每一個步驟都是在為自己舖後路,秦氏打的如意算盤,就想要把賈家二府都牢牢捏在手心,不是麼?

由此可見,秦可卿不是很簡單的女人,她的每一步棋,背後都有不為人探知的目的,這是《紅樓夢》全書之中最厲害的女子,連王熙鳳都「敬畏」有加的好友,在秦氏掌權下的寧國府,鳳辣子根本不可能翻雲覆雨!

這樣恐怖的存在,怎麼大家都沒發現?

張愛玲的《紅樓夢魘》就說:「俞平伯將《風月寶鑒》視為另一部書,不過有些內容搬到《石頭記》裡,如賈瑞的故事,此外二尤、秦氏姐弟,香憐玉愛,多姑娘等,大概都是。」

張愛玲的創作明顯受到《紅樓夢》極大的影響,以她的考證來說,很多曹大家所創造的人物,都轉移陣地在兩部小說裡面同時存在,但比重不太一樣,所以這些被「意淫」的重要人物,到了現存《紅樓夢》的版本之中,不是資料被大筆刪除,就是情節和邏輯上有相當曖昧或不符合人物性格的段落,顯然後人(如高鶚)故意修訂了那些設定。

根據張愛玲和俞平伯的研究,《紅樓》二尤和秦氏姊弟等故事,都是原來《風月寶鑒》的內容,這些觀點應該都說得通。

-----------------------------下面是引用內容---------------------------------
第十三回  秦可卿死封龍禁尉 王熙鳳協理寧國府

【賈珍因想著賈蓉不過是個黌門監,靈幡經榜上寫時不好看,便是執事也不多,因此心下甚不自在。可巧這日正是首七第四日,早有大明宮掌宮內相戴權,先備了祭禮遣人抬來,次後坐了大轎,打傘鳴鑼,親來上祭。賈珍忙接著,讓至逗蜂軒獻茶。賈珍心中打算定了主意,因而趁便就說要與賈蓉蠲個前程的話。戴權會意,因笑道:「想是為喪禮上風光些。」賈珍忙笑道:「老內相所見不差。」戴權道:「事倒湊巧,正有個美缺。如今三百員龍禁尉短了兩員,昨兒襄陽侯的兄弟老三來求我,現拿了一千五百兩銀子,送到我家裏。你知道,咱們都是老相與,不拘怎麼樣,看著他爺爺的分上,胡亂應了。還剩了一個缺,誰知永興節度使馮胖子來求,要與他孩子蠲,我就沒工夫應他。既是咱們的孩子要蠲,快寫個履歷來。」賈珍聽說,忙吩咐:「快命書房裏人恭敬寫了大爺的履歷來。」小廝不敢怠慢,去了一刻,便拿了一張紅紙來與賈珍。賈珍看了,忙送與戴權。戴權看時,上面寫道:江南江寧府江寧縣監生賈蓉,年二十歲。曾祖,原任京營節度使世襲一等神威將軍賈代化;祖,乙卯科進士賈敬;父,世襲三品爵威烈將軍賈珍。戴權看了,回手便遞與一個貼身的小廝收了,說道:「回來送與戶部堂官老趙,說我拜上他,起一張五品龍禁尉的票,再給個執照,就把那履歷填上,明兒我來兌銀子送去。」小廝答應了,戴權也就告辭了。賈珍十分款留不住,只得送出府門。臨上轎,賈珍因問:「銀子還是我到部兌,還是一併送入老內相府中﹖」戴權道:「若到部裏,你又吃虧了。不如平准一千二百兩銀子,送到我家就完了。」賈珍感謝不盡,只說:「待服滿後,親帶小犬到府叩謝。」於是作別。
接著,便又聽喝道之聲,原來是忠靖侯史鼎的夫人來了。王夫人、邢夫人、鳳姐等剛迎入上房,又見錦鄉侯、川寧侯、壽山伯三家祭禮擺在靈前。少時,三家下轎,賈政等忙接上大廳。如此親朋你來我去,也不能勝數。只這四十九日,寧國府街上一條白漫漫人來人往,花簇簇官去官來。
賈珍命賈蓉次日換了吉服,領憑回來。靈前供用執事等物,俱按五品職例。靈牌、疏上皆寫「天朝誥授賈門秦氏恭人之靈位」。會芳園的臨街大門洞開,旋在兩邊起了鼓樂廳,兩班青衣按時奏樂,一對對執事擺的刀斬斧齊。更有兩面朱紅銷金大字牌對豎在門外,上面大書: 防護 內廷紫金道 御前侍衛龍禁尉
對面高起著宣壇,僧道對壇榜文,榜上大書:「世襲寧國公冢孫婦、防護內廷御前侍衛龍禁尉賈門秦氏恭人之喪。四大部州至中之地、奉天永運太平之國,總理虛無寂靜教門僧錄司正堂萬虛、總理元始三一教門道錄司正堂葉生等,敬謹修齋,朝天叩佛」,以及「恭請諸伽藍、揭諦、功曹等神,聖恩普錫,神威遠鎮,四十九日消災洗孽平安水陸道場」諸如等語,餘者亦不消煩記。】
-----------------------------上面是引用內容---------------------------------

更重要的是,秦可卿的老公賈蓉又好像「自動人間蒸發」了一般,上千字裡面就怪異出現了老婆剛死,賈珍就幫兒子賈蓉馬上去找龍禁尉這個官職「缺」,是不是很古怪?
(媳婦剛死,你如果是公公,會急著幫兒子買官?)

「天朝誥授」幾個字的靈牌和疏,在文中更是礙眼,一個只有小小「五品」的人,竟然能讓媳婦這麼風光,還能掛上「御前」這樣的字牌?
(這些皇家恩典也來得太過於突兀,秦可卿是養女,還是「宦囊羞澀」的秦家女兒,就算是賈家死了個媳婦,朝廷為何能這麼容忍並且有「官去官來」這樣的盛景?)

「秦氏無所出」,這也符合了前文提到「趙飛燕」的典故,那麼秦可卿死後沒有小孩,或者用麝香避孕的論點,就應該是曹雪芹「意淫」的重點了!

-----------------------------下面是引用內容---------------------------------
【只是賈珍雖然此時心意滿足,但裏面尤氏又犯了舊疾,不能料理事務,惟恐各誥命來往,虧了禮數,怕人笑話,因此心中不自在。當下正憂慮時,因寶玉在側,問道:「事事都算安貼了,大哥哥還愁什麼﹖」賈珍見問,便將裏面無人的話說了出來。寶玉聽說笑道:「這有何難,我薦一個人與你權理這一個月的事,管必妥當。」賈珍忙問:「是誰﹖」寶玉見座間還有許多親友,不便明言,走至賈珍耳邊說了兩句。賈珍聽了,喜不自禁,連忙起身笑道:「果然安貼,如今就去。」說著拉了寶玉,辭了眾人,便往上房裏來。
可巧這日非正經日期,親友來的少,裏面不過幾位近親堂客,邢夫人、王夫人、鳳姐並合族中的內眷陪坐。有人報說:「大爺進來了。」嚇得眾婆娘的呼一聲,往後藏之不迭,獨鳳姐款款站了起來。賈珍此時也有些病症在身,二則過於悲痛了,因拄了拐踱了進來。邢夫人等因說道:「你身上不好,又連日事多,該歇歇才是,又進來做什麼﹖」賈珍一面扶拐,扎掙著要蹲身跪下請安道乏。邢夫人等忙叫寶玉攙住,命人挪椅子來與他坐。賈珍斷不肯坐,因勉強陪笑道:「侄兒進來有一件事要懇求二位嬸嬸並大妹妹。」邢夫人等忙問:「什麼事﹖」賈珍忙笑道:「嬸嬸自然知道,如今孫子媳婦沒了,侄兒媳婦偏又病倒,我看裏頭著實不成個體統。怎麼屈尊大妹妹一個月,在這裏料理料理,我就放心了。」邢夫人笑道:「原來為這個。你大妹妹現在你二嬸子家,只和你二嬸子說就是了。」王夫人忙道:「她一個小孩子家,何曾經過這樣事﹖倘或料理不清,反叫人笑話。倒是再煩別人好。」賈珍笑道:「嬸子的意思侄兒猜著了,是怕大妹妹勞苦了。若說料理不開,我包管必料理得開,便是錯一點兒,別人看著還是不錯的。從小兒大妹妹玩笑著,就有殺伐決斷;如今出了閣,又在那府裏辦事,越發歷練老成了。我想了這幾日,除了大妹妹,再無人了。嬸嬸不看侄兒、侄兒媳婦的分上,只看死了的分上罷!」說著滾下淚來。
王夫人心中怕的是鳳姐兒未經過喪事,怕她料理不清,惹人笑話。今見賈珍苦苦的說到這步田地,心中已活了幾分,卻又眼看著鳳姐出神。那鳳姐素日最喜攬事辦,好賣弄才幹,雖然當家妥當,也因未辦過婚喪大事,恐人還不服,巴不得遇見這事。今日見賈珍如此一來;她心中早已歡喜。先見王夫人不允,後見賈珍說得情真,王夫人有活動之意,便向王夫人道:「大哥哥說得這麼懇切,太太就依了罷。」王夫人悄悄的道:「你可能麼﹖」鳳姐道:「有什麼不能的!外面的大事大哥哥已經料理清了,不過是裏頭照管照管,便是我有不知道的,問問太太就是了。」王夫人見說得有理,便不作聲。賈珍見鳳姐允了,又陪笑道:「也管不得許多了,橫豎要求大妹妹辛苦辛苦。我這裏先與妹妹行禮,等事完了,我再到那府裏去謝。」說著,就作揖下去,鳳姐兒還禮不迭。
賈珍便忙向袖中取了寧國府對牌出來,命寶玉送與鳳姐。又說:「妹妹愛怎麼樣就怎樣,要什麼只管拿這個取去,也不必問我,只求別存心替我省錢,只要好看為上;二則也要同那府裏一樣待人才好,不要存心怕人抱怨。只這兩件外,我再沒不放心的了。」鳳姐不敢就接牌,只看著王夫人。王夫人道:「你哥哥既這麼說,你就照看照看罷了,只是別自作主意。有了事,打發人問你哥哥、嫂子要緊。」寶玉早向賈珍手裏接過對牌來,強遞與鳳姐了。又問:「妹妹還是住在這裏,還是天天來呢﹖若是天天來,越發辛苦了。不如我這裏趕著收拾出一個院落來,妹妹住過這幾日倒安穩。」鳳姐笑道:「不用。那邊也離不得我,倒是天天來的好。」賈珍聽說,只得罷了。然後又說了一回閑話,方才出去。】
-----------------------------上面是引用內容---------------------------------

關於賈寶玉和秦可卿之間的曖昧,上面援引的內容也說得很清楚。

一開始,賈寶玉對於王熙鳳是相當親密的,然而在面對秦可卿之死的問題上面,寶哥哥更是通透,還急著找了前任情敵賈珍咬耳朵,「見座間還有許多親友,不便明言,走至賈珍耳邊說了兩句」這樣的描述,表現出兩人心照不宣的行為。

前面說過焦大的出場,賈寶玉聽聞了賈珍與秦氏的公媳「爬灰」,而他自己是被「養小叔子」的亂倫,兩人在面對秦可卿之死上面,竟然能夠一致對外!

更有趣的是,秦可卿臨死前向王熙鳳托夢,預言元春省親的盛事以及三春之後賈府凋敝的結局,這些都在鳳姐兒的「夢」中,旁人並不知曉。

問題又出現了:賈寶玉為何要強烈建議賈珍將寧國府的對牌(權杖)交給王熙鳳?
(如果你的嫂嫂死了,你敢跟人家的公公要求主內的女人換成誰誰誰嗎?憑什麼賈珍就要聽賈寶玉這個晚輩的話?)

那只是王熙鳳的一場驚「夢」,那賈寶玉怎麼會曉得秦可卿就想讓王熙鳳來持家?
(假使你嫂嫂死了,你以前沒跟嫂嫂聊過「誰接任管家婆更好」這樣的私房話,會讓那個誰誰誰來接任?這種「女主內」的敏感話題,是一般的小叔和嫂嫂能談的嗎?)

賈珍接受了賈寶玉這個晚輩的建言,還到處忙著「作揖」又「陪笑」,後來還「眼看著鳳姐出神」這樣失態,就為了讓「妹」字輩的「大妹妹辛苦辛苦」?
(倘若你是秦氏的公公,媳婦死了,你會找姻來操辦喪事?你會這麼出格還千拜託萬拜託,就怕王熙鳳這個比自己年輕的晚輩不肯幫忙管自己的家務事?)

所以一切都是「意淫」,曹大家所寫的小說人物,一個個都不是簡單的角色,這些男男女女糾葛的關係,全都是「意淫」那些曖昧難解的伏筆!

「金紫萬千誰治國,裙釵一二可齊家」是第十三回的評語,曹雪芹在這裡「意淫」王熙鳳接任寧國府的「管家婆」,內含許多不為人所知的秘密!

當然,這也說明了王熙鳳想掌權的主因,由於金陵四大家族賈、史、王、薛,有點像是五岳劍派「同氣連枝」那樣,走了一個最厲害的秦可卿,現在只有找自己人來持家,而且王家的鳳姐也是金陵顯貴之女,不但有權有勢,也因為婚嫁而和賈府每個人關係密切。

譬如賈母的娘家姓史,王夫人及王熙鳳嫁入賈府,後來的薛寶釵嫁給賈寶玉等,所以管家務事的女人尤其重要,而榮國府不論,在寧國府要「說話」的女人,就會掌控住賈珍以下這些男人們的一切家產,像是田產收租(佃農繳租金或買房地產的地契)以及每房例銀(每個男人的大小老婆,每個月都要給一些零用錢花花,管帳的頭頭是誰很重要),權力是很大的,這就需要文中所說的「寧國府對牌」。

《紅樓夢》裡面「這四家皆連絡有親,一損皆損,一榮皆榮,扶持遮飾,俱有照應」,這也是眾人後來希望賈寶玉能娶薛寶釵的緣故,林黛玉可不是另外三家大戶的女兒,有個「寶」(保)來護住彼此家業的繁榮,上面這些管家的女人更為樂見,這是後話。

《甲戌本》還有「護官符」一說,四大家族的顯赫權勢,他們的財富與人脈關係,強大得連官府也要巴結,這導致外姓要打入四大家族之首的賈府,變得非常困難。

那麼姓「秦」(性情)的秦可卿不屬於四大家族,她的養父秦業也是沒有財產的「宦囊羞澀」之人,這些似乎亦不可說明秦可卿如何得以掌握寧國府銀錢田產的本事。

曹大家又「意淫」這個設定,這就是秦可卿的出身之所以成為《紅樓夢》至今最大謎團的緣故!

在描述的章回短評中,曹雪芹寫「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秦可卿或許可以說是「親可輕」的可憐人,身邊的人都沒有太多感情,人死了養父一家的人沒出現,所以他會說「嘆人間,美中不足今方信」,就算是秦氏這樣深諳美女優勢還到處玩陰謀的少婦,也會落得早死這樣的下場!

後四十回的續作,使得《紅樓夢》成為今日的模樣,此書曾經遭到清廷的查禁,後經大學士和珅為《石頭記》解禁,但是不僅僅是乾隆皇帝時期,整個清朝的士人階級幾乎都將《石頭記》視為「淫書」,所以解禁後原稿八十回後散失,前面的刪改也有相當程度,可惜是這些曹大家「意淫」的內容多數都被修得一塌糊塗了。

高鶚整理出版一百廿回本,並且寫序說明他乃收集並整理《石頭記》殘稿,許多人都質疑這樣「高調」說明的手法,一些紅學家也認為高鶚不是「修補殘稿」,而是把整部小說從新改寫,不過都沒有定論,只能從現存《紅樓夢》殘本之中,學著曹霑繼續「意淫」。

清朝從一開始就興過許多文字獄,從康熙初年就大獄不斷,到了乾隆時期也沒有結束,可以想見曹大家的「一把辛酸淚」,所以《紅樓夢》寄託的全都是控訴這樣的政治干擾和社會歧視,暗喻伏筆全都在「意淫」,但是隱去的部分仍然可以看得出端倪,這是很高明的手法,不過該「淫」的都沒有落下,只是顧及閱讀層面而顯得氣氛曖昧些。

陳康祺的《燕下鄉脞錄》和張維屏《松軒隨筆》,文中寫「權臣淫事」,也記錄了連乾隆皇帝都認為《紅樓夢》影射康熙時期的納蘭明珠與其子納蘭容若(納蘭性德)的家事,所以不管是不是清朝雍正皇帝即位之謎,或者是乾隆前期的宮廷鬥爭,曹雪芹家裡與當時滿清皇族關係密切,書中金陵四大家族各自對照著當時的官宦人家,因而受到官府的干預,這也是大有可能的。

至於《風月寶鑑》裡面特別強調的秦可卿,這個女子和賈府男男女女的故事也只能從一些細微痕跡來找尋,但可以確定的是這位少婦在曹大家的筆下,絕對有著分外強烈的「意淫」行為,不管是媳婦偷歡於小叔,或者是公公爬灰,甚至是可能出現的姊弟畸情、侄嬸或甥舅怪事,都是作者在此書之中「意淫」再三的支線。

至於其餘亂倫段落,且看下回分解!

前文請參照:

《千帆》的女配角:剔紅(代發圖)及《紅樓夢》的「意淫」

《千帆》的女配角:黃蟬(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一)姓(性)「賈」(假)又種馬

《千帆》的女主角:柳兒(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二)《紅樓》「親可輕」乎?(上)

《千帆》的女配角:白迴雪(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三)《紅樓》「親可輕」乎?(中)

《千帆》的男配角:李速(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四)《紅樓》「親可輕」乎?(下)

《千帆》的男主角:李剛(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五)亂倫(上)賈府最厲害又最淫蕩的女人:秦可卿

《千帆》的男配角:柳東鄉(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六)亂倫(中)公媳和叔嫂通姦*之一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