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極限惑星  七、兩個苑子超
2014/04/09 00:00:22瀏覽1196|回應1|推薦20
 

前文請參照:極限惑星 一、火星人和周一

                極限惑星 二、出發

                極限惑星 三、登陸Gliese-581g

                極限惑星 四、臨時動議,未曾見過的生命體

                   極限惑星  五、Gliese-581g的突發狀況,戀愛中的男人

                   極限惑星  六、看得見的與看不見的真實

上圖Gliese-581系列行星對照繪圖引用自維基百科: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6/6d/Exoplanet_Comparison_Gliese_581_c.png

    七、兩個苑子超
    
    在實驗室裡,我望著不眠不休研究兩個真假苑子超的博士,史地文保持緘默,洛桑鎮定許多,沉著穩健地抽血檢驗。

    回憶起抵達Gliese-581g第一次見到那朵外星球之花的驚喜,卻沒辦法想像它輾轉從蔬菜水果,一下子複製了人類,還造成這樣真實的恐懼。

    安駿說:「勞合在你帶回植物樣本那天,就開始監測史地文的實驗室,後來他主動跟我報告,本以為只是研究未來可解決糧食危機的植物,沒想到會是這樣可怕的東西……」

    他前幾日和史地文、洛桑討論,首先就把植物資訊回傳地球總公司,勞合發現這種植物的複製產生急遽變化,為避免恐慌並保護團員,還是決定透露一點消息給大家。

    我不知史地文與洛桑的研究進行到哪種程度,是否能完全掌控這種生物特性,只曉得情況繼續惡化下去,這趟科考之旅大概就失敗了。

    希拉莉說:「也不過是擬態功能,這植物未對苑子超造成任何傷害,可見我們並非處於危險中……」

    我不確定。

    由於新型態生物的狡猾偽裝能力,使我們嚴密監控兩個一模一樣的苑子超。

    其中一名苑子超從鎮靜劑的暈迷狀態醒來,我正在實驗室看洛桑研究他的口腔細胞,苑子超坐在隔離室內,望著人人把自己當成怪物,他竟嗚咽起來:「我從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我是真的啊!我又不會害人……怎麼你們要這樣對我?」

    我無法回答。

    苑子超歪坐在隔離間,哭哭啼啼、涕泗縱橫,說有多傷心就有多傷心。

    洛桑說:「根據研究,這種新形態生物的複製功能,可能會自我暗示自己纔是真正的被複製對象。我們用幾對白老鼠作實驗,其中一隻被複製後,我在白老鼠身上先做了辨識標記,沒想到那隻老鼠極狡獪,不但弄掉了束在前肢的套環,還讓其他老鼠產生恐慌,進而自相殘殺,就連老鼠都分辨不出旁邊哪一隻是真的……」

    希拉莉蹙眉問:「你們怎麼處置那些實驗品?」

    洛桑說:「最後沒死的那隻開始產生進化變異,身軀變大且兇猛異常,我們發現那隻新型態生物還試圖破壞培養箱,所以我們連忙把其他種子和早先研究的一切動植物全數銷毀。」

    希拉莉一聽就明白了問題關鍵:「後艙植物園大火,燒掉了倉庫和糧食,是你們兩個幹的?」

    洛桑一愣,臉色灰敗地點頭:「我們不能讓全艦團員遭到汙染,妳不知複製老鼠有多驚人,地球返祖現象的動物已夠嚇人,可那隻複製老鼠發現我們要火化它的同時,竟然立即狂化到比野豬還巨大,不但具有可怕的力量、變異的獠牙、會吸血的觸鬚和長長的勾爪,把我和史地文嚇得魂飛魄散……」

    事情嚴重了,洛桑找來副艦長安駿、機器人勞合,就連隊長保羅,也都在看過錄影後非常不安。

    史地文說:「這種生物的變異是自保,我們用攝氏六百度的火焰槍銷毀所有研究物,以免任何意外或突發事件產生,就算燒光樣品,苑子超是何時何地遭到複製,我們一無所悉。」

    安駿沉吟片刻:「這生物太危險了,被複製的本體是否產生變化,你們也無法說出所以然來,既然他是公司的聘僱人員,我們又在地外行星,不如把本體和複製品都銷毀,這樣就沒有後顧之憂了。」

    亨特萊嘉白了臉:「老苑就算平時嘮叨些,我們也不能殺了他,這太不人道!」

    安駿冷笑:「你倒說說看,要是讓這怪物把我們吃光,或回去地球,那又會造成多可怕的災難?」

    洛桑忍不住道:「我們還不能確定被複製者會有怎樣的影響,馬上處置苑子超也太過武斷了!」

    安駿冷哼:「那你說呢?難不成把他一直關著?要是跑出來傷人,誰能負責?」

    關在隔離室裡的苑子超大聲哭鬧:「為什麼偏偏是我……我不是犯人……嗚嗚……它幹嘛要變成我?」

    希拉莉按下通話鈕,冷靜問道:「事發前或登陸的八天內,你記不記得遇過什麼怪事?」

    隔離室裡的苑子超喊:「最怪的就是我被人用槍指著頭!」

    希拉莉嘆口氣:「你有沒有碰過什麼東西或植物?仔細想想。」

    「我哪知道啊?」苑子超又哭了出來,看來是沒法問話了。

    稍晚,我們到了餐廳,準備一邊用餐一邊討論複製人的問題。

    我踹了踹周一,讓機器狗跟著一起過去餐廳。

    三等衛士的丹尼走在我後頭,他見機器狗伴著我到處來去,忍不住問道:「維艦長,你真的跟這隻機器寵物一直生活在火星?」 

    「嗯,這麼多年我也習慣有周一了。」

    「不想養一隻真正的寵物?」

    「有血有肉的小狗比一棟房子的價格還貴,而且火星也不適宜養真正的寵物,周一勉強可以湊合……它可以自行充電,還不需要餵食或運動。」

    丹尼說:「這樣啊,那真可惜了,我本來以為像你這種高收入的人,會想要養一隻寵物。」

    「你養過?」

    「是啊,我以前在美洲做戶外訓練時活捉過一隻小兔猻,後來乾脆帶回家馴養。瞧,可不可愛?」

    我見丹尼遞過來飛射兩用器,比巴掌大一點的小小黑色螢幕上,出現一隻用短波掃描過的毛絨絨動物,有著百科資料庫裡面兔子的腿、斑紋的毛皮、貓的頭和爪子、肥胖的身軀,看起來有點笨重的模樣。

兔猻

猞猁

豹貓

    旁邊的史地文博士好奇地湊過來:「樣子有點像猞猁?」

    丹尼回答:「哦?猞猁,對,耳朵尖的那種山貓,兔猻比較溫馴。」   

    史地文搖了搖頭:「野外的很多動物吃腐肉,所以口腔和爪子裡很多腐生菌,真要碰到了,抓你一下也許就會感染,還是機器寵物安全點。」 

    丹尼呵呵一笑:「其實我本來想抓一隻豹貓來馴養,兔猻有點肥了,樣子不夠威猛。」

    史地文說:「那是毛,不能因為兔猻毛多就說人家肥。」

    「毛多,一洗就沒了,看起來就虛胖,我本來覺得綠鬣蜥蠻好看的,可惜看著我老婆卻不准我養……她說蜥蜴摸上去不舒服,樣子疙疙瘩瘩的,女人對寵物的要求就跟對老公一樣多。」

    史地文又搖了搖頭:「冷血動物很蠢,沒法跟人類有更多交流,也不會鳴叫,和哺乳類或鳥類相比起來,冷血動物太蠢了。」

    希拉莉忍不住道:「飼養冷血動物和飼養熱血動物的主人是不一樣的;飼養冷血動物注重智商,飼養溫血動物注重情商。」

    史地文頷首以示同意:「技術差的人養冷血動物,必死。」

    丹尼問:「有這回事?」

    史地文說:「冷血動物不容易飼養,與主人間也缺乏交流,主人需要完全瞭解冷血動物的飼養方式,不然就會讓寵物產生許多生存危機,例如食物、氣溫、馴養場所和照料方式等,很容易就產生差池而使得冷血動物死去,不是說主人關愛寵物就能任意馴養在身邊的。」

    「那史博士你養了什麼寵物?」

    「我沒養啊,反正實驗室都有,還需要我們這些科學家去飼養麼?」史地文微笑著說:「我很喜歡蠑螈還有水母,這類生物生存的時間也比人類長久,所以我說,我不養寵物,但水母是我的最愛,因為水母基本上是永生的。」  

    聞言,丹尼起了渾身的雞皮疙瘩:「水母有劇毒……」

    史地文說:「不是所有的水母都有毒,水母是海洋的霸主啊,只是毒性大小問題,但是它們能活得比其他生物來得簡單而長久,比如海蜇智商低,還出芽生殖,繁殖方式很迅速,水母只要不被吃掉就是永生的。」

    我問:「海龜不是水母的剋星麼?那些毒素牠們可以代謝吧?」

    希拉莉微笑著說:「對,海龜對水母的毒素免疫,玳瑁吃了有毒水母,自己也劇毒無比,但是海中會有鯊魚或其他大型捕殖動物會降低這些海歸的數量,在動物的世界裡,食物鏈就是一種自然界的淘汰法則,就算水母可以達到永生的境界,還是會因為各種各樣的因素被減低數量,無法避開被狩獵的命運。」

    史地文說:「自然界有所謂的淘汰法則,但就像蠑螈能再生,切掉腿,長腿;切尾巴,長尾巴;蠑螈這種生命力強大的生物多可怕,但牠們的獵食者多,所以縱然有生存優勢,卻還是會被自然界所消滅。」 

    丹尼抖了抖雞皮疙瘩:「我還是喜歡毛茸茸一團可以抱著睡的寵物。」

娃娃魚

    史地文說:「我在北京野生動物保護中心的時候就養水母,本來想藉由水母來培育六角恐龍,後來拿蠑螈和娃娃魚實驗,我遇見的動物都蠻喜歡我,我得進水池子餵牠們,不過娃娃魚總追著咬我,一看見我,全抬起頭,張嘴咬人,好像是因為我進了牠們的地盤了。可惜它們都不能離開水太長時間……所以不用怕。」

    希拉莉說:「我也沒怕過什麼生物,除了小時候一隻大白鵝……」

    因為沒見過地球上的動物,我感興趣地問:「鵝有什麼可怕的?」

    希拉莉聳聳肩:「那天我母親煮鵝肉,殺鵝的時候那隻大白鵝跑了,還啄了我一下,說來算是一個童年陰影……」 

    「童年陰影」這四個字,忽然讓我有股奇怪的感覺,在那漫長而無聊的火星生長過程中,無論我如何回憶,似乎自己真沒有過類似的感受。

    因為在火星唯一可以開發來居住的城市熒惑城,自始至終,我都只能在十歲以後一個人孤獨長大,周一成為了父母故去後,唯一能夠陪伴我生活的夥伴。

    機器狗已進行了人性化改良,能鳴叫,並做出寵物的各種動作,然而它依然冰冷沒有溫度。

    如果說生命之中有什麼有血有肉的東西曾經使我感動,或許,希拉莉博士臥鋪上留下的迷亂痕跡,還有她身上與我糾纏過後的曖昧不明的氣息,在這段日子反覆感受到,女性陌生而充沛的熱氣,還有從我體膚沁入的都是我們周身散發出來的熱氣--那屬於激情與生命交流的熱氣。

    不知為何,希拉莉偷偷在餐桌底下握住了我的手,彷彿心有靈犀的確切表達,那溫涼滑膩的手指,是我所擁有的所有,也是我伸手就能夠掌握的所有。
     
    不過,餐桌上那些無聊的飼養寵物話題仍舊持續著。

    史地文說:「……小時候我也有『童年陰影』,當年還在讀國小,我有一次把蠑螈的尾巴切開一半,但是不斷,然後傷口上就多長了一條尾巴,成為雙尾蠑螈;那次實驗,我隔兩天再切幾刀,直到成為九尾蠑螈,完成了第一次的生物課報告,說來蠑螈的再生能力真是超級厲害啊!」 

    丹尼露出一種好像看著變態的目光,又摸了摸手臂上竄出的雞皮疙瘩:「還有這樣的?」

    希拉莉被引發了興趣,接口道:「不是吧?你這樣切割讓蠑螈再生,供血系統會出問題啊!」

    史地文呵呵笑道:「蠑螈身上都是幹細胞,就是全能細胞,我再多劃幾刀也沒關係。」  

    丹尼又抖了抖,忍不住說:「看來你們這些科學家都挺會折磨動物的。」

    史地文說:「科學結果多半來自於實際的實驗,沒有具體操作,就不會達成需要的成果和結論。」

    我對生物科學方面還是門外漢,於是便繼續坐在一邊默不作聲。

    希拉莉說:「以守宮來說,壁虎尾巴脫離身體還能動這點也很厲害,神奇的不是它們能夠再生,而是擁有再生能力的守宮,可以像蠑螈的細胞一樣不得癌症。」

    史地文笑著說:「我唯一的細胞再生能力就是骨質增生,長了骨刺。」

    希拉莉問了一個我們此刻都聯想到的問題:「兩個苑子超出現了,會不會是類似蠑螈或守宮這種的情況?」

    三等衛士的丹尼渾身一顫,似乎有點承受不了這樣的話題。

    史地文本來嘻笑的面容凝重起來,他搖了搖頭:「不是,我敢肯定,事情沒有這樣簡單。」

(代ROSY貼)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12358783

 回應文章

東方焱淼 【靜讀清修】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4/09 00:40

雖然不是從頭看的,但這一篇裡的寵物知識還是讓我大開眼界。並記住了你藉由主人公的認知傳遞出的至理名言:"飼養冷血動物的主人注重智商,飼養熱血動物的主人注重情商。" 很有意思的論點。

話說寵物,豹貓一直是我的關注焦點之一,Ashera 和Savannah 是目前寵物界排名前兩位的貓科混種,有著優良而古老的亞洲豹貓的血統,狗一樣的忠誠,希望有一天會有緣見識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