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極限惑星 三、登陸Gliese-581g
2014/03/26 06:46:53瀏覽1009|回應0|推薦9
前文請參照:極限惑星 一、火星人和周一

                   極限惑星 二、出發

上面圖片引用自維基百科: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4/46/Gliese_581_-_2010.jpg

    三、登陸Gliese-581g
    
    副艦長安駿否決希拉莉的提議,下令實地探勘Gliese-581g。

    經過一個月長期觀察,無人小艇採集樣品分析顯示這顆行星極似地球,海洋酸鹼度、礦物質、大氣含氧量,甚至是肥沃的有機土壤,都讓我們驚喜。

    怪的是這星球的微生物非常少,除了黴菌外,純淨得連細菌都非常少見。

    除了留守的機械人勞合和我的機器狗,為了避免交替汙染,我們還是全副武裝穿太空衣登陸地表,直接探索這美麗的處女地。

    海陸日夜交替的左右半球交會點,海水覆蓋著藍色的巨大星球,晨昏帶氣候宜人,由於Gliese-581g不會自轉且只有一面接收光照,另一面永遠背對紅矮星,左半球永晝面對陽光,右半球則永夜而冰冷,九成以上地區幾乎皆為永凍冰,溫度多低於攝氏零下六十度。

    小艇越過北極冰原,抵達濕潤而溫暖的晨昏帶,這裡光線柔和,氣溫大約攝氏零度,光禿的土地上沒有任何動植物,於是我們劃編兩隊分別探索。

    我和安駿的人,不同處在於彼此派系明顯。

    安駿帶著銀河聯邦員工五名:保羅、亨特萊嘉、麥金塔、丹尼和董事賈伯司。

    我這邊是專業團隊,四位博士洛桑、史地文、苑子超、希拉莉,還有老朋友巴特勒。

    六人登陸飛艇往赤道前進,史地文的儀器頗受干擾,隕石撞擊導致地下金屬磁化,希拉莉和洛桑提議一路轉往海邊。

    透過隔離頭盔,我望了望遮蔽一小角天空的母船,幾陣夾雜灰塵的紅色風沙颳來,拂動海面的微紅光線經水霧折射升騰,晝夜交界處產生一種誇張的七彩,這種縹緲的虹光有一份奇異的恐怖美感。

    巴特勒只對礦產感興趣,登陸後拿了儀器探測貴金屬。

    安駿傳訊過來,說他們的飛艇降落在一片沙丘上,問我們是否有新發現,通用頻道不時傳來抱怨,因降落地點不佳,他們被沙暴困住。

    我幸災樂禍地聽他痛苦宣佈:「永夜區風壓太大,氣溫也過於嚴寒,等風暴平息,被冰山撞壞的導航系統方能修復。」

    巴特勒打開雙向頻道:「當初副艦長提議往那邊,就由他自己負擔延誤的所有損失好了。」

    我們會心一笑。

    我性子憊懶,頂多懂點植物培育心得,幫不了那些專家,擔心自己會打擾巴特勒工作,乾脆休息片刻。

    很想取下頭盔、脫了這身笨重太空服,畢竟Gliese-581g的重力高於火星,走幾步路就覺得手腳遲緩,或許是異地出現的心理障礙。

    遙望天空橘色雙月,設想炸了它們會發生什麼情況,該不該射核彈,或應不應坐視美好的星球朝向毀滅,像人生悲喜劇的結果不盡是必然的。

    考量要等多久再救援另一票人,我慢慢走到海邊,繼續偷聽副艦長的通訊,確認他們還處於受困狀態。

    安駿稟承企業主的意志,躊躇滿志直接朝永夜區前進,他們運氣不好,身臨其境後漫天鋪地的冰雪夾雜風沙,整個世界從紅到黑,狂風帶著冰淩旋轉呼嘯,想必心中定然惱恨。

    巴特勒問我:「小維,你去哪?」

    「反正沒我什麼事,每個人都忙,我一個閑著不好意思,就逛逛。」

    「難得來到系外星球,不盡情觀賞一下太可惜了。」

    「說不定安駿那票人在永夜區停留久了,還能找到冰山雪蓮呢。」

    「雪蓮?在這缺糧又缺錢的年代,吃的用的比花花草草要緊。」

    我想也是。

    火星的植物園,下田或有機菜園忙活的全是自動化機器人,綠色植物的成長由嫩芽、小苗到開花結果、果熟蒂落,我對土壤改良所付出的心力不少,大企業以賺錢為標的,到火星上物盡其用,寧可種植補充營養的食用植物,也無意願投資在沒經濟價值的花草上面。

    Gliese-581g的土地明明較火星更具發展力,卻沒有任何動植物,到底怎麼回事?

    我踅來晃去,突然發現一處潮濕的岩縫罅隙間,一抹嫩綠展現著獨特的丰姿。

互動百科的天山雪蓮。

    真美,和夢一樣美。

    探照燈下見到的確實是一朵綠色蓓蕾,盪漾在石縫間,只見它隨凜冽海風搖曳,絲毫掩蓋不住本身的美麗。

    由於石塊縫隙有些窄,我手邊沒有切割工具,只一把萬用組合刀,我們穿戴的手套有雙層保護,所以脫下外層隔離手套,以免手指無法伸進那過於狹窄的石縫裡。

    我比了一下,目測這株植物的尺寸,高度約手掌大小,花苞佔體積一半,花莖較短,三片肥厚的黑色葉片如鐮刀狀伸展於底部,我掏了掏碎石,發現它的黑色根鬚多且堅韌,埋在土壤下的部分比我的手臂還要長。

    由於太空衣包裹全身,我無法實地觸摸那柔軟的花瓣,也不能嗅它的香氣,取出隨身的採樣小盒和挖掘工具,小心翼翼將花的根莖從石縫刨開,我半跪著仔細把整株植物挖出,石縫銳利的岩塊割裂了手套,所幸沒有全破,曝露在未知星球的風險太高,我努力進行挖掘,將植物周圍一圈泥土也一起塞進背袋的隔離儲存格,準備闔上蓋子的同時,花苞竟然綻開了。

    我的心跳得很快,眼眶忽然熱了,悶在頭盔裡想哭。

    這是生命。

    不知多少年它進化成這樣,細看那三、四層碧色、薄如蟬翼的花瓣一點點綻放,花朵露出飽滿的球狀花蕊,翡翠般綠,上面還凝著晃動的露珠,令人無法不驚歎生命的頑強堅韌。

    可是,為何遍地不見其他植物,僅有這朵小花橫空出世?

    花是植物的生殖器官,既然能開花,怎不見其他種類的植物?

    那朵奇花彷彿在呼吸,吐息溫潤,綻放時約手掌大,花蕊還能持續一片片張開,驀然伸出了兩根針狀的黑長蕊鬚,猶如探測的觸角一般繞到我掌上,左手碰到花朵的地方恍若麻了一片,沿著感覺神經一次次衝擊著左右半腦,產生陣陣暈眩。

    這樣一朵花,會不會被當作生物標本帶回地球?

    我不明白到底是什麼衝動,還是一朵花讓一顆星球生生不息,突然有點鬱悶,淡淡的憂傷隨著血液流動,從左心房進,右心室出,蔓延到每一條神經。

    想回家的欲望是如此強烈,我打量遠方,單調的岩地上厚厚積著一層暗紅色沙塵,遠看就像無垠的死亡荒漠,漸次隱入黑暗中。

    一晃神,彷彿一瞬就過了好久,我赫然驚覺自己發了呆。

    蓋妥儲存盒,我將手上奇特的小花收攏在背包內,腕錶竟顯示過了一個鐘頭。

    繼續在海邊尋找,我卻只得這株植物。

    母船智能型機器人勞合的聲音傳來:「維林艦長,安駿副艦長那邊的太空小艇恢復功能,今日初步探勘結束,請您召集小組成員盡快回到母艦,總公司柯特先生傳來新一步指示,也希望提供進度報告。」

    「知道了。」

    本來猜想安駿會被拖累,沒想到他的人已修繕小艇,似乎還找著了重要東西,不然也不會立即要求回母船開會。

    我正驚疑不定,又聽到巴特勒傳呼:「小維,那邊有斬獲了?」

    「嗯。」

    我發出召集通知,小組成員都取了土石或細砂樣品,沒人像我這樣找著了真實而美妙的生命。

    回到探索號,我進入光能浴室換下太空衣,只見左手掌的手套破了個口,但似乎沒有受傷跡象,如指甲大小的一塊發紅皮膚僅有點麻,可能是岩石邊角蹭了皮,所以我也沒在意。

    換裝後,我神清氣爽地去開會,心想該如何找組員們談,一思及帶回能讓他們無比興奮的好東西,就覺得萬分期待。

    大家的模樣似乎都很疲倦,安駿站在旁邊,和勞合商量著什麼。

    巴特勒說:「那群人在永夜區意外發現重要礦脈,總公司要大發利市了。」

    「永晝區呢?」

    「我們在晨昏帶採集,但未確認地質系統分布,所以進展緩慢一些。」

    我點頭,過去打招呼。

    「聽說副艦長找到大型礦脈?」

    安駿自得地說:「不多不少,樣本都取回了,正讓底下研究手邊資料,半小時後大家一起開會。」

    洛桑問:「勞合有影像紀錄,他說你找到好東西,一會兒拿出來討論?」

    我頷首,拍了下手邊的儲存盒。

    安駿說:「公司要的是特殊礦脈,至於其他的東西,開會時各自斟酌往上報就行了。」

    希拉莉看到我手上的金屬盒,好奇地問:「你發現了什麼?」

    我笑:「Gliese-581g第一株植物,一起瞧瞧?」

    洛桑一愣,趕緊跟了上來。

    人工智慧機器人勞合也到了實驗室,他要求立即記錄生物樣品,我把儲存盒放入隔離室,很快退了出來,讓機械手臂在強化玻璃內緩緩打開金屬盒,大家一起屏息觀察。

    我微哂:「你們別緊張啊,這是兩個小組唯一發現的植物樣本,Gliese-581g的歷史要改寫了。」

    勞合瞥我一眼,很快地操作機械手臂,將樣品展現在眾人面前。

    儲存格內取出的物事有了變化,土壤中間是我好不容易取回的植物,但那朵花不見了,收攏成黑色葉片底下一團根部,整顆鴿卵尺寸的橢圓形綠色球體,結在植物鬚根中間。

    我很驚詫,回來不過地球時間一個鐘頭,光能浴加上聊天和零碎時間,漂亮小花就改變了形態。

    洛桑問:「那是種子?果實?」

    希拉莉沉吟:「像普通的草本球莖,但株體很小,若只結一顆果實也太古怪。」

    苑子超說:「第一天就有植物樣本,相信未來會有更多發現。」

    史地文蹙眉,觀測良久後下結論:「這植物太奇特了,得花點時間研究,開會時就簡單報告吧?我覺得取得更多樣品前,必須妥善保存這株植物。」

    我看了看隔離箱,點頭以示同意:「發現時外觀不是這樣,走了一個小時只發現這一株植物,它生長在潮濕的海邊岩縫,我過去時正巧開花,不料短時間就變成果實了。」

    「這麼神奇?」巴特勒沉吟了下,走近隔離箱細看。

    「從花變成果實,值得研究。」我又特意申明,瞥向勞合。

    勞合透過母船艦橋上的衛星監測和頭盔攝影螢幕,錄下我發現這株植物的過程,只要有影片,必能找出更多驚奇之處。

    希拉莉道:「明日地球時間早上八點,我們展開地毯式搜索,說不定可以尋獲更多。」

    史地文頷首,花白的頭髮極為濃密,專業的護目鏡使這位年約五十的專家看來充滿權威,他說:「東西交給我,等一下開會,先整理出一些資料。」

    勞合提供發現這株植物的短片,大家看到花心中間的長長觸鬚,更訝異得驚喘之聲迭起。

    「真是個寶貝啊!」史地文停止了機械手臂,改為手動操作,伸進隔離箱去撥弄那小小的球莖。

    為了開會所需,他連忙將未知植物移植到培養土中,深怕取樣會讓它枯死。

    看他興致高昂,我覺得一切都值得了,至少組員有事可做,研究應該可以持續讓大家的情緒亢奮一陣。

上圖繪圖引用自NASA:http://www.nasa.gov/images/content/485056main_GJ581g_FNLa_946-710.jpg 

(待續,代ROSY貼)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11999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