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極限惑星 四、臨時動議,未曾見過的生命體
2014/03/27 01:09:32瀏覽1019|回應0|推薦17

前文請參照:極限惑星 一、火星人和周一

                   極限惑星 二、出發

                   極限惑星 三、登陸Gliese-581g

上面複製與擬態相關圖表引用自Psychology Wiki:http://img1.wikia.nocookie.net/__cb20071106180400/psychology/images/6/6b/Cloning_diagram_english.png

    四、臨時動議,未曾見過的生命體
    
    之後,我們聚集到艦橋,圍著星球立體投影展開討論。

    由於距離遙遠,地球總公司無法聯繫上,所以安駿自顧自成了發言的主席,賈伯司提議共同探討登陸首日的斬獲。

    「我們發現了難得的礦藏,在永夜區探測出綿延幾公里的稀土礦脈。」

    巴特勒問:「那未來就要展開鑽探和開採工作了?」

    賈伯司回答:「沒那麼快,我們只接觸赤道一小塊地區,未來開發要持續三個月,我會通知總公司增列更多採礦項目。」

    洛桑問:「還要增列?」

    賈伯司說:「沙塵暴是開採的最大威脅,永夜區整個半球氣溫極端寒冷,使電子器材受到影響,絕對低溫的情況暫時無法克服,人體和儀器都是有極限的。」

    安駿說:「我想我們也沒有多少時間跟總公司的人解釋,就按會議決策進行,我們繼續往永夜區定位礦脈,你們就在晨昏帶找生物蹤跡。」

    勞合說:「維林這邊有了發現,我們需要時間研究記錄。」

    「就一株植物?」安駿嘲諷:「這也需要耗費工夫?」

    勞合還沒把拍攝到的影片給他看,我暗忖,那植物的獨特性,大概除了我們,探索號尚且沒多少人得知。

    我回覆:「就算一株小花也是公司的財產,我們投入研究,日後絕對有好處。」

    「隨你,」安駿往門外走去,頭也不回地說:「日後再發現什麼小花小草,儘快回報。」

    洛桑有些氣餒,史地文面色凝重,我望著他們,不知該說什麼。

    希拉莉問:「除了那植物,你還看到什麼?」

    我搖頭:「空蕩蕩的岩石和海洋,沒別的生物。」

    「我們也是。」

    史地文說:「給我一星期,這幾天你們探勘晨昏帶,我就專門研究那株球莖。」

上面圖片引用自Beginer's Guide to ClOne PlaNts :http://sdhydroponics.com/resources/wp-content/uploads/2012/05/Screen-shot-2012-01-05-at-3.23.15-PM-1.png

    隔了三日,心心念念,盼呀盼,終於等來了史地文的通知,他進行各種實驗,沒想到不知為何,那球莖爆裂開來,彈射出幾百顆黑色小豆,原來鴿卵大小的綠色球莖內,全是密密麻麻的不知名種子。

    接著球莖立即萎縮,史地文不眠不休地投入了各種新研究。

    他採用古法,將衰敗的植物根鬚泡在油脂裡,想起傳統的植物精油提煉法,用油脂來吸收植物精華、濾去殘渣、萃取剩餘價值,然後加度數高的乙醇,用蒸餾法的無水酒精來稀釋。

    過去幾千朵花方能提煉出幾滴精油,現在手邊也就這株敗葉殘枝,可想而知程序困難,古法提煉出的精華又是何等珍貴。

    略懂一點醫學的人都曉得,人類身體組織包括血液、淋巴液、骨骼、肌肉,但還有一樣東西對生命至關重要:荷爾蒙。

    史地文看了我發現那朵小花的完整記錄,也聽了我的敘述,他認為我的手套破了,這株植物透過肌膚傳達一種強烈時間差,植物本身必然具備比人類腺體分泌更強烈的荷爾蒙,只是這極其微量的化學物質,於人類能左右生長發育和性別特徵,對情緒有所影響,或散發吸引異性的激素。

    換做植物,同理可證,也必然存在荷爾蒙,左右植物生長發育及開花結果。

    衛星探測地下礦藏有難度,因星球濃厚大氣阻礙了衛星觀察,而紅矮星所散發的紅外線也不利於紅外線偵測攝影,故而除去留守研究室的史地文,剩餘四人在我的帶領下再度造訪Gliese-581g,但仍未有進展。

    連續兩日沒能得著任何Gliese-581g的實用生物訊息,唯一的樣品還枯萎了,晚上一起用餐時,我感到興味索然。

    希拉莉嘆息:「沒能循著上次的路徑發現別的生物,加上兩顆小月亮干擾,或許很多計畫得無限延期。」

    洛桑說:「安駿在永夜區找到十幾處可挖掘貴金屬的礦脈,本以為能得著生物跡證,但登陸小艇的樣品測試結論,這顆星球就連海洋都沒有動植物,頂多是少量胺基酸。」

    苑子超附和:「這個星體缺乏足夠的細菌和微生物,無法發展系統複雜的生物圈,因此顯得死寂。明明海陸礦物質與生命依存的胺基酸相當充足,怎沒孕育出多樣化的生態?」

    希拉莉同感疑惑:「這是最值得思索的關鍵所在……」

    餐後,我跑去實驗室找忙得天昏地暗的史地文。

    他正萃取培養液:「我將那株植物裡的微量荷爾蒙提煉出來,精油是植物的靈魂,具有活性和生命力,如香水一樣。」

    我是外行人,只能愣愣望著他將一滴精油滴在手上,而我驚奇地發現,那一小滴綠色油脂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滲入皮膚,雖沒強烈的香氛,卻好像使我的心情平復下來。
    「這是——」

    史地文說:「我們可以拿這些萃取物發財,昨日完成後,我利用實驗室的白老鼠測試,沒想到效果極佳,接觸荷爾蒙的老鼠可以瞬間進入催眠狀態。」

    「催眠?什麼意思?」

    「也就是說,這東西只要皮膚沾了一點,無論雄性或雌性,馬上都會臣服於擁有此種氣息的對象,並且產生時間長短不一且類似迷幻藥的效果。」

    我問:「這種植物提煉的精油可以立即被動物吸收?還能起到毒品的致幻作用?」

    「不畏病蟲害、化肥,還有鎮定效果,此種強大荷爾蒙具備的市場絕對無可估量,從醫藥到美妝,甚至是化學武器,只要能夠想到,大概沒做不到的。」

    假如我抹了這東西,然後跑去誘惑希拉莉?美女博士不知會不會貼過來?

    我忙問:「你是說,這種荷爾蒙男女不拘?那你還給我弄到身上?」

    史地文哈哈一笑:「放心吧,你那是稀釋了幾百倍的濃度,了不起吸引火星上的小蒼蠅或小螞蟻,根本不足為患。」他指了指自己的活性碳口罩與隔離護目鏡,說道:「我這全副裝備,還怕什麼呀?」

    我撇了撇嘴:「你可嚇死我了,熒惑城是完全淨空淨水的人造都市,想抓老鼠得回地球去找。」

    史地文神色一肅:「真正會嚇死人的,是那些種子。」

    我不懂他的意思。

上面圖片引用自NASA太空培養番茄space plants圖:http://spinoff.nasa.gov/Spinoff2008/images/ch-5.jpeg

    他領我進入另一間實驗室,我們猶如走入了機械培養槽,只見水栽土培一塊塊可移動式太空培養槽,展示各式各樣的植物。

    「看!」

    「這是幹嘛?」

    我望著那一片蘿蔔、白菜、馬鈴薯、豌豆……探索號有專門培育這些蔬果的機器溫床,不明白史地文何以挪植物到實驗室。

    「你帶回的種子,只需一天就能生長。」史地文指給我瞧:「就連照射過宇宙射線的蔬果,也無法達到如此蓬勃和急速成熟的極限效果。」

    「我帶回的是一朵花,」瞪著一片綠油油或金燦燦的培養槽,我無法置信地問:「你是說,這都是那黑色種子長出的模樣?」

    「它不只是花。」

    「難道它成了這些蔬菜?」我震驚地問:「這都是地球原產的太空蔬果,怎可能有這麼多不同種類?」

    「那算什麼?」史地文瞭然一笑,「我進行品種分析時,從後艙植物園弄來一些尋常蔬果,一天就有雙倍產量。」

    眼前一系列植物,有些是火星無法培育的果樹,這趟星際之旅出發前,我特別要求地球總公司補貨:冷凍柳橙、蘋果、香蕉、芒果、芭樂……

    明明是不同季節、產地、氣候所產出的水果,口感與滋味相左,望著結實累累的培養槽,我只覺得頭暈目眩起來。

    「這些全都是?」

    「嗯。」

    「只花了三個地球日,就弄出幾百種植物?」

    「這些的確是你帶回的植物樣本所栽種出來的。」

    「怎麼可能?」我湊近那些果樹:「即使如此,也不可能長得這麼快吧?」

    史地文長舒口氣,答道:「果樹栽培還簡單,我用三天試驗上百種不同的植物,那些種子的成長速度快得使人咋舌——」

    「有多快?」

    「我本以為這個星球使植物生長季節週期縮短,乾脆現場演示給你瞧。」

    史地文操作機械手臂,將清空的隔離箱挪出新的培養槽,然後小心翼翼取出一粒黑色種子埋入太空土壤。

    「這是一種嶄新植物,開花結果就在瞬間,只要經過控制,它們可以長成任何蔬果。」

    我瞪眼:「當真?」

    「這種偉大的植物能解決地球和太陽系所有殖民地的糧荒。」

    我不明白史地文何以用了「偉大」這個形容,只見剛種下去的小小種子已開始發芽,以眼力所不及的速度高速成長,變為那天我所見著的花苞模樣,大約只花了地球時間—分鐘,就有了基本雛形:彎垂的花苞、三片黑色鐮刀狀葉子、花萼底下細瘦的花莖,尺寸約手掌長寬高,怎麼瞧都嬌小可愛。

    史地文忽然問:「你中午吃了哪些?」

    我歪著頭回憶:「茄汁義大利麵、腓力牛排、蝦仁炒飯……」

    「來點水果?」

    我一愣,點點頭,只有出公差的星際旅行能吃到地球水果和新鮮肉類,在火星時,我多數都以太空乾糧打發三餐。

    「那就用新品種植物來變出番茄吧?」史地文呵呵一笑。

    我皺著眉頭說:「這東西誰敢吃?」

    我正抱怨他開玩笑,史地文已用機械手臂從一旁的蔬果儲存槽取出一顆熟透的紅番茄,直接往培養皿擺,臉上露出惡作劇的笑。

    「看仔細了!」

    機械手臂將那株花苞的葉片剪下一小片,滲出血液般鮮紅色汁液的植物切口瞬間收攏,霎時消失不見,切下的部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重新長回原貌。

    我正讚嘆這株植物的強大自癒能力,史地文已將那一小片黑色葉子轉而插在番茄旁邊,我不解地望著他,又瞧了瞧那半片葉子。

    「就這樣?」

    史地文挑了挑眉:「嗯。」

    「你要顛覆地球科學?」

    「先別急著否定我,注意瞧,只要幾分鐘就成。」

    我望著土壤中,那小片葉子忽有動靜,不覺瞠目結舌。

    只見那黑色的小小葉片顫動起來,分離出一根黑色觸鬚戳入番茄軟嫩的表面,似乎在吸取番茄本身的汁液與精華,不到十秒鐘,黑色葉片與鬚根開始同步枯萎,然後在頂端長出了一顆同樣圓碩飽滿的紅番茄,而原來的番茄並沒有因此受到影響,看起來還很鮮嫩,那些根鬚曾戳入破損的表皮竟也恢復原貌。

    我一愣,雖覺得這種複製過程有違常理,但三天以來史地文苦思冥想,似乎也找不著合理的邏輯,因為這根本是我們從不曾想像的結果。

    「照道理說,這顆番茄複製品不合常理,一株普通的花也不該有超乎植物極限的變化,能夠轉變並複製外形,想怎樣就長成那模樣,甚至可以不受環境限制,進行大規模的繁殖。」

    「這種複製效率也太驚人了,當年第一隻複製羊的研究花了多少年?這朵小花也就一片葉子馬上搞定,真了不起。」

    「所以我說你帶回來的樣品很偉大,倘若只是一棵普通植物,完全不能產生如此的效益規模。」

    我瞪著兩顆紅通通的飽滿番茄。

上圖番茄引用自維基百科圖片: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8/88/Bright_red_tomato_and_cross_section02.jpg

    假使把這植物移植回地球,甚至火星,可解決多少糧食短缺問題?

    這中間能獲得的經濟或科學成就,不說此種植物的外觀複製功能,光是觀察研究,必然能獲得不少資金投入,於公司或個人都一本萬利。

    史地文遲疑片刻,在一邊的高腳椅坐下:「本來我還猶豫,擔心這種新型態植物僅能複製外觀,無法從實質完全複製,但結果出乎意料。」

    「如果只是複製功能,那這種植物也沒有太大的研發價值。」

    「沒錯,但在多次實驗中,我發現這植物具有獨特的複製力。」正說著,史地文放出兩隻白老鼠置入隔離箱中:「我餓了牠們兩天,這就是最令人讚嘆的結論……」

    只見那兩隻老鼠進入隔離箱後,飢餓地開始啃著兩顆一模一樣的番茄,似乎兩者都是同一種果實,而稍後的檢測報告顯示:兩只番茄具備相同的組織和纖維,就連糖分與甜度也完全相同。

    「這——」

    望著動物實驗與檢測報表,我已說不出話來。

    「結論很有趣,這種植物的任何一部分都可複製其他植物,它們儲存在根部的組成物質,目前無法從既有資料比對,細胞的分子排序也太過奇特,但它們能夠以紅外線進行光合作用,一分鐘就能成長為花苞。」

    「這也太驚人了。」

    「實驗和觀察成果顯示,這種擷取自本株植物的葉片複製功能,僅能完成一次,剩下那些根鬚雖能保留被複製植物的DNA,卻無法再度複製,而且會耗竭本體的養分而迅速死亡。」

    「所以它分離的部分細胞,頂多只能複製一回?」

    「是,倘若本株植物和受複製的東西一起,則可以多重複製,還會吸收被複製蔬果的養分維生。」

    「那些被複製的蔬菜水果,本身有受影響嗎?」

    「貌似沒有,蔬果只被吸取本體養分的二分之一,這三天以來還是長得相當茂盛。」

    我望著那些葳蕤的植物,再瞧了眼早已將兩顆番茄啃食殆盡的白老鼠,又問:「活體實驗的老鼠食用複製品後,有沒有出現任何不適症狀?」

    史地文微笑:「我用了蟑螂、老鼠來進行測試,結果相當令人滿意,所有的活體都安然無恙,那些老鼠甚至食慾大增,胖了不少。」

    「沒想到這樣一朵小花也能養老鼠,真有意思。」

    聽我打哈哈,史地文卻滿臉憂心忡忡:「活體實驗要長期觀察,若這種新型態植物只是外表神似,能發芽、進行光合作用、開花並散播種子,看起來就似普通的植物,實際上卻不是植物呢?」

    我不解地問:「都能進行光合作用了,怎麼不是植物?」

    史地文搖了搖頭:「我無法判定基因序列,因為這種新型態生物不似地球植物,也沒有在Gliese-581g產生相對應的食物鏈,所以還猶豫該進行哪些實驗。」

    我並非生化專家,也無法提供建議,所以只能望著史地文,希望他用簡單些的方式解說。

    「即便是相同科目的同一品種植物,也不能長得完全一樣,研究結果卻是完全的複製形態,意即這種新型態生物衍生出來的東西,與被衍生的本體完全一樣,從DNA看不出端倪,但這樣的進化或突變過程,卻如同複製羊,完全是另一些一模一樣的成品。」

    「所以?」

    「我懷疑這種新型態的東西不是植物,而是一種我們未曾見過的生命體,其複製或許是為了本體日後的進化而施行,實際上收集各式各樣的DNA,所以顯得無比複雜而不可解。」

    「能不能說得更淺顯一點?」

    史地文嘆了口氣:「這種新型態生命體,看似沒有動物的大腦,卻出於本能而進行複製和增殖,成為一種在任何嚴酷環境或惡劣天候下都能生存的產物。」

    「聽來它的發展性可能無限制?」

    「我不確定。」史地文指著花苞:「我試圖用不同的植物栽培,不間斷觀察,那花會持續吸收不同植物DNA,並進行對本體的自發性改造,加速複製功能和生命力,所以它能夠開出最美的花,散發最強烈的香氣。」

    「那又怎樣?」

    史地文用機械手臂取出一條蔫了的老黃瓜,置入那株花苞旁邊的土壤,剛培植下去,就見到那朵花的根鬚迅速伸向黃瓜表面,如同插了接頭的電腦一樣,似乎在讀取被複製物的基本資料,然後迅速展開變化。

    「以黃瓜為例,只要靠近或接觸新型態生物,它就會自動長出一模一樣的黃瓜,如果一開始放的是芭樂,它也就在開花後長成高大的芭樂樹。」

    「聽起來真神奇,原來你這邊的蔬菜水果都是它產生的。」

    「仔細瞧,這種新型態生物的本體擬態功能之強,不單有相同的基因結構,還有同步的外表,所以經由基因複製和仿生手段,變成許多一模一樣的載體。」

    史地文操作雷射刀,在黃瓜表面劃了一道灼燒的X痕,沒想到花苞綻開後,頂端迅速形成藤蔓的形狀,然後在幾分鐘內長出小瓜,而原來的花朵迅速凋萎並縮回土壤中形成果實,接著的時間,那株瓜藤冒出許多一模一樣的黃瓜,而且每條黃瓜上面都有完全一致的灼傷痕跡。

    「這……」

    見我已經說不出話來,史地文微笑道:「這是一種類似於欺騙的模仿手段,只要根據所接觸最相近的東西來獲取生物資訊,就能盜取被複製者的形態、結構、氣味、甚至是基因密碼,完全超越了演化的極限。」

    「這朵花太奇妙了,生殖能力簡直強悍得沒有道理可言。」  

    「此種新型態生物的複製與基因轉化能力,我還沒辦法完全掌握,它的分泌物或組織也難以用現有儀器檢測,我想它既可以揉合不同植物品種,應該能進一步開發別的能力,可惜目前擁有的技術還不足以識破偽裝,僅能搞清楚它複製的部分功能。」

    我不禁望著那些變異的黃瓜嘆息:「有這樣高超的發展潛能和生長速度,只要大規模繁殖,就足以餵飽太陽系的所有生物了。」

    史地文喃喃:「就怕這種複製形態也可能毀滅所有的地球植物……」

 

(待續,代ROSY貼)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12020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