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極限惑星  五、Gliese-581g的突發狀況,戀愛中的男人
2014/03/28 06:55:03瀏覽1021|回應0|推薦15
 

前文請參照:極限惑星 一、火星人和周一

                   極限惑星 二、出發

                   極限惑星 三、登陸Gliese-581g

                   極限惑星 四、臨時動議,未曾見過的生命體  

上圖Gliese-581行星繪圖引用自維基百科: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0/0e/Planet_Gliese_581_e.png

    五、Gliese-581g的突發狀況,戀愛中的男人
    
    分批在Gliese-581g接續枯燥的探勘工作,沒有新發現。

    出發前,史地文要洛桑過去幫忙,說是希望我繼續隱瞞安駿與賈伯司兩位,避免到時邀功的窘境。

    剛回到母船,我還沒從輸送電梯回到艦橋,就聽見史地文慌亂的通訊:「維先生,請你馬上過來一趟!」

    我有些詫異,連忙趕往實驗室。

    進門後,就見史地文慘白著臉,坐在地上愣愣發呆。

    「怎麼了?」

    他張了張嘴,沒說話。

    我開玩笑道:「實驗慢慢來,別讓勞合知道你打混,到時報告上添一筆,公司就扣光你的薪水……」

    「那個——」

    我見他欲言又止的模樣,道:「大家認識一段時日了,互相幫忙也是應該的。」

    「維先生,我想說的是——」史地文深吸口氣,臉色依舊青白,他低聲問:「你能不能運用權限,讓大家分批來醫務室進行簡單的檢驗?」

    「啊?」

    「我讓洛桑跟你說,他比我更明瞭這些事。」

    史地文很快用內部通訊喚來另一間實驗室的洛桑,我注意到這個生化學家滿身冷汗,只見洛桑迅速到來,與他對望一眼,兩人的表情都格外凝重。

    洛桑沉聲道:「這顆星球很危險,維先生,我們必須確保沒有第四個人曉得此事,你只要想辦法讓大家遵照要求來檢驗就可以了。」

    「你不把話說明白,我就沒辦法下令,特別是副艦長安駿,還有公司董事賈伯司,他們直接聽命執行長柯特,一定會要我給個交待。」

    史地文思索片刻,從培養皿中取出一粒黑色種子,然後擺放在面前的隔離箱裡,操作機械手臂磨碎那些種子,然後種子變成一堆鮮紅色的粉末,如同星球到處可見的紅色細沙一樣。

    「這是……」

    「對,就是那些紅色灰砂,到處都有這東西,這星球的土壤冨含胺基酸,因為裡面是分解許多酵素與蛋白質的集合體。」

    「你的意思是?」

    史地文蹙眉:「今天我和洛桑做了些研究,發現這顆行星恐怕早就被此種植物侵蝕殆盡。」

    我怔在當場。

    「不能把這東西帶回地球去?」

    史地文道:「絕對不行!」

    洛桑也同聲反對:「萬萬不可!」

    「我總得寫報告給地球總公司吧?」

    見我雙手一攤,史地文沉默了,洛桑則有些憂慮地咬著嘴唇:「我對外星生物的研究比較透徹,但遇上Gliese-581g這種新型態生物,我反而有些茫然。」

    我好奇地問:「你茫然什麼?這不就是你這種專家最喜歡的實驗對象?」

    洛桑咬了咬唇,說道:「從生物學的角度來說,每一種生命都需要生存法則,而這種新型態生物之所以模仿另一些生物,總會存在某種目的,或逃避天敵,或誘食,又或為得到我們無法想像的各種好處。」

    「什麼好處?」

    變成蔬菜水果這類食物,讓別的物種吃光它們?

    以犧牲自我達到完善另一些生物的存在?

    這不是很偉大的優點?

    火星農場移植了許多小麥、水稻、黃豆、蔬菜等植物,可惜多數地球生物遭受宇宙射線影響,動物肉質發生病變導致蛋白質嚴重不足,太空人造肉可從實驗室製造,而冷凍蔬果則仰賴地球每半年一次的補給,火星天然蛋白質與葉綠素價格皆高得嚇人。

    「這植物可能擁有我們無法想像的智慧,它的學習能力超越了物種極限,這是很危險的事。」

    「我倒覺得你的臆想成分居多。植物擁有智慧?難不成,你們是怕它遲早長出腳來,取代我們人類的地位?」我哈哈一笑:「這年頭有植物人,要是真有能變成人的植物,我倒期待看到精彩鏡頭。」

    史地文臉色愈發蒼白。

上圖引用自大陸二O一O年八月的網路報導:http://img.antpedia.com/attachments/2010/08/33393_201008191047321.jpg

※本段可參照系列文章〈造物主開的玩笑(上)美國「五二一末日」預言的「殭屍」威脅有CDC(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加持?簡述「殭屍蟻(zombie ant)」

    洛桑又道:「生物界有鳩佔鵲巢現象和競爭本能,為了繁衍自己的後代,有些生物會巧妙施展各式手段,譬如揮發費洛蒙吸引別的生物,或運用別的物種散播種子,就像蜜蜂傳遞花粉,地球上有『殭屍蟻』,植物孢子就利用捕捉螞蟻並控制螞蟻大腦,還有不少種類的黃蜂可改造蟑螂或毛蟲的大腦,讓這些昆蟲自願成為幼蟲的餌食,所以這種新型態植物是否危險,我認為有待商榷。」

    「我們飛越宇宙,就為了找到新的樂土,因為人是萬物之靈。但植物?別傻了。」

    見我不贊同他的論點,片刻僵持後,洛桑補充:「據我猜想,這種植物是多重捕殖型,也就是說它的荷爾蒙可針對任何動植物產生,但我們無法確認這植物究竟在這顆星球上還存在多少,會對人類的影響還有待觀察,不能就此驟下判斷。」

    「所以?」

    洛桑和史地文欲言又止,用眼神傳遞著我無法明白的訊息,這兩人性格雖不同,史地文縝密,而洛桑博學熱心,不料兩人如此慎重建議,我問不出太多就勉強答應了,但心中總覺有些不妥。

    「以後要是安駿問起,你們兩個要負責任。」

    洛桑立即表示贊同,而史地文還在神遊物外。

    我完全無法理解他們在想什麼,只覺得「多重捕殖」這個字眼有些詭異。

    巴特勒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們都出生並長駐在火星,加上兩人多年來的交情,這使得我跟他無話不談,於是我忍不住便把生化科學家們的詭異實驗告訴了他。

    巴特勒從吧台拿了兩杯柳橙汁,遞了一杯給我,然而這冰鎮的果汁仍無法使我平靜下來。

    「不過就是些植物,再怎麼樣都不干咱們的閒事,交給那些專家準沒錯。你幹嘛如此緊張?」

    「生物危機方面的問題,我們畢竟都是外行人。」

    「危機?」巴特勒拍拍我的肩膀,微笑著說:「我反倒覺得這種植物挺有趣,咱們火星熒惑城什麼都缺,現在多了什麼也不算多,更何況是這種外星球的特殊新發現?那些植物學家肯定會在宇宙曆上給我們這艘船的探勘記上一筆,就像哥倫布發現新大陸那樣,成為歷史恆久歲月中的一段探險故事。」

    我總覺得心神不寧,忍不住又道:「話是沒錯,但這些事情頗有蹊蹻,最好審慎一些……」

    董事賈伯司從旁邊的三明治製造機取了食物,我看見他身後跟著保羅和麥金塔,幾人表情閒適,似乎在我們聊天時探聽了一點內情。

    保羅還算和氣,他對我們頷首道:「維林艦長,今天這麼好興致在這裡聊天,不知有沒有什麼新鮮事跟大家分享?」

    麥金塔搭腔著說:「火星人哪裡見過什麼新鮮的東西,什麼都得從地球出口過去,沒有我們地球人每個星期運輸物資去熒惑城,說不定那裡的火星人早就餓死了!」

    賈伯司哈哈一笑,「就是因為地球動植物產量豐饒,火星仰賴地球和太空站培育的物資去養活那些火星人,我想這大概是維先生與他的火星朋友對這裡找到植物特別興奮之處,沒去過地球的人對這種不值得一提的花花草草感到驚奇,想來大家也是能夠理解的。」

    地球人普遍歧視火星人,身為熒惑城的移民,火星人可說是地球人類的後裔和窮親戚。

    當然,祖先們篳路藍縷開發了移民的新天地之後,遠在地球上的人類都無法想像物資缺乏及開創局面的艱辛,火星大部分地區也不像月球那樣富含稀土資源,而多為輻射汙染或X射線照拂的死寂地帶,於是,地球人普遍認為火星人都得倚賴地球的物資供給,火星上的窮親戚們也得忍氣吞聲,期盼著長期的接濟可以持續下去。

    從最初的震驚憤怒到後來的沉靜,最大努力著克製自己的情感,反複要求自己冷靜,反複提醒自己的目的,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對此情景做了認真的總結:不要浪費自己的精力跟口才在沒有意義的爭執上面,無論出資者是不是渾蛋,忍得一時之氣總是最重要的。

    正當這幾個地球人還在奚落我與巴特勒的火星人出身時,我們身後忽然傳來一道溫柔的聲音,天籟般打破了這壓抑的緘默,也讓賈伯司他們愣了愣。

    「我倒覺得自己挺喜歡聽點新鮮事。維林,有沒有空過來聊聊?」

    我一頓,沒有馬上回答。

    巴特勒呵呵笑了,拍拍我的肩膀,自顧自幫我和插話的希拉莉讓路出來。 

圖引用自維基百科: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a/a8/Glass_of_unidentified_red_wine.jpg

    希拉莉對著我勾起嘴角,問道:「請我喝一杯怎麼樣?」

    我暗自感謝她的好心,愉快地說:「沒問題。」

    希拉莉對我的態度變得分外親暱,連我都沒有料到,就被她拉到邊上的沙發上肩並肩坐下。

    我有些發傻,可是貼著自己的那雙長腿和她搭在我手臂上的掌心是如此溫熱,她臉上的笑容是這般甜美,沒有男人能夠抗拒這樣的邀請。

    整艘太空船裡面唯一且最漂亮的年輕女博士,竟然對一個太空船火星人駕駛如此青眼有加,似乎大家都頗為訝異。

    希拉莉整個下午都陪在我身邊,詢問我關於火星上的一切。

    我問她:「妳沒去過熒惑城?」

    「這次考察之前是第一次,我剛抵達太空港沒多久,立即得陪著你們進行這次星際探索之旅,對於沒能抽空在火星上遊覽,我也不免覺得有些可惜。」

    「就這樣?」

    她露出一個神祕的笑容:「你不覺得幾千年來傳說是戰神Mars產生的星球其實很有魅力麼?」

    我是不太確定。

    對於希拉莉,或者可以說和女性交往的過程中,我已轉變了以前的大男子態度,但骨子裏養成的性格,造就了我不善從口頭表達欽慕之意,不會對女人花言巧語這一套,女性朋友比較不會喜歡我這樣木訥實際的個性,我確實不懂浪漫,也追求平淡但溫馨的家庭生活,至於這樣的探索行動中能否跟同行的美女擦出火花,說實在話我是從不曾想像過的。

    晚餐時我去餐廳,希拉莉笑著湊過來,問:「想不想一起喝一杯?」

    今天豔福不淺,我自然很高興跟著去了她的個人獨居房,一腿踹開了跟屁蟲周一,這條寵物機器狗太不識相了。

    那天晚上,希拉莉格外有情趣,我們喝了點小酒,聊天沒兩句,她就大膽投懷送抱,我們在紅矮星光芒下,過了個香艷無比的地球式夜晚。

    我滿足地躺在床上,摟著美女感慨地問:「妳怎麼忽然對我有興趣了?」

    希拉莉露出一個玩味的笑:「我也不知道,忽然發現你挺帥的。」

    我完全無法否認她的好眼光,像我這樣英俊瀟灑又有為的火星男人,魅力自然勝過普通的地球男人啦。

    不過,印象中希拉莉從不對任何人假以辭色。

    記得賈伯司經常有事沒事在希拉莉面前晃悠,遇到邊上沒人時,他會偷偷在希拉莉身上捏一把或碰觸幾下,或者用自己的胳膊裝出不小心磨蹭到美人的肢體,每當希拉莉給他臉色看時,那個色鬼就會嬉皮笑臉地對著她說:「嗬嗬,博士啊,誰教妳這麼漂亮惹人啊?我可能被宇宙射線感染,控製不了手腳啊。」或者說:「摸一下又不會怎樣,我沒揩妳油,只有傻瓜纔會放著這麼漂亮的女人不要,真的浪費啊,換了我天天手裡抱著怕妳累,含在嘴裡也怕妳這冰山美人化了。」

    雖然反感這個色鬼,但是聽在我們耳裡,本來都覺得這個大款富商很有可能擄獲佳人芳心,但希拉莉臉上明顯不開心,嘴上也罵著說:「再動手動腳,或許我的雷射刀就會用在你身上。」

    賈伯司雖說膽大,後來也不敢如何吃她的豆腐,大家看在眼裡也是敢怒不敢言。

    那天清晨,當我在希拉莉的床上醒來,只能望著懷裡的裸體美女發傻。

    她起身幫我泡茶,桌上擺放著早點,頓時讓我感動莫名,想到這段時日中,多數地球人對我們的冷遇,不免覺得這樣戀愛一次,除了溫情就是溫暖和感動。

    「維林,以後我都這樣服侍你。」她微笑著對我說。

    我有些傻楞,只覺得好像夢一樣。

    希拉莉好似換了個人,我本以為能主動和她聊聊是個好兆頭,沒想到多溝通一下,竟然就直通她的臥床……

    希拉莉也出乎我的意料,她對我相當主動而熱情,這同樣是我難以想像的激烈情事。

    「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她露骨地問:「我比你在火星上面郵購的電子性愛人偶強吧?」

    「我沒那種東西,只有周一那條電子寵物天天陪著我。」

    「真的?」

    我信誓旦旦地說:「妳信我,不然可以去調出周一的記憶系統,它從我十歲就跟著我了,電子寵物的資料庫有我的起居記錄,誰也做不得假。」

    希拉莉彎了彎嘴角,更窩進我的懷中,柔柔吻著我的唇,說道:「我信你。以後有了我,你就不需要周一啦!」

    早晨的活動做了將近一個半小時的地球時間,還不停變換著動作和姿勢,聽著她呼喊我的名字,我忽然覺得周一不再是寂寞生活的最親密的夥伴,有個活生生的女人相伴真是太好了……

    等我們兩人洗漱完畢後,一起去餐廳共進中餐,賈伯司赤裸裸的嫉妒目光差點把我盯死。

    希拉莉坐在我旁邊,不顧旁人想法伸手把我當活寵物一樣餵食,還將一些相對比較不喜歡的食物,先放進自己的餐盤,塞進我嘴中的全都嚼得有滋有味,我馬上確認自己的寵物狗可以排上退休名單。

    當晚兩人又上床大戰了幾個回合,緊緊擁抱著睡在一起。

    這就是我夢寐以求的幸福。

    我不知道地球人做愛做的事情是不是和火星人一樣,可這當兒,或許火星上所有的人類也都會愛上這樣靈肉交流的過程。

    我與美女博士後來幾天如膠似漆,讓我感受到地球電影中的「戀愛」。

    隔了兩日的早晨,落後的進度使得史地文找上我,要求立即進行醫務檢驗。

    我發佈了要求所有科考員進行體檢的命令,並拉了年高德劭的史地文當擋箭牌,反正有他跟洛桑背書,大致不會有誰反對。

    機器人勞合完全贊同史地文的建議,說是會把報告提交給總公司。

    安駿的反應令我不解,他說:「這幾日忙著探勘Gliese-581g,我本想做個體檢,正巧可以順便進行。」

    與我的猜測相反,洛桑列出了詳盡的檢查項目,除抽血存證,還要進行尿液和體液篩檢,沒人知道史地文和洛桑有何目的,他們的解釋是:「為了提防在本星系活動時有成員體能不足,每人都必須進行體檢。」

    我對此不甚愉快,覺得明顯受到地球人歧視。

    巴特勒跟我身為土生土長的火星人,竟是名單上頭兩號待檢對象,而安駿那票地球人則沒有這般排序,想起自己小時就討厭針頭在身上戳,我有些不悅,藉故找了理由避開第一個檢測。

    健康檢查展開。

    我提出要希拉莉一起繼續礦物透析,美女博士同樣無視排程,拉著我去另一間實驗室,我們相愛了,不希望耗費太多時間在無意義的事物上。

    我有渴求、理想和願望,過去沒能從父母和忙碌生活中找回快樂,偶爾在太陽系各行星出差,直到遇上眼前的美女,就想結束和機器狗的單身生活。

    當我們正忙著進行男人和女人的基礎研究時,艦橋驀地傳來警報聲,原來後艙植物園起了大火,波及太空船倉庫,火警歷經一小時結束,後艙九成以上付之一炬。

    安駿非常憤怒,他要求調閱監控錄影,直說要查出是誰造成的。

    我不欲別人發現自己和希拉莉談情說愛被側錄,所以暗自運用艦長的職權偷偷關閉了地球時間三個鐘頭的自動錄影,導致到底是惡意縱火或意外釀成祝融,後來都沒任何解答。

    勞合向我與安駿報告損失情形:糧食損失慘重,部分實驗動物也在火災中死亡,食物未來堪慮;人工智能機器人毋須擔心,但我們這些人類沒吃的可就麻煩大了。

    董事賈伯司主動提議要求縮減每日用度,並回報總公司大概狀況,希望能獲得補給或早日返航。

    洛桑忽然告知大家一個好消息:實驗室有植物栽培,可以提供我們一個月飲食無虞。

    我把洛桑拉到一邊質問:「那些新型態植物複製品,上次你們還說不安全,現在要我們全部當人體實驗品,太過分了吧?」

    洛桑一反常態地堅決:「我和史地文經過嚴密測試,動物與昆蟲實驗也都通過,怎麼不能食用?反正都是複製品,而且蔬果滋味成分相當,難道你要大家餓肚子?」

    我無法阻止他一意孤行,安駿立即同意,但我從眼角餘光發現,機器人勞合跟洛桑、史地文一起,偷偷回到了他們那間實驗室。

    體檢沒有繼續執行。

    保羅和麥金塔本就具備機械工學知能,修復太空船的工作落在他們身上。

    Gliese-581g的夜,我過得非常鬱悶。

    那天的晚餐是蛋炒飯,上面搭配了馬鈴薯、胡蘿蔔丁,我不確定裡面是否有實驗室的複製品,只覺得煩躁不安,所以當團員們狼吞虎嚥時,我卻半點難以入口。

    巴特勒問:「你小子成仙了,怎麼不吃?」

    這火星人思維單純,一根腸子通到底,真不知該怎麼跟他說。

    我無法確定吃進肚裡的是什麼,或許排泄出的也會是新型屎尿,洛桑陳述中「外表看似普通植物的新型態生物」實際是什麼,大概也沒人知道。

    我對未知充滿了恐懼,忍耐著飢餓,找藉口跑回希拉莉的臥室談情說愛,幸虧她攜帶的隨身物品有地球出產的巧克力,那是我這火星人的最愛,可以補充流失的熱量與汗水。

    當然,在她那裡運動一下同樣可消耗一些額外補充的熱量與汗水。

 

(待續,代ROSY貼)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12048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