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極限惑星  六、看得見的與看不見的真實
2014/04/05 01:59:54瀏覽1011|回應0|推薦20

前文請參照:極限惑星 一、火星人和周一

                極限惑星 二、出發

                極限惑星 三、登陸Gliese-581g

                極限惑星 四、臨時動議,未曾見過的生命體

                   極限惑星  五、Gliese-581g的突發狀況,戀愛中的男人

上圖Gliese-581系列行星對照繪圖引用自Daily Galaxy報導:http://www.dailygalaxy.com/.a/6a00d8341bf7f753ef016768a05727970b-pi

    六、看得見的與看不見的真實
    
    望向一片璀璨的星光,宇宙與我們這樣接近,卻又遙遠得如此美麗而使人目不暇給。

    Gliese-581g的探索進度遲緩,這使得我們有一定程度的煩躁感,而來到這樣一個星系,主要的探勘地帶仍局限於單一星球的特定地區,除了可以證明多數無機物及岩層結構類似地球之外,基本上想要找到更多發現是有困難度的,因為這顆星球有公轉卻無自轉,在極端氣候的限制下,往更大範圍開拓各種商業開發的計畫被迫暫停。

    我的思維在跨進艦橋,全都拋到腦後。

    三秒鐘後,我朝前方筆直走過去,大力地朝識別鎖上拍了一下,按足了它所需要的兩秒,通過掌紋與上臂血管檢測,一步也沒有停地走入駕駛艙。

    亨特萊嘉是四名護衛之一,我對他比較不熟悉,只覺得這個年約四十的老資格性情沉穩,話不多更是可喜之處,這樣一位魁梧寡言的留守衛士,說來比其他銀河聯邦的護衛還讓人覺得舒服些。

    「維艦長來巡視?」

    「嗯,例行公事。」

    我的雙腳剛踏入,後頭跟著的亨特萊嘉也跟過來,管狀駕駛艙的弧門立即闔上,紅光照亮整間銀色管控室,在我與他的身上敷上一層觀測螢幕外紅矮星的鮮紅色。

    「亨特,你對駕駛有興趣?」

    「沒,就是想跟艦長抽空聊聊。」

    我有些詫異,望著配備鐳射器和通訊器的亨特萊嘉,見他將右耳的通訊耳夾關閉,微微一笑。

    「有事找我?」

    「是,我想跟艦長單獨談談。」

    我在坐駕前的自動調節椅坐下,椅子立刻自動調整到駛人舒適和便利的高度,見他神色一懍站在一邊,於是忍不住猜想,在執行勤務及人手短缺之中還特地找我,想必不是打算胡扯些什麼八卦。

    護衛講究紀律和階級,像銀河聯邦的董事賈伯司,他身邊天天跟著一等衛士保羅與二等衛士麥金塔,那是公司表示重視他的身分;副艦長安駿本就是公司派來監督的領導,縱然艦上不乏一等衛士,但安駿說出的話便是鐵令,也代表了公司高層的想法,除了其他低階衛士都瞭解,我自然清楚得很。

    丹尼是安駿的專屬護衛,生化機器人勞合或許也算上一號。

    亨特萊嘉呢?

    這個人我始終搞不太清楚,總覺得他是普通的三階衛士,地位高不成低不就的,但是比起史地文或洛桑這兩個嚇壞了的科學家,終究直率了些。

    「維艦長,你覺不覺得最近的氣氛有些奇怪?」

    「啊?」我反問他:「哪裡怪了?」

    亨特萊嘉摸了摸他腰間的鐳射器,喃喃低語:「大家都好像在隱瞞什麼秘密,這不是很怪嗎?」

    「哪有什麼秘密?」我哈哈一笑:「你想太多了吧,難不成有什麼證據或新發現?」

    亨特萊嘉說:「我雖不是菜鳥,也非高階人員,公司委派我們組隊前來Gliese-581星系勘查,事先告知大家的事情不多,高層讓每個人負責採集,可又說不清楚是要大家找什麼東西,我總覺得每個人似乎都有些秘密,人人心知肚明卻又秘而不宣。」

    我對此不置可否,只說:「讓專業留給專業人士去做,該幹嘛我們就幹嘛去,管那麼多閒事就是自討沒趣。」

    亨特萊嘉自然聽得懂我的暗示。

    公司要我們來,老闆有事叫咱們做,員工能逐條就自己想知道的內情問為什麼嗎?

    當然不能。

    亨特萊嘉坦然地說:「船到橋頭自然直,算了,維艦長你也有難處,我明白的。」

上圖Gliese-581g引用自Alien UFO Research網頁:http://alien-ufo-research.com/space-info/list-of-habitable-planets/gl581g-thumb.jpg

    見氛圍有些凝滯,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別想太多,大家早日完成任務,這就夠了。」

    語聲剛落,坐駕上的顯示器出現燈號要求回訊,螢幕立即亮起,雙向可視的通訊器中,出現了希拉莉美麗的面容。

    「妳找我?」

    「維林,艦橋打完卡後,我在臥艙等你,別遲到。」

    「嗯。」

    螢幕那邊傳來她嫵媚動人的最後影像,一個誘惑的飛吻接著一閃而逝。

    亨特萊嘉微笑:「艦長,艷福不淺吶。」

    我聳聳肩:「女人一寂寞,男人就不知所措了。」

    亨特萊嘉似乎被引發了一些感慨:「像我老婆啊,從前也跟希拉莉博士一個樣。我拚命工作,她說我忽略了家庭;我圍著家庭轉,她說我缺乏企圖心;我努力攢錢,她說我渾身銅臭;我耍槍練拳,她說我粗魯無文;我當了衛士,她說我就是個看門的;保羅當了一等衛士,她卻讚美人家能力強;我朋友多了,她說我交豬友狗友;我不跟這些衛士來往,她又說我欠缺人脈;我休假沒帶禮物回家,她說我不夠浪漫;我好不容易回家想起去網購一打基因改良玫瑰,她竟然罵我奢侈浪費、缺乏財務觀念、亂花錢買這種沒用的東西……女人就是這麼麻煩。」

    我哈哈一笑:「結婚跟戀愛是不一樣的。」

    「那當然,女人總是嫌我們不夠浪漫,沒有情調,活得太窩囊。」

    「或許是因為就算結婚了,女人還是會覺得寂寞吧。」

    「我倒覺得男人被這些寂寞的女人搞得愈來愈困惑了。」

    「說得也是。」

    我並不瞭解女人,只是認為做個男人是需要點勇氣的,有知識有想法的女性往往目光如炬,並擁有對生活苛求的能力,擇偶既然多元,也會顯得不夠成熟——但就是這樣使得她們非常可愛。

    亨特萊嘉最後說:「維艦長,大家都很羨慕你能擄獲美女芳心,整艘太空船就一個女人,不能怪我們那些衛士眼紅,你只要小心別讓我們的大董事賈伯司太嫉妒你就行了。」

    我乾笑幾聲,望著亨特萊嘉揮手從駕駛室踱了出去。

    知道自己需要什麼的人並不多,所以很多事情難得圓滿,也是有因有果的事實。

    話說回來,除了這些瑣事之外,怎麼許多人都隱隱有種不安的情緒,覺得公司另有目的?

    我掰了掰手指頭,撫摸著手背上尚未消失的一小塊紅腫。

    除去詭異的洛桑、史地文、機器人勞合、安駿和賈伯司那兩個總公司的眼線,我能聊天的朋友真的不多。

    希拉莉是情人,但她與洛桑早就熟識,我也不好在她面前說什麼。

    洛桑及史地文行事莫測,他們明顯與所有團員產生隔閡,有時看見我也不多講,那兩人總是避免單獨跟其他人接觸,使大家隱隱覺得他們有點怪。

    苑子超也是其中之一。

    我本來跟他不熟,還以為這博士言語寡淡,沒想到多聊幾句,他什麼話題都來閒扯。

NASA的火星影像圖片,引用網址:http://www.nasa.gov/images/content/49594main_MM_Image_Feature_85_rs4.jpg

    苑子超同我談起火星,他說自己曾去過幾回。

    「你覺得火星怎樣?」

    「小時讀了很多小說,後來曉得火星現狀就是地球的未來,那時真的很感慨!」

    「哦?」

    「火星是擁有數十億年進化歷程的地球前身,且滅亡的物種迄今無法確認,只覺得結果就像是迫不及待要衍生出什麼先進生物,或為了人類而自我毀滅一樣。」

    「有道理。」

    苑子超笑了:「Gliese-581g也怪,無論是地理環境,或總公司神秘的態度,我都覺得不適應,真想馬上動身回地球!」

    「難道你不喜歡星球探險?」

    苑子超搖頭:「你想啊,這兒的一切都不可預測,像我研究的磁場問題,還有希拉莉博士發現潮汐力和公轉歪斜,這些太過複雜,與其我們幾個專家煩惱,不如從長計議再說。」

     「總公司不會高興聽到我們這麼早返航的消息。」

    「我有一種災難來臨的預感,好比之前的火災,明明沒有半個人,怎麼起了大火?還燒光我們的糧食?為何視訊和攝影鏡頭同時失靈?太多意外目不暇給,真想知道何時能回家……」

    我擺擺手,懶得聽苑子超發牢騷。

    剛踏出門外,我卻看到苑子超自另一邊通道走過。

    怪了,他剛剛還在後頭跟我閒扯,怎麼會跑到我前面?

    我猜自己可能看走眼,亨特萊嘉正進入艦橋:「老苑?你怎麼在這?」

    苑子超看見亨特萊嘉,笑道:「我跟維林艦長聊天呢!」

    「我明明見你到第二區,」亨特萊嘉驚訝地說,「我們組員在後艙修繕,保羅還跟你打了招呼,你不是剛從第六通道出去?」

    「胡扯什麼?懶得跟你廢話。」苑子超不悅地轉身,也沒招呼兩句,很快走了。

    亨特萊嘉小聲抱怨,說苑子超貌似不想幫忙修理磁化零件。

    我有點納悶。

    怎麼我也看見苑子超從面前走過?

    總不可能我們同時晃神了?

    我揉揉眼睛,這幾天容易疲倦,還是去艙房找希拉莉吧。

    美女剛洗完光能浴,穿著寬鬆睡衣逗弄腳邊的寵物狗周一,嬌笑道:「見了我還皺眉?」

    我把苑子超的事情跟她說了,希拉莉取出一瓶紅酒,又把私藏的肉乾拿來招待,見我偷吃她的巧克力,嗔道:「你這般嘴饞,都快把我的小倉庫吃垮了。」

    我咀嚼她遞來的食物,不免問:「妳見過有智慧的植物嗎?」

    「啊?」她不解地望著我,笑道:「我這天體生物學博士都沒親眼見過的東西,你是怎麼幻想出來的?」

    我有些鬱悶,踹了下周一,在機器狗的嗚鳴聲中又問:「假如有種植物具備很厲害的仿生能力,可以複製所有接觸過的生物,而它又渴望把種子散播開去,這種情況下,妳覺得這植物會不會選擇更有利的獵捕對象?」

    希拉莉說:「地球上的生物,能獵捕的多數擁有強化的速度及複雜的高等智慧,這方面暫時沒聽說植物能如此,畢竟多數植物僅有本能,而無人類這樣的大腦。」

    「本能?」

    「就是生存下去的能力,運用繁殖或捕殺獵物的手段,這是多數動物的本能。」

    「植物呢?」

    「就像捕蠅草或殭屍孢子,這類植物獵捕的對象專一、功能單一、不具有特殊智慧,僅運用生物本能來存活。」

    「如果有一種比捕蠅草和殭屍孢子更高明的植物——」

    我還沒說完,臥艙的緊急警報便刺耳地響起,我和希拉莉對望一眼,整理了身上衣物,趕忙往艦橋而去。

    我們看見保安副隊長麥金塔驚恐的表情,他正把手上的激光槍對準了苑子超。

    正確地說,他一手對準了其中一名苑子超,而他的衛隊成員丹尼,同樣鐵青著臉,用激光槍對準了另一個一臉震驚的苑子超。

    「這是……怎麼回事?」

    所有到場的,大概都有同樣的疑問。

    只見兩個苑子超相對而立——那是兩名裝束、樣貌、身材,甚至表情也一致驚恐的苑子超,他手足無措地站在那兒,像鏡子反照的同一個人。

    「你是誰?」苑子超激動地喊:「你幹嘛要扮成我的模樣?你是誰假裝的?」

    另一個苑子超不甘示弱,痛斥:「你又是誰?冒充我欺騙團員,到底是何居心?」

    每個人都傻眼了。

    麥金塔是專業護衛,總公司派他們衛隊四人來保護我們,不料遇上這樣的怪事,所以他們將槍口對準一模一樣的兩個苑子超,誰也不敢大意。

    畢竟是星際旅遊,哪有可能突然蹦出一個苑子超的孿生兄弟?

    所有人都怔立當場,我們杵在那兒,望著一左一右被槍口對準的苑子超,正自面面相覷,誰也不敢上前阻勸。

    對峙場面沒維持多久。

    勞合不愧是人工智慧機器人,他走上前:「先清點人數,就知道是誰搞鬼。」

    隊長保羅剛從後艙趕來,他點點頭,開啟熱源追蹤系統,掃瞄全艦,首先確認艦橋上總共有一名人工智慧機器人、周一這條機器狗,卻有十三名團員。

    每個人都在,問題是:為何有兩個苑子超?

    其中一名苑子超大聲說:「維林艦長,你跟我熟,應該知道我是真的!」

    另一個苑子超不甘示弱,喊著亨特萊嘉:「亨特,你跟我老苑最好了,我們之前一起喝酒,你說是不是?你知道我是真的啊!」

    我們驚恐地打量兩個苑子超。

    無論是嗓音或說法,都符合我們對苑子超的印象,兩個苑子超就這樣對峙著,所有人都不確定該怎麼辦,只好不約而同地看向我這個掛名艦長。

    「這樣下去不是個辦法。」我轉向史地文和洛桑:「你們說呢?」

    史地文慘白著臉,我想他早就知道會面臨這種困境,因為明顯有個苑子超是假的,最有可能是出自我們三人見過的新型態生物傑作,因為科考船並沒有足夠的時間和儀器來進行人類複製。

    除了那種不明生物,誰能幾天內就創造出複製人?

    勞合是機器人,沒有指令他不會有任何舉措,而安駿背負總公司的代理角色,他正緊皺眉頭,望向我這應該無論遭遇什麼境況都能處變不驚的艦長。

    我清了嗓子,下達命令:兩個苑子超真假難辨,只能暫時分開隔離,由衛隊的四位專業高手分別監控,並讓洛桑和史地文博士負責檢測,加緊確認苑子超的體組織和DNA、全身掃描的結果。

    兩名苑子超大吵大鬧,衛隊不敢在確認身分前就開火,只能強行施打鎮定劑,趁他們昏睡時進行檢測,並分別看守各自監禁的隔離艙。

(待續,代ROSY貼)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12260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