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病痛與抗拒
2009/06/11 20:16:41瀏覽522|回應3|推薦45

老家的夕陽(一)

今晨刻意打開電腦,上網來到 ACIM Online Lessons 的 Lesson 136。刻意聆聽男音莊重沈靜誦出的這一課。並非很能認同那男音,畢竟自己默誦時迴盪腦際的 J 的「聲音」更是盪氣迴腸。但這一課,需要一個「他者」帶來的距離感。一邊聽著,一邊感受到字字句句的撞擊力道。迥異於獨自默誦的感受。…

該承認 Lesson 135、136 都是非常重且困難的大課。雖然每天的確忙碌,但必須承認心中隱隱然存有抗拒之心。就算在「理」上沒法辯駁什麼,可就是內心深處隱然有著不安。或因如此,此課時時掛念在心,卻總是拖延著那照說該騰出來的十五分鐘。

已是修練此課的第三天。昨夜臨睡前獨對韋編,幾乎是囫圇吞棗似的,沒法好好靜思。此際只好靜聆別人的誦音:

Sickness is a defense against the truth.
疾病,是抵禦真理。

心頭浮起一念:哎,J 這一課,怕是層次太高,難符日常現實需要……終極而言 J 是對的。是該服他。但是帶著身體過日子的此刻……怎麼拋開計劃、拋開身體導向的思維?

嘿嘿……寫到這兒自己都覺得彷彿舌頭打結:吾甘於身體導向的思維?細讀此課,J 直言病痛都是障眼法,專用來抵擋「真理」(有關生命的)。本身既無稽,其目的更無謂。既無沒頭沒腦沒來由的,所以只是捕風捉影、虛幻不實,根本不存在……一旦洞悉此「真相」,痊癒乃水到渠成、自動成就,所有病痛於是瞬間湮消……。

不知怎地,一邊讀著 J,一邊意識到腦海中時常浮起媽媽過世那天在醫院的那一幕。雖是經過姐敘說(畢竟我不在場),那一幕每思及便不免心中糾結。不過為了抽痰,竟都抽出血來,老邁的媽媽在驚恐中昏厥……簡直不忍再記……此後她給蒙上氧氣罩,然後便回家……一生虔敬上主、熱心與人分享信仰也慷慨好施的媽媽,縱然晚年確實安享兒孫繞膝承歡盡孝的福樂,畢竟仍帶著肝癌末期之痛。她告別人間的最後一刻,居然仍難免於驚恐……。風中殘燭一時吹熄,原沒什麼好驚訝,但每思及她是在抽痰的驚恐中昏厥,便難免傷痛……。

環繞著病痛的身體,最是令人深刻體驗到此生的限度與無奈。這幾乎是千斤重荷般的牽掛,而且絕大部份時候,並不見得只是牽掛自身,而是牽掛至親……可 J 總是四兩撥千斤。

本課中 J 毫不客氣直接點明:是吾潛意識中暗暗選擇了「病」,選擇了逃避「真理」,故以「病」為藉口。由於抉擇有如自動反應般迅速,所以幾幾乎是神不知鬼不覺,迅雷不及掩耳,以致連自己都懵然不覺此乃自己瞬間自動選擇的結果,反而視為外因,視己為受害者……其實是自己潛意識中刻意選擇了遺忘……

Defense must take facts unrecognizable.
防禦,必然隱晦事實…

此處所謂「事實」,是「自己內心隱隱然作了決定」的事實。J 所謂的「我」(the self),遠超乎特定時空乃至今生今世的格局。是這個「我」,有其想望與企盼,於是會暗暗作出一些看似莫名所以的決定。疾病即是此類決定之一。罹病,不是我沒來由遭遇到的無妄之災,卻是我暗暗盤算後付諸實行的計劃……。

還該或還能說什麼?無疑這是極其顛覆的論點,不易吞嚥,更不易消化。這論點使 J 舉重若輕,但也是這論點,讓我曾對 ACIM 感冒有加,質疑其「別有用心」。(嘿嘿,曾著惱的,不只是這點啦…)

但捫心自問,J 的話「不真」嗎?沒在內心深處激起任何迴響的漣漪?

若誠實坦對自己,還真不能說沒有。從小迄今,不能說沒「玩」過一些故扮被害人而非抉擇者的把戲。託病稱病本就是人間慣見的藉口。自己確是不能佯裝沒經驗。可若說媽媽,臨終前因醫生「惡整」而「驚恐」昏厥的媽媽…若說她是「暗自選擇」了這樣的臨去模式……光這念頭本身,都會感到自己枉為人子。

媽媽一直捨不得離開我們。她還能書寫的時候,留下了似乎顫抖的筆跡,表達了眷戀:「這肉身所住的地方,我依依不捨,片刻也不想離開。這是個有愛的地方。雖嚮往天鄉,仍願以我的臨在,祝福這裡,讓兒孫繁榮,讓愛充滿…。」她生前就診的幾位醫生,常以她的病況而猶能健在,覺得不可思議。她總是忍著痛,連止痛的嗎啡貼片,都堅持只貼一片。令人不忍。

從某個角度看來(自知老毛病又犯了…永遠扯不清的人間角度與程度問題),媽媽內在的傳統基督信仰,讓她堅信受苦是必須的、罪債是待償該償的。她的愛無疑偉大,使看來孱弱的她,依舊持續發揮其光與熱。她的慷慨,使並無血緣親情的可憐鄉親得以同蒙其恩。她苦於肝癌的疼痛,對各種診斷儀器和醫療措施下意識的畏懼甚至心生驚恐。而她臨終前的無助,竟像在控訴天地不仁般,烙印在我心上,始終滯留不散,也形成我修練此課的重大心障。

可內心深處,卻深願與逝去的媽媽談心,談談她臨終前那一幕……我未及參與的那一幕……。她內心可有著創傷?為什麼姐姐夢到的她,都還是病苦狀,而我夢見的她,卻是年輕自在、優雅健康?夢中她大約四十多歲,一襲淡色洋裝,笑得燦爛,拿著抹布準備擦洗的家居模樣…。

為我而言,這實在是漫長的一課啊。得如何千折百迴,才得而痛切體會其奧義?修練中不時浮出來的,是媽媽臨終前受煎熬的驚恐。我不忍我何忍我難忍。然而此課應也有足以啟示給媽媽的訊息:

What is unalterable cannot change.
And what is wholly sinless cannot sin.
Such is the simple truth…… 
不變的無以改變。
清白的無從染罪,
這即是簡單的真理......
Healing will flash across your open mind…
There will be no dim figures from your dreams,
nor their obscure and meaningless pursuits…
It will be healed of all the sickly wishes 
that it tried to authorize the body to obey.
療癒之光將閃過你敞開的心扉
你的夢不再有陰影
不再有隱晦無謂的追逐
你的心將滌盡一切
強使身體屈從的病思…

昨兒是媽媽的七七。在萬般不忍中為她祈禱,替她邀請生命的真理進駐,撫慰她臨別的驚恐。願她已安歇主懷且一無病痛,年輕健康,猶如夢中所見。

老家的夕陽(二)

( 心情隨筆心靈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ding&aid=3026518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有一天
2009/07/04 21:02
我們都將走入生命之中......沒有界域地--融在生命之中........

水 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以心印心
2009/06/12 18:04

如果思念某人或某物

真的可以用念力以心印心來完成

這叫心念

在一種很專注的情況下

對方可以感應你對她或他的思念

            水羚祝福

沉潛(rading) 於 2009-06-13 08:26 回覆:

謝謝水羚提點。

年輕時會覺得無稽的許多事,
隨著歲月,才漸漸體會出個中道理。

生命確實並不拘限於此身此生。
而這真的是需要經驗的印證。

有過經驗,才真的會明白,
「意念」比血肉之身還有力道。


quiqui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相信
2009/06/12 09:18

Rading 的母親一定是到了一個更好的世界~~

我真的覺得每一課都很難, 特別是帶著"病"苦折磨的肉體追求真理~~

謝謝Rading願意再次忍痛地

跟我們訴說令堂大人臨終的種種~~

沉潛(rading) 於 2009-06-13 08:17 回覆:

quiqui 總是流露著柔軟的心腸。感謝。

經過「心靈感通」,現在反而覺得家母常在哩。

由於兄弟姐妹間斷續獲夢,且夢境亦顯出某種發展。

相互印證中,可告慰的是先母應已解脫當時那一「關」。

真正自在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