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以祝福替代擔憂
2008/11/13 20:34:37瀏覽199|回應0|推薦3

老實面對此課。面對一個很刺眼的詞彙:攻擊!

Lesson 26. My attack thoughts are attacking my invulnerability.

我的攻擊思維正對準我自己的百害不侵。

且先不管那所謂的百害不侵。平心靜想,攻擊與反擊確是生而為人(或者更好說,是生而為動物的人類)的基本反應模式。思及 Freud 所構思的 ego(小我),確是如此。在一些 Ego-psychologists(例如Erikson, Fromm, Kohut)心目中,ego 是能正視生活現實的「健康個人」之所賴,雖協調、折衝、仲裁於 id (本能我) 和超我 (super ego) 之間,大抵仍以護衛所謂創意活力來源的 id 為主。這種觀點,使這些學者對 ego 寄予厚望,認為心理學應該幫助人類培養健全的 ego。

ACIM 的 J 顯然別有所見。他所謂的 ego,事實上毫無趨向健全、整合的可能。由於幾乎等同於 id,基本上以趨樂避苦、趨吉避凶為最高指導原則,因而時時在畫分畛域、區分人我,汲汲以分析判斷為務,並時時懷著恐懼──懼怕未得,也懼怕失去。所有來到此世的人,無非是仍在飄泊流徙的心靈,帶著這樣的 ego 來尋覓某種能供其能沈酣的某種人生戲碼。不過 J 並沒停在這兒。事實上他由此出發,意在點出「吾心恆惶惶不寧」的終極理由。

而我,居然似乎愈來愈願意接受 J 這樣的解釋哩。嘿嘿。還記得曾有的不耐與憤慨哩。

Ego 幾乎根源於生命的深層且牢不可破。總把世界看作是對我友善或威脅的兩股勢力。J 刻意要吾人正視這思維的重大盲點,而且由感情、情緒面著眼。他不多說理(哎,其實他的理連篇累牘,不過在在針對吾人的「情緒要害」),原因很明白:感情和情緒是深層的……

修練 L. 26,憑良心說,並未如課中所言,感受到太多「威脅」,因而似乎不覺得自己會「攻擊」。在積極奮發自覺有為時,沒對誰發動攻擊嗎?J 似乎深知我們根本不會對自己使用「攻擊」這種詞彙,於是他要我們從「擔憂」著眼。只要是「擔憂」,便已算攻擊哩…。嘿嘿,得承認這話還真不易消化。

不過由擔憂著眼,要否認自己並未感受威脅、並未肆行攻擊,似乎真的不容易。誰是我設定為個人小天地中的重要他者?我如何按自己的希冀、想望,來安排他們「該」在我生命、生活中的位置?這難道不正是一種 ego-centric?而這其中不正暗藏自以為是、把攻擊當防衛的機鋒?難怪為母為父者總是牽腸掛肚,為妻為夫者總不免擔心感情出軌或綠雲罩頂。這些不都是人生中的庸俗故事?自恃經常審視這些位置上的我,自知角色從來不等於我,不過仍得承認,做為華人,為母為父的角色,似乎更貼近生命的深層……

難說沒有牽絆,但已學習祝福。其實祝福之心應用來平心看待週遭事物及他者。

自知因著 J 的反覆叮嚀提醒,警覺心已大為提高,所以不敢胡亂牽掛擔憂,而改以祝願祝禱祝福。

不過平心而論,我的殷殷祝福仍不算能一視同仁。總有些人、事、物,難免慳吝以對。這顯示……啊,該坦率承認……終竟確實感受到自己軟弱易傷 (vulnerable),如若不然,哪來此分別心?嘿嘿,看來找到要害了。…

也罷,就從最給得出的祝福開始,開始學習坦對有情眾生…
 

( 心情隨筆心靈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ding&aid=2381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