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青春象牙塔(四)
2020/10/08 16:31:36瀏覽2705|回應0|推薦11

之1 之2 之3

之4

在那個年代,男與女除了寫信交往外,也有些人鍾情於舞會,畢竟可直接見到對方真面目,有無感覺一曲音樂過後,會略知一二。

舞曲通常是快歌與慢歌交錯,而慢歌中才有閒暇認識彼此。 在台大念研二時,住的男13舍,離常辦舞會的體育館不遠,有一回在宿舍啃讀論文,即使隔日要上台報告,仍忍不住誘惑走進體育館內。

「可以邀妳跳舞嗎?」我彎下腰,一排椅子上的第一個女孩卻對我搖頭。我轉身邀第二個女孩,對方也搖頭… 許多年後,我才知這是心理學上的從眾效應(Conformity),像是一個商品不受理睬,後面消費者也會追隨不買。

既然第一位女孩拒絕我,第二位其實也沒想太多…直到面對最後一位女孩,我低聲地說:「我好丟臉,妳救救我..」 她噗哧一笑,起身隨我走向舞池。

「請問,請問妳是什麼系的?」我其實從大學起就非舞棍,與女孩隔著書信河流反而可暢所欲言,當女孩過河貼近我身旁,卻渾身開始緊張,連手都不知放哪。

「我是社會系的,你呢?」女孩大方地說。

「我電梯工程研究所的。」女孩又噗哧一笑:「台大有電梯系喔?」

其實是一時緊張、發錯了音,但無意的幽默卻化解了彼此的尷尬,隨著話匣子的打開,她也發現眼前的男孩即使打扮隨便,內心並不粗俗。

舞曲從慢歌變調為快曲,對方似乎也不擅於跳舞,因此我們相偕走出體育館到附近的醉月湖散步。我的大學生活,是在西子灣畔的中山大學度過,那裏有山有海,台大校園卻只有一片人工湖,讓戀戀於水的我,像魚被放入魚缸般的不適。

可在若有似無的愛情中,魚缸的玻璃卻渲染出一種朦朧的美,讓魚缸忽然變成幸福天堂。我們在醉月湖畔夜談,直到天色已晚,才送她回徐州路的法商宿舍。

進台大時,聽過不少醉月湖的傳說,有的說湖底長眠的靈魂,會祝福在湖畔談心的有情人終成眷屬,有的則說會詛咒,當時的我也不知未來路是什麼,只覺得在送她安抵宿舍後,腦海中仍是醉月湖的景色。

醉月湖
詩詞創作/路仁教授
音樂創作/路仁鋼琴曲114號

多少情人在妳身旁
一夜的絮語
妳聽了是否祝福

多少人把傷痕
投入妳湖中
妳會不會詛咒

妳醉了的湖讓月亮居住
把祕密藏在更深的泥土

這麼多年了
妳的湖水是否會氾濫
當淚從湖底緩緩流出

續讀 之5

( 創作詩詞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ybook678&aid=15134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