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情感教主Ayawawa是毒,還是藥?
2018/07/22 12:27:33瀏覽1585|回應0|推薦11

張媽和一群家長,每週固定舉行兒童教育的讀書會。會中反對各種補課,以為給孩子一個快樂的童年,比什麼都重要。集會很熱絡,每每出現許多支持和贊成的掌聲。

於是張媽集結了家長們的意見,準備和學校溝通。

在與校長會面前一天,張媽撞見幾位讀書會的家長,在一間補習班外接送他們的孩子。

張媽深感不解,過去和家長們理論。

家長們無奈的說:「妳的理念很好,但別人都送孩子去補課,要是我不送孩子補課,孩子考不上好學校,以後找不到好工作,那怎麼辦?」

從此,張媽的讀書會停了。

◎對錯是相對的,還是絕對的?

有個心理效應,叫做「同溫層效應」。

簡單來說,人們總是物以類聚,就像我們看《生活大爆炸》,天資聰穎、喜愛理工的幾個人成為室友,他們彼此之間有一定的共同語言和價值觀。

然而,同溫層效應會產生一個結果,就是在其中的人可能會誤以為他們認同的價值觀,也是多數人都認同的。

這又可以談到另外一個效應,思想家塔勒布的(Nassim Taleb)所說的「黑天鵝效應」。

在人們沒有見過黑色的天鵝之前,人們總以為天鵝一定是白的。但當黑天鵝出現,人們才發現原來自己當初的認知是錯的。

塔伯雷以此來說明,人們的認知往往存在不準確的空間,因為沒有一個人像上帝一樣全知全能。

有了對以上兩個效應的認識,我們就能更好的去理解一些社會情況,比如文章前面的張媽,或是每過一陣子就經常被人熱議的大陸「情感教主」Ayawawa

Ayawawa有一套自己的理論,鼓勵女性發揮自己的優勢,去獲得在婚姻中的優勢地位,以求得更好的生活水準。與此同時,達到目的需要「條件」,計算的方式,Ayawawa有一套公式:

l   PU(親子不確定性,Paternity Uncertainty)。一個讓男人感覺無法一手掌握的女人,PU值高。讓男人放心的女人,PU值低,比如遵循傳統三從四德的女性。

l   MV(婚姻市場價值,Mate Value)。讓男人更願意選擇她作為伴侶的女人,MV值高,反之則低。比如一個臉蛋漂亮、身材好、年齡低的女性,MV值相對不漂亮、身材普通、大齡女性更高。

在這套理論中,如果一個女人PU,高MV”,往往在婚姻市場無往不利。

然而,這套理論的問題就在於,這套理論是基於男性父權的角度來設想。也就是實際上這個女人是不是真的傳統,或者喜歡打扮成某些男性喜歡的外貌,這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是獲得自身利益的一種手段,而實現利益的金庫就是一個各方條件都不錯的老公。

那麼我們可以因為這樣的論調,去說Ayawawa的理論毫無價值,她傳播的想法就是思想毒藥嗎?

 

◎人們最需要的不是理解,而是接納

從諮商的角度,我學到一種態度,就是強求理解很難,所以更多時候我們只能做到接納。比如接納世界上有人跟我不一樣,有些人有他們的苦衷。

比如對於本來就在思想上獨立自主,清楚自我價值,對生活有自己追求的女性,她可能不會也不需要去聽類似Ayawawa的論調。

但是對某些人來說,並非如此。PUMV的說法給了她們指引,讓她們知道該怎麼在受挫的情況下,找到一個站起來的支點。怎麼在想要走向婚姻,卻不知道該怎麼吸引理想伴侶的情況下,有一個指導方針。

我們可以很輕易的去說某個人的想法很落伍,某個論點很低能。但是如果撇開背後這個論點之所以能夠散佈,並且為一群人所相信,在直接了當的否定之前,我們可能得看看彼此,她們是什麼樣子,我們又是什麼樣子。

回頭看,到底支持與反對Ayawawa論點的人,她們各自有各自的同溫層,各自尋找認同和支持。

進而,雙方各自有各自對天鵝的認知。這些認知會更新,但不能說本來的認知就一定是錯的,很可能彼此只是因為站在不同角度,所以看到的面向不同。

《圓桌派》節目中,馬家輝曾說:「這是個全民演戲的年代。」

其實人們的社交能力,就是一種演戲的能力,演戲的年代從我們出生橫貫到死亡,從過去橫貫到現在。

研究顯示,嬰兒就有能力去為了吃、關注等基本需求,經歷哭泣能換得成人給予滿足後,學會使用這像技能。

當需求沒有辦法靠合乎理性的方法去滿足,往往不理性的方法就會日益茁壯。

◎你眼中的毒,可能是她眼中的藥

就世界經濟論壇發佈的《2017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在女性“健康與生存”指標,全球144個經濟體,中國倒數第一。

電視劇《北京女子圖鑒》、《我的前半生》之所以收視率高,當中幾場性別不平等的戲突顯各種性別歧視現象的場景,都在幫沉默的觀眾發聲

這些現象包括同工不同酬、工作的性別刻板印象(比如女生適合當護士,男生理科好)、男性結婚就要給房、女性不能繼承財產等等……

還有某些家庭,女兒在外面辛苦工作,兒子在家寵得像皇帝,不平等與歧視都會造成心理的不適與壓力,都使人惶惶不安,更加渴望得到具體能夠操作的方法

這時,如Ayawawa之類,能夠拿出一套具體方法,獲得具體利益的人,就容易得到追捧。並且圍繞Ayawawa發展出來的同溫層裡,人們互相取暖,使得對理念的認同得到強化,就更不會輕易相信還有黑天鵝的存在。

此外,當某些人和Ayawawa的理論或認同者站在對立面,雙方起了爭執,這無益於改變現況。

就像電影《我不是藥神》,賣假藥的人當然該抓。就像大陸好多談平權的人,抓著Ayawawa罵她。

Ayawawak的信眾,不是賣藥的人,而是《藥神》中那些買不起正版藥的病人,只好買盜版的、山寨的,甚至冒著吃假藥的風險碰運氣。你可以把他們通通抓起來,但抓這些人,無法解決問題。放出來,他們沒錢,可能還是得買。

因為當一個人站在另一個人的對立面,會激起的主要是防衛與攻擊,以及尋求身邊同伴的溫暖。這只會更加拉開雙方的距離,使雙方更沒有機會進行溝通。

更何況,除反對之外,如果拿不出更好的方法,要對方改變原有的想法,走出溫暖的圈子,放棄原本得到的支持,她憑什麼要這麼做?

 

◎結語

毋寧說,當我們去看Ayawawa相關的現象,呈現了三個社會面向:

1. 人們更多求的是認同,而不是說教。

2. 忽視社會現實談道德,不切實際。

3. 提供方法比空談理論更讓人信服。

 

Ayawawa現象代表的,與其說是一種理念,不如說是一種焦慮。對於現實與未來,渴望得到救贖的要求。

所以無論妳是否贊成她的理念,我想不妨趁此機會反思自身:

1. 反駁她的理論重要,還是提供更好的方法重要?

2. 我是否試著理解,以及接納她的追隨者們背後的動機?

3. 當妳鄙視、反對,和對方起了種種衝突,誰得到了幸福?

 

 

( 心情隨筆男女話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nengreen&aid=113495498